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TXT】只是偶爾我也會有想瘋狂擁抱你的時候 (1)

 
CP:主秀彬X連準,無節操混CP
有什麼事情是比此刻還要糟糕的呢?
崔連準看著餐桌對面有些失了魂的崔秀彬內心感到有些抱歉,他真的不知道他約炮的對象居然會是十年不見的青梅竹馬的好朋友,說起來這種巧合根本史無前例,誰能料想得到你小時候的玩伴再次出現會是在你炮友的身邊呢?
簡直是太糟糕了。
但他崔連準做什麼都無所畏懼的,這種尷尬的時刻他都可以巧妙打混過去,沒錯,他做得到,更何況崔秀彬貌似打擊過大靈魂已經不在這裡了。
「那個……秀彬啊,你還好嗎?」
崔秀彬微微低著頭,看不清他的表情,崔連準這才認真打量著他,這高挑的身高搭配寬大的肩膀還有那二條大長腿,可說是完美體態了,他以前還跟自己差不多高的,沒想到長大之後變得更加茁壯俊俏了,就是看起來瘦了一點,不知道衣服下是不是………
「連準哥,你還好嗎?」
「嗯?你說什麼?」
糟糕,太認真想像他的身材了,他這是在對十年不見的青梅竹馬想些什麼呢?
突然他的手被拉住了,雖然嚇了一跳但崔秀彬的表情十足的嚴肅。
「哥,你……為什麼這樣做?」
為什麼?這種事情他也不是誰都可以的,這年代有個固定炮友很奇怪嗎?他就是最近懶得談戀愛了嘛。
崔連準皺起眉頭將手抽開。
「你現在是不是覺得我很糟糕?」
「不是的。」
「你怎麼就只質問我,不質問你的朋友?你不也是擔心你的朋友被騙才跟著來確認的嗎?」
結果朋友居然知道他們是許久未見的青梅竹馬之後就推著他們去咖啡廳聊天,自己找個理由開溜了,害得他們只能面對面尷尬著。
「如何?你小時候的連準哥現在變成一個會約炮的同性戀,是不是有些幻滅了?」
崔連準越講越覺得委屈,怎麼這傢伙原來離他這麼近卻從來沒想過回來聯繫他呢?還擅自露出這種對他失望的嚴肅臉。
他們可是十年沒見過了,見到他除了震驚之餘其實也有些高興的,當年那個總是喜歡黏著他,總是露出酒窩笑著的小男孩,現在也好好的長大了。
「我知道了,我走就是了,以後不會再見你朋友了,你可以放心了吧。」
崔連準站起身就走,卻聽見身後有跌撞的聲音,他疑惑的轉過頭,就看到崔秀彬被椅子絆倒跌在地上的樣子,雖然店裡客人不多,但還是有些丟臉的,崔連準趕緊過去將他拉起身,讓他坐回位子上,對上他清澈的眼神,他接著就要走,崔秀彬卻硬是拽住了他。
「連準哥,你誤會我了。」
「誤會什麼?」
「我不是那樣想你的,我要是歧視同性戀就不會交同性戀的朋友了,甚至還擔心他。」
崔連準站定盯著他,似乎要將他盯出個洞來,看上去的確蠻真誠的,尤其是那雙清澈漂亮的眼睛,說真的要不是他是他的青梅竹馬,他肯定會想辦法讓他喜歡上他。
「那所以呢?」
「連準哥,我們這麼久不見,你對我都不好奇嗎?」
崔連準再度皺起眉頭。
「我為什麼要對一個說是全家移民,卻其實住得離我這麼近的人好奇呢?他都不來找我了。」
一開始還找過他的,但是那時還小,父母不讓他講長途電話,所以聯繫方式自然就斷了,那之後就再也沒見過了,他甚至都要忘記他曾經認識過這麼一號人物。
「其實,我們家沒有移民。」
「什麼?」
「只是……我們家破產了,所以搬離了這裡,父母害怕牽連你們才對你們家說謊了,是一直到今年家裡情況才好轉,我考上了這裡的大學,才認識了你的……炮友,然後才遇到你,我有想過要找你,但經過這麼多年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找你了。」
崔連準想了想,其實他也何嘗不是呢?
小時候的友誼是最純粹的,就算帶著那些記憶成長,但環境也跟著改變了,變得複雜的如今站在從前面前總是尷尬的。
就跟現在一樣。
「那……你是嗎?」
「是什麼?」
「同性戀?」
「啊……」
崔秀彬愣愣地搖著頭,那傻樣讓崔連準笑了。
「那謝謝你了。」
「什麼?」
「不排斥我們。」
事實上一直沒有公開出櫃過,有炮友的事情也是隱瞞著的,估計他的朋友們也都不知道,他真的想隱藏一件事情總是能隱藏得很好。
「我不覺得這是需要被道謝的事情。」
崔連準嘆了口氣,幸虧崔秀彬成長得很明事理了呢。
「那要交換號碼嗎?」
「那你想跟我一起住嗎?」
「蛤?」
崔連準微微張大嘴巴看著崔秀彬迫切的模樣,這是不是進展得太快,太突然了點?
「也是,哥的家就在這附近吧?我只是正好在找室友分攤房租,當我沒問吧。」
見崔秀彬失望的模樣,崔連準想了想。
「我也正好在考慮要搬離開家裡自己住呢。」
騙人的,他從沒考慮過這種事情。
「真的?」崔秀彬眼神再度散發著期待的光芒,崔連準忍不住覺得他可愛伸手摸了摸他的頭。
「再聯繫我吧。」
「好的,連準哥謝謝你。」
「嗯。」
只是忽然想起了小時候他最討厭崔秀彬對著自己露出失望的表情了,因為他總是跟在他身後,只要他露出那種表情崔連準就會感到自己的不足,他可是哥哥,不能讓他感到失望的,這種使命感變成了他的反射神經,一直到十年不見的現在也依然如此的。
收拾好行李,父母送他到門口時還顯得依依不捨,母親已經一個禮拜不停重複問他為什麼突然要搬出去住,大學離家裡就這麼近又這麼方便,秀彬難道會替你洗衣服嗎?你住外面吃得也不健康,連秀彬媽媽都跟我一樣擔心你們,就算是小時候就認識的秀彬,這麼久不見了也不知道你們還合不合,你跟秀彬要是有什麼困難就隨時打通電話回來知道嗎?
啊,還有,你出去外面是哥哥,要多照顧秀彬一點。
崔連準笑著連連應好,保證再保證才讓媽媽願意放開手讓他出門,爸爸只是塞給他一些錢,說他想講的媽媽都講完了,你一切小心。
崔連準實在覺得自己家人很可愛,難怪他也如此可愛。
但其實媽媽問他的問題他一個也答不出來,他自己也不知道經過這麼久的時間,大家都長大了,中間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他跟崔秀彬個性是否會合,也許住在一起之後還變成仇人也不一定,但那也好過就此變成陌生人吧。
「啊,連準哥!」
崔秀彬說他會去巷子口接他,果然才走到巷口崔秀彬就等在那裡了,天氣寒冷他卻穿得有點少,一直不停搓手發抖著,但看到他的瞬間還是露出燦爛的笑容,崔秀彬真是他近期看過長得最帥的人了,這傢伙在大學裡沒有一卡車的女朋友也是很奇怪的事情吧。
「秀彬啊,你怎麼穿得這麼少?」
「我剛睡醒,以為我要遲到就出來了,今天風真大。」
崔連準聞言就想脫外套,硬是被崔秀彬按下了手。「哥,我幫你拿包包吧。」
崔秀彬一隻手提過他手上的包包,然後將自己另一隻手放進崔連準的口袋。
「口袋借我就行了。」
崔連準連忙配合他的步伐放慢腳步,看了崔秀彬一眼。「我們的租屋處如何?你整理好家裡了?」
「嗯,這一個禮拜都沒什麼問題,大致上都整理好了,因為有點忙回家就只是睡覺而已。」
「辛苦你了。」
「不會的,哥你願意幫我分擔房租真是太感激了,謝謝你。」
「我媽一直問我為什麼要搬出來住,你也知道我是獨生子,媽媽什麼事情都替我做好了,我也想訓練自己獨立。」
雖然崔秀彬的確是一個契機,但這倒也是真的,雖然他覺得自己充分可以獨立生活的。
「那我會照顧哥的!」
崔連準笑出來。「我才是哥哥,應該是哥照顧你吧。」
進了電梯上二樓,電梯門一打開就看到三個少年,他們穿著崔連準很熟悉卻懷念的高中制服,瞪著眼睛對望著,崔秀彬首先拉著崔連準踏出電梯,然後轉身替三個孩子按住了電梯。
「啊,謝謝。」
休寧凱首先跟崔秀彬交換了位置道謝,姜泰賢跟崔范奎才跟著進了電梯,崔連準看著電梯門關上,有些感慨起來。
「好懷念的制服!」
「連準哥高中也是我們學校直屬的吧?」
「是啊,看到他們都想起我的高中生活了。」
「制服很好看,我也好想看哥穿高中制服……」
崔連準盯著正在找鑰匙開門的崔秀彬的側顏,開始想像崔秀彬穿上黑色立領制服,白襯衫貼著他的胸膛,露著性感的鎖骨………
「哥!連準哥!」
崔秀彬湊近了崔連準喊他,崔連準這才回過神來,他連忙乾笑著轉移視線拖著行李進屋。「我的行李真重啊,哈哈哈哈……」
崔秀彬看著崔連準的後腦杓,露出些許納悶的表情。
怎麼他覺得崔連準和他在一起時似乎心不在焉的,是自己多想了嗎?
「哥,我帶你看你的房間吧。」
「喔,好。」
崔秀彬決定不管這麼多,也許真的是他想得太多了,崔連準要是討厭自己肯定不會願意跟他一起住的吧?
就算他其實隱瞞了他不少事情,但那些事情也不會這麼快被知道,就順其自然吧,崔秀彬聳聳肩將門關上了。
休寧凱覺得自己這一個禮拜有些奇怪,他總是會在課堂上或者體育課跑步時忽然想起一個臉孔,雖然只是一閃而過的畫面卻讓他感到納悶,後來這症狀變得嚴重了,甚至連準備期末考的時候都不停浮現出來,終於他忍不住了,他將鉛筆丟在桌上大喊了一聲。
「那個人到底是誰啦!」
姜泰賢跟崔范奎被休寧凱的喊聲嚇到,崔范奎原本還要睡著了,硬生生被驚醒。
「凱,你幹嘛?」
「我跟你們說,我好像生病了。」
姜泰賢瞪著渾圓的大眼認真打量休寧凱,然後將手放在他額頭上。「發燒了?」
休寧凱近距離看著姜泰賢,嘆了口氣靠在他肩窩上。
「泰賢,你家隔壁的新房客他有來拜訪過你嗎?」
「新房客?沒有,我到現在都還沒見過他,他跟我的作息似乎不太一樣,但是他似乎在整理家裡,有聽到家具移動的聲音,你也知道這間房子什麼都好,就是我房間隔音不太好。」
「是嗎?所以你也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囉?」
「怎麼可能會知道。」姜泰賢轉念一想,將休寧凱推開。「你問這個做什麼?」
「我最近很常想起那個人的臉,都不能好好生活了。」
「凱你該不會一見鍾情吧?對隔壁的新房客?」
崔范奎笑著說,但休寧凱沒有立即接話,房間沉靜了片刻,崔范奎這才漸漸收起笑容。
「凱啊,你認真的?!」
休寧凱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不過也許我見過他之後就會好了。」
姜泰賢忽然大力闔上書本,拽著休寧凱站起身。「那我們現在就去隔壁按門鈴吧。」
休寧凱被這舉動嚇著了,連忙拉回姜泰賢,姜泰賢的力氣終究沒有自己大,如果自己不願意走,姜泰賢也拖不動他,休寧凱這才笑出來。
「現在去也太打擾人家了,而且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總不能對著人家說,我最近總想著你,所以你讓我看一下就好吧?
姜泰賢比著他的數學課本。「你的進度是零耶,明天就要考試了,你要怎麼辦?」
看著姜泰賢,休寧凱將他拉回身邊坐下。
「我怎麼覺得你在生氣?」
「什麼?」
「我成績是不太好,但你不要這麼生氣嘛,我這次有認真聽課的。」
「我才沒有生氣。」
姜泰賢咬著乾燥的唇瓣看著休寧凱,喉間哽著一股氣硬生生吐不出來,難受的很,這時崔范奎攬過姜泰賢。
「泰賢啊,陪我去買飲料吧。」
「什麼?我也要去。」
「不,我就是要泰賢陪我去就好。」
「為什麼?我也想喝飲料。」
「那我們幫你買,你待著多看點數學,不然又要補考了。」
休寧凱想說些什麼卻說不出來,只得露出哀求的表情轉向姜泰賢,姜泰賢沒有看他,只是抓起鑰匙穿上外套。
「要去就快走吧。」
休寧凱連忙跟上,三個人並肩等著電梯,電梯門開了,裡頭走出了二名男子,休寧凱有些傻了,較高的男子轉身替他們按著電梯,他快速走上去。
「啊,謝謝。」
休寧凱與那名男子交換位置,雖然只是一瞬間但對上那名男子的眼睛時心裡忍不住升起一股雀躍,電梯門一關,休寧凱就激動的抓著他們說。
「新房客就是剛剛那個人,終於又見到他了!」
崔范奎見休寧凱開心的樣子,又看看一語不發的姜泰賢,不安的預感浮現,但他也只能默默牽住姜泰賢的手,姜泰賢看了他一眼,無奈地嘆了口氣。
他們都很了解彼此,當休寧凱有此等不尋常的症狀出現時就代表,他想認識那個人,記得以前他有了想認識的新朋友也都是這麼開心的跟他們說的。
「不過剛剛跟他一起的那個男生是誰啊?」崔范奎打破沉默說,姜泰賢勾住了他的手臂,休寧凱搖搖頭。
「不知道耶,我沒有見過,是他的朋友?」
「或者也是新房客?」
「我倒是覺得他的朋友更帥氣呢,果然帥哥就會跟帥哥做朋友,就像我們一樣。」
崔范奎自信滿滿的語氣,讓姜泰賢終於笑了。
「所以我們五個應該認識才對,我們下次一起去拜訪他們吧!」
休寧凱興致勃勃的說,崔范奎也認同的點頭。
「我還得跟他們說他們那間房的鬼故事呢,別忘了我們還打賭了。」
「范奎哥你真是個壞人。」
「但就算不說應該也會出事的,之前不也都是這樣嗎?」
三個人各自點了自己要的飲料,互相交換喝著一如往常閒聊著走回了泰賢家。
#TXT  #秀準  #凱泰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