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嵐禁試寫】解離症(二十六)

    為什麼不能夠透過指尖就讓人感受到幸福呢? 
 今天是上學的日子,但是從早上開始就下起大雨,要說是好日子其實也沒有多好,
 只是坐在溫暖的教室裡看著外頭的滂沱大雨會感到寧靜,這時候如果有熱牛奶然後可以再睡上一覺就好了,就在這時候一瓶溫熱的牛奶從天而降,安然的放置在我的桌上。 
 對著牛奶瓶眨眨眼,直覺性的往天上看,突然後腦杓被人重重的巴了一下。
 「好痛喔…誰阿………二宮君?」 
 二宮瞇著一雙眼睛,看起來像極了我家鄰居養的那隻小柴,他想睡不想甩人的時候就是這個表情,好可愛呀! 
 「喂,幫我喝掉!」二宮比了下我桌上的牛奶。
 「喔,原來是二宮君放的阿,我還以為上帝聽見我的聲音了。」拿起牛奶扭開大口的灌進嘴裡。
 「上帝真的能聽到人類的聲音嗎?」 
 他的話使我想回話,但嘴上還咬著牛奶瓶,想講話又無法講的情形使我的樣子看起來有些愚蠢,二宮君噗哧的一聲笑了。 
 看到二宮君的笑顏,牛奶總算喝光了,我將牛奶瓶放下。 
 「二宮君想要告解嗎?我可以充當你的神父喔!」
 「嘎?」神父?
 「是阿…」我拼命點頭。「你可以跟我告解,我一定不會說出去的!」 
 二宮君聽了更是喀喀的笑起來,像是很開心的樣子。 
 「我阿,還沒遭到需要你這小子拯救的地步。」
 「是嗎?……真的嗎?」
 「是,真的,瓶子給我,我拿去回收。」 
 看著二宮君半晌之後才將瓶子遞給他。 
 真的不需要嗎?
 是不需要,
還是不讓自己需要呢? 
 看著二宮君的背影,我不由得這麼想。 
* 
 潤君的事情因為那瓶牛奶而化為無。
 二宮君像是完全忘記那天的事情似的,什麼也沒有問,
 雖然就算二宮君提了,我大概也不會誠實的說吧。 
 因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第三節下課上的是體育,我跟二宮君有說有笑要踏出教室的時候,
 一個人從後頭拉住我的衣領。
 愣愣的轉過頭,那雙鋒利的眼神我很熟悉,不可否認我很驚訝。 
 『這裡可是學校喔,潤君!』
 我雙眼盯著他,內心這麼對他說了。
 他一笑。『在哪裡有什麼差別嗎?』
 『當然有,我旁邊還有───』
 『他是叫二宮和也?』
 『對,你────』
 『怎麼?被他知道我跟你的關係不行嗎?』 
 也許是內心對話太久,二宮有些不耐煩的道。
 「你們要對看到什麼時候?」 
 我瞄了一旁的二宮君一眼。
 「二宮君,你先去體育館吧。」 
 說完就推著潤君要走,一雙手徒然拉住了我。
 二宮君跟平常一樣冷靜的臉。 
 「今天的體育課不能遲到…」二宮君抬頭對上潤君的眼睛。「你知道吧?」 
 愣愣的望著二宮君明亮的眼神,然後我聽到潤君不悅的嗓音。 
 「走了。」 
 始終都是愣愣的。
 就那樣被潤君強制性的拉走,心裡總有點不安。 
 明明那眼神這麼明亮,卻覺得透著些什麼,
 嗯,很不安。 
*  
 「潤君,你找我有事嗎?」 
 這麼開門見山的問。
 潤君眼底的不悅很強烈,就跟他說出口的話一樣,充滿怒意。 
 「我跟你一定要有事才能見面嗎?」
 潤君這句話使我有些慌亂。
 「不是這樣啦,我只是……不習慣。」 
 就像我已經習慣分組的時候一定會跟二宮君在一起一樣。
 理所當然的就是要在一起,沒有什麼原因,
 但潤君……明顯不是這樣的狀況。 
 突然一個力量將我拉進一個懷抱裡,我才發現那副看似強硬的身體,
 其實在發抖。 
 「我……我看到你跟別人在一起,有點害怕。」 
 在耳邊的聲音軟的不像是潤君說的,我笑了。
 「潤君可以答應我一件事情嗎?」
 「什麼?」
 「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離開你,請你一定要再去找一個可以替代我的人。」
 「不可能的,我……」 
 只要你。 
 潤君心底的聲音是那麼堅定,反倒使我有些害怕了。
 看來,必須要加緊腳步才行。
 我將潤君輕輕的推開。 
 「總之,先答應我好不好?」
 如果你不答應,我可是我不會理你的唷。我對著潤君笑著。
 「我知道了,我答應你。」
 看到潤君極度無奈的表情,我在他臉頰上吻了一記。
 「這是獎勵。」對著潤君還有些發愣的表情微笑。
 「那我先走了,對了,潤君沒事還是別來找我了。」 
 然後快速的跑開,消失在潤君面前。
 突然頓悟了,無論我對潤君是什麼心情都無所謂,
 只要潤君能好好的,那就好了。 
* 
 沁曰"
    這一章只是我想要打相二跟潤雅而已。XD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