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相二】夜襲(下)

 相葉醒來之後喝了一些粥。
 是二宮一杓一杓餵他的,相葉身上還穿著那件染血的衣服,
 二宮並沒有替他換下,那個吻讓二宮短暫的對他完全失去興趣,
 於是他去廚房煎藥,本來這種事情交給下僕去做就行了,
 但他行事謹慎,深怕他們懷疑他煎藥的動機,他也讓殿裡的下僕全都退了下去,
 照顧相葉這件事情就算他再忙也從來不假他人之手。 
 相葉臉色慘白,看起來狀態很差,二宮咬著唇,掌心撫上他的額頭。
 相葉額上的微薄汗水沾到二宮手上,二宮卻沒有絲毫的介意。
 「燒退了。」二宮放心的暗暗鬆了口氣。 
 相葉只是一語不發的半躺在床上,眼睛直盯著前方,雙眸無神的像尊人偶。
 從來沒見過相葉這個模樣。
 二宮所認識的相葉是一個擁有很多靈魂的人,有各式各樣的表情跟情緒的變化,而且會毫不保留的展露出來,這是二宮絕對辦不到的,他從小過著壓抑的生活,早已習慣這樣的日子,他也不羨幕相葉,如果羨幕他了不就是否定自己了嗎?況且這樣壓抑情緒的生活他倒也還過的下去。 
 二宮收起粥,端起了另一碗藥,中藥味似乎喚醒了相葉,他看向二宮的眼神寫著抗拒。 
 「你這樣看我也沒用,快喝吧。」二宮根本用不著抬頭望就知道相葉心裡所想的。
 突然,相葉一把將二宮手中的碗拍掉,瓷碗應聲碎裂,藥湯灑在地板上,濺到了二宮的褲子。
 二宮有些驚訝的跟相葉對望。
 從前相葉再怎麼抗拒吃藥都還是會喝,所以他現在的行為十分反常。 
 應該說從相葉醒來到現在二宮都不覺得他是正常的。 
 「吶,發生什麼事了?」  
 二宮本來不想問的。
 但一想到自己親手敖了幾個小時的藥就這樣沒了不免有些氣惱,要是正常的相葉是不會做出讓他動怒的事情的。 
 相葉只是低頭看了下身上的衣服,撫著布料上紅色的部分緩緩的開口。 
 「小和,替我換掉他吧。」
 「什麼?」
 「拜託你了。」 
 二宮對這樣的相葉實在沒輒,不過他還是生氣,要換是吧?
 這就替你換! 
 二宮起身找了把剪刀走到他身邊,低身拉住他的衣擺一路剪開直到胸口,
 於是那件衣服不再是衣服,就是一塊破布。
 相葉過度白皙的胸膛就這麼曝露在二宮面前,他依舊沒什麼反應,
 就算察覺到二宮的怒氣,相葉也只是靜靜的躺著。 
 「告訴我,那眼球是怎麼回事?」 
 二宮忍無可忍的對相葉大吼。
 相葉微微抬頭,朦朧的眼筆直的望進怒氣沖沖的二宮眼底。 
 「翔……那是翔的,我……殺了他。」 
 當相葉露出悲痛的表情時,二宮將他壓下,跨坐在相葉身上,二宮握緊拳頭朝他的臉頰揍去。
 雖然他個子小小的,但那拳頭可是結實的,被揍過的地方立即紅腫成一片。 
 相葉閉上眼時眼淚悄悄的從眼角溢出,他靜靜的讓二宮毆打著自己,默默的流淚。
 很痛。但沒有心臟來得那麼痛。
 他殺了翔呀…是他親手將翔的眼睛挖出來,當手指伸進翔的眼窩裡時,他近乎要昏厥,卻還是讓自己保持清醒,因為那是翔最後留給他的東西,還是他將他的眼珠子清洗乾淨收進盒子裡的,也是他將翔的屍體埋起來還做了墓碑。
 這樣的自己乾脆就這樣被二宮打死算了。 
 「你這傢伙……」不知道為什麼二宮眼眶漸漸泛紅,相葉只是望著二宮,他的臉早已經被打的紅腫淤清了,嘴角還留著淡淡的血痕。
 二宮趴下身抱住了他。 
 二宮的身體很暖很暖,相葉想他一定能聽到自己繁亂的心跳聲吧,其實他根本不希望心臟繼續跳動了,他想死…在結束翔的生命的時候就一直是這麼想著的。 
 當胸膛的肌膚感覺到一種溫熱的液體時,相葉才發現二宮埋在自己胸膛上流著眼淚。
 那一瞬間他有些吃驚,二宮不曾為了什麼這樣哭過,就連壯烈的戰爭都是那麼沉著冷靜的人,
 為什麼會為他而哭?他根本不值得二宮這麼做。 
 「小和…不要哭。」
 相葉想碰二宮的臉,卻被二宮揮開。
 「你這傢伙最差勁了。」 
 二宮自己也不明白哭泣的原因。
 可能是他不忍心見到相葉這個樣子,又或許是……
 他害怕相葉的改變,那個他所陌生的相葉,他不願意看到。
 相葉就該單純的笑,他的手不該染上血腥。
 他一個人就夠了,至少相葉不要。 
 「是那個人吧?」二宮緊咬著唇都要流血了。「是潤讓你去取別人的眼球?」
 二宮抬起頭看到相葉慌張的表情。
 「我……」
 「你不用說了,我去找他。」
 二宮說罷就要離開,一雙手卻將他拉回,相葉將他反制在床上,雙臂撐著木板床將他困在手臂下。 
 「放開我,我要去找───」 
 一個狂熱的吻堵住了二宮的唇,他所想講的話全數被相葉截下,他深吻著二宮好像要把他體內的所有力量吸走般的瘋狂。
 二宮被吻的有些缺氧,一時也忘了掙扎,就這麼任相葉吻著自己。 
 這個深吻結束後,相葉將頭埋入二宮的鎖骨上,他痛苦的說著。
 「…不要離開我,翔…」 
 二宮顫抖著的手堅定的把相葉推開,他快速的爬起身奔出了自己的臥房。
 相葉望著天花板,他伸手撫著自己的唇,淡淡的低喃著…小和,對不起。 
* 
 二宮是有發現相葉身上的吻痕的。
 那些遍佈在他全身的吻痕就這麼深刻的烙印在他身體上,
 那也是那個叫做翔的男人給他的嗎?
 那為什麼相葉要吻他?只為了發洩感情? 
 吻一次是意外,吻第二次二宮真覺得自己該檢討,是不是對那傢伙太沒防備心了,
 才會一再的被當作替身。 
 已經是傍晚了,二宮抬頭看到馬墊前有一個人的身影。
 那是誰?二宮下意識的想握住劍卻發現自己根本沒帶出來。 
 如果對方是刺客,如果對方很強,少了武器的二宮勝算只有三成,
 運氣不好的話說不定就死了。
 但二宮還是決定上前探視,畢竟那是自己的責任。
 維護宮中的安全,保護皇太子,培育兵力還有制定戰略都是二宮的責任。
 其他的大臣都說潤太看中二宮,不該讓他一人掌管這麼多的事情,
 因為事情多代表權力也大,要是想叛變那就更加容易了。 
 二宮走到馬墊前時看到一個男子的背影,然後他愣住了。
 因為那名男子全身是血。
 他正看著倒下的馬匹,正是相葉騎回來已經死亡多時的馬,
 一陣冷風吹來,二宮察覺自己在發抖。 
 這名男子……不是活人。
 二宮很清楚明白他是另一個空間的人,沒有人流了這麼多血還能安然無恙的站在那裡,
 就在二宮想接近時,那名男子開口了。 
 「別過來……我會嚇著你的。」 
 二宮停下步伐,就這麼看著他的背影。
 男子繼續道。 
 「請問你,有看到我的眼睛嗎?」 
 二宮全身顫抖著。
 他不由得退後了幾步,直到最後聽到那名男人說… 
 「請你好好的守護相葉吧,否則……我會帶走他。」 
 這男人,難道說………
 二宮轉身拔腿就跑。 
 他衝回自己的臥房,把門踹開喘著氣,一見到相葉疑惑的大眼時他鬆了口氣似的一把抱住他。
 相葉喝水喝到一半,突然被二宮激動的抱住有些嗆著了。 
 「啊…抱歉抱歉,沒事吧?」二宮拍著相葉的背。
 相葉咳了幾聲才抬眼望著二宮。
 「那個……小和………」
 「你想跟我道歉嗎?」二宮瞇起眼。
 相葉像做錯事情的小孩般低下頭。 
 「相葉…」
 「什麼?」
 「以後……不要再這樣了。」 
 不要再讓你的手佈滿血腥。
 不要再像今天這樣陌生。 
 「嗯,我知道了。」相葉露出一個微笑。「小和…我回來了唷!」
 二宮無可奈何的拍拍相葉的頭,「你這傻人,趕快穿上衣服呀。」
 「可是我的衣服被你剪破了,沒有了…」
 「那不會穿我的呀你這笨蛋。」 
 二宮邊說邊隨手丟給他一件自己的衣服。
 相葉傻傻的笑著,然後乖順的套上。 
 二宮轉頭看著窗外。
 那該是怎麼樣的感情能讓一個靈魂至死都還要來到他身邊守護著他呢?
 可是這樣不離不棄有什麼用呢,他終究只是個無法超度的亡魂。
 自己雖然是實體,但是同樣的,對相葉不離不棄有什麼用呢?
 他終究……二宮轉頭回望相葉,然後搖搖頭無奈的將他的腰帶重新綁好。 
 相葉終究是潤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玩膩的玩具而已呀。 
END 
 沁曰" 
   呀。
   我一度覺得我在寫鬼故事XD
   不過還好相二篇完結的還挺順利的!
   接下來是哪組CP呢?我也很想知道。 
   唉,其實有時候真的會感到非常寂寞呢。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