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宮】夜襲(下)

 回到宮殿時已經天灰了,原本的好天氣突然急轉直下變的有些昏暗,
 二宮堅持不讓大野扶他,他說他沒事,
 但大野只覺得雙頰潮紅呼吸急促的二宮就是虛弱的只要有點風吹都會倒下來的地步,
 怎麼看都不覺得是沒事的樣子。 
 好不容易他們回到大野的居所。
 那些看守大門的士衛對二宮編織出來的謊言深信不已,
 大野甚至覺得那些人看著二宮的眼神除了尊敬喜愛外還帶點害怕,
 不管二宮說什麼那些士衛大概也會言聽計從吧。 
 大野看著坐在自己對面正冒著冷汗的二宮,風寒的病毒大概開始侵蝕他的神經了吧,
 他看起來更難受了。 
 「你去躺一下吧。」大野終於受不了了,看著這樣的二宮還不說些什麼的話就枉費他身為一個大夫了。
 二宮遙遙頭。「沒關係,你給我藥,我坐一下就回去。」
 二宮其實很氣惱,實在不喜歡讓別人看到自己虛弱的樣子。
 大野有些困擾的看著二宮。「相信我,你根本沒辦法走回去的。」
 體內的熱氣開始模糊二宮的意識,他的頭疼的就像要爆開似的,於是他煩悶的拍了下桌子。
 「你要我說幾遍,我沒那麼虛弱的!」 
 大野愣了下,好一會時間他就只是盯著二宮沒有任何反應。
 二宮見他無動於衷,只好起身道 
 「……算了,我不吃藥也會好的,先走了。」 
 二宮轉過身,大野沒有出聲只是看著他緩慢的踏出門檻。
 他撐著頭看著二宮搖晃的背影漸漸消失。 
 本來麻,他大野智就是個旁觀者。
 他從來就不想淌進那些人複雜又糾纏的渾水,
 所以就這樣冷漠的看著才是聰明人該做的選擇吧。 
 外頭開始下著大雨,大野無奈的嘆了口氣。 
* 
 今天很不走運。
 當皮膚接觸到雨水時,二宮一邊走一邊這麼想。
 他對自己的運氣很有自信的,那些戰爭會勝利除了他有顆聰明的腦袋以外還有四五成是因為運氣。
 但難得想叛逆一下的今日卻不幸的感染上風寒,還糟糕的下著雨。
 能夠倒楣成這個樣子也真是不簡單! 
 二宮憤憤的走著,雨卻越下越大了。
 嘖,這到底是為什麼呢?難道是上天在告訴他,他真的逃不了這個鬼地方了嗎?  
 「唉……」 
 也許他該認命的,他根本不該妄想離開這裡,更不該在大野說出『那我們一起走吧』時感到悸動,那傢伙肯定只是隨口說說而已,犯不著那麼認真,是阿…知道不用那麼認真,但為什麼會一直想呢?想著如果可以跟大野一起逃出宮,就此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這樣也不錯……
 嘖,二宮和也你是瘋了嗎?什麼與世無爭的日子?
 這病毒果然太強大了,連一向引以為傲的理智都差點要失去了。 
 雨越下越大,把二宮單薄的衣服打濕,髮根開始滴著水滴,
 二宮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沉重,眼皮也漸漸的要闔上了,
 在倒下的時候二宮腦袋還持續在運轉著。 
 他想起相葉無邪的笑容,想起潤的道歉,想起那些戰火、那些人民的哀嚎還有戰爭過後的一片荒蕪。
 這些年來他到底做了什麼?又是為什麼要這麼做?
 可以肯定的是這一切都不是自願的,只是拼命掙扎著想著哪一天能夠逃脫,
 但陷進去以後才發現已經無法離開了。 
 只是,好累。
 真的,好累。 
 「我就說你走不回去的。」 
 二宮朦朧的視線裡看到一個憨厚的少年。
 少年正持著類似無奈的笑容望著他,少年一手撐著傘另一手播開他已溼透的劉海,
 用溫柔的不像人的聲音對他說… 
 「不要太逞強了吧。」 
 於是二宮緩緩的將眼睛閉上了。 
* 
 燭火照耀了屋內。
 大野將毛巾放在二宮的額頭上,之後就只是坐在床邊望著他。 
 很痛苦吧?
 就單是從表情來看的話,真的很痛苦呢。 
 外頭的雨下的比先前還要大,風也是呼嘯的打在窗戶上,
 是個不安靜的夜晚。 
 大野收回視線想起身,手卻突然被拉住了,
 那力道不大輕輕一揮就可以掙脫,但大野沒有,
 他反而坐回床邊,低身傾聽他想說的話 
 「…我在哪裡?」 
 大野微微偏頭看著二宮,他的臉色蒼白,眼神茫然的讓大野一笑。 
 「你暈倒了所以我把你帶回來了。」 
 二宮看著大野,那眼神依舊茫然,就像是隨時會哭出來的樣子,
 大野無奈的一笑,伸手擁住了他。 
 「至少現在……忘記你是二宮和也,哭給我看吧?」 
 忘記……二宮和也?
 啊啊…是阿,其實責怪這麼多人、逃避這麼多人,
 他始終無法逃避自己。
 如果他不是喜歡著相葉雅紀的二宮和也。
 如果他不是憎恨著松本潤的二宮和也。
 如果他不是想和大野智一起逃離這個鬼地方的二宮和也。 
 那麼他會哭的。
 他會很瘋狂的為這一切哭泣。
 卸下那些偽裝,他不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人類嗎?
 開心的時候會笑、痛苦的時候會哭、在虛弱的時候會想緊緊的擁抱住一個人。 
 眼淚滑啦啦的直掉,沾濕了大野的衣服。
 像是幾十年來的眼淚都爆發出來似的,只是不斷的流著眼淚。
 大野雙手抱著二宮,輕輕的拍著他的後背。 
 「大野…我…我好難受。」
 「嗯。」
 「…我其實不想哭的,我真的不想哭…可是好痛苦,那些人…都好惡劣,相葉只會跟我裝傻,他什麼也不知道,不知道我總是默默的在守護他…,松本潤更是可惡的讓我不想想起他,他和我道歉,為什麼?為什麼不乾脆就這樣讓我恨他到底,大野…」 
 大野將二宮抱的更緊了些。
 那樣的心情其實大野並不懂,他無法體會那種深刻的守護一個人是什麼感覺,
 對於憎恨更是了解的不多,他沒有什麼非得要去愛或者非得要去恨的人。
 他們是多麼不同的兩個人,但是卻可以這樣互相擁抱安慰。 
 「哭吧,二宮,今晚你就徹底的哭吧……我會陪你的。」  
 既然如此那就放縱一下,偽裝起來不是很累嗎?
 大野只是希望二宮至少能找個出口發洩,不要全部累積在一起,
 那讓人看的也難受。 
 也許是身體的不適讓二宮的眼淚再也止不住,就這麼倒在大野的懷裡將眼睛哭腫。
 大野臉上始終掛著一個溫柔的笑容。
 二宮在淚眼朦朧中看到那笑容,然後他湊近,深深的吻上他的唇。 
* 
 二宮的腦袋像是有千軍萬馬奔馳踏過一樣,疼的讓二宮從睡夢中驚醒。
 他睜開眼時看到的是一個少年的眼球…很閃耀很有元氣的瞳孔,
 二宮不禁大力的將對方推開。 
 「相葉雅紀你幹什麼離我這麼近!」 
 相葉莫名的被推開沒有生氣,只是燦爛一笑。 
 「你還有力氣推開我表示沒事了吧?這樣的話就可以喝藥了!」
 相葉開心的端起湯藥到二宮身邊。
 二宮看著相葉的笑容疑惑了起來。 
 「大野呢?」
 「嗯?大野呀…他說你受了點風寒叫我一定要照顧你,給我幾貼藥就走了。」
 「………是嗎?」 
 二宮低下頭。昨晚的事情他可沒有忘記,他記得他在大野的懷裡很用力的哭泣。
 大野雖然只是默默的拍著他的背,卻有種安心的感覺。
 只是為什麼要把他丟給相葉呢?
 難道是因為他吻了大野所以他生氣了?
 只是那傢伙這麼遲鈍原來也會生氣啊? 
 「昨天…小和去哪裡了呢?」相葉垂下眼,二宮望了他一眼。
 「沒什麼…。」
 「小和出宮了對吧?」  
 二宮再度望向相葉。 
 「你怎麼知道?」
 相葉淡淡一笑沒有回應。「來吧,我來餵小和喝藥,小和乖,把嘴巴張開唷!」
 二宮瞇起眼,嘴巴死都不張。「你這個樣子讓我覺得很火大。」
 相葉遙遙頭笑著道。「怎麼會?我想這樣餵人很久了耶!」
 「我又不是你兒子,你放下我自己來啦。」 
 相葉執意不肯放下碗,將湯杓湊近二宮嘴邊。
 「我不管,以前都是你照顧我,難得你倒下了我一定要回報你!」 
 二宮望著相葉堅定的眼神,他知道…這傢伙看似隨和其實頑固的很,
 一但決定的事情就會去做,不會輕言放棄。 
 不過,說的也是…難得是自己被相葉照顧呢,他照顧相葉已經六年了,
 就被他照顧這麼一次也不為過吧。
 於是他把嘴巴張開,相葉欣喜的笑了,二宮不禁有些臉紅。
 唉,這樣脆弱的二宮和也真是不想讓他看到。 
 「對了,大野說要給你這個!」 
 相葉遞出一張紙條。
 二宮接過打開,上面寫著… 
 『好好享受相葉吧。』 
 嘖。
 二宮苦笑著將紙條揉成一團,相葉在一旁看了直囔… 
 「那是什麼?寫了什麼?…吶,我要看…啊…你不可以藏在屁股下面啦…小和!」 
 二宮一邊閃躲相葉胡亂摸著自己身體的手一邊想…
 大野智果然遲鈍到不會因為那個吻而生氣呢。  
END 
 沁曰"
    哈哈,明明寫的是大宮卻又突然變成相二相了(死)
    大宮對我來說果然是屬精神向的。
    再幾組CP就完結了說(望)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