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相二】夜襲(上)

 落葉緩緩的從天空飄下。
 二宮抬起頭,才發現自己站在一顆楓樹前。
 這陣子宮裡異常平靜,會有這等感覺是正常的,
 前幾天的激烈戰爭讓大夥時時刻刻處在警戒的狀態,
 宮外頭的人民也活的艱辛,雖然並不多但死傷多少還是有的,
 雖然打了一場勝仗但開心的似乎只有皇室,那些人民直到今天都還含淚水弔念死去的親人。 
 對二宮來說這全是自己的錯。
 因為他不夠強所以無法讓他們毫髮無傷。
 他希望打的不只是一場勝仗,還要是一場毫無犧牲品的戰役。 
 這宮裡會如此平靜不只是因為戰爭結束,一切回歸和平,只怕是因為相葉不在的關係。
 相葉一不在宮中,皇太子的情緒明顯低盪不少,皇太子情緒不佳自然會遷怒在下人身上,
 所以原本就很死氣沉沉的皇宮更是死寂了。 
 二宮剛剛才去探望皇太子,他並沒有打招呼甚至連通報都省了就踏進房裡,
 這是戰爭勝利時他所得到的特權之一,可以毫無顧忌的出入皇宮的每個角落,
 當然包刮了皇子太的臥房。 
 松本潤正坐在椅子上把玩一只陶瓷杯,旁邊還有一壺酒,從無神的眼神看來是醉了,這大白天的為什麼喝酒?二宮擰起眉走近他。 
 「太子,喝酒傷身。」
 潤抬起頭望著二宮,輕蔑的一笑。「你以為你很會打仗就了不起嗎?沒有我你什麼也不是!」
 醉了吧?二宮面無表情的道。「如果太子要這麼說臣也無可奈何。」
 「你不服氣嗎?」
 「不,您說的是事實。」 
 二宮從來不跟潤吵架,尤其是喝醉的潤,因為吵了也是白吵,等他睡一覺起來什麼也不記得。  
 「既然這麼想念相葉那何必讓他去出那些任務?」
 半個月前,當相葉激動的衝過來向二宮報告這件事情時,二宮就感到不解極了,
 戰爭這等事情跟相葉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只要以皇太子的『愛臣』身分待在宮裡就好,
 每天無憂無慮把天真的笑容掛在臉上那就是相葉該做的事情,
 二宮實在不相信潤會捨得讓相葉離開自己這麼久。 
 「哼…那是因為呀…」潤趴在桌子上,從二宮這個角度能看到他美麗而性感的鎖骨跟若隱若現的胸膛。
 「我想知道沒有他我會怎麼樣。」 
 二宮了解的點點頭。「恕我直言,沒有他你很糟糕。」
 潤嘲諷的一笑。「我現在知道了。」 
 潤想念的是相葉溫暖的笑容和總是圍繞著他打轉的活潑身影,
 像一隻蝴蝶似的,想捉卻又怕傷了他的翅膀,所以任他愉快的飛舞在自己的四周。
 相葉美其名是他的愛臣,其實跟那些低賤的男寵沒有太大的差別,
 唯一的差別是,潤從來不碰相葉,而相葉也說過,他害怕那樣的事情,
 所以潤尊重他、體諒他,潤對相葉的愛讓宮裡的所有男寵妻妾都忌妒不已。 
 「那臣退下了。」 
 二宮沒有閒情雅致去理會潤的低落,像這樣的事情他選擇不碰也不說,
 反正與他無關的事情不要管就對了。 
 「小和……?」 
 二宮轉過頭,發現潤口中正喃喃自語著這個暱稱,接觸到二宮的視線潤笑了起來。
 「他是這樣叫你的吧?小和?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們關係匪淺吧?」 
 二宮眼神暗了下來。「您不喜歡我讓他別喊了。」
 潤搖搖頭。「沒有不喜歡,只是我呢?我可以這樣喚你嗎?」
 二宮抬起眼和潤對視,帶著滿滿的堅定。「您喜歡就好。」
 潤淡笑。「難怪大家都說你對我忠心耿耿,這是真的吧?」
 二宮嘆了口氣。「是的。」
 其實他並不喜歡他們這樣說他,什麼忠心耿耿聽起來像在評論一隻狗。
 「所以改掉吧,對我的敬稱…」 
 潤在私底下一再的提醒過他,不需要總把敬稱掛在嘴上,
 但二宮並沒有聽話照做。 
 「您實在沒必要這樣對我。」
 「為什麼?」
 「我不是您的男寵,而我更不是相葉雅紀。」 
 潤微微一笑,像是早知道二宮會這麼說似的從容。「你可以下去了。」
 二宮微微點頭轉身離開。 
 就這樣走了許久,失神了許久。
 最後停留在一顆樹下,看著飄落的葉子二宮的表情有些許的疲累。
 太多事情全部擠在一起,無論是戰爭還是那些切不斷也理不完的人情糾葛都讓二宮心煩。 
 這時,他聽到馬蹄聲,二宮的注意力快速的集中,握住了腰帶上佩帶著的劍。
 捲著塵土而來的馬匹上有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
 要說他是男子也不太對,因為他的臉龐柔美的如女性般漂亮,但那終究是個男性。
 二宮一個翻身將還在馬上的男子拉走,那匹馬就這麼不受控制的向前衝去,
 最後撞到樹叢裡,馬被樹枝纏住發出痛苦的鳴叫聲。 
 二宮跟渾身是血的男子倒在草地上,那男子身上散發著甜甜的氣息還有並不明顯的血腥味,
 強烈的撞擊力讓二宮痛的根本沒有力氣推開倒在自己身上的男子,
 好一段時間二宮就讓他躺在自己胸膛上,他聞著他身上散發出來既甜又惺的味道。 
 「相葉,你還活著嗎?」 
 二宮調整好呼吸之後才這麼問,因為倒在自己身上的人一點喘息都沒有,
 好像死了一樣。
 百般無奈,二宮還是將相葉拉起,細細的看望他的臉龐。
 相葉閉著眼睛,眼睫毛長長的在陽光下發亮,雖然臉上沾染上已經乾掉的血痕卻還是不失他清麗脫俗的氣質,不可否認二宮有些心疼,這個樣子的相葉很憔悴,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相葉會以這樣狼狽的姿態回來?還有他身上大量的血跡,相葉身上並沒有傷口,所以這血…是誰的? 
 突然,二宮瞄到相葉另一手緊緊握著的東西,他將相葉的手掌心攤開。
 相葉握著的是二顆眼球。 
 二宮眼神一暗,他立即帶著相葉走回自己的居所。
 在宮裡他有一個專屬的殿堂,那是潤賞賜給他的,並命名為『松和殿』
 連個宮殿的名字都要拿來佔他便宜他才甘願是嗎?
 二宮時常這麼想。 
 相葉比二宮高得多,所以將他帶到宮殿這件事情變的十分辛苦,
 二宮沒有怨言只是帶著他緩緩的走著。 
* 
 二宮令人端來了熱水跟毛巾,並跑了一趟位於宮中最偏遠的居所,
 那裡是大野的製藥房,但他並不住在那裡,行蹤也不定,想要遇見他只能碰運氣。
 二宮一向很相信自己的運氣,所以當他看到製藥房裡的微弱燭光時他微微笑了。 
 大野背對著門口,屋子裡散發著各種藥材的氣味,一種說不上來的詭異味道,
 二宮上前拍拍他的肩膀。 
 「啊…糟糕…」大野驚叫了一聲,他微微轉過頭看著二宮。
 從大野的眼神裡二宮隱約感覺到自己似乎壞事了,他只是張著一雙無辜的眼睛回望他。 
 「唉呀,我才想說這個到底該不該放進去,你一拍我就全都加進去了。」
 「那趕快取出來呀!」
 「都已經溶進去了…」
 「那要怎麼辦?」 
 大野抬頭看到二宮明顯帶著歉意的表情,他微微笑了下。
 「算了啦,反正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用,你找我?」 
 二宮這才想起自己來找大野的原因。「嗯,我想跟你拿點補藥。」
 「補藥?你要吃?」大野認真的打量著二宮,然後點頭。「也對,你的氣色不太好。」
 「我?」二宮嘖了一聲。「你少胡說八道,不是我要吃的,總之…快給我。」 
 大野雖然疑惑卻還是抓了幾帖藥給他,遞到二宮手上時他問…
 「相葉怎麼了嗎?」 
 「啊?」二宮接過藥材睨著大野。
 「這藥是要給相葉吃的吧?」
 「不是,是我要吃的沒錯,謝謝你了,再見。」 
 二宮快速離開那裡。
 雖然不知道相葉發生什麼事情,但是絕對不是好事,
 如果被閒雜人等知道傳到潤那裡就遭了,他一定會大驚小怪的把事情鬧大,
 對於相葉的事情他總是如此。 
 照顧相葉二宮已經很習慣了。
 相葉進宮時才六歲,二宮還在接受沒日沒夜沒天沒地的戰事跟武力訓練,
 關在密閉的石屋裡,他年僅五歲,那時的他已經閉關四十天,還有九日才能出關,
 師父將他丟在這裡時給了他一個題目─『請想一個輕鬆篡位的方法。』─
 他邊練劍邊想,還是什麼也沒想到。 
 後來相葉闖進來了。
 他看著相葉好奇的探頭探腦,那雙分明閃亮的眼睛在黑暗裡發光,
 已經有四十幾天沒有見著人,尤其眼前這個還是從來沒見過的陌生人,
 這讓二宮警戒了起來。  
 「啊…好痛…」 
 相葉的聲音在空曠的石屋裡引起回音,二宮反制住相葉的手,
 那時的相葉跟二宮差不多高,二宮又是從小就受盡訓練的高手,
 架住相葉這種事情輕而易舉,只要他的手勁再大點相葉的左手可能會就此廢掉。 
 「你是誰?」
 「我…我…我叫相葉雅紀,你呢?」  
 相葉反問的語氣像是在交朋友似的,毫無心機。 
 「二宮…和也。」 
 不知道為什麼回應他了,相葉悅耳的笑聲傳來,他說。 
 「我不是什麼可疑的人物,我是新進的小伺,如果你不放心那你把我的手廢掉好了。」 
 相葉輕快的語調讓二宮緩緩的鬆開手,當看到相葉無邪的笑容時,
 二宮找到那個問題的答案了。  
 想要輕鬆篡位的方法,就是利用別人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所謂的…美男計。  
 從此之後相葉跟二宮的淵源結下了。
 相葉身體不好,當時的相葉根本無法接近皇太子,
 在宮裡又沒有什麼人照顧他,所以離他最近的二宮時常熬夜照顧他,督促他喝藥,
 二宮都覺得自己像極了相葉的奶媽。 
 二宮回到臥室時相葉正做著惡夢,雖然不清楚夢的內容,但是二宮可以猜測的出來那會是一個很悽慘的夢。
 他將毛巾擰乾輕緩的擦拭著他額際上的汗水,相葉緊鎖著眉頭,眼角溢出淚水,二宮看了不捨於是將他的淚水拭去。
 不過就是出去一趟怎麼就有辦法把自己搞成這樣呢?
 無時無刻令人擔憂的傢伙。 
 二宮想將相葉身上的衣服退去,他總不能一直穿著那件染血的衣服,
 但才剛想扯開他的腰帶,相葉發出微弱的類似哭泣的聲音,像隻無助的小動物,
 二宮停下手望著他,就在猶豫的那一瞬間,唇上壓著一個柔軟的東西,
 相葉的臉在自己眼前放大,他的唇燙的嚇人,體溫也很高,
 因為靠的太近連二宮都覺得自已也跟著發燙了,終於相葉從他的唇上退開,
 他沒有睜開眼睛又躺回床上去了,嘴上不停的低喃著… 
 「翔……」 
 二宮愣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唇上還留著相葉的溫度,非常真實。
 而剛剛從相葉口出也的確說出了一個人的名字。 
 翔?他是誰……下意識的往桌上看去。
 桌上有一個盒子裡面裝著二顆眼珠子。 
 會是那個叫做翔的人的嗎?
 二宮將視線移回相葉身上。 
 這半個月來,你究竟做了什麼事情、經歷了什麼…
 二宮撫著唇瞇起眼睛,至少他現在知道,相葉剛剛奪去了他的初吻,
 而他也只不過是別人的替身而已。  
 不管怎麼樣,他只希望相葉能趕快甦醒給他一個完整的交代。 
* 
沁曰" 
  打鐵要趁熱,所以趁著靈感先生還在的時候打出來了XD
  最好是搭配著櫻相篇看。 
  本來是要顛倒標題的,但後來還是決定這樣比較好。
  同標題但不同CP,這是一個可以讓我專心的寫嵐禁CP文的好系列XD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