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候鳥e人~~故事的開始

這是一個發生在冬天的都會愛情故事……  
黑嘴端鳳頭燕鷗,鳳頭燕鷗的一種。
外觀上的差異是黑嘴端鳳頭燕鷗鳥喙尖端有一小段黑色。
黑嘴端鳳頭燕鷗在西元1863年被發現後,
一百四十年來僅有五次被觀察和採集的紀錄,
最後一次被發現,是在六十年前…
據說黑嘴端鳳頭燕鷗已經絕種,
被鳥類學者稱為「神話之鳥」…
馬祖北竿。
每年夏天,總有數以千萬隻的鳳頭燕鷗飛抵這裡,在附近荒蕪的島上棲息覓食,繁殖孕育下一代。  
艷陽曝曬下堅硬的岩石旁,沈芸青躲在刻意佈置的掩體裡,小心翼翼地按著相機快門,捕捉著漫天展翅的鳳頭燕鷗。
小青的正職是在婚紗禮服公司的攝影師,幫新人拍攝幸福洋溢笑容滿面的照片;業餘閒暇的兼職也是攝影師,她不拍人專門拍鳥,不同種類不同時節來台灣避暑渡冬的候鳥。
小青總是背著沉重的器材,隨著季節氣候的變化,從馬祖無人島開始,追尋著候鳥的蹤跡,一路到金山白沙灣尋找鰹鳥、軍艦鳥;到關渡發現彩鷸、小環頸鷸;到台南七股潟湖觀察黑面琵鷺;甚至到墾丁的最南端,目送灰面鷲赤腹鷹一路飛向巴士海峽的蔚藍大海。
眾多候鳥之中,小青最迷戀這鳳頭燕鷗。小青堅定的相信,有一天她能在這群來到台灣的夏候鳥中,拍攝到黑嘴端鳳頭燕鷗的身影,她始終堅持她的守候,因為她相信傳聞中早已在世間滅絕的「神話之鳥」,其實依然存在。
琪琪覺得小青徹底瘋了。
琪琪是小青的助理,也是死黨,跟著小青南來北往追逐候鳥。自從琪琪在馬祖外海,將失足落水的小青救上漁船後,她真的覺得小青耽溺在這神話鳥的傳說中越陷越深,無法自拔。
琪琪覺得,無論追尋那隻一百四十年來沒人見過的什麼候鳥,還是愛情的幸福,都是不切實際的,因為神話之所以是神話,就是因為不會發生。
小青忍著笑,不想跟這個e世代小女生解釋;其實小青心裡深信不疑,這神話鳥存在著,純潔沒有的雜質的愛情存在著,總有一天她會遇見的。
三年前,小青把神話鳥的故事,寫在黃絲帶上,綁在七股潟湖黑面琵鷺保護區的樹上,跟愛鳥的人交換心得,就曾經有個背著箱子的女孩見了黃絲帶,認真地對小青說:「只要相信,它就會出現!」
小青看見那背著箱子的女孩臉上燦爛的笑容,更加深她的信念。
愛情到底是比神話鳥先出現。   
冬盡春來,只見棲地上,第一批北歸的候鳥已翩然而起……  
<選自繁華創造網站>
感覺: 故事的開端....到結束...候鳥起飛~~~~ 
分類:生活

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