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智障卡奴

十四歲的外甥女兒回家說:
「我們班同學都覺得當卡奴沒什麼不好,可以買很多名牌,然後上電視哭一哭說不定就不用還錢了,反正大家都在幫卡奴想辦法。」聽聽,這是下一代卡奴說的話。  
當各立委、民意代表、理財專家一面倒地幫卡奴出聲時,可曾想過奉公守法市井小民的心情?
卡奴的負面教育還要繼續下去嗎?
筆者的月薪六萬五千元,每個月在貸款、生活費中量入為出,從來不敢欠過信用卡公司一塊錢。
我們每個週末到大賣場都盡量挑特價促銷品,百貨公司沒有打折絕不敢買,  
工作近十年連一個名牌包包都沒有買過,我並不是沒有慾望,而是在我的能力範 圍內很辛苦地克制自己。
反觀在電視新聞中泣訴的卡奴楊小姐,
臉上掛著上萬元的古馳鏡框、手上拎著比我一個月薪水還高貴的LV提包,
口口聲聲她活不下去、看不到明天,要求銀行寬貸、政策救命。  
憑什麼?我們的心中只有一句,憑什麼?妳又願意付出什麼來得到這些救援?
是獻身公益?還是義務勞動?社會幫了卡奴,卡奴們要付出什麼來換?
社會上有很多經濟弱勢者,像失業的單親父母、繳不起營養午餐錢的偏遠地區兒童,
他們都得不到社會資源的妥善照顧,筆者不明白這些卡奴憑什麼在享受奢華生活以後,
竟可以厚顏要求社會資源協助?當他們佔用大量媒體曝光、煩擾許多財經專家出面研商時,
正是變相在消費高昂的社會成本,但卡奴們自身又付出了什麼代價?  
卡奴原本就是相對沒有責任感的一群人,如今他們在享受不屬於自己的繁華富貴以後,
反過來可憐兮兮地要求銀行、政府為其善後,依然不需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
未來難道不會出現更多的卡奴嗎?
我們的義務教育中對於理財、稅法等生活教育極度貧乏,
很多大學生連基礎的財務知識都不具備,再加上社會風氣盡是向錢看,也難怪年輕不懂?   
蹦硯感言:卡奴真的都社會敗類,刷卡刷爆了去哭一哭就好了,也不想一想為什麼會刷爆
     刷的時候最好都不知道利息很高啦,負債就開記者會靠悲,如果是家庭因素不得以那還沒話說
     好端端的沒事拿一個LP包包,就比較有品味喔,不過就一個包包
卡奴腦袋都裝屎,沒錯!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