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櫻相】夜襲(下)(H慎)

 ※本文含大量雜質(?)。H微血腥,請慎入。
 男子在他的照料之下漸漸的康復,男子說他叫櫻井翔,喚他為單字翔就可以了,相葉不懂自己為什麼能跟一個說出“其實我非常痛恨你"的人一起生活,他只是很好奇,為什麼他能這麼幸運的活著,明明很想活著又說他想死。 
 日子過到第三天。
 翔知識之淵博,他教相葉吟詩,他教相葉如何泡出一等的好茶,
 他與相葉對弈,並教會他戰略的手法,相葉想這國家會變成慌城肯定是皇帝沒有發現翔而且遺憾的沒有重用他,否則憑著他的聰明跟沉著的心機也絕對能跟皇太子松本小潤來場對戰,這國家也許就不會這麼慘。 
 那一天,相葉起床摸黑想喝杯茶,卻聽到一個聲響。
 提著燈籠他慢慢的走到翔的臥房。 
 翔坐在化妝台前,他看著照映著自己的鏡子,突地發了瘋似的笑了起來,那笑聲在夜晚聽來十分悽涼恐怖,相葉站在那裡看著,跟白天的翔很不一樣不是嗎?白天是那麼溫文儒雅的人。
 其實相葉有發現翔已經瘋了的事實。 
 他會有一段時間忘記自己在哪裡,可是過個幾分鐘就又恢復正常,那短短的幾分鐘他會完全忘記自己說過的話做過的事情。他會虐殺小鳥,將牠們的身體肢解,面無表情的用樹枝搓著牠們的身子,喃喃自語著『是紅的…是紅的』。
 相葉也害怕自己會跟小鳥有一樣的下場,畢竟論腦袋論力氣他都不及翔,所以他在給翔喝的茶裡加了一些大野特製的藥粉,說是自己研發的,只要服用五日就會讓肌肉漸漸無力,最後會變成一個廢人。 
 翔要是變成一個廢人也比較不會有問題,相葉是這麼想的。 
 "啪"。
 突然,相葉提著的燈籠被翔給拍落,雙眼相對相葉冷的轉身想逃,此刻的翔眼中散發著殺氣,歇斯底里的像是隻怪物。 
 相葉被翔抓住了。激烈的扭打讓鏡子應聲破裂,翔的手臂被鏡片刮了一個大痕,血一滴滴的滴落在地板上,相葉轉身想逃,但終究被翔抓回,並乾脆將他推在床上,翔跨坐在相葉身上,
將相葉身上的衣服給扯開,那件睡衣本來就沒有綁的很緊,於是相葉暗袋裡的短刀也順利的被翔抽出,就這麼插在相葉的臉頰旁邊,"咚"一聲的插在棉被上,也成功的讓相葉不敢有任何掙扎的動作。 
 翔淒絕的笑了起來。 
 「吶,為什麼一開始不殺了我?為什麼要救我?」
 相葉眼眶漸漸泛出淚水,他自己也感到莫名其妙,這是恐懼嗎?還是……另外一些什麼其他呢?看到這樣笑著的翔,為什麼心裡會感到緊緊的?好痛苦…好痛苦。
 「我因為你們已經什麼也沒有了,這不是你們想要的嗎?殺虐…無止盡的殺虐,這片土地你們都拿去吧,我的生命…所有人的生命,你們都拿去吧…一個也不要剩,為什麼,為什麼我會被剩下來?我不要…不是這樣…不是……」
 翔大吼大叫,臉上除了恐懼什麼也沒有。
 相葉才想起,自己從來沒看翔哭過,這不是太不平常了嗎?
 只有受到莫大刺激跟打擊的人才會完全沒有眼淚吧,應該說…他們已經不懂得流淚了。 
 相葉晶瑩的眼淚落下,他輕輕的吻著翔的耳垂、眉毛、眼睛、鼻子然後是深深的一吻,撬開翔緊閉的齒,主動勾住他的舌,希望這樣能喚回他的一些理智。翔開始熱烈的回應他,並強硬的將相葉壓下床,靠著被單激烈輾轉的吻著他。 
 他將他的衣服一層一層剝開拋下床,那把插著的短刀也被翔扔下床去了,肌膚相觸時所產生的熱能使翔沉溺了,他窩在相葉的鎖骨裡,用嘴或啃或咬的留下點點痕跡,他想在相葉的每一吋肌膚留下記號,至少能證明他是存在的。 
 相葉胸前的乳首被翔用同樣的方式對待,輕咬或者吸吮時相葉身子發出的顫慄使翔有種優越感,在自己口中感受到漸漸挺立,也發覺相葉的慾望早已高涨,只是輕笑著用手指撫過他的跨下,摩蹭著那敏感的部分,順便咬住他發紅的耳垂。 
 發燙的體溫讓相葉渾身難耐,他攀住翔的肩膀,緊緊的都要有掌印了,隨著翔的摩蹭相葉的呻吟溢出口中,從沒有過這種經驗的相葉只覺得羞恥,他緊緊的咬住唇,翔的舌卻在此時入侵他的嘴,摩蹭的動作並沒有停下只是更加快速,直到渾濁的液體在翔的手腹上射出,翔伸手將那液體抹在他的胸膛上。 
 「你是叫…什麼來著?」 
 相葉還陷在高潮裡,但因為這句話一下子醒了不少。
 他悲哀的發現,自己這樣的行為跟皇太子身邊的男寵有什麼不同,
 不同的是,翔是被他因為同情心撿來的人,皇太子則是可憐那些男寵。
 而翔跟皇太子的相同點是,他們根本記不住男寵的名字。 
 相葉眼眶泛紅,為這樣的自己感到羞恥,也許他可以控告這是強暴,
 但更令人難過的是他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是被強迫的。 
 過幾日他又要回去他的祖國,繼續他衣食無憂放蕩的生活。
 而翔呢?他該怎麼辦?這國家最後的倖存者,到時可能連鳥兒都沒得肢解了。 
 「翔,是雅紀…我叫相葉雅紀,求求你…記住我。」 
 那些男寵在皇太子身下時也是這麼央求著的嗎?
 真是諷刺,虧他還抵死不從,二宮說他是裝高尚,也許是吧。 
 翔深深的進入他的體內,溶為一體時的撕裂般疼痛讓相葉顫抖著,
 他冒著汗流著眼淚,疼的抓住了被單。 
 「…翔……翔…好…唔…好疼……」 
 看到相葉的眼淚,他喊著自己的名字,說他很疼的時候翔有種想逃的感覺,
 他不能這麼對待他,他怎麼能夠這麼對待他,他在做什麼? 
 「雅紀…對不起,我……我…」離開?不…不可能,但是為了他他會忍。
 察覺到翔想退身的念頭,相葉動了下身子,翔低沉的悶哼,這動作顯然使他難以忍受,
所以相葉更是動的快了。翔一把扶住他的腰,再度深深的融入他體內,並不斷的在他耳邊低喃
『對不起』三個字,律動加快了,將他們二個人拋開了所有現實,陷入他們只屬於他們二個人的美好世界裡。 
* 
 相葉套上那件風衣走到池畔邊,蹲下身望著那池湖水。
 其實是明天。
 他就必須離開這裡回到屬於他的地方。 
 這裡也是屬於翔的地方阿,只是我們摧毀了他,所以這地方變的不再適合他,
 那適合他的地方究竟在哪裡?
 突然有點明白翔的歇斯底里,如果曾經親眼目睹自己的家園被毀,一個個活人變成死人,
 或者那些人的腐爛發臭的身軀還壓在自己身上,那該會是怎麼樣的感覺?
 光是想像就讓相葉心疼。 
 但是他不能帶他去任何地方,因為他是皇太子的人,他不能隨自己開心想去哪裡就去哪裡,要是讓他們知道他跟翔的感情跟關係,翔的處境不會比在這裡好到哪裡去,說不定…會更加痛苦,
如果都要死,那就選擇優美一點的方式,或者…翔喜歡的方式。 
 走回臥房,裡頭還散發著歡愛過後的淫靡氣息,有好一陣子自己的走路姿勢都會這麼奇怪了吧?希望回去以後不要被敏感的二宮發現才好。 
 翔抱坐在床的一角,呆呆的直視著前方,被單包裹著他一絲不掛的身軀,相葉走近他,伸出手輕輕的碰了下他的髮,像在摸小動物那些輕柔的安慰著他。 
 「雅紀……」
 「嗯?」
 「謝謝你。」 
 相葉的眼淚不爭氣的掉落,他緊緊的咬住自己的唇不讓自己發出類似哭泣的聲音,
 整個房間安靜如昔。 
 「雅紀……雅紀……雅紀……相葉…雅紀…」
 「…………。」
 「雅紀,吶,不要哭…不要哭。」 
 相葉投入翔的懷中,他終於忍受不住的放聲大哭。
 此時翔亮出了那把閃閃發亮的短刀。 
 「你用過它嗎?」翔邊問邊低身吻去他的淚水。
 相葉搖頭。因為如此才這麼新這麼閃耀呀。
 「那太好了。」翔抬起頭,將短刀交到相葉手上,露出一個柔美的笑容。
 「對你們那個國家來說,我本來就是一個該消失的人,你當初遇見我時不是想要什麼嗎?給你吧,雅紀…不要猶豫,這是我最後能留給你的東西。」 
 相葉看著翔,拼命搖頭。「翔…我…我喜歡你,所以我做不到。」 
 翔笑了,他摸摸相葉的額頭,還有他頸子上自己留下的吻痕。
 「我只會讓你感到疼痛而已吧?」 
 相葉搖頭。一昧的搖頭。 
 「不管怎麼樣,該來的現實該面對…那是不能逃避的,如果逃了那才對不起自己,更何況你並沒有那個餘力帶我走,所以…殺了我吧。」 
 跟當初見面的那句殺了我是一樣的意思,相葉卻有截然不同的感受。
 第一次他覺得有趣,這一次他只感到心冷。 
 相葉抹掉淚水。「翔…你還是和當初那樣,痛恨我嗎?」 
 翔摸摸他的臉頰,將唇湊上給了他一個淡淡的吻,看著相葉漂亮的眸子他溫柔的笑。
 「我對你,是恨也是愛。」 
 相葉閉上眼睛,努力讓自己平靜。
 找回一貫的自己吧,那個樂天努力、什麼也不想的笨蛋、無所懼但會早死、無論什麼時候都笑的開懷的相葉雅紀。
 這樣就能下得了手了吧。 
 翔躺平了,他將眼睛大大睜開。
 相葉說,我並不想生取你的眼睛,這樣你會很痛苦。
 翔說,沒關係,怎麼樣的疼為了你我也無所謂。
 雖然翔看起來還是有那麼點緊張,相葉覺得如果翔不是經歷過這些的話,
 也許會嚇得奪門而出,相葉倒寧願翔不要這麼鎮定,那是背負著悲痛而換來的。 
 「那……再見了,翔。」 
              我愛你唷,翔君。
              很愛很愛,你唷。 
 眼淚沾濕了滿床的豔紅,血腥味飄散在房間,相葉的手上、身體上都有翔的血,坐在翔的屍體前的相葉失了神,眼神空洞的坐在那裡,像是被鮮紅的血給包圍住了,他手掌上握著剛取下還很溫暖的瞳孔,翔的嘴角還上揚了一個很美好的弧度。 
 相葉的情緒不穩,但他還是很鎮定的起身將瞳孔放在盒子裡,抱起滿身是血的翔緩緩走到前幾天就挖好的墓穴前,將翔給埋進去。 
 站在那裡,他為了翔設了一個墓碑,就寫了『櫻井翔  愛妻櫻井雅紀 立碑』
 櫻井雅紀,多麼可愛的名字呀翔,如果能成真就好,不過反正沒有人知道這會是一個身為別的國家的臣子所為你立的碑。 
 帶著滿身的血腥,他將馬給牽來,騎上回去自己國家的路途。
 另一手抱著裝有翔的瞳孔的二顆眼珠,翔說那是他最後留給他的東西,
 但其實他說錯了,這是要進貢給皇太子的,會放在皇太子的房間當擺設而不是他相葉雅紀的。 
 這是他對翔說的最後的謊,千萬不能告訴他的秘密。
 櫻井翔呀,你要相信,我相葉雅紀真的很愛很愛你。 
 後來相葉替這個桃花源取了一個雅致的名字。
 叫櫻相源。皇太子松本阿潤問他為什麼?
 他只是帶著一貫的笑容說。 
 因為那裡的櫻花開的很美,我很喜歡,所以是櫻相。
 但事實上,那裡一顆櫻花樹也沒有,有的只是櫻井翔的墓碑,
 如此而已。 
                       END  
沁曰" 
 我覺得我會被揍。(XD)
 麻,這對我來真的又鹹又濕了。
 當然我最大的暗黑尺度還不到這裡,不過那是自創而言,
 同人我無法這麼做的(我可以說其實我本來想描寫取瞳孔的過程但因為想起是櫻井跟相葉而作罷我還是怕會被蓋布袋XD)  
 我有寫了慎字唷,能夠接受嗎?我很擔心。
 還有阿拉西的H我越打越覺得很平常,這是怎麼回事呀XD
 然後,這應該還會有後續,一切是【應該】,題目就叫襲夜(笑)
 (最後喜歡顛倒系列的標題很有趣)
 另外,我期待大家能發現這篇文奇怪的地方,那也是沒有提及的部分,
 真的是非常奇怪的地方唷(笑)ˇ 
 呀,好久沒打這種故事我好開心,形容血腥這件事情我大愛,請別說我變態,雖然我本來就是(毆)
   標題似乎跟本文一點關係都沒有,但其實是有的唷,我是在指翔夜襲相葉的事情(誤)
   其實是戰爭會成功是在毫無預警的夜晚展開的唷!
 然後一切的開端都是因為小龜的SOLO 好像是叫1582?
 這首歌無論是背景還是歌曲本身還是歌詞或者是小龜的唱法都讓我很喜歡,
 感覺J家很少會有這樣的歌曲。
 然後要感謝書的傳輸(哈哈)。 
 搞的我好像得獎了一樣,媽阿 現在凌晨一點了,我打了五個小時耶(驚)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