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們也能嗎?

有一天,腓力牧師對印尼沙崙玫瑰教會的會眾說:『星期一的早晨五點,我要在這裡講道。』。星期一的凌晨四點,天還沒亮,教會前的街道已塞滿了車輛,都是前來聚會的民眾,四點半大堂已滿,必須打開副堂,五點鐘副堂也滿,進不了的人坐滿教會大廳,人們帶著敬虔,與一個月的奉獻前來,是為主而來。採訪會眾,許多人是凌晨三點就起床準備,學生們穿著制服一早來聚會,聚會後再上學,他們都是為了主而來。
看著影片,有感動有激動,心裡想著:我們也能嗎?台灣也可以嗎?兩天後我依然思考著,如果是我,我願意摸黑起早只為主而去嗎?我願意奉獻一整個月辛勤的報酬只為主嗎?或許我會有許多假設,譬如:如果下雨不能騎腳踏車,一大早又沒公車,我要怎麼去?(其實坐計程車就可以解決);又如果一個月都奉獻了,要怎麼生活?(不是還有存款嗎?一個月還不至於餓死吧!而且神不是供應豐盛的神嗎?)當我無法果斷的說:是的,我會去。那麼,影片的感動,就無法發生在我身上。
    就像腓力牧師說的:恩膏是相同的恩膏,聖靈是相同的聖靈,神也是同一位神,但所發出的果效差異,來自於接受者。若接受者不能完全承接,那麼效力便會因此受影響,唯有全然接受,才能創造出龐大的成果。我是否真的把自己全然交托神?是否真願意全心信靠跟隨神?如果是,那麼為何還有掙扎?   
從去年到今年,腓力牧師認真且真摯的期望台灣在台灣人手中站立,而不再只是倚靠外國講員的PUSH、提醒,不再只是特會的短暫感動。而是在講員離開後,我們依然持續的成長,這必須是我們自己願意去追求,沒有人可以幫我們,成長也許需要幫助跟陪伴,但也必須自己願意成長,才能長大。
    那一晚,整個青年牧區都跪在地上,單單為自己、為台灣我們摯愛的土地禱告,那一天很多人都流淚了,只是這一晚的感動,走出會堂後、幾天後、幾週後,還有幾個人會記住那樣的感動?會願意堅守那一條十字架的路?曾有人對我說,要記住每一刻的感動,記錄下來,因為人是健忘的,就像以色列人一次又一次忘了神的恩典。因此,我期望那一夜的感動,不僅僅印在我腦中,而是催促我不斷的去突破成長。
    或許,我對土地的認同有疑惑,或許我對自己的歸屬有混亂,但我相信當神把我放在這,這一刻神就要我為這一地禱告,也許有一天,我走了,但至少我在這時,我也為這裡獻上了我的禱告。 
哥林多前書16:13-14 你們務要警醒,在真道上站立得穩,要作大丈夫,要剛強凡你們所做的,都要憑愛心而做。 
分類:生活

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