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BTS-鄰居系列】你的世界(上)

打開冰箱,找到那瓶總放在角落的可樂,一口氣灌下,甜膩的味道從舌尖傳遞開來,隨之而來的是氣泡環繞在喉間的窒息感,
很甜蜜很難受卻奇怪的會上癮,忘記是誰對他說過,說他是一個會跟隨著危險的人。 
"還好你現在只是個國中生。"
幸好,他只是個什麼都做不了的國中生。 
身高不知何時比其他同學都高了些,他的生長速度比其他同學都還要快上許多,
連保健老師都用一種微妙的眼神看著他,說他長得很快,從那眼神與語氣裡讀不出這究竟是好還是壞,
一向如此,只要是被稱做大人的生物都是一樣的,他們會因為一個人的背景跟經歷輕易的對小孩子作下判斷,
田柾國,無父無母,是個特別的需要被關愛的小孩,雖然擁有這個標籤,縱使他們看上去的他很可憐,
但是他清楚自己不是一個人就好,只要回到那個地方,就還有人在等他,不是家人,卻是最重要的人。 
「柾國啊,你快要畢業了吧?」
甜點店的店長大叔在他脫下圍裙時笑瞇瞇的問著,好像有什麼好事,他點點頭。
畢業是他最期待的事情,離成年又更近一步了吧,雖然還是非常遙遠。
店長大叔湊到他身邊小聲的說。
「這次的薪水給你加了點,算是給你的獎金吧。」
「!」
田柾國摸著自己的薪水袋,上面的金額比往常多了五千塊,抬頭看著彷彿在發光的店長。
「雖然不多,也是一點心意。」
「謝謝你,店長!」
「嗯,畢業旅行也要好好玩阿!」 
開心的拿著薪水袋跳出店外,突然想起還有畢業旅行這回事,
畢業就畢業了,還要搞什麼旅行,真是麻煩死了,比起跟班上那些同學一起旅行,他還比較想跟哥哥們一起。 
『柾國你一下課就回家,一點都不合群耶……』
『欸,你是不是戀兄阿?』 
對於那些抱怨跟嘲笑他一點都不在乎,本來朋友就不能強求,而且只要畢業就什麼都不剩了,
他很聰明所以很清楚,什麼是永恆而什麼是會消失的。 
金泰亨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手上的手機,看著看著手機就突然"啪"一聲掉下來打到他的臉,他叫了一聲,隨即一臉哭相的爬起來,
田柾國一回來就看到這幕蠢景,不禁大笑起來,金泰亨睨著他。 
「笑什麼,很痛耶!」
田柾國放下自己的後背包坐下,金泰亨就湊了上來將頭枕在他大腿上,笑的得意,田柾國腦裡忽然浮現一個人的臉龐,
上一次鄭號錫這樣枕他大腿已經是幾個月前的事情了,這陣子鄭號錫似乎很忙,他們三個人都沒時間跟他聊天,
以前睡前總會聊聊,現在根本等不到他回來就會先睡著,又加上現在基本上只有他一個人會等著鄭號錫回來。 
你到底在做什麼呢?號錫哥。 
「柾國,如果有超能力的話,你會想要什麼能力啊?」
「這個嘛……」 
金泰亨總是會突然沒頭沒尾的扔出一些很奇怪的問題,田柾國總能很快的跟上他的思考速度,只是這個問題的答案他卻說不出口。 
我想當隱形人,跟著號錫哥度過他的一天。 
「我想要當隱形人。」
「然後跟著號錫哥度過他的一天。」
「什麼?」 
對上金泰亨似笑非笑的表情,田柾國耳根子微微紅了,金泰亨總是這樣了解他,就像這世上的另一個他。
「號錫哥好像又多接了好幾份打工,比平常還拼的。」
「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但是不覺得最近他看起來很累嗎?問他是不是很累卻說不會。」
田柾國微微皺眉,金泰亨爬起身,拋接著一份鑰匙。
「我也該去隔壁了,碩珍哥也快下班了,再不去又要碎念。」
田柾國看著鑰匙。「碩珍哥終於給你備份鑰匙了啊。」
「嗯,他不准我爬窗戶說太危險了,又不是猴子。」
金泰亨小聲嘀咕。「那他為什麼要跟一隻猴子交往啊?」
田柾國裝作沒聽到,朝他揮手。「好啦,你快走。」 
金泰亨哼著歌離開了,田柾國聽著他哼歌的旋律看著空無一人的家,才發現最近似乎改變了很多事情,
而且都在無形中慢慢被改變然後自然而然被接受,像是朴智旻現在一回家就往隔壁跑,基本上是住在閔玧其房裡,
金泰亨從金碩珍從日本回來之後,一開始黏得緊,後來又打回原型會打電動打到讓金碩珍常常來找人,今天大概就是被抱怨過後的結果,
對於這些改變,起初有些不習慣,尤其是房裡只剩下他跟鄭號錫的時候,但後來也變成很平常的事情。
習慣雖然不容易改變,但要接受卻也不是那麼難。 
尤其,他們看起來都很幸福的樣子。 
將薪水袋放進自己枕頭底下藏著的大袋子裡,雖然知道就算這樣打工,時數不長所以幫助也不大,但就是想做些什麼,
無法眼睜睜的看著鄭號錫犧牲自己,而他卻只是待在原地。 
翻起身來,背包裡沒有幾本課本,原本他就不愛學習那些死板版的東西,沒興趣就是沒興趣,
事實上也不想要念大學,可是他從沒有跟鄭號錫談過這類的事情,鄭號錫似乎知道也總是故意避而不談,
在一起這麼久了,彼此的心思都能了解,但這似乎才是最麻煩的地方。 
號錫哥,你現在在幹麻呢? 
田柾國把卡透按開,傳了一張自己做鬼臉的照片給鄭號錫。 
* 
「歡迎光臨。」 
鄭號錫對著門口喊,便利商店的店員,這是今天最後一份打工。
基本上,他早上六點起床,弟弟們陸陸續續起床上學之後,他也準備出門,
先去早餐店幫忙,十一點多的時候去義大利麵餐廳,下午三點再去咖啡店,
六點再去便利商店直到晚上十一點回家。
為什麼不做正職的工作?要是能的話他也想,可是因為他沒有學歷,
再說,餐廳會供應午餐,咖啡廳供應晚餐,便利商店打烊時會送很多麵包,有些東西也會算打折,其實這樣也還是不錯的。 
最近連中間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也加班了,因為要存田柾國畢業旅行的錢,
至於金泰亨跟朴智旻的他們倆的他早就存好了,每天省吃儉用還是可以存到一筆錢,
一天二十四小時,再辛苦也是一下子就會過去了。 
提著商店的袋子,鄭號錫這時候才有機會看手機,是田柾國傳來的鬼臉照,
真是的,臭小鬼,就不會跟你哥撒撒嬌嗎?只會傳這種的。
但是就算這樣還是很可愛啊,他們家忙內無論怎麼看都長得很好,
鄭號錫笑著收起手機。
一到家他就把手上的袋子一扔,躺在玄關上。 
「我回來了。」 
只有在這時候,才感覺是真正的休息,就是這一刻,這是他們的家,他們的空間,誰也奪不走。
忽然感覺上方有陰影,鄭號錫睜開眼睛,看到田柾國納悶的臉。 
「哥你為什麼每次都要躺在玄關,再幾步路就是沙發了。」
「讓我躺一下。」
「嗯。」 
田柾國蹲下身,鄭號錫感覺自己手跟腳被抓住了,田柾國的身體很熱,他的身體卻輕飄飄的,
接著他就躺在柔軟的沙發上,在外頭走了一整天,肌肉忽然在這時候都放鬆了下來,眼皮也好重,
糟糕,最近真的太拼了,以前也不至於這樣,有種被鬼附身似的使不上力。 
不行,得去洗澡。 
鄭號錫很努力的睜開眼睛,翻起身就對上田柾國目不轉睛盯著的眼神。 
「幹、幹嘛?」
「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
「不會阿。」
「騙人。」
「我幹麻要騙你。」
「我不去畢業旅行所以你不必這樣。」
「什麼?」
「你默默的把泰亨哥他們的畢業旅行錢也都存好了吧?但是我不用你操心。」
鄭號錫看著田柾國嚴肅的表情,努力擠出笑容揉揉他的髮。
「什麼啊,你才是最該讓我操心的吧。」
田柾國撇過頭。「我不是開玩笑的,我不會去的,你不要為這種沒有意義的事情把你自己搞成這樣。」
也許是原本就已經很難耐了,被這樣的話一激,鄭號錫覺得自己滿腔的委屈跟怒火。
「可是我一直都在為了你口中沒有意義的事情而努力。」
「所以不需要,誰讓你這樣做了?」
「是我們的爸媽……」
「什麼?!」
「你不懂,我有那個責任,柾國。」
「你總是這樣,逞強著,明明自己比誰都怕高,明明已經覺得很累了,卻總是說自己沒事,
我已經受夠了哥……我不想再當你的累贅!」
鄭號錫嘆了口氣。「我不是一直讓你別這樣想嗎?」
「可是這是事實阿,我就是你的累贅!」
鄭號錫看著眼前眼睛已經發紅的田柾國,「柾國,至少現在……別跟我吵架。」 
好累。
其實,真的好累。 
「喂,不想成為我的累贅的話,就別跟我吵架。」 
田柾國看著鄭號錫的臉龐,真的很想大聲的告訴他,我喜歡你。
因為喜歡你,所以才不得不這樣做,我的存在讓你總是得這樣倒在玄關上,
果然我能為你做的事情,還是只有這樣吧。 
將拳頭握緊。 
「號錫哥,以後請你別再管我了。」 
田柾國走回房間裡,鄭號錫覺得自己更難使上力了。 
因為除了離開,我不知道,我能為你做的事情究竟還有什麼。 
* 
朴智旻一回到家就覺得氣氛有些不對,
平時不輕易放假的鄭號錫卻突然告訴他們他要休二週的長假,
卻也沒說放假的原因,臉上的笑容是他們三個都熟悉的訊息,『我不講你們也別問了。』
估計問了也不會說的。
瞥眼看了一旁的田柾國,戴著耳機始終低頭玩著遊戲沒有任何反應,
田柾國的表情不似平常,總覺得有些沉重,趁著鄭號錫去洗澡時,朴智旻皺起眉頭伸手拔掉田柾國的耳機。 
「柾國~~~」
田柾國抬起頭,奪回耳機。「幹嘛啦!」
「你剛剛聽到了嗎?號錫哥要休二週的長假耶!」
「有聽到。」
「那你怎麼沒反應?不覺得很奇怪嗎?」
「我……我為什麼一定要對號錫哥的事情有反應才行阿。」
「你怎麼這樣說話阿,他是我們的哥阿……柾國,你怎麼啦?」
被朴智旻單純又好奇的眼神盯著,田柾國煩躁的推開他。
「我要去睡了。」
「等等……柾…………」 
有一雙手扯住朴智旻的衣服,金泰亨原本還睡在沙發上的,現在已經睜開眼對他搖頭。
「你再問只會惹他煩而已。」
「可是……」
「智旻,我總是覺得很奇怪……」
「什麼?」
「我們明明離彼此這麼近,為什麼卻無法解開彼此心裡的結,那好像不是輕易可以辦到的事情。」 
朴智旻回頭坐在金泰亨身邊,金泰亨平常看起來瘋瘋癲癲的,可是有時也會令他嚇一跳的多愁善感,
雖然很寂寞,但那時的金泰亨看上去很成熟。 
「你啊,真不愧是 AB型的。」
「什麼?關血型什麼事了?」
「我又不是在罵你反應幹麻這麼大。」
「那你是在稱讚我嗎?」
「這倒也不是……」
「那你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那到底是什麼意思?」
「唉呀……滾遠點,你真煩人……」 
鄭號錫甩著一頭濕髮,聽著客廳二個孩子的打鬧聲,轉而看著房間的門。
有時候不是不想解開對方的結,而是連自己的結都解不開啊,
但是無論如何都希望你能理解,並且幸福。 
* 
這是第一次,我設了鬧鐘,打從一起住之後總是鄭號錫他們會叫醒我,
我從來不需要做這件事,但是那其實是一種極為依賴的行為,
以後要是改不掉了怎麼辦,所以我在睡前設了鬧鐘。 
總覺得好像睡了很久,史無前例的久,但是卻什麼也沒夢到,
一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熟悉的人,那張離我很近卻也很遠的臉龐,
好奇怪啊,為什麼總是這樣呢? 
我想要擁抱你。 
「!!」
田柾國一下子從床上彈起來,抓過床頭的手機,居然已經九點了……
看錯了嗎?還是說,這才是夢?
「你終於醒來了,那我們可以準備出門了吧?」
「蛤?!」 
田柾國抬頭看著鄭號錫的笑臉,又是那張不容拒絕的笑容。
「我為什麼睡到這時候?鬧鐘沒有響……」
「他當然不會響……」
「蛤?!」
「因為我按掉了,但你什麼時候有設鬧鐘的習慣我都不知道。」
「為什麼這樣做?上學呢?這時間來不及了,第一節課都…………」
「你什麼時候這麼喜歡上學了?這我也從來不知道。」 
對上鄭號錫的眼睛,田柾國嘆了口氣,他站起身去浴室梳洗。 
「智旻哥他們都去上學了,我也得去學校。」
「是嗎?你寧願去學校,也不願意陪陪我?」 
梳洗完之後走出來,拿出制服的那雙手卻被鄭號錫抓住了。 
「號錫哥───」
「柾國,我會替你請假的,今天就我跟你二個人一起玩吧。」 
看著鄭號錫可憐兮兮的盼望眼神,田柾國想拒絕的話怎麼樣也吐不出來,
怎麼辦呢?如果答應的話,一直以來都是用社團活動當作藉口的打工該如何是好?
那樣一定會露饀的。 
露饀?那又怎麼樣了呢?都已經說出不要再管我這種話的現在,被他知道不是正好嗎?
生氣吧,不諒解我吧,然後你就自由了。 
「嗯,好吧。」
「太好了,那你趕快換衣服,我們得趕快出門才行,GOGO!!」 
剛剛那個向他央求著無辜的鄭號錫消失了,他臉上滿是喜悅,說得也是,很久沒有這樣過了吧?
都九點這個時間了,他還悠閒的待在家裡,對今天的外出行程感到喜悅跟期待,
生活不是被工作給佔據,那樣多好啊,這樣的笑容看起來真是幸福。 
那麼,是什麼剝奪了你的生活跟幸福?
是我。 
一雙溫暖的雙臂圈住了他,熱燙的體溫從一旁傳遞過來,鄭號錫的存在總是讓人不容忽視。
「柾國~~你好慢阿~~~」
「是,我們走吧。」
田柾國往前走,卻發現鄭號錫並沒有想放手的意思,他哼著歌一路勾著他走,忽然田柾國停下腳步。 
「哥…………」
「什麼?」
「我們要去哪裡阿?」
「啊,對喔,忘了跟你說我們的目的地了,是動物園唷!」
「動物園?!哥,我不是小孩子了啊。」
「誰說只有小孩子可以去動物園阿?」
田柾國看著鄭號錫勾著他的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說出那種叛逆的話,所以鄭號錫才對他這樣積極,如此這般討好他,還是像以前一樣,只是把他的話當作青春期的叛逆嗎?
只是這樣嗎? 
「不,我不要去動物園。」
「那你要去哪裡?」
「我們去遊樂園吧。」
「遊樂園?啊………………遊樂園啊…………不錯呢,很好,我們就去那裡吧!很好,走吧,GOGO!!」
看著鄭號錫臉都僵掉了一大半,卻還是逞強著說好,假裝雀躍的樣子,田柾國還是笑了出來。 
「號錫哥,你手很冰,是在害怕嗎?不想去的話我們就回去吧!」
「才、才不是!我很想去阿,我只是有點冷,對,這風吹的有點冷才這樣的!」
「是這樣嗎?」 
今天明明艷陽高照,沒什麼風的啊。
他其實很害怕那些遊樂設施吧,但是還是對他妥協了,這是為什麼呢?
那不是顯得自己更任性了嗎?
但是,就今天一天吧,這樣的任性也會是最後了。 
* 
田柾國無奈的看著坐在前方撫著頭一臉虛弱的鄭號錫,
前幾分鐘前,他看準了他不敢坐刺激的遊樂設施,故意對他說一起坐吧,
他還硬撐著囂張臉說他沒問題,不過就是個雲霄飛車沒有什麼,
自己也勸過他不如幫忙顧包就好,但是他硬是不要,坐完下來果然就是魂失去了大半的樣子,
還說著頭暈,痛快的吐了一場,他只能一邊輕拍他的後背一邊想,
為什麼呢?明明可以拒絕他的。 
「哥,喝點冰咖啡吧。」
鄭號錫接過喝了一口,皺起眉頭。
那種又高速度又快的東西不是人該玩的阿,為什麼會有人喜歡玩這個?
鄭號錫抬頭看向一臉從容的田柾國。
「就是有你這種人我才得這麼辛苦的。」
「什麼?」
「那種東西到底有什麼好玩的,搞得我都要死了。」
「哥,這你就不懂了,我追求的就是那種快要死掉卻死不了的感覺。」
「真是怪孩子。」
「陪著我坐的你不也很奇怪嗎?」
「因為時間好像不多了嘛。」 
田柾國轉過頭看著鄭號錫,這句話是否代表我的離開也在你的預料之內呢?
從小到大,關於我的事情,沒有一次你是猜不到的,
我想吃冰的時候,你就會拿著冰站在我面前,
我開始想你的時候,就會接到你打來的電話,
這不是太過份了嗎?叫我如何放棄你呢?無數次,我總是這樣想的。 
為什麼要放棄呢?
哥,我為什麼一定要放棄你才行呢? 
衣袖被拉扯住了。
「我們去坐那個吧,那才是我的世界啊。」
逐漸微暗的天色,鄭號錫指著前方不遠處還發出歡樂音樂聲的旋轉木馬。
「嗯。」
坐上旋轉木馬的時候,鄭號錫笑的像是剛剛不曾吐過的人。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啊。」
撫著馬背,田柾國笑了出來。
「在騎你的同伴所以是你的世界嗎?」
「才不是,等一下要去坐的摩天輪也是我的世界!」
「有人說要去坐摩天輪了嗎?」
鄭號錫瞪著他,「你不去嗎?」
「去,在你的世界裡我怎麼敢不聽話啊。」
「就是嘛,你從來沒聽過我的話,都最後了也該聽我一次。」 
最後了。
田柾國感覺自己心漏了一拍,為什麼呢?
老是這麼說。 
站在摩天輪底下,看著鄭號錫嘴巴微開的抬頭看著摩天輪。
「他、他好像有點高。」
鄭號錫吞了口口水。
「摩天輪不是都這樣嗎?」
「我、我上次來遊樂園已經是高中的事情了,那時還有女───」朋友。
鄭號錫不知道為什麼沒有把那個單字說完,可是田柾國聽得清楚,他牽住他的手。
「走吧。」
「喔…………」 
雖然不太甘願,還是被拉上車了,鄭號錫一直低頭看著一個點,平常好動的他這下動都不敢動,
田柾國笑起來。 
「這不是你的世界嗎?」
「是、是啊。」
田柾國看他這麼害怕,想從他對面坐到他身邊,站起身時纜車就開始晃動,嚇得鄭號錫大叫。
「渾小子,你要做什麼?別亂動啊。」
被他這麼一叫,田柾國一個重心不穩就往他那裡倒去,鄭號錫趕緊抱住他。
田柾國好不容易站穩,鄭號錫抱著他的腰還有些膽心纜車會搖晃,那一臉緊張的樣子,
讓田柾國不知道著了什麼魔,他低下身吻住他的唇。 
「呃………柾…………」
沒有給他多少喘息的空隙,田柾國再度吻住他,之前偷親過鄭號錫,
但從沒有此刻大膽而毫無忌憚,這讓田柾國湧起一股甜蜜的感覺,但離開他的唇之後,
看到他震驚的表情呆滯的眼神,感嘆甜蜜的時間真是太短了,隨之而來的是悲傷。 
「號錫哥,我真的………喜歡你。」 
一句話讓鄭號錫從震驚中回過神,他看著表情快要哭了的田柾國,
想到會有這麼一天,要拒絕他,要跟他說道理,要解釋給他聽,
我們是兄弟喔,兄弟之間不能戀愛,因為我們的爸媽會難以接受的,
我曾經夢過你們的父母,他們把你們交給我,我不能讓你無法結婚,讓你在天上的爸媽看不到孫子,
這不是我們的父母樂見的。 
對,我沒有那個資格接受你。 
都想好了的台詞,為什麼在此刻卻什麼都說不出口,好像喉嚨哽到一顆蘋果。 
「哥,你總說我不聽你的話,我的確很不聽話,事實上我騙你我加入熱舞社但我都在甜點店打工,
還故意挑你曾經跟我說過你絕對不會想再踏入的那條街,我年紀小,但是我想自己存錢,我不想看你這麼辛苦,不想你為了我們沒有自己的生活,無論是我還是泰亨哥跟智旻哥,我們都有一樣的想法,就是不想拖累你,他們很快就要畢業了,可以自己打理自己的生活,但是我卻還這麼小,你為了我什麼理想都沒有了,可是我好喜歡你,我不願意這樣綁住你,相反的,我想守護你,我想讓你快樂的做自己想做的事………」 
「你說你欺騙我在打工嗎?」 
自己這麼長的傾訴卻只得到鄭號錫幾個冰冷的字讓田柾國深吸了口氣,他點頭。 
「對,而且有段時間了。」
「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嗎?無論怎麼樣,絕對不能打工,要專注在學業上,否則我的犧牲就毫無意義了。」
田柾國嘆了口氣,一股怒氣莫名的升了起來。
「但是哥,我不是也常說我不想成為你的負擔嗎?那是因為我喜歡你阿,我想看你做你真正想做的事情。」
「那樣我說不定會離開你喔。」
「那、那也沒關係,但是號錫哥,你………喜歡我嗎?」 
跟田柾國認真而緊張的眼神對視,鄭號錫嘆了口氣。
傻孩子,那跟我喜不喜歡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沒有辦法接受你。」 
田柾國想像過鄭號錫拒絕自己的樣子,但是他沒有想過,親口聽到鄭號錫說出口,心會這樣空洞,
終於,都結束了,這十七年的愛戀。 
田柾國坐回鄭號錫對面,低著頭。
「嗯,我知道了。」 
看田柾國低著頭的模樣,鄭號錫忽然心裡有些不捨,他煩悶的嘆了口氣。
「你別再打工了,你這時期要好好唸書才行。」
田柾國突然笑了。 
「哥………」
「幹麻?」
「這學期再一個月就結束了。」
「嗯?」
「你不用擔心,因為,等這個學期結束,我就回親戚家,也都跟他們說過了,他們都很歡迎我回去,還說我的號錫哥真的很了不起。」 
果然,猜對了呢,在自己推開他之後,他會離開他的。
鄭號錫感嘆,自己真不愧是最了解田柾國的哥哥。 
「我知道了,到時我會幫你整理行李的。」
「不用了,讓你整理我不是更難受嗎?」
「………………柾國………………」
「號錫哥,在我離開之後,請你一定要完成自己的夢想。」 
心底的不捨漸漸轉成了心酸,看著田柾國的臉腦裡晃過很多相處的時光,
忽然想起自己去光州時,他們幾個抱在一起哭泣的樣子,
那時他心裡就想,分離是一件多麼傷心的事情,如果能都在一起無論要他做什麼都沒關係,
只是現在他連抱著他哭泣都做不到了。 
「柾國啊,你會因為這樣就忘記我了嗎?」 
緩慢的摩天輪漸漸往下,天色已經全黑,外頭的燈光都點了起來,
快要結束了。 
「不會的,因為我答應過你,一定不會忘記你。」
事實上,忘記一個人哪有這麼簡單,而且,你還是鄭號錫。 
「我們,還是兄弟吧?」
「哥,門開了,走吧。」 
田柾國牽住鄭號錫的手走了出去,鄭號錫眼眶漸漸的紅了一圈,
其實他很膽小,其實他一點都不堅強,其實他也有不想笑的時候,
其實他也很想投進一個人懷裡放聲哭泣,其實也許我也有可能會喜歡你。 
田柾國拉著他,卻沒有看他。
「哥,你在哭嗎?」
鄭號錫搖頭,瘋狂搖頭。
田柾國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用一手抹著眼淚一手牽著他走。 
你就像是我們的希望,但是當希望哭泣的時候,我們都會紅了眼框,
尤其是我,因為我在乎你哭了,所以我才哭的。 
分離,不一定是不好的,那會是我們全新的開始,我只能這麼相信著。 
-------------------- 
忙內希望(國錫)的部分也過了一個坎,之後的章節可能就是一個尾聲的感覺吧,
啊~~腦中想了很多,但是要化成文字真的很不容易,
而且我都是有感覺才開始寫,沒有在勉強自己的,所以一路寫來真的很開心!
大家跟我說喜歡我也覺得你們能包容我這速度我真的非常感激!
下一篇更新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靈感這種東西很任性,但我期望我能趕快寫完XDDDDDDDDDD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