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獅子和女孩

一如往常的清晨 
女孩從村子里公雞的啼叫聲中 醒來
悠悠的晨霧透著斜斜的陽光
空氣中有種涼爽的氣息
女孩 走進院子 順手做著例常的灑掃工作
一陣低沈的獸鳴聲 從門板透了進來
女孩 握緊了掃帚 輕聲躡腳的開了門
女孩打量著似乎是昏睡中的獅子 沒有外傷及打鬥的痕跡 
是一頭獅子啊! 
“怎麼會?” 更多的疑問蓋過了驚嚇
只有滿滿的風霜滄桑和倦容
彷彿是從千里而來
不知打量了多久 
女孩有種故人重逢的熟悉 臉上露出一抹含淚的微笑
獅子在女孩的笑容中 睜開了眼 低低的說
“我終於找到了妳”
-------------------------------------------------------------------------------------------------------
獅子在女孩的院子住下
是那麼天經地義的存在著
女孩因為獅子的出現 生活開始變得明亮光彩
溫柔的獅子 霸氣的身軀 穩穩的安住了女孩的心
日子平實地過著 
女孩和獅子 在小村裡成了個話題
時間攪和著這些流言蜚語 慢慢地發酵
有人羨慕
當然也有人感覺到危險和嫉妒
這天 村裡的王奶奶拎著一籃子的胡蘿蔔 來看看女孩
“妳一個人 挺不容易的 這胡蘿蔔自個兒種的 家裡的幾隻兔仔 都吃這個 養的是極好的”
王奶奶時不時地望向院子里伏地小憩的獅子 滿是坐立難安的神情
“謝謝王奶奶” 女孩甜甜的笑著 收下了一籃胡蘿蔔
幾句不著邊的寒暄 送走了王奶奶
女孩遞了胡蘿蔔給獅子
“我知道 但 我是為你好.....”女孩紅了眼框
“我知道 但王奶奶說 這個好...” 女孩甜甜的說著
“我不是兔仔......” 獅子幽幽的說
獅子眼底有了一些憂傷 默默地啃起了胡蘿蔔
女孩笑了 那是一個滿足且安心的笑容
直直的緩了獅子莫名的憂傷
................................................................................................................................................
日昇月落 春去秋來
村子裡的小街上
農田邊的小路上
湖畔的小林子裡
一處一處都有著女孩和獅子的身影
女孩步伐小 獅子卻能亦步亦趨地在身後跟著 
幾次女孩錯了步伐 一個踉蹌 獅子都能在身後穩穩地托住
不讓女孩有絲毫的受傷和驚嚇
總是不經意的一陣風 掀起了漪漣
成了眾人眼中不同的風景
平靜的湖面 是那樣怡然自得
那是一個蟬鳴不休的午後
村裡總是熱心助人的張大叔來敲了門
“丫頭 這給你 上街遛遛的時候可用上” 張大叔心虛地說著
”張大叔 這.....” 女孩眼底盡是疑惑
“不礙事兒 遛狗不也這樣的 何況繩拴著也落個大夥心安 是吧” 張大叔妥妥的說了村民的憂慮
女孩揪著心 收下了一個特製的項圈和一條紮實的牽繩
夜裡 女孩和獅子 席地而坐
浪漫的星空下 卻是讓人沈重的空氣
“ 我不是狗.....” 獅子微微的怒了
“ 我知道 但 怕你傷了人” 女孩口不對心的說著
“ 你不相信我?“ 獅子的怒意夾帶了一絲絲的心涼
”我相信 但 不要讓我為難 好嗎“ 女孩近乎失控的喊著 眼淚落了下來
女孩溫熱的淚水滴落在獅子身上
像是一把把的利刃 一刀一刀的劃在獅子柔軟的心上
獅子低下了頭 伏在女孩的腳邊
無聲的示意及接受
女孩眼眶噙著淚 為獅子戴上了項圈
多了那條讓人所謂“心安”的繩子
後來的日子裡
女孩和獅子 出現在村民的眼裡時
眾人的 “心” 安了    “嘴”卻不安分了起來
”丫頭真是本事 馴了一頭獅子“
”哎約 就不是一頭畜生嘛 繩子一綁還不低頭“
”呵呵 還威風嘛 不過就是一隻大貓“
....................................
字字句句劃進了女孩和獅子的耳裡 心裏
“我不知道會成了這樣......” 女孩抱住獅子 斷斷續續的啜泣
“別哭 沒事兒 過我們的日子” 獅子緩緩的說著
那幾個夜裡 女孩幾乎都是帶著歉意和淚水沈重的睡去
而獅子 夜夜輾轉反側 不能成眠
-------------------------------------------------------------------------------------------------------
襲捲了所有的人心
傳遍了一村又一村
誇大不實的謠傳像是止不住的暴風圈
正當熱鬧的市集 村裡來了外地的特技團
迎神廟會 雜耍特技 熱熱鬧鬧地在街上上演著
免不了的各家八卦 在一張嘴又一張嘴上的傳遞著
這當中 最為人所樂道的 還是女孩和獅子的傳說
收了市之後的夜 顯得格外安靜
特技團的當家 起了個不良的心思
上了麻藥的暗箭 迷昏了獅子
“放了你? 跟著爺 吃肉喝酒 還有掌聲 雲遊四海 不好嗎?” 當家的冷冷地笑著
醒來時 已離開了小村
“放了我” 獅子低吼著
獅子低頭不語 
突然間 衝開了囚籠
狠狠地站在當家男人面前
“我無意傷你 但 你應該知道我有撕裂你的本事” 獅子平靜得說著 
獅子轉身就走 
突然間 吃緊了腳步
獅子中了一箭
獅子頓了頓 快步飛奔而去
腦子里閃過的是女孩著急的神情
他必須快點到家
------------------------------------------------------------------------------------------------------即將落下的日頭 將山邊染得一片火紅
在熟悉的家門口
“你不是走了嗎?走了為什麼還要回來?” 女孩咆哮著
“我為什麼要走?“ 獅子輕輕地喘著氣
”因為你討厭我 因為紅蘿蔔 因為項圈 因為那些人一遍又一遍地說著......” 女孩哭喊著
“我沒有.....” 獅子忍著傷 吃力地說著
“有 你有 你答得這麼心虛就是有 你走 我不想再見到你” 女孩用力地關上門 緊緊的鎖著
門外 獅子帶著傷 一步一步的走著 就在太陽落下的那一方 獅子傷重倒地
門內 女孩的淚水 是止也止不住地落下
-------------------------------------------------------------------------------------------------------
倒下的獅子 溫熱的鮮血從身下蔓延了開來 逐漸乾涸
而獅子眼角的淚卻是不斷地流下
此時獅子的腦海裡上演了那一世的故事
那一世
女孩是部屬 正直且善良
獅子是將領 威震八方
那一世 他們都是保家衛國的男兒
那一世 他們在戰場上 情義相挺
然而 正直且善良的他 卻成了敵人離間的刀刃
最後那一刻 知道自己為敵方所用 羞愧難當 自盡身亡
他撫屍痛哭 誓將滅敵雪恥
然而 烽火無情 他們終將成了戰場上不歸的孤魂
過了奈何橋
將領誓言 若有來世 定當護你一生平安
無奈
進了六道輪迴
正直和善良 竟成了最黑暗的詛咒
分類:藝文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