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岑的馬祖無厘頭報告

基本上,每次出差都會遇到些怪事,
但是這次跟小岑去馬祖採訪,經驗卻特別詭異,
本篇由擅長冷笑話的小岑主筆,本人數位相機演出,
敬請觀賞。
──────────────────────────────────────────  
九月下旬,和以前Togo的同事去了馬祖南竿。
Yilin是為了立榮機上雜誌去出差採訪,我是自費跟班順便去玩。  
﹡額頭三條線與問號  
行程第一天,我們搭著不大的飛機,從台北松山機場一路被亂流抖到南竿機場──我第一次覺得搭飛機跟坐雲霄飛車的感覺很類似。  
十一點半抵達南竿機場後,Yilin先前聯絡要為我們導覽的楊醫師夫婦來接機,他們在機場遇到和我們搭同班機回來的朋友就聊了一陣,然後就載我跟 Yilin出發。Yilin詢問楊醫師今天的行程怎麼安排,到處都遇到熟人的楊醫師忙著打招呼,沒答覆Yilin的疑問(我不禁為Yilin的採訪開始擔心)。  
機場離馬祖酒廠很近,酒廠附近有很多人,因為這天有配合古蹟日辦活動。我們也在酒廠下車,進到展示廳跟販賣部看到一大張桌子擺著一些下酒的特產,酒廠的人聽楊醫師介紹Yilin後,馬上倒了陳年老酒要我們喝。Yilin喝了一口就讚賞「好喝!」我則覺得有類似紹興酒的酸味,喝起來雖不順,但拿來做東坡肉應該很不錯(突然想起看〈料理東西軍〉常常出現老酒,應該就是這個吧)。  
沒吃早餐就去搭飛機的我,才把10cc的老酒灌進胃裡後,就覺得不吃點東西不行。楊醫師大力介紹淡菜(mussel,又稱貽貝﹚,說是馬祖最具代表的海產,我們當然也吃了一顆;然後又試了豆乾切絲之類的下酒菜;還有跟沙其瑪超像的馬祖點心芙蓉酥。這樣邊試吃邊採訪的狀況大概10分鐘而已,然後楊醫師專心去跟人打招呼(因為之前看到路上去參觀八八坑道的人現在都來酒廠展示廳試吃了),我陪著Yilin拍拍照又隨便吃兩口,然後楊醫師跑來說要走了。  
走去哪?車子開到號稱南竿最熱鬧的山隴,下車後,我們倆被帶往巷內的一家餐廳,接著發現自己莫名其妙要加入一個佛光山馬祖分會歡迎十幾位師父的素齋筵席,跟三四十個陌生人吃素──這個時候我真的忍不住額頭都是黑線加上滿肚子問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我跟Yilin交換疑問的眼神,但也只能照楊醫師夫婦的吩咐入座吧,於是我們都乖乖坐下,準備吃這頓素應酬飯。可能是因為狀況太荒謬了,而且時不時就看到我不能吃的筍子在桌上轉來轉去,所以菜色雖不差,但我並沒有吃飽。Yilin喜歡吃筍子,也喝了筍湯,她說算是有吃飽啦。  
這頓問號午餐總算在起立與來自佛光山的師父敬茶「祝大家與佛結緣、修道有心得」之類的場面話結束了。  
問號又出現了:接著,我們又要被帶到哪裡去呢?請看下回分解。  
馬祖酒廠八八坑道高梁  
好吃的芙蓉酥  
像太白粉粿的甜點  
很新鮮的淡菜  
柳橙小魚乾  
Entry posted by yilin on October 13 2003 at 9:23 pm 2 comments:
究竟是儀琳小師妹的心腸太軟了呢
還是楊醫師夫婦倆太耍寶了
居然戴著你們加入他們的行列
管你們這趟馬祖之行是為何事
跟著我走就對了!?
PS.我看不到圖片耶???Comment posted by 黃小寶 (ip: 211.75.91.19) on 10 / 14 / 2003 at 12:42 AM 我也看不到圖片
只有好幾個紅色叉叉...... 
正在苦思如何寫下集的小岑
Comment posted by 冷笑話作者 (ip: 211.75.91.2) on 10 / 14 / 2003 at 2:04 AM
分類:美食

總是在旅行跟準備出發之間討生活,超愛亂想、亂逛、亂玩。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