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年又要過了

回到這痛苦悲慘的高中生涯已屆兩年

反正我總有一天一定會脫離那個地方的

最近不是發生什麼校園霸凌

我個人也曾是受害者
這種痛是一輩子都無法平復的

可不可以求他們別在傷口上灑鹽了
分類:運動

尚未定義自己是什麼。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