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BTS-鄰居系列】成長-田柾國X鄭號錫(上)

街頭。
這個平凡無奇的街道在七年前其實也不是那麼平凡無奇的,七年前的今日他還站在人潮裡帶著好奇觀望著這個圈子裡的人,他們眼神裡對舞蹈掩蓋不了的熱情使他擠在人群裡把表演給看完,突然有個衝動的想法竄過,他笑著走上前說,欸,讓我跟你們一起玩吧?
對方帶著一絲狐疑打量著他,隨手按下撥放鍵,使了個邀請的眼神。
深呼吸,背包都沒脫,隨著音樂他想起幾年前為了一台電視拼命的比賽,那個舞台彷彿深入骨髓,所以他想也不想得跳起來。
不知何時,散去的人潮又再度聚集起來,等他停下來才發現自己正站在圈子裡被眾人注視著。
對方直率地改變了態度對他笑著。
以後一起玩吧。
這一玩就玩了七年。
「號錫,水?」
搭檔向他丟出一瓶水,極其自然地接下然後灌掉一大口。
「消夜去哪吃?」
「老地方?」
「好啊。」
雖然是默契十足的搭檔,但這樣的默契並不限於眼前這個人,只是此刻這個空間,與他的親密度令他想不起其他人,那個誰,都要忘記名字了。
開玩笑的。
「號錫,怎麼了?」
回頭看到的是搭檔帶有疑惑的笑容,與往常無異。
「喔,沒有啦,只是今天一直覺得有人在看我。」
「看你的人這條街上滿滿都是,你不是早就該習慣了嗎?」
「是沒錯……。」
但是每一道視線其實都是有主人的,熟悉的凝視令他快要回想起來了,眼角忽然閃過一抹黑影,他彈了起來想也不想的追上去。
「欸,號錫,你要去哪?」
「抱歉,你先去,我……找個朋友。」
哪怕是一閃而過都能快速地捕捉到這個人。
拔腿狂奔,因為對方也是如此,一邊喘氣一邊理解不了,那小子從以前跑步就總是贏過他,所以追起來份外辛苦,呼吸越是急促怒氣就越加旺盛。
「田柾國!!!」
在街上大喊大叫的機會不多,還因此引來好奇的關注,對方彎過一條巷子之後消失了,鄭號錫看著空蕩蕩的死巷忽然覺得委屈不已。
一開始很努力的想聯繫他,卻總是聯繫不上,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也就越來越消極,對於這樣的狀態習慣以後,就再也聯繫不上了。
說到底,聯繫不上對生活也毫無影響。
但是他知道的,縱使金泰亨跟朴智旻他們不說破,田柾國那小子唯獨不跟他聯絡,只是避著他罷了。
太久了,這一避就是七年,也是他在街頭上的日子。
「號錫哥………」
鄭號錫轉過身,瘦高的身材,黑色的髮絲,一身黑色的裝扮,七年的時光也讓這傢伙成長了許多。
「喂~你什麼意思?這麼認真的跑,故意不讓我追上的吧?」
「不是的……」
「那是什麼意思?」
「我現在不就在你身邊了嗎?」
鄭號錫深吸了口氣,田柾國的眼神與七年前那個稚氣的孩子重疊了,唯獨那眼神似乎明亮的永遠不會改變。
「你是特地來找我的嗎?」
田柾國認真地看著鄭號錫,點頭。「嗯,因為我……很想見你。」
鄭號錫大步跑上前去敲了田柾國的腦袋,然後緊緊的擁抱住他。
「我的電話號碼從來沒有變過,但你為什麼就是不願跟我聯繫?」
「因為我怕這樣,你就不想念我了。」
「你哥我記性不好,我會忘記你的!」
「但你現在看起來不像是這樣。」
「笨蛋!」
鼻頭微酸,鄭號錫趕緊推開他,揉揉眼睛。
「跟我一起去吃飯吧。」
「嗯,好。」
田柾國笑著,對鄭號錫伸出手。
「幹嘛?」
「你不牽著我的話,我就不去了。」
鄭號錫看著他的手再抬頭看著他的笑容,這傢伙經過七年是不是變得無賴了點?
「好!」
牽個手也不算什麼的,就算這個人跟他告白過。
接觸到他手掌上的粗繭,他有些訝異也有些好奇,這些年他到底過著什麼樣的日子?
從他俊俏的側臉完全看不出艱辛的痕跡,是否從好的大學畢業了?有沒有穩定交往的人?
「哥,餐廳在哪裏?」
「啊……在、前面。」
「嗯。」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此刻的你就算沒有我也沒關係了,但這樣的你為什麼又要出現在這裡呢?
想想自己這七年只是把青春奉獻給了夢想,他在街頭賺人氣然後與搭檔合夥開了一家舞蹈教室,每個禮拜街頭公演,偶爾教教課,生活倒也過得去。
一直記得田柾國的話,要他做他想做的事情,這句話影響了他七年,但鄭號錫這個人不再影響田柾國的這七年他都經歷了些什麼呢?
粗繭不會說話,所以他只能默默的握住他的手。
「喔?想不到你人帥跳舞也不錯耶~~」
小小的KTV包廂裡擠著四個男人,出乎意料的是氣氛不如鄭號錫原先想的尷尬,可能朴鎮的室友兼團員李太永跟田柾國年紀相仿,李太永的性格與田柾國也有幾分相似,志趣相投之下二個很快就打得熱絡了。
「看著他們還真感到我們有年紀了。」一旁的朴鎮有些許感嘆,點了一排最新歌曲。
「是嗎?老的只有你喔,我可是很年輕的。」
「但是最近連我媽都開始擔心我的婚事了……」朴鎮將視線望向一旁的李太永。
「我媽倒是不怎麼擔心,不過阿……」鄭號錫握住朴鎮的手。「就算結婚了也千萬不能離開我這個搭檔,舞蹈教室沒有你我會很孤單的!」
朴鎮看著鄭號錫握著自己的手笑了。「放心好了,我結不了婚的。」
「嗯?為什麼?」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有一件事我倒是明白了。」
朴鎮忽然抱住了鄭號錫,可能是習慣擁抱這件事情,鄭號錫也沒有多做反應,正納悶著想開口時,身後一雙大手將他們扯開,隨即對上田柾國的臉,突然離得這麼近讓鄭號錫下意識地推開他。
「號錫哥~~你不唱歌的話,要不要陪我出去抽根菸?」
「什麼?你小子什麼時候會抽菸了?」
「在你離開之後我就會了。」
「那不就是未成年開始?你這傢伙……」
「哥,你到底要不要陪我去啊?」
「不准抽菸,陪我去買飲料。」
被鄭號錫拉出包廂,田柾國只能安分地將菸盒收進口袋裡,對上朴鎮笑瞇瞇地表情,一種難以言喻的酸楚湧上。
走出昏暗的空間,外頭天色也黑了,鄭號錫走在他身邊還在不停叨念著他抽菸的事情。
「號錫哥…」
「嗯?」
「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嘮叨。」
「我這是為了你們好……」
「現在我已經不用你擔心了,倒是哥你讓我很擔心。」
「我好得很,才不用你擔心。」
「我擔心的是,不管走到哪裡總是有人想把你搶走。」
突然意識到田柾國在說什麼,鄭號錫停下腳步,目不轉睛的望著他,田柾國也回過頭拉住他的手。
「哥,你應該沒忘記我是為了什麼離開你的,為了能夠再次出現在你面前我做了很多努力,我現在是一間經紀公司的美術設計,收入也很穩定,我希望……你能接受我。」
「柾國啊,我………」
「這麼多年,你難道沒有後悔拒絕我嗎?」
鄭號錫低下頭,怎麼可能呢?只要想起田柾國他就會感到萬分後悔,後悔著自己失去了他,就連現在只是握著他的手都能讓他感到悸動,可是真的能義無反顧地接受他嗎?
「柾國,這麼多年了,你沒有感覺自己其實不愛我嗎?也許你對我的愛只是一種依賴而已,這其實不是愛吧?你再想清楚一些……」
田柾國深吸了口氣,隨之而來的怒意讓他腦袋暫時失去思考能力,他將鄭號錫拉往暗巷,將他抵在牆上,鄭號錫被這力量嚇得腦袋空白,只能睜大眼睛看著田柾國,田柾國的眼神強硬中卻帶著些悲傷,剛剛的話是哪裏傷了他嗎?
田柾國的手扣住他的下顎,雙脣相貼時鄭號錫嚇得想逃,腰間卻被一雙強而有力的手攬住了,田柾國的舌尖在他嘴裡翻攪,強而有力的索取,讓他不再掙扎轉而迎合。
身子漸漸發燙,田柾國的吻轉往他的頸肩,溫熱的手探進他的衣服裡逗弄探索著,鄭號錫感到全身發軟,被他摸過的地方發麻發燙著,下身一陣躁動,他臉紅成了一片,意識在這時候被喚了回來,他握住田柾國的手。
「住手……」
田柾國沒有理會他,拉開了他的牛仔褲拉鍊,手探了進去,鄭號錫羞愧地發軟,只能將自己的臉埋進他的胸膛裡,鄭號錫如此敏感卻讓田柾國不是很開心,這幾年他是真的只想著鄭號錫過活的,但看來鄭號錫並不是?也許也交了幾任情人?
「唔……不……柾國…放開………」
田柾國的手粗大溫熱,手上的繭摩擦過他的每一寸都讓鄭號錫快無法招架,他感覺自己快要釋放出來了,他羞赧的想要掙扎,田柾國卻再次吻住了他,田柾國的力氣很大,他根本反抗不了。
液體沾濕了田柾國的手跟衣服,鄭號錫羞愧的無法直視田柾國,他居然在弟弟手裡釋放了,此刻他只想人間蒸發。
田柾國含住了自己溼答答的手指,鄭號錫又羞又慌的拉住他的手。
「這很髒,你………」
田柾國忽然笑了。
「我每天都想像著能對你做這種事,現在你還覺得我這不是愛嗎?」
對上田柾國的眼神,鄭號錫腦袋一團混亂,改變他們之間的關係真的好嗎?
「我再兩天就要回去了。」
「什麼?」
「號錫哥,在那之前答覆我吧。」
放在肩上的手鬆開了,鄭號錫心頭卻揪了起來,忽然又想起那很久以前的夢,有個聲音告訴他,那終究只是一場夢,你何不問問自己的心,當他對自己做那些事情時為什麼不乾脆的給他一拳?
「號錫哥………」
「嗯?」
「所以……超商往哪走?」
看著巷子口張望著的田柾國,鄭號錫忍不住笑了。
他拉上了拉鍊走上去。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