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學回憶

最近常想起求學時代 真的是人老了嗎  
還是因為工作倦怠症 使胖子想逃離現實  
活在回憶裡  
回憶起大學 應該可以分為好幾個時期吧  
======第一個時期 大一住校期間=======  
記得第一天上台中 是和高中同學一起上去  
到了各自的宿舍 就分道揚鑣了  
第一個在宿舍遇到的人是詩文 當初以為他是某個同學的家長  
沒想到他是我同學 他應該檢討了...  
再來是仁山 很天兵的一位同學 常常會發生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很愛彈吉他 常常在宿舍就是跟他一起唱歌 他彈我唱  
而再怎樣唱都是那首"你知道我再等你嗎"  
學校的始業式 在禮堂舉辦 當時坐在我旁邊的 就是博士宏  
那時請他幫我寄信 就這樣認識了 後來覺得他是好人  
所以就一直有交集 成為大學的第一攤朋友群  
接下來認識的應該就是阿叫吧 同是住宿舍的同學  
只是他分配較遠 房間在廁所旁邊 每次去上廁所總會看到有個人  
坐在走廊旁邊講電話(電話線很長 可以從房間拉到走廊﹚  
原本以為他是路人甲 後來才知道他是同班同學...  
比較熟的時候 應該是體育課吧 湊人組隊打籃球 他叫我一起玩  
我一直推託 因為我打的不好 他說:沒關係啦 我也打不好阿  
後來打完一場後 他跟我說:哇靠 你不是謙虛耶 你是真的打不好 = =  
害我尷尬一下 不過這就是他 直腸子 有啥說啥  
朋友群 就這樣形成了  
======第二個時期 大二外宿時期======  
大二學生基本上都要搬出宿舍 由於高中同學邀我一起住  
所以就跟高中同學以及他的大學同學們住在一起  
5間房間 除了我以外 其他都是資工系的 也因為這樣  
在那段時間裡 我的電腦能力LEVEL可說是一直UP!UP!  
也因為第一次住外面 可以說是玩瘋了 翹課 玩GAME  
前所未有的糜爛 甚至為了玩遊戲 可以整晚不睡翹課補眠  
所以 想當然爾 二上就二一了 整學期只過8學分  
幸好學校採累計二一 並沒有被踢出校門(這時一起上的高中同學 有一半被踢出去了)  
但為求自保 所以離開了那些資工的朋友 跟阿叫 博士宏他們一起住  
同班同學一起住真的比較好玩 常常約唱歌 打球 生活過的很多采多姿  
考試時間到 考古題相互交流 一起督促唸書 研究怎樣刻鋼板比較不明顯  
所以大二下 很順利的過了 也添增了許多美好的回憶  
=======第三個時期 大三熱戀及公幹時期=======  
大三時的記憶 只有淡水那無緣的女友 和一群公幹我的朋友  
升大三的暑假 認識了那無緣的淡水妹妹(詳情請看格內文章 愛,轉了彎 不過沒寫完)  
因此陷入了熱戀 那時生活幾乎都以他為重心 假日幾乎都是跑淡水  
假日朋友群的活動 幾乎很少參加 後來由於我的年少輕狂及無知  
背叛了她 也因此被朋友群公幹 幹了很久 被公幹後的不久 我們復合了  
不過卻沒勇氣回去跟朋友群再同進同出 我也搬了出去 一個人住  
所以我變的孤僻 成為真正的獨行俠  
假日不是回家 就是去淡水 上課時間變的無聊 每天在家當宅男  
這是大三下的事情 而這樣的情況 延續到大四  
======第四個時期 盡釋前嫌時期======  
大四的時間 上課都是一個人 下課也是一個人  
而之前的朋友群 阿叫博士宏他們 似乎也已經沒有當初那樣的冷淡  
見面還是會打招呼 笑一下 直到某次活動 他們約了我  
所以 我們之間又回到跟之前那樣 原來 他們也覺得當初太衝動  
畢竟這是兩個人的事情 旁人不該介入 時間久了 發現事情其實沒那麼嚴重  
四下 我依然奔波在情人跟朋友之間 淡水台中雲林三地跑  
直到畢業前 才讓他們知道其實我們已經復合了  
================================  
這些事情都是發生在大學這短短的四年 雖然只有短短四年  
但是卻佔了我大部分的回憶 因為發生太多太多的事情了  
甚至比我當兵有著更多的回憶 如果可能 真的好想再重溫當學生時的快樂  
工作 真的很累...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