分享

靜  
在眾多秋夜
寂寞開始無限上綱
而我不發一語
宛如跨越死生的橋  
然而成長茁壯的
不是過時豆芽菜,便是
金字塔的筆觸,有時我想
周公的眼淚滑過臉頰  
而你無視月暈
一個人在小徑上跳舞
跳針的唱盤在地圖上悠悠開
展,像扇子的制服哀聲
下一手在哪?  
黃金葛面對太陽時
像鴨子滑動水面的嘴角
揚起後,霧氣向過往蔓延
而我只能甩甩頭
靜待來年的櫻花飛舞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