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期待謝志偉的表現

[ 2005/4/16, 黃文毅 ] 
身為僑居海外的台灣僑民,對「弱國無外交」這句話,大概是沒有辦法不恨得牙癢癢的,卻又不得不承認的政治現實!  
其實以台灣的面積跟人口數以及所創造出來的政經成就而言,台灣實在不能算是一個弱國。  
但是很不幸的,因為台灣的旁邊有個既龐大又不講道理的中國,處處打壓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使得台灣在國際政治舞台上,像極了一個被惡婆婆欺凌的小媳婦一樣!  
其實台灣在國際外交上並不是沒有籌碼可以運用的!尤其是對台灣外交主要對象的歐美國家來說,台灣的民主化以及對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的尊重與她們的立國精神是相符合的。  
因此,即使在中國的經濟利益誘惑下,大多數的民主國家對台灣都還是相當的尊重,並願意在可能的情況下給予最大的方便,像最近陳總統能前往教廷參加教宗的葬禮就是最好的證明。  
台灣的外交困境當然有國際政治現實的一面,但是,身為一個僑民,從我們的眼中看來,台灣現時外交困境的造成,除了國際政治的因素外,台灣政府也應該要返求諸己,檢討台灣外交人員的水準以及外交策略的操作。  
在李敖和汪榮祖合著的「蔣介石評傳」中,有一段提到說:「軍閥時代的外交,是由一小部分很熟悉國際公法有外交經驗及通曉國際情形的相當人物所定奪……有幾位是在美國英國或其他歐洲國家大學裏得到高等學位的……所以內閣和黨系可往覆調動,各省也可任由以前的土匪去當政,可是外交部同外交官員,卻始終是在這種留學階級的青年們手裏……他們決心要努力達到中國應受主權國待遇的原則。」  
就因為當時的職業外交家們熟悉國際情形並具有外交經驗更富有為國奉獻的精神,所以當時的中華民國得以弱國辦外交,辦得毫不遜色,直到後來國民黨改以軍人跟黨棍辦外交後,外交情勢就變得江河日下!  
今天的國際情勢與台灣的處境,當然不可與當時的情形同日而語,但是現時台灣的外交還是處處可見國民黨時代的遺毒!  
台灣在政黨輪替後,可能是因為執政黨人才不足的關係,許多的部會中仍然是由原先的人馬把持住,而外交部就屬於新政府最難打進的一環!  
而從僑民的角度來看,台灣的外交人員有以下的幾個問題:  
第一,台灣的外交人員都只受過「正式外交」的訓練!要稱為官式外交也可以,但是除非是有邦交的國家,不然這一套實在是無用武之地!在沒有邦交的國家,想靠正式的管道,只會處處碰壁、徒勞無功。  
第二,外交人員的輪調制度。外交人員輪調,在制度的設計上是沒有什麼大的問題,但那應該只限於事務人員的部分。即使是其他的民主國家,大使乃至於副大使層級的外交人員,往往是由政治任命的 Political Appointee 來出任。  
政治任命的大使,一方面可以貫徹執政者的外交信念,避免出現外交人員與政府因為理念不同而造成的紛擾(其實外交人員應該只是執行政府外交政策,不應該出現不同調的問題,這可以說是國民黨的另一遺毒!),另一方面,可以選擇的人選也相對的增加。  
增加有什麼好處呢?依照現在的輪調制度,從台灣派出來的大使級人員,在抵達駐在國後,往往都要花一段時間去熟悉當地的人、事、物。而當他們熟悉了之後,卻又得轉調到其他地方去了,然後再來新人,再熟悉一次!  
與其每次都要派不熟悉的新手來重複一樣的過程,為何不任命在該國有良好政商關係的人士來出任大使呢?像前後任的駐日代表羅福全跟許世楷,都不是正統外交人員出身,但辦起外交來,毫不遜色。  
其實,如果要認真的再講下去的話,外交單位需要檢討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但也因為外交對台灣的生存相當的重要,我們更需要積極的打破舊的外交體制,引進新的人才、新的觀念,讓台灣的外交空間能夠更寬廣!  
新任的駐德代表謝志偉先生,我個人有過一面之緣,也非常佩服他的口才以及他的創意思考,我相信將他外派為駐德代表,對台灣與德國之間的關係將會有相當的助益,並對外交體系的改革也會起重要的作用。  
讓我們一起來期待謝志偉的表現!  
(作者黃文毅,澳洲台灣商會副會長,僑委會僑務促進委員,曾參選澳大利亞昆士蘭州州議員,目前從事進出口。)  
□ 〔資料來源:東森新聞報〕     
鯨魚網站 http://www.hi-on.org.tw/    
眉批:我也很期待謝大哥的表現~加油加油~gogogo~~~最好來個台德足球交流拉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