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櫻相】夜襲(上)

 相葉住在一個類似塃城的地方。
 那裡有戰爭過後留下的瓦礫碎片,還有販布商來不及做好的絲綢段子,
 隨風飄逸到很遙遠很遙遠的地方,最後停留在一堆屍體身上。  
 舉步維艱,是因為各地都散落著屍體,他們的肌膚沒有血色,血液像是被人用針筒抽取後灑在地板上那樣,漸漸的乾枯跟地板融合為一體,成為街上特殊的景觀。
 相葉披著紅色的風衣站在唯一沒有屍體的區域裡,他所站著的地方曾經是他的家,
 但被轟炸過後什麼也沒留下,夷為平地大概是這種感覺吧,相葉無奈的想。
 他用腳將那些屍身推離開自己的家,因此乾淨的白色褲子沾染上了塵土和未乾的血液,
 也許那個人才剛死不久吧,不知道還有沒有體溫? 
 相葉從來沒想過自己可以救人,他來到這裡的目的只是為了要看自己的家園最後一眼,
 再說這裡沒有任何屬於人的氣息,不可能有人生還了,除非他有什麼非得要活著的理由,
 如果可以,他很樂意聽那些犧牲者的最後遺言。 
 相葉蹲下身,他將蓋在那名男子身上的屍身移開,碰觸到那名男子的脖子時就知道是自己想錯了,很冰冷絕對只是屍體而已,他略感遺憾的站起身,虧他還覺得那名男子臉蛋長的還真不錯,
是皇太子會喜歡的類型。 
 相葉突然頭疼了起來,他想起自己還有另一個任務,他還真是不了解那位皇太子的心思,是否上位者的日子太悶所以心裡都不正常了?
 他居然要他在這座自己摧毀過後的荒城裡尋找一對美麗的瞳孔,他要拿來當做房間的擺設。 
 相葉想了想,最終還是蹲下將那名男子重新翻回正面,他算是死相非常美的一個人呢,其他人的臉孔無不猙獰就是連頭都不見了,他除了破爛的衣裳以外沒有多大的傷口,至少臉龐是完美無缺的,相葉發現自己盯著這具屍體太久了,而此時天也漸漸要黑了,天空烏雲密佈似乎會下一場很大很大的雨,一陣毛骨悚然的感覺讓相葉鬆開了扶著那名男子的手。 
 都已經踏進這裡有幾個小時,這時候才感到畏懼,這一向是相葉的長處也是短處,皇太子總是那麼說他,說他無所畏懼但也死得早。
 他從暗袋裡拿出一把閃亮的短刀,刀刃乾淨銳利,散發著耀眼的光芒,他瞇起眼睛,緊握著刀子的手微微顫抖。取人眼球這種事情他不敢作,但二宮就能做的輕輕鬆鬆,這也對麻,因為他從以前就是皇太子御用的伺內高手,雖然身子小小的根本看不出威脅性。
 思考許久也顫抖了許久,最終還是一口氣站起身,轉身踏步離開那個地方。他不知道沒有辦好任務他親愛的皇太子松本小潤會怎麼逞罰他,但是他就是無法對那具屍體做些什麼。
 尋找下一個吧。沒錯,也許下一個死的比較慘他會比較沒有那麼深的罪惡感。 
 回頭望著那慌亂動盪的村落,遙遙欲墬的門牌"咚"一聲掉落在染血的地板上。
 相葉眼中倒映著這一切,哼著歌踩著輕快的步伐離開了。 
* 
 遠離那座慌城的百米以外,有個地方有緩慢的細水長流、有像桃花源般的美麗花朵,令人心曠神宜的忘記遠方還有那麼一座慌城,這裡是皇太子松本小潤指名要定的地方,還指著地圖說了誰要是敢毀了這裡那就不用回來了。
 臨行前,皇太子松本小潤特地招喚相葉到他跟前,意外溫柔的說了要是受不了可以去那個地方避避,對了,他還給了他第二個任務,說是『替那個美麗的地方取個名字』。 
 這個美麗的地方同樣也沒有人。他們良好的軍隊人馬將村民全數驅逐殺虐了以後也沒有留下什麼難看的東西,連讓相葉聞的都快鼻塞了的血腥味都沒有。
 不愧是二宮訓練出來的,可怕至極。 
 有時候相葉會覺得二宮要是想要毀了皇室根本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小小的身體裡裝著絕非常人的能力,還好他跟皇太子私交良好,並沒有想叛變的念頭,就算有我們也不知道。 
 相葉跨越門口的時候,一雙手猛然的拉住他的腳,相葉被拌著跌了一跤。他邊喊痛心臟邊直跳,什麼?難道說這裡還有生還者?那剛剛稱讚二宮就白稱讚了麻。 
 他快速爬起身,踢開那雙牽制住他的手。
 定睛一看才發現。 
 「啊……你是……」 
 是那具屍體。
 殘破的衣裳,但是臉龐卻完美的男子。
 他趴在地板上,那雙被踢開的手還微微的在動,全身不停的發抖著,
 塵土讓他的肌膚都變成灰色的了,相葉懷疑快要因為失溫而變成白色的,
 照這個狀態來說他是活不久的。 
 「為什麼能跟著我走這麼遠?」 
 此時夜幕低垂了。
 相葉極睏,今天看過了不少場景,踏過不少殘暴,還有走了不少路。
 要他費心費力的救這個人一點好處也沒有。 
 從小的皇室教育是這麼交的,也許該說是妃子們的教育,她們說絕對不能做的事情第一條,無謂的同情心不可,第二條,沒有好處的事情不為,至於後面的幾百條相葉從來沒背好過。 
 況且,快死的男子並沒有開口要他救他。 
 「唔………」突然,男子從喉嚨發出類似呻吟的聲音,聽起來痛苦萬分,像是在哭臉上卻沒有眼淚。
 相葉擰起眉頭,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殺……殺……」 
 什麼?
 相葉基於好奇的本能靠了上去,彎下腰想聽他說什麼。
 反正將死之人沒什麼威脅性可言,而且他說了他很樂意聽那些人的遺言。 
 「殺……殺……」
 「先生,到底殺什麼呢?」
 「………殺……殺………」 
 相葉覺得這個男人真是認真,連句話都無法說好還堅持要跟著他走這麼久的路。
 讓他堅持著的力量是從哪裡來的呢? 
 「殺……殺…………殺………殺了………。」 
 嗯?
 相葉再度低下腰時跟男子只有幾公分的距離,他聽到男子說 
 「殺了我。」 
* 
 相葉有個壞習慣。
 他喜歡跟規則唱反調,例如寫有水深危險的字樣他就會想跳進去,再例如此門勿入、此物勿碰之類的他都很想進去玩一下或者手癢的碰一下。
 但是於由膽識不夠,所以跳進水裡五秒就會起來,進門也不會待超過一分鐘,不可碰的東西更是用無名指輕輕碰一下就算碰過。
 反正就是想小小的無傷大雅的叛逆一下。 
 所以對於男子的『殺了我』他非但沒有這麼做,相反的他救了他。
 說是救他不如說是他帶他去洗了個澡。
 浴室有個大浴桶,他燒好柴弄好熱水才將一臉難受根本無法睜開眼睛的男子拉起,
 將他早已破爛不堪的衣服給剪開,不梢幾分鐘男子已經全裸了,他將他抱起丟到熱水裡。 
 熱水太滿微微滲出,男子鼻子被淹到水連咳了幾聲,但這刺激似乎又喚起他求生的本能,他在水裡掙扎著,然後慢慢的他扶住浴桶邊緣,才好好的站直了。
 熱水的熱源讓他的身體溫暖起來,他慢慢的能將眼睛睜開,一陣頭暈他所看到的是一張白淨的臉龐,他只是疑惑的盯著,與那人閃爍的眸子對望。 
 相葉微微笑著。真是有趣呀…這男子要稱為奇蹟還是好運呢?
 在這麼慘烈的戰爭攻勢下,他身上居然沒有什麼致命的傷口,
 能使他死亡的原因只會是被餓死或者被冷死,或者……他並不想活。 
 「吶,這樣好多了吧?」相葉走近他,拿了條毛巾沾水擦拭著他的臉。
 他的五官分明,彎而細的眉毛像是畫出來的,那雙眼睛大大的,明亮的像是會發光,高挺的鼻子還正在呼吸,相葉撫過時還感受到那微弱的氣息,還有他的唇,雖然略顯蒼白卻飽滿,要是有什麼可以滋潤他的唇就好了。 
 想著想著,他咬破了自己的唇,從相葉嘴唇上流出暖暖的血,男子似乎還發著愣,他絕美的笑了下將唇給覆上。唇瓣相抵,熱水的霧氣讓浴室變的霧濛濛的,男子將眼睛閉上,唇上的暖意還有……血腥味,沒錯,現在的他竟然覺得這血腥的味道很美味,好像開啟了他的生理機制,對於食物的渴求。他伸手扶住相葉的頸,使他們的吻變的更深,男子含住相葉還在流血的下唇瓣,貪婪的吸吮起來,就算相葉無法喘息想要推開他,他扶在他頸上的手還是抓的牢牢的,那力氣大的讓相葉嚇著,終於男子放手了。 
 相葉紅著一張臉大口的喘息,遙遙頭想使自己鎮定點。
 這男子身上到底有著怎麼樣的力量?不論是求生的本能還是對生存的渴望都是那麼強烈,
 那為什麼還要他殺了他而不是救他? 
 也許他要他救他的話,現在這男子就不會在這裡,而是在泥土裡了。 
 現在不只是相葉的唇紅腫,連男子的唇都是如此,上頭還留著相葉的血。 
 「你還是殺了我比較好吧?」 
 男子很正常的說著話,意猶未盡的舔著下唇,眼神直盯著相葉,這讓相葉突然警戒了起來,他該不會還想喝他的血吧?他退後幾步。 
 「你為什麼不想活?」 
 男子眼眸轉暗。「只剩我一個人了啊。」 
 相葉睜著眼睛,他從沒有看誰露出像男子這樣的表情過,像是悲傷又像是釋懷,很溫柔的臉龐。  
 「那現在…你還想死嗎?」 
 男子微微抬頭。「嗯,很想…而且………」他露出一抹苦笑。「其實我非常痛恨你。」 
* 
 沁曰"  
   這個故事不求新穎,就算你可以預見之後的內容也無所謂。
   我只是想抓回一點我對古代背景文章的感覺。
   心得是,阿拉西的古代文比現代文還好寫。
   這一系列的故事其實是書傳給我小龜的專輯solo曲我才衝動決定寫的,
   因為真的很好聽,歌詞很美我很喜歡。
   還在考慮要不要寫赤龜版本的。(其實是本末倒置,小龜的solo應該寫赤龜才對吧xd)
   配對cp想了很久很久,其實這樣的故事我第一個浮現的是櫻相,很適合。
   所以有了這樣的設定(笑) 
   我還是很疼很疼AIBA醬呢ˇ
         這篇我希望大家能多給我回覆,麻煩了(丟)ˇ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