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瑣碎

瑣碎  
他們說的枕頭
是之前未竟的小山
在脫下粗框眼鏡前
招來番茄醬的眼光  
而你是微笑的美乃滋
抹在新鮮的小黃瓜
安然度過早晨  
是刺蝟的標誌
扎傷滿是泥巴的死
搗壞哭泣的牆
向左轉、向右轉都是
紅綠燈  
拖吊昨日
潮水如你長髮
只有後退時
傳來陣陣髮香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