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支那中國史詩

 ◎楊鴻銘。  2005-04-02 
 支那人說:「我叫中國,自西自東、自南自北,莫非我土;東夷、西戎、南蠻、北狄,都該臣服;因為我要實施『仁政』,厲行『大同』!」周公如鯨如蠶,滅國五十;血、血、血……流成了大河。 
秦嬴吞噬六國,築起霸權的長城,固守戰利;牆外除了焦土,還是焦土! 
漢帝說好和親,突然進擊,掠奪大漠千里的土地;從此,匈奴年年南下牧馬。 
唐皇揮軍突厥,刀劍與戈矛齊飛,塞前一片淒風苦雨。原來,貞觀就是殺戮! 
趙氏站在汴京,五胡紛紛前來索債;子孫納幣之後,只好又以身償。 
元人入主,鐵騎黷武,各國狼煙四起;支那黃禍,一時橫行! 
明廷不和,王位易人,鄭和銜命南下弒王。波濤騰湧,海水無法洗淨,野蠻的血。 
滿清叩關,端起王冠;左宗棠悍然蹂躪東土耳其斯坦,廢墟之上,改名新疆。 
中國是狼是虎,兵臨西藏,既斬喇嘛,又除藏人;西藏、新疆、蒙古誓言獨立的怒吼聲,響徹雲際。 
嗜血的民族,號稱中華,數千年如一日,向東、向西、向南、向北,每天飢渴的、兇狠的望著! 
(作者為建國中學教師) .....2005-04-02【台灣日報】  
眉批: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部血腥殺戮史。不過就是成王敗寇的輪迴罷了。在時代的洪流下蒼生不過是顆過河卒子,除了拼命向前衝殺還能作什麼。什麼中華民族的王道,以德服人高調還不都是建立在血的基礎上。
血、血、血……流成了大河。 說的真好。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