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翦梅的相思

一翦梅    李清照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纔下眉頭,卻上心頭。 
蘇軾<江城子>是生死相隔的思念,李清照的<一翦梅>則是分隔兩地的思念,雖沒有生死的悲涼,卻更添兩地相思的苦悶。花落花開的季節不斷流轉,月盈月缺的時間不斷消逝,等待的人憔悴,寄念於稍來的隻字片語,也令人期待。字句中透著一種膠著,化不開的愁,綿密濃烈的思念。讀著這闕詞,心中是否也有著思念? 
古時候不像現代的科技發達,有電話、e-mail....可以互通消息,唯一能聯繫遠方的只有書信,然而交通的不便,往來也得十天半月的,等待是唯一思念的方式,信中的字字句句就像是思念人的身影。信是有著書寫人的情緒、表情,都一一表現在文字上,因此,儘管e-mail可以更迅速的傳送,我卻守舊的認為信是最浪漫美麗的思念。    我很喜歡寫信,我總認為收到信跟收到mail的興奮是不同的,將每一封收到的信仔細收藏,多年後再細讀當時的點滴,是一種記憶的痕跡;彼此聯繫的證據。只是寫信需要耗費許多工時,還得浪費墨水,而信件寄送也要耗費數日,因此朋友們多數不愛寫信,於是,科技越發達,而我等待的信則越來越少,終於,只有寄出的信,再等不到回信。可我依然愛寫信,也許我的信箱裡不再有這些痕跡,但你的信箱裡卻依然有我的記憶。    不久前曾突發奇想的用mail發出一封問候的郵件給好久不曾連繫的朋友們,結果就如同我所預料的,僅收到了少數的回覆。網絡似乎是拉近了人與人的距離,卻拉遠了感情,e-mail更多是用來轉寄網路文章,反而很少用於聯絡感情,問候的結局可能在垃圾桶裡吧!雖然有點淒涼,卻是事實。    當然,在全球提倡環保下,網路郵件使用自然是節省許多紙張,只是我們都沒好真正好好的利用網路,這麼方便快捷,卻任讓它冰涼的只傳送轉寄文章,缺乏溫暖。但願幾年後,當我再寄出問候信時,不會冷冷的躺在垃圾桶裡,而是能收到更多真誠的回覆。   
寄出思念,遠方的朋友也許也思念著你。
分類:生活

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評論
上一篇
  • 老天爺啊!給我愛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