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miss you

好遜..
什麼時候變這麼拘束了?
好懷念大一的自己
我需要一點power 一點fun  
--
高應的表演結束啦!
呼呼~
我安叩我吹很糟糕
根本是去上嘴的  
不過這次沒有放槍
不幸中的大幸  
安叩的時候超好笑
觀眾一直喊安叩安叩~
小號學長就說 叔叔~叔叔~
哈哈
超對我的點
那個學長超趣味的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