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潤二】夜襲(上)

 盒子裡的瞳孔在發亮著。
 像在檢視著這人間的一切,因為沒有臉部表情所以感受不到那瞳孔的心情。
 松本潤看著看著只感到,萬分的寂寞。 
* 
 二宮凝視著房間四周。
 太子的寢殿他至少來過四次,都是被潤莫名其妙喚來的,
 然後毫無預警的說他要某個國家、或者他想要什麼地方,
 潤只需動動嘴他二宮和也回去後就要為了他所想要的國家拼死拼活,
 每天沒日沒夜的埋首在戰略跟訓練兵力中。
 當微微抬頭發現天已亮而他又一夜未眠時,從心中最根源的底部會擁上一股厭惡。 
 二宮真的很討厭松本潤,如果他不是皇太子早就被他殺了不知道幾千幾萬遍了。
 二宮沒有看著縮在床上的潤,而是看著裝飾在名貴花盆旁的一樣新品,
 那是他之前來都沒見著的東西。 
 二顆又圓又大在窗戶縫裡射來的陽光下閃閃發亮的瞳孔。
 二宮知道這是相葉弄髒自己的手替潤拿回來的東西,他將視線移回潤身上。 
 「太子,聽說您不想見任何人?」 
 潤已經把自己關在房裡不吃不喝二天了。
 所有人都很惶恐,說太子病了,後宮裡更盛傳太子會如此都是因為相葉,
 因為相葉的不檢點不忠誠所以讓太子得了心病。 
 二宮本來壓根不想管這件事的,反正後宮的一切跟他無關,
 他只需要關心戰爭把自己的本分做好就好了,但昨晚他無意中經過太子殿前,
 發現相葉跪在那裡流著眼淚,他驚慌著上前問他在做什麼,
 相葉說『我在求潤君吃飯。』二宮傻眼了一陣,回問他『你從什麼時候開始跪的?』
 相葉虛弱的回應。『一天?…嗯,應該有一天吧…』
 聽著這句話的二宮差點沒氣到昏厥。 
 那個太子殿下不吃東西是他自己的決定吧,又沒有人拿刀架著他脖子叫他不准吃,
 他知不知道外頭的窮貧人家想吃個飯還吃不著,這擺明了是在跟相葉鬧彆扭,
 況且這幾天後宮們對相葉也是冷潮熱諷的,相葉自己心裡都不好過了還要來這裡罰跪?
 那個太子怎麼不乾脆就這樣餓死算了。 
 二宮一把將相葉拉起,相葉一邊搖頭一邊說『不行不行…我一定要堅持到潤君肯吃飯。』
 二宮瞇起眼。『只要他肯吃飯你就不跪?』相葉睜著疑惑的大眼點頭。『小和有什麼主意嗎?』
 二宮嘆了口氣將相葉拉起,長跪讓相葉雙腿發麻,只能攙扶著二宮,二宮無奈的說…
 『你不要再跪了,我會讓他吃飯的。』 
 站在太子寢殿時,二宮覺得自己還真是多管閒事。
 現下坐在床上的潤根本連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縮抱在床上發呆。
 很棘手阿…這個傢伙,要不是自己享有可以任意進出皇宮每個角落的特權,
 他根本也沒那個自信能見到潤,更別說讓他吃飯了。 
 二宮將手裡的粥品放在桌上,接近床邊。
 「太子殿下您倒是說說話。」 
 潤只是眼神冰冷的瞄了他一眼,然後偏過頭什麼也不說。
 二宮強忍心中想扁人的衝動,他又道… 
 「您知道嗎?相葉為了您在外頭跪了一整日。」 
 潤的頭微微的偏過來一些,看著潤的反應二宮暗地裡笑了下。
 「唉,他雙腿發麻站也站不好,那樣子真是太可憐了…」 
 潤回頭用接近是用瞪的可怕眼神看著二宮,二宮不當一回事繼續道…
 「您都不知道我扶起他時他的身子有多麼冰冷,那全都是為了您。」
 潤咬著牙。「你說夠了沒有?」
 「還沒完呢,他苦苦哀求我一定要讓您吃下食物,您知道我答應他的要求是什麼嗎?」
 二宮邪惡的一笑。「我讓他吻我。」 
 話才剛落,一個強大的力量將二宮壓制住,他的脖子被一雙手掐住了。
 二宮臉上沒有絲毫的慌張,只是睜著明亮的眸子望著上方的潤,
 潤的表情帶著滿滿對他的恨意,二宮突地笑了。 
 「您這眼神是恨我嗎?……」 
 天曉得誰才該恨誰吶。 
 外頭的人都說潤給他的權力過大,說潤很信賴忠誠的他,
 但是這又不是他願意的,事實上他厭惡信忠他的自己,還有那些戰爭跟這煩雜的一切,
 如果不是潤的話,他根本不需要受這些苦。
 如果不是潤的話,相葉也不需要吃這些苦。
 一切都是他的錯。 
 直直得望進潤的眼底,他想無所謂了吧,都被這樣掐著脖子了還有什麼好畏懼的,
 所以二宮真誠的道…  
 「您知道嗎?我多希望您能消失,消失在我跟相葉的世界裡……」 
 二宮感覺到撫著自己脖子的雙手更使力了些,看著潤徬徨的眼神,他微微笑了。 
 「您不是想餓死自己嗎?那麼在您餓死之前也掐死我好了,只是希望轉世之後不要再遇見您了。」 
 潤一語不發的看著身下的二宮。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自已全身虛軟無力,他的手漸漸的鬆了,
 他只是好累了。 
 事實上,他也希望自己能消失,被太子這個身分綁牢,他早已失去愛人的勇氣,
 更別說他愛的人根本就不愛他。
 他無力的閉上眼,低身擁抱住了二宮。 
 二宮被這個擁抱嚇著了。
 他以為說了那些話潤肯定會狂怒,搞不好真的會這樣掐死他,
 他知道潤在戰場上是多麼的果斷殘忍,他說想要的國家就一定要得到,無論用什麼樣的代價,
 擁有君王該有的霸氣。
 潤身上好聞的薄荷味旋繞在他鼻間,他的體溫讓二宮霎時有些不知所措,
 他從來沒有跟潤如此接近過。 
 「吶,我真的那麼讓人厭惡嗎?」 
 潤的聲音悶悶的,他是對著二宮的身體說話的,二宮只是愣著沒有說話。 
 「其實沒有人……愛過我吧?」 
 二宮聽得出來潤的脆弱。
 所以此刻他該回應什麼?
 老實回答他"我是不知道有沒有人愛過你,但我恨不得能宰了你"這樣嗎? 
 「您別胡說了。」
 二宮想推開他,但潤抱他的力量更緊了些。 
 「相葉他真的很愛你吧?」
 「什麼?」
 他說相葉喜歡他?二宮無奈的扯出一笑。
 怎麼會呢,相葉從頭至尾只把他當一個玩伴或者最好的朋友而已。 
 潤抬起頭看著二宮的眼,他伸出手輕觸他小巧的臉龐,大拇指輕撫過二宮的唇。
 真的好寂寞呀,這種心情。
 如果他能忘記相葉雅紀,那該多好?
 就像被什麼給迷惑住似的,潤撫身吻住二宮的唇。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