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臺北世大運

2017年夏天,全台灣最矚目的活動,應該就是台北世大運了!恰巧有機會參與,雖然只是棒球運動其中一個場館的一個小小工作人員,但這難得的機會,趁著還沒忘記太多的時候,紀錄一下吧!
好像要從今年年初說起!
三月底左右,偶然得知棒協在徵詢擔任世大運記錄組工作人員的職位。很厚臉皮地自己推薦自己,過沒幾天,收到回覆,要求我將基本資料回傳。之後,也就沒有任何消息了.....
接著,也請賢拜幫忙問了一下,得到的資訊大概就是,所有人選都已經確定了。-->其實,心裡也有底了!
也因為如此,就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甚至,也答應了黃媽媽,跟慈濟到捷運站擔任世大運義工!
就在世大運開賽前一周,突然收到Email,要求我們按時到天母棒球場報到,並交代了我們可以帶及不能帶進場的物品。但,要做什麼工作都還不確定,只能從側面了解,這次比賽的紀錄,將會由WBSC派任國外記錄員擔任,而我們,並沒有特定的工作任務,頂多是臨時交辦事項而已。-->聽起來好像也不錯,好像可以免費看球看到飽....
就在報到前三天晚上,突然接到了棒協的電話,問我們何時有空?需要接受ATOS的訓練。接著我們天母球場這組的人,協調好時間,就一起去報到受訓了!-->在那時候,我連ATOS是什麼都不知道,要去哪裡報到?要去找誰報到?訓練的內容是什麼?大家都莫宰羊.....
受訓當日,也就是開賽前兩天,整個天母球場已經進入了"備戰"的狀態!帆布、告示牌、鯉魚旗等相關硬體布置都已經完成,各單位也陸續進駐準備。球場內也開放每支球隊練球兩小時。安檢也開始了!我們必須先拿到識別證,並通過安檢門後才能進場。
搭了電梯,走到四樓,循著每個小房間找,恰好ATOS有位工作人員問我們找哪位。終於,找到了對應的窗口了!-->這天很有趣,不只我們找不到,在受訓時,經常會有人探頭進來,然後問說:『請問XXX在哪裡?』好像大家都找不到自己該報到的地方.....
原來,ATOS是間法國公司,這次標得了臺北世大運所有運動的計分計時系統。據說,2016年里約奧運的計分計時系統也是他們包辦的!
聊了一下才知道,其實ATOS在一個多月前就提出了需要志工的需求,並且要求志工需要至少三天的教育訓練。然而,不知道是哪個溝通環節出了問題,直到最後棒協才收到資訊並緊急通知我們。而比賽兩天後就要開始,這也代表,我們能受訓的時間只剩一天了....
要帶領我們訓練的,是來自西班牙的顧問。印象最深的,是她問我們的第一句話:『你們了解棒球規則嗎?』-->聽到她的問題,我愣了一下.....
開始受訓,也才明瞭我們的工作內容,我們必須協助ATOS的三項系統:測速槍、Real Time及Data Entry
測速槍的用途是將球速的資訊同步給大螢幕及轉播單位。這部份算是相對簡單。ATOS將測速槍架設在二樓攝影席,再經過網路線將測速的資訊連接到四樓電腦上,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當投手投出球後,要將球速歸零,然後準備下次的測速。-->至於測出來的球速有沒有與投手投出的球相連結?好像沒有!
聽起來好像很簡單,但ATOS原先要求,我們必須要在捕手回傳給投手後才能歸零。比賽開始後,又要求我們只能在投手抬腿後才可以歸零,據說這樣才能防止測到投手牽制的球速......--> 但,在架設測速槍時,不是已經被固定在只能測到投手丘到本壘板的範圍嗎?而且,現在的測速裝備,不是都可以自動歸零嗎?
不確定是否因為測速槍所測得的球速一直不穩定,有志工被要求來逐球紀錄。只見到志工很認真地盯著螢幕,包括投手練投所測到的球速,一球一球地詳盡地記錄在從筆記本取下的紙上。 -->不過,我真的很好奇,紀錄完的這張紙的用途為何?
Real Time部份,則是處理雙方比分、棒次、好壞球、出局數、投手投球數及壘包上人數。這些資訊將會直接提供給轉播單位,然後放上電視轉播的螢幕字卡上!
好像也不太難是吧!但這套系統很有趣,有些操作的方式跟我們想像中的有些不同。
例如:千萬不能按到第三好球、第四壞球、第三出局的按鈕!-->那為何系統上有這幾個按鈕?
再例如:只要按『出局』鈕,系統會自動增加一球,以方便記錄投手的總投球數。聽起來好像也沒什麼不對。但若像雙殺(一球造成兩出局)、投手牽制出局(投手沒投出球也造成出局)...之類的狀況,還必須要手動減一球。若忘記做這個動作,投手投球數就會不正確了....
還有,系統無法紀錄前一局,打擊者打到第幾棒,所以,必須要自己記下來,以便於下局從下個棒次開始....-->要設計這樣的功能應該不會太難吧?至少,天母球場的大螢幕系統也可以自動紀錄!
雖然,Real Time系統在比賽結束後,完全不需要儲存資料,直接可以關機。但因為所有的資訊會直接傳輸到轉播單位,然後現場即時顯現到現場轉播的畫面,所以不能出差錯!但有時還是會聽到轉播單位抱怨好壞球沒有即時更新,問題是,即使我們即時按鈕,電視螢幕出現的資訊也跟我們輸入的不同.....-->然後ATOS與轉播單位就開始關切了
第三部份,也就是Data Entry,則是將官方紀錄員所做的紙本紀錄,即時地登錄到電腦系統中,再由系統轉換成個人與團隊的統計數據。這個部份,就很類似市面上的棒球記錄軟體,包括美國的ISCORE、SCOREPAD,以及台灣的尼奧棒球記錄系統!
這個比較有趣,剛好可以來比較一下不同的電腦記錄系統!
系統將畫面分為三格,左側是處理攻擊球隊的打擊紀錄,右側是處理防守球隊的守備紀錄。而中間部份,則是顯現出目前壘上狀況!在有Play的狀況時,就先紀錄左方攻擊球隊的部份(包括打擊、跑壘及打點等紀錄),若有出局或得分時,則同時需要處理右方的守備紀錄! 
因為整個系統與尼奧系統的設計邏輯算是類似,再加上大家對棒球紀錄都有認識,所以,只跟西班牙顧問確認每個按鈕的定義後,緊接著下來,就可以開始練習了!
但練習開始後,才發現,這套系統有些"單純"!舉例而言:
1. 當一壘有人,打者擊出安打或四死球上壘時,一壘跑者無法自動向前推進。然後,那位原本的一壘跑壘員會從系統上自動消失,必須手動將跑壘員推進到下一個壘包!而若一壘有人,擊球跑壘員擊出二壘安打後,擊球跑壘員會自動上二壘,但一壘跑壘員卻會待在一壘不動,需要手動去推進他。 -->若沒推進,也不會有防呆裝置提醒!
2. 當要登錄打擊者的打點時,打擊者有幾個打點,就必須點選"打點"的按鈕幾次!同樣的,投手的自責分也是如此。例如,滿壘時若擊球跑壘員擊出了一支全部都是自責分的滿壘全壘打,就要先註記擊球跑壘員一支全壘打、再陸續按三次讓三位跑壘員回本壘得分、然後再連續按四次擊球跑壘員的打點。接下來,轉到守備方,先連續按四次投手自責分、再連續按四次球隊的自責分 ......-->這比紙本紀錄更複雜,電腦紀錄,不就是為了要讓紀錄簡單化嗎?真的不能改成下拉選單嗎?
3. 若自責分應該歸屬於前任投手時,必須在後台手動將自責分改給前任投手....
因為如此,當我們在最緊湊的時間練習時,心中不免有個想法:ATOS真的很有勇氣,我們僅有短短幾個小時的訓練,然後直接放給我們上線操作。雖然,他們說,他們會有人隨時在後面幫忙!
其實,受訓當天不只有要練習系統而已,中間還穿插著幫忙協調空間位置。我們原本被預設的位置,是在記錄播報室!第一排會有燈號控制、播報組、兩位官方紀錄、還有兩位要操作ATOS系統的工作人員(就是我們啦!)。在原本就不夠寬的空間,感覺有些侷促!但這不一定是缺點,畢竟,紀錄組與播報組及燈號控制需要緊密合作,在同一空間可以即時分享更新資訊。跟西班牙顧問討論過後,靈光一閃,協請緯來在第二排再架設一台螢幕,這樣,或許就可以解決空間的問題。很感謝緯來,當我們提出這樣的需求後,不到十分鐘,線材及螢幕已經架設完畢!-->然而.....比賽當天一到球場,整個空間計畫又變了....
周五的訓練結束,因為當天早已安排行程下台南,沒辦法周六再來練習,只能在腦海中模擬那個畫面,然後再假設特殊的狀況,想想看要怎麼操作。但,畢竟那都是腦中的想像,完全沒有模擬整場比賽過,心中只有皮皮銼!
周六晚上趕高鐵北上,周日一早進了球場,開始準備開工!
我們這組,總共四位成員,今天全部到齊!
被派來四樓支援ATOS後,我們就必須自立自強!還好,大家互相照應,比賽時有需要協助時,就會有人立即支援。而比賽間的空檔,總會有源源不絕的點心飲料可以分享。水果、芒果乾、連德堂煎餅、鯛魚燒、餅乾、米果、果凍,飲料....甚至,連咖啡機都搬來,隨時都有香醇的咖啡可以喝!
四位工作夥伴,除了一位專職測速槍,另外三位就輪流負責Real Time及Data Entry的電腦登錄工作。另一位輪空的夥伴並不是就沒事了!隨時盯著第二架螢幕,看看現場轉播的畫面資訊有沒有錯誤。另外,在更換守備球員時,也要協助確認替換的守備員及守備位置。
比賽開始,整個房間非常熱鬧,燈號控制、播報組、紀錄組、ATOS操作人員、ATOS顧問、台達電大螢幕管理....全部在一個房間內。雖然空間不大,但大家各司其職,有需要時互相支援,看起來也還OK!
第一場比賽,先從操作Real Time開始。這部份問題不大,大概過兩個打席後就上手,只不過,因為有那些特殊的要求(不能按第三好球、第四壞球、第三出局。攻守交替時要先多一顆球、換局、再來歸零....等),有時候怕按錯,所以會在按鈕前先想兩秒鐘後再按,這時候,後方的西班牙顧問就會催促『快一點,快一點,轉播單位要看....』。
喔,另一個小插曲,因為這套系統有許多不太User Friendly的地方,在第一天的練習後,我們決定在電腦前準備紙筆,自己來補足系統無法提供的資訊。而第一場賽前,當我們將紙筆放在電腦前預備時,顧問很急著說『不要用!』要我們專心操作電腦!
這讓我們很困擾。儘管我們一直解釋,這個用途是讓我們補足系統無法提供的資訊,也解釋了會用在什麼地方,但或許是文化的關係,他們似乎聽不下去。所以,我們只好先將紙筆擱著。但比賽開始後,我仍然將紙筆取出,然後在攻守交替時,紀錄第三出局的棒次與投手投球數,另外,也趁空檔時,再次跟顧問們解釋為什麼我們需要這樣的動作。自此以後,我們就沒有再被阻止了......
第一場比賽,就在九局下兩出局滿壘,最後一個Play,台灣的中外野手漏掉外野高飛球,然後我在法國隊的記分版上登錄3分後結束...... 
系統的操作部份,看起來問題不太大!但這不代表一切都很順利!接下來遇到的,是傳輸的問題!
不像台灣的職棒轉播或U12國際賽等,比賽相關數據都是緯來自行處理。這次世大運,所有的數據(除了好壞球、比分、投球數、還包括選手的打擊率、安打數、自責分率....等)都是由ATOS傳輸到緯來,再由緯來直接放上螢幕轉播出去。但比完前兩場比賽後,緯來一直反映,所收到的資訊是錯誤的!-->咦?比賽前雙方都沒有連線測試過嗎?
然而,有趣的是,當這個問題提出後,ATOS也認為不是他們的問題,責任推來推去,就這樣,資料傳輸的問題就被卡了兩天。最後,竟然傳出的聲音是『都是ATOS志工(就是我們)輸入資料不正確.....』,據說,某資通大長官聽到這原因,很英明地對問題下了解決指令:『那就把這批人換掉啊!!!』
火氣,升上來了!這兩天時間,不斷不斷地跟ATOS翻譯、緯來工作人員、還有一群不知道是哪個部門的人,仔細解釋我們的工作內容,甚至連打擊率的計算方式都要解釋給他們聽。雖然,數據有問題完全不是我們的事,我們也不需要花這些時間解釋工作內容!但大家都希望將這個賽事圓滿完成,當遇到問題時可以找到解決方案,到最後,竟然從某大長官那邊,揹了一個莫須有的黑鍋!
到了第三天,終於有機會所有相關的人可以聚在一起討論,然後一個環節一個環節澄清,最後,在台韓之戰前,終於找出問題所在。我們的黑鍋也終於被澄清。但,也從來沒聽到有人對這樣的誤會有所表示.....-->其實,我心中想的是,那些在世大運籌備開始就辛苦工作的朋友們,你們辛苦了!想必,你們一定受到比我們更多的誤解......
這一天,還有這件事,我們紀錄組也搬家了!
雖然,比賽前一天,WBSC的長官已經來巡視過所有的房間,拿著空間布置圖確認了每個房間的位置、功能、設備及人數。然後帶著滿意的笑容離開。
但比賽開始後,卻仍然對於紀錄與播報組在同一個房間有些意見,甚至會進來點名,詢問每個人負責的項目,以確定裡面沒有不相干人員。也因為如此,經常聽到WBSC長官與世大運棒球項目最高長官的『熱烈討論』。最後,達成協議,紀錄組移到隔壁原本是規劃給轉播單位的轉播室!也因為如此,每當有球數問題、更換球員、安打或失誤判斷等問題,就只能使用無線電對講機來溝通了,雖然,就只隔了一堵牆....
這又是另一個小插曲了:那間原本應該轉播單位使用的轉播室,不知為何空在那邊沒有人使用,只擺放了一些緯來的轉播器材。問了緯來以後,才知道,先前『上面』交代,這間房間要提供給英語轉播單位實況轉播棒球比賽之用,所以,台灣的轉播單位只能移到攝影棚內對著螢幕轉播。但,在比賽前兩天,『上面』才發現,原來,英語轉播單位根本就沒有要來轉播棒球......-->喔!對了,英語轉播單位到底是哪個單位啊?
撇開這些枝枝節節,其實,若從紀錄這個角度來看的話,算是很有收穫。
從去年開始,自己也從網路上下載了國際記錄法,然後自己學習,在看書的過程中,也有些不懂得地方,卻不知道該問誰。而剛好可以趁這次的機會,能夠多認識國際記錄法,並且發問跟國內外的前輩學習。
原來,在正式的比賽中,是派任兩位紙本紀錄。一位負責紀錄每個打席的球數,另一位負責Play by Play。這樣的分工,大大地減輕了紀錄員的工作量,若遇到需要時間討論安打或失誤等狀況時,較能充分思考,做出更好的判斷!
這次使用的國際記錄法,與自己在網路上下載的2008年IBAF記錄法講義類似,但某些部份更為細膩。例如在安打球時,需要更多的符號來註記擊出球的方向,例如RL及LL,即代表了一壘及三壘線邊的安打。而在2008年的紀錄法中,只有註記處理的球員即可。除此之外,比賽後再從紀錄紙偷學,看著WBSC紀錄員的紀錄方式,也能比對跟自己先前所學習的,是否有所出入,若有不懂的地方,就可以趁賽前或空檔提問。
也趁這樣難得的機會,剛好可以請教一下不同國家的紀錄法。從澳洲來擔任紀錄員的Jennie,已經是第四次來台灣擔任國際賽的紀錄。前兩年擔任了Premier 12台灣區比賽的紀錄後,再緊接著前往東京巨蛋擔任比賽紀錄。只要有問題問她,她都會樂於分享!她說,在澳洲的棒球紀錄,需要用到五六種顏色的筆,雖然紀錄的人比較辛苦,但完成紀錄後,對於需要讀取記錄成績的人,可以一目瞭然。而澳洲的半職業聯盟,除了紙本紀錄外,也有電腦紀錄。據說,那套電腦系統是美國大聯盟提供給澳洲使用的,除了紀錄成績外,也可以立即轉成文字轉播,就如同大聯盟官網一樣!
趁機也觀察了Jennie的紀錄方式,除了攻守交換時,大家第一時間就是緊盯著上場守備的球員是否有更換外。在比賽中,Jennie也會注意到在準備區等待的打者,來判斷是否有換代打的可能,以提前做準備。
這樣的場合,也是個很好的交流機會。經常會針對某個Play,大家一起討論應該記錄安打或失誤。所以,包括國內外官方紀錄員、ATOS西班牙顧問及我們,每個人會都說出自己的想法及判斷的理由。儘管最後仍由官方紀錄員做最後的決定,但能夠聽到不同的想法,也讓自己在以後的判斷,能夠有不同思考的角度。
除了國外的紀錄員外,這次也有三位國內紀錄老師擔任紀錄組。三位老師都是資深的前輩,他們也很不吝嗇地跟我們分享紀錄時的心得及國際記錄法。甚至,在我們還不敢主動提及的時候,就主動拿出了他的武功祕笈來跟我們分享!
台灣對韓國的比賽,賽前的數周預售票就已經賣完了。雖然第一場台灣輸給法國,但這場比賽從前一晚就吸引了許多人來排現場票,連正在放暑假的老崴也代表全家排隊買票。
天氣雖熱,人潮雖多,但大家很有秩序地接受志工的引導排隊。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只要清晨六點以前排隊的人龍,都有買到門票,至於六點以後才來排隊的球迷,只能徒呼負負了!
就在賽前一小時,下了場午後雷陣雨。雨來得快去得也快,就在場地組用最快速度復原場地後就開始進行。這場比賽,全場滿座,絕大多數的球迷並沒有因為下雨或賽程延後開始而放棄看球。
比賽結果當然不如人意!重點不在於比分的輸贏。而是比賽內容。球員在比賽時的態度、專注度及細膩度,我想這才是全場(或是全國)球迷最失望的地方!
這天以後,天母球場就沒有台灣的比賽。但,這並不代表比賽就不好看。雖然年輕的選手表現不如職業選穩定,但只要是認真的比賽,就是好比賽!
美國對捷克隊的比賽。美國隊先發投手McDonald,無安打完封!98球,三振7,四壞2,被安打0。比賽一結束,看得出投手的興奮,不只是他,也不只美國隊。在四樓操作Data Entry的我,也好像覺得沾了光,親眼見證並登錄了一場難得的無安打比賽!
複賽美韓戰前,所有事前準備都已完成,等待比賽開始。大家在閒聊中,西班牙顧問了我們『都已經沒有台灣的比賽,那看球的觀眾希望誰贏?』在場所有的台灣工作人員異口同聲『美國隊!』同樣的問題,在日韓戰前又被問到,完全沒有套招,所有人又一起說『日本隊!』。在紀錄室內的外國記錄及顧問,眼神似乎有些疑惑。跟他們解釋:『場內這些球迷,會主動幫韓國隊的對手加油!不只因為前幾天的輸球,而是長期以來兩國在經濟、運動及各方面的恩怨情仇。』這樣的說明,也很快地從比賽中的歡呼聲也可以得到印證。
比賽的空檔,總會想要到處走走,看看有多少人為了這場比賽而付出努力!
這次的比賽,從進場的安檢開始,就能感受到主辦單位對安全的重視!
只要進場的車輛,除了應有的識別證、打開後車箱檢查外,連車底都必須要用特殊的器材檢查。
工作人員的進出,必須先感應識別證,然後經過金屬探測門,確定包包內沒有違規物品後才能進入。
而觀眾的入場,也一樣需要經過金屬探測門,包包也需要經過X光機的檢查。
球場內,保全及警察不時地到處巡邏,以確保球場內的安全。他們其實頗為忙碌,天母球場的棒球賽事結束後,隔天先去支援閉幕典禮,再接下來的遊行也要過去維持秩序。所幸,一切都平安圓滿落幕!
美國隊的投手教練,是前兄弟象投手麥格倫。很受台灣球迷歡迎的他,在賽後特別到門口,幫球迷簽名及合照。這時候,辛苦維持秩序,確保球員安全離場的警察,還需要幫忙球迷照相!
不只有警員進行人員及安檢的管制,憲兵特勤隊及警方的維安小組也都荷槍實彈出勤,定時進行巡邏及站崗。
辛苦的憲警,他們的休息室在四樓,所以,經常可以見到他們準備出勤前的整裝準備。正當這兩位維安特勤中隊的隊員準備出勤前,厚臉皮問了他們:『可以照相嗎?』
他們的回答也很有趣:『你可以自拍。』.... -->嗯!懂了!
這是憲兵特勤中隊,由全省各縣市調來支援!因為都在同一樓層,見面總會閒聊幾句。帶來的點心也不忘記跟他們一起分享!
還有防暴犬也出動了!他們被訓練能夠嗅出爆裂物!別看這些防暴犬這麼大隻,帶領他們巡邏的警察說,其實,若人們動作稍微大一點,這些防暴犬還是會害怕!
場地組,應該是這裡最辛苦的!以北市大女壘隊球員為主體的場地組,每天最早到球場,還要等到晚場比賽結束,球場內整理完後才可以離開。
為了每天的兩場比賽,照表操課!在賽前兩隊到場前,就要先灑水、將打擊練習所需要的帆布、打擊網架設完畢。兩隊打擊練習結束後,立即撤場,然後再將內野紅土、投手丘、本壘區域補土整平,最後再畫線後,等待比賽開始。
台韓之戰前,下了場午後雷陣雨,還必須用最快的速度鋪上帆布,雨勢一停,立即分工,打開帆布,用吸水車吸水後補土,讓比賽能在最短時間開始進行!連在紀錄室的Jennie也忍不住舉起大拇指讚賞她們的效率!
當賽程中有幾天沒有賽程時,他們也必須到場整理場地、架設打擊網,提供球隊練球。到了賽程後段時,有時候早上九點,就已經看到場地組的組員們累到全部趴在桌上休息了!
他們是播報組的同學。有幾位同學在先前的比賽就認識,也有這次認識的新同學。以前都覺得播報不難,但這幾次與他們相處後,就會發現,這真的不是件簡單的事!除了賽前要將所有的稿子念順以外,在這樣的國際賽,播報員必須念出不同國家的球員姓名,有些需要捲舌或特殊的發音方式,真的不容易。所以,針對一些比較罕見的球員名單,就會看見播報組在賽前先去找人錄音後,然後在場邊不斷默念球員名字到熟悉才上場!畢竟,播報組沒有NG的空間!
還有操作大螢幕的同學。真的不要以為只是按按好壞球這麼簡單。在賽前播報組同學一一唱名先發球員時,他必須隨著播報組的節奏,讓球員名單一個一個地陸續出現在大螢幕上。而當守備球員更換時,他也必須立即確認守備位置如何更動,然後在大螢幕上更新!
旁邊還有一位,是負責大螢幕的廠商,天母球場的大螢幕是台達電的系統,他除了負責播放影片外,更重要的,是負責狀況的排除。第一天比賽完,當發現大螢幕有塊區域無法正常顯示,隔天休兵日立即更換硬體。第三天就恢復正常顯示了!
雖然這次台灣在棒球運動沒有晉級到決賽,但因為其他運動的表現不錯,可以看得出來,在賽程剛開始的時候,販賣部的詢問度沒有這麼高,但隨著台灣的運動員在場上有好的表現,在賽程的最後幾天,詢問度高了,也有不少紀念品很早就賣完了!
除了球場內的運動防護外,在看台上,也有緊急醫療救護的人員,從早到晚待命!晚上賽後搭電梯下樓時,就會看到他們要搬一大堆裝備回去。
為了服務外國的球迷及選手,這裡也有提供觀光旅遊諮詢及摺頁資訊。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時間不對,總覺得來諮詢的人數並不多,有些可惜。 -->或許選手村也有類似的服務,諮詢度應該比較高吧?
不過,一些提供獎品的小遊戲,還是會吸引不少球迷排隊參加!
還有在每個角落都可以看到的義工。無論是在哪個崗位,負責的是門禁管制或是引導觀眾,有時候會趁空檔跟他們聊個幾句,從言談中 可以感受得到,大家其實都盡自己的力量,希望能讓整個比賽可以順利的進行!
也分享一下這幾天的餐點吧!天母球場負責工作人員午晚餐的人其實頗為用心,他大概也可以了解,若每天都是固定的便當菜色,大家絕對會吃膩。所以,每天晚餐都些變化,除了那種常吃到的排骨雞腿便當外,也吃到了廣東粥、炒麵、八方雲集水餃....等。 -->應該沒有人敢叫遊龍鍋貼吧。
但偶爾午餐還是會有很令人傻眼的菜色.....
賽程中段以後就沒有台灣的比賽,本來想說,天母球場會冷清許多。但後來發現,其實進場的觀眾還不少!無論是不是在賽前以為台灣會打進決賽,事先就買好門票的球迷。
姑且不論台灣這次在世大運的優異表現。但很感動的,是看到大家的踴躍參與!在球場上,遇見了許多朋友!
這樣的國際賽事,當然也是讓學生球隊觀摩的好機會!
其實,我更喜歡看的,是很多家庭一起來參與!
就這樣,比賽打了七天,整個賽事,就在日美冠軍戰九上第三個出局數,當我登錄完最後一個打者三振、捕手刺殺一次,然後在記分版上按下END鍵後結束!
將電腦操作權交還給ATOS顧問後,下樓到球員休息區,倚著欄杆看著閉幕典禮的進行。也想到前一天晚場比賽結束後,還在幫ATOS與台達電工作人員翻譯,隔天頒獎典禮所需要的字卡打到大螢幕中,解析尺寸不相容的問題!然後,大家卻不知道要找哪位做最後的決定......
頒獎典禮結束,許多義工也開心地到場內合照留念!然後,遇見對向的志工或工作人員,不管認識不認識,大家總不忘互道句『辛苦了!』
真的,許多人每天都超過12個小時在球場內,不管擔任什麼職務,志工、場地、賽務、警消、憲兵、保全、播報、機電工程、外語翻譯、轉播、清潔、醫護...,我相信,大家共同的信念,就是做好自己的工作,然後讓整個賽事可以圓滿完成!
很累,是賽事結束後,騎機車回家的感覺。但也很感謝很珍惜,有這樣難得的機會參加國際級的賽事!它不僅讓台灣許多人共同參與,更重要的,是讓全台灣人有個一起關注努力的方向!只希望,這樣的共識,不要也隨著賽事的結束又消失無蹤了....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失敗的挑戰、失敗的活動
  • 下一篇
  • 法治國小少棒隊球衣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