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櫻相】椰子與二宮(全)

 相葉雅紀養了一隻椰子。
 那是從節目組上帶回來的,是一隻柴犬。
 一開始囔著說要叫他NINO,因為跟他們家二宮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小小的一隻,眨著閃閃發亮的黑色大眼球,當被他吸引想要觸摸的時候,
 牠就會狠狠的咬住你的手指頭。
 節目組的姊姊說,牠叫椰子,是男孩,因為主人受傷住院所以沒法照顧牠很可憐,
 央求借放在相葉那裡幾天,相葉想也沒想二話不說答應下來,抱著牠歡天喜地的回家了。 
 櫻井翔傻眼的望著一屋子雜亂。
 從雜亂裡看到一狗一人在動,狗狗不順從的想從相葉懷裡逃出,
 相葉臉上沾著想要倒給狗狗喝的牛奶一臉的難受。
 牛奶打翻在地上沾濕了翔前幾年送給相葉的衣服。 
 「哇…相葉雅紀你在做什麼啊?」大野智拎著狗罐頭走進屋內,跟翔並肩站在一起看著屋內慘狀。
 「啊,沒什麼,就是……哇,椰子你別亂動,乖點麻…」相葉無奈的想抓狗狗,但狗狗一點也不喜歡相葉的懷抱,就在屋內拼命奔跑繞圈圈。
 翔跟大野同時遙遙頭,二個人不管在那裡忘情繞圈的一狗一人,將地板上倒掉的書櫃扶起,
 翔還一臉埋怨的把被牛奶沾濕的衣服給撿起,神準的丟進垃圾桶裡。
 好不容易四周比較乾淨,至少沒有障礙物,大野從袋子裡拿出狗罐頭打開。 
 狗狗的動作倏地停止了,牠一個反方向往大野那裡衝,
 相葉撲了個空臉直接對準地板撞上去。 
 翔微微瞇起眼,想也知道那很痛吧。
 狗狗對著大野搖尾巴,大野臉上出現笑容摸摸牠的頭說牠真乖。
 看到這種情形,於是翔自做主張的開口了。 
 「智,……牠叫什麼名字?」
 「椰子?」
 「對,椰子,牠這二天麻煩你了。」
 翔拍拍他的肩膀,大野眉頭鎖緊。
 「你該不會是想把牠丟給我吧?」
 翔看著相葉從地板上坐起,眼眶泛紅的摸著鼻子,痛也不喊了只是坐在地板一臉無辜。
 「反正牠不喜歡相葉,留下來二個都難過。」翔說。 
 大野想了想。「好吧,但你知道最新的釣具──」
 「好啦,我知道了。」
 大野笑的比平常還有幹勁,把狗狗抱起步出相葉家。 
 屋子裡只剩下翔跟相葉。
 翔走上前拍拍相葉的腦袋。 
 「沒有能力就不要輕言答應呀。」
 相葉撫著頭,一臉委屈的將一旁的翔推開。
 「我又還沒放棄,你怎麼可以自做主張把牠帶走。」
 翔聞言一笑。
 「都搞成這樣了你就不要虐待你自己了。」
 相葉嘟起嘴,生悶氣。 
 「還有,我送你的那件衣服……我丟掉了。」
 「咦?為什麼?」相葉驚愕的抬起頭。
 「因為被牛奶沾到,不能穿了,所以你決定事情不要太衝動,好嗎?」
 其實翔更希望相葉決定什麼大事都先來問過他最好。
 相葉站起身。「我知道了麻。」 
 翔笑著將他一把拉回,看到他紅腫著的鼻子跟額頭,伸手輕輕的揉了下。
 「好痛…」相葉臉都皺成一團了。
 「終於說痛了?」近乎寵溺的看望著他。
 「本來就會痛阿。」相葉低下頭想躲避翔的觸碰。
 「可是為什麼椰子這麼討厭我,其他動物都很喜歡我的。」 
 翔咬咬唇想了想。「那隻椰子很像NINO吧?」
 相葉愣了下。「什麼?」
 「連一開始對你感到討厭都是一樣的。」
 相葉眼神暗了下來。「搞不好現在NINO也還是討厭我。」
 「才不是這樣,他討厭的恐怕是我吧。」
 「不,是我,NINO曾經說過我高漲的情緒他覺得很煩。」
 「不是這樣,我可是從一開始就被討厭到現在的,我最了解了。」 
 莫名的,兩個人開始爭著到底誰才是二宮最討厭的人。
 相葉聽到了解二個字才睜著大眼望著翔。 
 「你很了解NINO?」
 「嗯。」
 「那我呢?」
 「什麼?」
 「SHO CHAN你了解我嗎?」 
 翔愣著。
 這個問題從相葉嘴裡說出十分不尋常。
 翔知道相葉很多事情,包括他獨自一人的時候其實想很多,
 其實一個人的時候也很安靜,會看著內容灰暗的書,安靜的無法想像這孩子原本的模樣。 
 「嗯,我了解你吧。」
 「不是這樣喔,SHO CHAN,你一點都不了解我。」 
 相葉轉身走到垃圾桶前,將裡頭濕搭搭的衣服拿起。
 「就算它髒掉了,我也不會丟掉的。
 「就算他討厭我,我也不會不要他。」  
 翔看著相葉,突地笑了。
 「你這傢伙…裝什麼憂鬱呢?」
 然後走過去將他手上的衣服抽走,走到浴室將衣服泡水加入洗衣粉。
 相葉在後頭看著有些驚奇的喊。「SHO CHAN你知道衣服要泡水要加洗衣粉?」
 翔望視著驚訝的相葉。「你太過分了喔,我也不全然不會做家事啦。」
 相葉捎捎頭。「因為SHO CHAN在家裡有媽媽伺候著麻…」
 「可是這裡沒有我媽,只有我跟你,所以我必須懂點才行。」
 雖然是很平常的話,但相葉沒來由的感到心裡暖暖的。
 「那個…SHO CHAN,剛剛我說的你當沒聽到吧。」 
 翔甩甩手,用毛巾將手擦乾,走到浴室門口跟相葉對視。
 「所以我說,你這樣不用大腦會讓我很擔心的。」
 相葉咦了一聲。「SHO CHAN你在罵我笨對吧?」
 翔嘆了口氣,他上前像平常一樣緊緊的擁抱住他。
 「我沒有罵你。」
 「騙人。」
 「你喜歡椰子的話,我去跟智要回來不就好了?」
 相葉眼神發亮。「真的?」
 看著相葉動人閃耀的雙眼,透澈的那麼單純,讓翔眼神一暗。
 「嗯,看你是要椰子還是要NINO…我都替你要回來。」
 相葉又咦了一聲,慌亂的說著NINO又不是狗狗,SHO CHAN不要說這種話…
 翔拍拍他的腦袋,「去洗澡吧,你看你身上都是牛奶,黏粘的髒死了。」
 相葉低頭望著自己。「會很髒嗎?」
 翔笑著,他的唇冷不妨的湊近他的脖子,舔了下。
 相葉整個人石化,一動也不動的睜著大眼睛,翔退後了一步愉悅的看著他的反應。
 「你是要進去用水洗,還是要我幫你洗?」
 相葉快速的將翔推出浴室,然後大力的將浴室門關上。
 撫著脖子,相葉慌亂的心蹦蹦的跳,看到泡在臉盆裡的翔送自己的衣服,臉上還是不由得堆起笑容。 
 翔坐在客廳裡,他打了個電話給大野。
 「智嗎?……我只是想跟你說,椰子跟NINO就拜託你了…嗯,我知道他很喜歡阿,只是……」 
 對上浴室的門,翔嘴角勾起一笑。
 「會轉移他注意力的東西是不需要的。」 
 掛掉電話後,大野轉頭看著二宮抱著椰子歡樂玩在一起的畫面。
 他忽然覺得吃醋中的櫻井翔真是太可怕了。 
* 
 沁曰"
   真實的椰子是一隻兔子(我家的)
   然後,會叫椰子的原因是,椰子的台語請大家念念看。
   呀,真是太可愛了。 
分類:寵物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