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余光中 棋局

落子無悔大丈夫  
觀棋的手癢,七嘴八舌
指指點點,楚河這一邊
有人催渡河,有人說,不可
棋子們進退兩難
車都塞車,馬都蹩腳
炮都不舉,卒都潰散  
但一過了河,車就暢行
炮就轟動,馬就奔騰
三十萬過河的卒子
就忽然恢復了生氣
一進了漢界,棋局
就不再是僵局,是活棋  
此岸的弈者沉不住氣
斥車馬,呵仕相
卻一直舉棋不定
而每次草率落子
立刻又想要悔棋
更拍桌而起,嚷嚷
「你們不過是棋子
我,才是棋盤的主人!」  
而對岸,漢界的弈者
神情淡定,一言不發
只偶然端茶
淺淺喝一口鐵觀音 
眉批:政客即使披上了詩人的外衣一樣是政客,陰險卻更上一層樓。話說回來這首詩寫得還真不是普通的差,看來要步羅大佑的後塵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