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講究專業才有尊嚴

[ 2005/4/30, 翁秀琪 ] 
此次日本兵庫縣西日本JR出軌事件,是四十餘年以來國鐵傷亡最慘重的事故。各媒體的專業報導更是令人印象深刻。NHK在事故發生後每天晚上七點的新聞現場棚內,分別依事故發展狀況製作大型示意模型,詳細地呈現事故現場的各種狀況,事發當天並將整點新聞的時間由平時的半小時延長為一小時。主播以平實的口吻,極為詳細地以現場的模型向觀眾解釋事故發生的時間、地點、處理狀況等。至於死亡者遺體擺置現場的報導,不論是NHK或各商業電視台,都是在大樓外,以一定的距離呈現,對於趕到現場處理善後的家屬,也沒有記者圍堵、爭相採訪的不堪畫面。各平面媒體的報導,更都以平實的角度,將報導重點置於傷亡人數、事故原因、善後處理等的探討。  
日本媒體數量,不可謂不多。除了擁有全世界最大的公共廣電媒體NHK之外; 商業廣播、電視台全國合計兩百餘家;報紙發行量全國估計總共有五億三千萬份。日本也有小報及炒作八卦的媒體,但是日本媒體的結構與光譜非常完整,品質報紙的訂閱率也相當驚人。像讀賣新聞的日報發行量有一千萬份左右,晚報的發行量也有四百萬份;朝日新聞的早報發行量為八百三十萬份,晚報發行量為四百萬份。  
在如此密集的媒體結構下,為什麼日本媒體仍然能夠在專業上有所堅持?最主要的原因在於媒體擁有者的有格、有守,重視新聞工作的價值,因此不惜工本地提高新聞工作者的專業能力。  
日本幾家全國性大報的版面,乾淨到甚至有些「古板」,百餘年來幾乎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各家全國性大報重視的是新聞的專業品質而不是花稍的版面。媒體工作者的待遇相當優渥,由於媒體為社會所信任,相對地,媒體工作者在社會上也享有相當的地位與尊重。以朝日新聞而言,曾經吸引如夏目漱石、石川啄木等知名文學家、詩人到報社服務。夏目漱石在公元一九零七年時,辭去東京大學教職到朝日服務,當年他在朝日的月薪是兩千八百日圓,足足比他在東大的月薪多出一千日圓。石川啄木則是在一九零九年進入朝日擔任校對工作。  
日本各大新聞媒體每年招考記者時,都有兩、三萬人報考,每年錄取七、八十人至一百人不等。記者進入報社以後,必須接受非常嚴格的入社講習,然後先派往地方服務,歷練五、六年後,才有機會進入本社服務。各大報社也非常重視記者的在職訓練,像朝日新聞就有「集合研修─研修─在職訓練─研修─在職訓練…」等不斷重複的過程,使記者在報社服務的每一個階段都有重新充電、加強專業的機會。朝日新聞每年還會選送十名左右的、在報社服務十年以上的「中堅記者」到國外接受一年的語言訓練,或到國內外的智庫、大學研修半年。報社負責所有費用,薪水照發。社內更有類似資深記者制度的「編集委員」制度。中堅記者可以申請擔任「編集委員」,每三年重新申請、評估。  
在日本,從事新聞專業工作是一份有尊嚴的工作。每位在品質媒體服務的新聞工作者都以自己的工作為榮。相對於日本,由於台灣媒體擁有者的短視與近利,輕忽甚至藐視新聞專業,導致媒體的墮落與品質的低下。新聞專業在台灣如此不堪,新聞工作者在台灣如此沒有尊嚴,媒體老闆絕對是首先應該被譴責的對象。  
(作者是政大新聞系教授)(本專欄不代表『該』報立場) 
□ 〔資料來源:中國時報〕     
鯨魚網站 http://www.hi-on.org.tw/    
眉批:在西雅圖念語言學校的時候真的有碰到日本的記者來進修的,公司全額出錢,不過....他是不是真的有學到很深入的東西我很懷疑,
至少在體驗異國風情這方面保證是很豐富。:)他是有禮貌的好人。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