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敻虹

水紋  
我忽然想起你
但不是劫後的你,萬花盡落的你  
說什麽人潮,如果有方向
都是潮著分散的方向
為什麼萬燈謝盡,流光流不來你  
稚傻的初日,如一株小草
而後綠綠的草原,轉為荒原
草木皆焚:你用萬把剎那的
情火  
也許我只該用玻璃雕你
不該用深湛的幻想
也許你早該告訴我
無論何處,無殿堂,也無神像  
忽然想起你,但不是此刻的你
已不是星華燦發,已不錦繡
不在最美的夢中,最夢的美中  
忽然想起
但傷感是微微的了
如遠去的船
船邊的水紋.......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