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行星一銀色之光的覺察

這篇從一開始紀錄到完成大約經歷了兩個多月,今天才得以完成,因為覺察到一半卡住了,有點找不出哪裡被卡住。但覺察不總是立刻能發現的,有時的確需要一點時間,沈澱、堆積、再翻攪,有一天,不知哪時哪刻,會突然發現卡住的點在哪,或突然明白是什麼困住自己。

一個外型嬌滴滴、講話嗲聲嗲氣的女同事來支援採訪工作,我跟她共事的經驗沒有很好,所以對她的印象也不好。請她暫時充當我的攝影助理拿著燈,陪著我跟受訪者在大太陽底下走來走去,她穿著極短裙、蹬著高跟鞋跟著我們上上下下,拍攝空檔時我看到她熱的脫下口罩,口罩下的妝容被汗水破壞的有點狼狽。霎時間我發覺自己竟有點惡意的開心。幾乎是在同時間,下一秒,我馬上提醒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反應呢?我不該是感激她的協助才是嗎?
事後覺察自己當下那個惡意的開心,發現自己原來對於非常女性化這類的角色好像有點排斥。如果對方非常女性化,但言之有物或待人行事誠懇認真,我並不會有如此感受;但如果對方只是很會賣弄自己女性化的形象及優勢來取得工作上或人際關係上的便宜,我便非常厭惡。
從最表面來看,可能我嫉妒這類形象的女性,覺得她們只會利用外型上的優勢達到她們的目的。再更往深一層裡面看,其實我自己好像也很排斥做這類型的打扮,好像怕自己展現出女性陰柔的形象是一種恥辱,因此表現在外的我大多都是比較中性的樣貌。但實際上我有比較陰柔的這一面嗎?是有的,只是我很少表現出來或只有親密的人才能看得到我的這一面。
拉開一段時間再回想那一閃而過的情緒反應(惡意的開心)。
平心而論,我其實對這前來支援的女同事並不瞭解,也不熟悉,所有我對她的評斷,都只限於我對她外表的粗淺認識,剛好她的外表、說話方式行為等,都是我不認同的模樣,但實際上這女同事的個性、工作態度等,我是不清楚的。而我對她的負面評價可能也多少投射部分對於長官的不爽情緒,因此她比較倒霉,剛好是這樣的外表不合我意,又剛好讓我對長官不滿的情緒轉移到她身上。
突然發現,原來是我自己並不允許自己有這樣的一面。這個比較女性特質的一面,是我雖然天生有,但我卻會刻意、或不自覺的隱藏起來的。所有我們跟別人的關係,其實都是跟自己的關係。我不認同如此形象的她,其實是不允許自己有這樣的形象。
好,看到這一點了,不勉強自己一定得接受這樣的自己或非自己,但課題變成了,我該如何有智慧的處理好跟別人間的關係,不讓別人覺得我對她帶刺的態度,畢竟這是我自己的好惡問題,對方可是一點都沒冒犯到我啊⋯⋯
我的銀色之光肯定語句:我釋放對地球母親的不完美印象,並愛她的一切。
(其實被分配到這句時,我念到卡住了。這麼短的一句話還會唸到卡住,其實也代表了這課題有多難,或是多麼真實的困擾著我)
分類:日記

寧願痛苦的清醒著,也不願活在美好的假象裡。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