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潤智】夜襲(下)H

 潤是一個很性感男人,而且他萬分的適合皇宮,
 渾身上下散發著貴族才有的氣息。
 大野常常在替他做例行性診療的時候這麼覺得。
 但是就是這種氣息讓大野極力想逃開。
 他絕對不想被這個男人給盯上,再說了他的條件又沒有其他人這麼好,
 潤擁有這麼多俊美的小姓跟艷麗的妻妾,大概所有人都死光了潤才會選擇他吧。 
 「吶,沒聽到我說什麼嗎?」潤順勢坐上大野的床,緊盯著他。
 大野縱使再想逃也不能逃,這皇宮這天下都是潤的,違抗他能怎麼樣?
 逃也逃不了,那就選擇順從吧。 
 大野來到潤眼前,他低著頭緩緩伸出手觸摸潤的臉頰,
 潤的五官生的好漂亮,真的好漂亮……。 
 大野低身,唇瓣緩緩的靠近,卻在那微妙的距離點停止,
 大野將唇移到他耳邊,輕緩的開口。 
 「太子,您就放過我吧。」 
 像是懇求。
 應該說這就是一個懇求,他是真誠的希望潤能放過他,
 潤一把將大野壓在自己身下,他臉上沒有笑意,有的只有痛苦。 
 「告訴我,怎麼樣才是愛…」 
 將相葉綁在自己身邊,要所有人順從自己,那就是愛嗎?
 不懂。
 他不懂。
 他只懂得兵法、學習,母后死的早,父皇只知道把那些權力支配給他,
 所以他以為權力就是一切。 
 直到相葉離開自己身邊,還有方才的二宮跟相葉的背叛,
 他內心根深蒂固的觀念動搖了,他才發現原來權力無法綁住一個人的心。
 相葉並不愛他吧,他只是因為身分才留在這裡的。 
 大野深深嘆了口氣。 
 「我也不懂什麼是愛,但是……請您面對自己的心吧。」 
 心?
 他的心……
 潤毫無理由的笑了起來。 
 「不可能,我不會愛上任何人的,我不會也不能…。」 
 潤是一個聰明人,他知道歷代君王衰敗的原因都是因為由於富有太多的感情或者信賴,
 所以他不信賴任何人,不給任何人自己的愛,他只是藉由他們發洩自己的空虛,
 因為他是君王呀,背負著這個沉重的國家還有人民。 
 「那……您為什麼要哭呢?」 
 潤的眼淚一滴滴的沾濕了大野的衣服。
 身為他的御用太醫,他知道潤就算再痛也不會流淚,
 他只會用怒吼或者生氣來掩飾他的痛意。
 像現在這樣毫不保留的脆弱,實在太可憐了。 
 於是大野圈住潤的頸給了他一個深深的吻。 
 如果這樣能讓潤短暫的不再悲痛,那他……願意的。 
 大野的吻讓潤沉溺了。
 忘卻所有一切,他只需要他的體溫、他的唇瓣、他的身體,
 在近乎要缺氧的深吻中潤退去了大野的衣服,
 大野很瘦小,表情看上去有些緊張,潤握住他修長的手,
 細細舔吻著他的手指頭,大野剛剛搗的藥不是苦的帶點甘甜,令人想吃下肚… 
 「啊…痛…」 
 手指頭傳來的疼痛讓大野忍不住出聲,潤咬破了表皮,微量的血被潤舔去,
 這個男人心靈是多麼的空虛,從他對待他的方式就知道,極力的想擁有所有。
 潤的吻落到他頸上,那雙手搓弄著他脆弱的乳首,使大野的身子敏感的縮了下,
 潤牽制住他的身子,使他無法退縮,潤一笑他低身含住早已挺立的乳首,
 邪惡的啃咬著。 
 「啊…別…輕點…潤…」 
 潤的手侵入他的下腹部,握住他敏感的分身。
 大野倒抽了一口氣。 
 「啊…那裡…不…」
 「嘖嘖,都濕了呀…智。」
 「你……恩啊…別…這樣…」
 「哪樣?」 
 潤低身含住了他的分身,在舔吻中使他更加濕潤。
 大野紅著臉手撫上潤的肩膀,指甲掐入他的肌膚裡,
 這人真的很壞…怎麼可以這樣對他。  
 就在達到高峰要射出時,潤移開了臉,濃濁的液體沾染上床單,
 他依舊乾淨如昔,這需要多少經驗才能拿捏呢?
 大野意外的發現自己有些在意,甚至……生氣。 
 還來不及多想,潤的舌侵入,使他又開始缺氧什麼也無法想,
 但搭在潤肩上的那雙手多了些想推開的力道,潤發現他輕微的抗議,
 只是更強勢的親吻他,在他的霸道的吻下大野的手漸漸軟下,
 這男人雖霸道卻有種致命的吸引力,使人無法不順從。 
 突然,潤退開了。
 大野睜著迷濛的眼睛疑惑的望著在自己身上的潤,
 潤的眼裡閃著一些他難以理解的東西。 
 「你不想要我不會勉強你。」潤將眼神偏移,吶吶的道…「我可很少這樣心軟的!」
 大野有些失笑了。
 點燃的慾火哪裡能說不要就不要的,況且他的離開讓大野發覺自己好冷,
 也許他眷戀潤身上好聞的薄荷氣味,還有那體溫。
 縱使他心裡還是有那麼點介意,有那麼點生氣,可是沒辦法…
 因為他是松本潤呀,他的皇太子殿下。 
 「您想要我嗎?」
 潤跟大野的眼神對視,他的回應就是一個綿密的吻。
 比起先前的霸道,這個吻溫柔許多,因為潤的柔情大野覺得自己快要化開了。
 希望這種被疼惜著的感覺不要是幻覺…
 哼,這當然是幻覺,只不過…是一場夢而已吧。
 大野緊緊的閉起眼睛。 
 潤將他翻過身,緩緩的進入他體內。 
 「啊……疼…潤……我───」
 「噓,忍耐一下。」 
 下腹傳來撕裂般劇烈疼痛讓大野冒著汗,掐住潤的手更深更用力,
 連眼淚都不受控制的滑落。 
 「我…不要…,潤…求求你…」
 「現在說…已經太遲了,智。」 
 潤封住大野的唇,不再讓他說出抗拒的話,
 事實上他覺得自己對他已經是非常溫柔了,
 其他人他根本不會顧及他們要不要、疼不疼…
 也許是因為大野是他的御用大夫而他的不是男寵吧,
 潤寧可這麼解釋自己對他的疼惜之心。 
 感覺到自己也忍受不住了,原來被那溫熱包圍而不能獲得解放是這麼難受的事情。 
 「智,你…好點了嗎?」
 大野迷迷糊糊的,劇烈疼痛過後取而代之的一陣焚身般的熱,令他難耐的擺動著臀部。
 潤低咒了一聲,因為那動作汗水也滴落在大野光滑的脊背上,撫住他的腰,他進入的更深一些。 
 「啊啊……快…快…」快動。
 潤雖然也急於解放,但是看著臉頰發紅表情性感的大野他又好想逗他,於是他只是輕緩的更深入他體內一些然後在他體內停下。 
 「唔啊…啊…潤……你…」
 「吶,我應該沒有強迫你吧?」雖然是自己的命令。
 「恩啊…潤你……討厭…」大野深深覺得這人太糟糕,太糟糕了…糟糕到他都快哭了。
 潤看到大野的眼淚心頭一緊,為了揮開那心情於是他開始劇烈的擺動自己的腰,
 每一次的進入撞擊都讓二人一次次達到最高峰。 
 沒有人把愛在掛嘴邊,卻深深切切的感受著,二人共享著那份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愛情的性,
 然後深深沉溺。 
*  
 大野醒來時潤已經不在了。
 他套上單薄的衣衫,點燃了燭火,
 他的手連火柴都拿不好,全身上下虛軟無力而且腰間跟下腹部十分疼痛,
 大野一臉痛苦的坐在椅子上。 
 松本潤這個人以後肯定會有很多很多很多子孫,
 因為他的精力好像用不完似的。 
 一邊抱怨一邊看著桌上的一張紙條。
 用潦草的草書寫著… 
        謝謝你。 
                松本潤 
 謝謝?大野大大的嘆了口氣。
 的確啦,這句話是用在別人給予你一些東西的時候,
 大野智給了松本潤他的身體,所以他對他說謝謝。 
         那愛情呢? 
 大野捎捎頭,開始想自己應該為那些小姓開發一些能夠快速撫平這種痛的有效藥,
 他能做的也只有這樣了。 
END 
 沁曰"
    我是何苦這樣折磨自己呢,明明就很苦手這樣XD
    不過吶,這個系列可以訓練我的膽量(苦笑)
    應該會越寫越習慣吧XD
    (雖然是這樣說但這系列沒有每個CP都有這鏡頭,看情況情況!)  
    AAA上的潤智實在很閃亮,所以打這篇沒FU的時候就跑回去看一下,
    馬上就有了(勝握)
    阿,好閃好閃ˇ 
   是說潤智好難打XD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2014.3.29-KOREA SEOUL】BTS 1ST FANMEETING MUSTER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