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指定題】028.期限 宗祐X手越

 「吶,我給你一個禮拜的時間,如果你愛上我,我就讓你出去。」 
 瞇著眼,眼睛還不習慣陽光的照射,我看著那個拉開窗簾的男子,
 黑髮,細眼,眼睛腫腫的看起來像哭過的樣子,
 雖然如此他臉上的表情卻看不出憔悴,反倒有些…興奮? 
 我估計他應該是瘋了吧,好可憐。  
 忽然,我的臉頰感到一陣像火燒到似的疼…
 他狠狠的揍了我一拳,拉著我的頸領他粗暴的讓我整顆心都要跳出來了,
 有那麼一瞬間,我覺得他會殺了我。  
 「我在問你話,回答我!」 
 頭被他晃的很痛,我困難的吐出了二個字…「不要。」 
 原本以為他會打我,但他沒有…只是沉靜了一會,
 屋子裡安靜的只聽得到我們二個人的呼吸聲,
 一個急促一個沉重。 
 還在思考的同時他緊緊的抱住了我,
 緊的快要窒息了,在他的懷抱裡我只感到寒冷。 
 「……那你就永遠都逃不掉了。」 
 微微睜開眼睛,我才發現他的設定是多麼奸詐,
 如果我真的愛上他,那我還走得掉嗎? 
 「……好痛,放開我!」 
 他真的放開了我,跌坐在地板上,我害怕又狼狽的盯著他,
 他只是對著我的臉輕輕一笑,接著走進廚房…。 
 我聽到流水聲,頓時覺得好累…
 這裡到底是………哪裡?
 而那個男人他又是誰? 
* 
 他綁架我
 他綁架我只是為了
 他綁架我只是為了  一個女人。  
 她叫美知留。 
 切下一小塊牛小排,我心不在焉的吃著,
 他完全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一般,深情的望著手中的相片,
 相片中的那個女人我認得,她跟室友住在我家附近,
 我常常跟她擦肩而過,而每次我都會莫名的多看上她一眼。 
 「她……過得還好嗎?」 
 他沉重的聲音差點讓我噎著,強烈的猛咳了幾聲,
 再度睜開眼時我的視線裡出現一杯水,
 我抬頭看著拿著水杯的主人,他的表情陰沉的可怕,
 迫使我快速的接過杯子一口飲盡。 
 「告訴我,她還好嗎!」 
 這不是一個問題,而是一個威脅,
 如果我答不出他理想中的答案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我握緊了刀叉,假裝若無其事的道… 
 「很、很好阿…」 
 "啪"…一聲。
 原本還在切著的牛小排被他掃落地面,
 盤子應聲碎裂,我的神經一瞬間緊繃了起來,
 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我只是把刀叉握得更緊。 
 「她沒有我……居然可以過得很好?不、你說謊…她沒有我怎麼可能過得更好!」 
 看樣子,我答錯了? 
 這個人基本上就是瘋了。
 打從他把我綁來這裡,我就知道他已經瘋了,
 可是深入虎穴的我只能盡可能把他想像成正常人,
 想像成我的朋友。 
 「你……別那麼生氣。」 
 我感覺得到他的視線,好像銳利的刀一樣會刺人,
 他冷冷的笑了。 
 「你怎麼會懂…我們是注定要在一起的人,我不能沒有她…可是…可是……」 
 他將照片揉成一團,奮力的摔在地上。
 我鼓起勇氣抬頭望著他,他抱著頭坐在沙發上無聲的哭泣著,
 那一瞬間我覺得他好可憐。 
 「你叫…宗祐嗎?我…我叫手越祐也,如果可以的話……我會試著愛上你!」 
 他滿是淚痕的臉抬起,那雙眼睛深遂得很好看。 
 「我不會讓你愛上我的。」 
 「為什麼?」 
 「你以為假裝愛上我,我就真的會放你出去?想都別想!」 
 他起身走進浴室,留下愣在那裡的我。
 我明白這個人為什麼會這麼可憐了,
 因為他連自己都無法相信。 
* 
 跟他待在一起其實是很無趣的。
 他沒事就在看書,一開始我什麼也不敢做只是待在他身邊,
 無聊的望著天花板然後睡著,整間屋子除了他翻閱書本的聲音,
 安靜的連風聲都像被開了擴音器似的讓人無法忽略,
 他並不跟我睡在一起也不常跟我說話,我們像生活在兩個空間的人,
 他只是想把我綁在他這個空間,卻不讓我有接近他的機會。 
 他害怕我愛上他就會離開他。 
 雖然他什麼也沒說,但經過這樣無聲的幾天相處,
 我發現我也能了解他了,像是他幾點會起床、幾點會做什麼事情…
 愛看什麼書,喜歡怎麼樣的擺設、還有…喜歡怎麼樣的女人。 
 他除了看書,還會看照片,一直盯著照片裡的女人發呆,
 他的眼神空洞,雖然眼睛是睜著的但視網膜像是破了一樣,
 沒有焦距也無神,只是這樣望著他我就感到心酸,
 無法想像他的內心有多麼空虛。 
 「吶,我可以看電視嗎?」 
 無聲的相處過了一個禮拜,
 我終於在他睡完午覺之後這麼問,
 他眼神迷濛的皺眉,望著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什麼麻煩的動物。 
 「看吧。」 
 他說完就轉身進去浴室裡沖洗,
 我眨眨眼,本以為他一定會拒絕我的請求…
 對我來說,他像是一顆未爆彈,連倒數都沒有,只要剪錯線他就會爆炸! 
 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
 一個禮拜沒有看過新聞了,
 不知道會不會有我失蹤的新聞喔? 
* 
 「不准看新聞。」 
 他光著上半身,用毛巾擦著頭走出來,
 我回頭警戒的望了他一眼,立即把新聞轉掉。 
 「美知留她……喜歡看歌唱節目。」 
 愣了下,我知道我現在該怎麼做,
 應該把頻道轉到娛樂類,可是…我發現我無法心甘情願的順從,
 美知留將他的靈魂給奪去了,在他眼中的我也許不是手越祐也,
 是另一個象徵美知留的影子。 
 「怎麼?你不想看歌唱節目?那就不要看了!」 
 他說完走到冰箱拿瓶水一飲而盡。
 我按下遙控器的按鈕。 
 悅耳卻沉重的音樂,女藝人穿著紅色碎花和服,
 拿著紅色雨傘,黑色布廉,榻榻米…
 還有她白色濃妝上的黑色淚水。 
 他的視線依舊,停留在照片上。 
* 
 我是美知留嗎?
 對著鏡中的自己,我越來越覺得自己是她,
 這二個禮拜,他準備美知留愛吃的食物、愛看的書、
 慣用的杯子,還有我的作息也都跟美知留一樣,
 美知留總在幾點洗澡,總在幾點睡覺,
 他都規定我要和她一樣。 
 美知留模式的生活其實並不會太難過,
 只是……… 
 「吶,你知道我叫手越祐也嗎?」 
 盯著躺在沙發上沉睡著的他的徹臉,
 我不知道這句話要說給誰聽,
 又有誰會在乎我到底是誰?
 反正對他來說,我只是被綁來的替代者,
 是誰,根本無所謂。 
 我只要照他所愛的人的模式去活,那就對了。 
 轉頭望著那個女人的照片,我想我該拯救他的。 
* 
該怎麼樣才能證明我愛你  是否要頭破血流才算數…  
 我睜開眼睛,發現我躺在一張柔軟的大床上,
 鼻間有種好聞的味道,是男人身上會有的清新氣味,
 我爬起身,隱約聽到客廳有聲響,我疑惑的將房門拉開了一個小縫。 
 「吶,你知道我叫手越祐也嗎?」 
 他抱著膝蓋趨在電視機前,專注的看著螢幕上正撥放的一捲DV影片,
 很顯然,那是昨晚的影像…  
 所以說,就算他在睡覺,就算他視線範圍裡沒有我,
 他依然看得到我的一舉一動。 
 螢幕中的我回頭望著那女人的照片,然後………
 對了,我將那張照片吃了。 
 我將照片撕成碎片,用舌頭舔它,然後…
 我將它吞下肚子裡,好像我吞的不是一張照片,
 而是一個女人的靈魂。 
 他背對著我,我不知道他的表情是如何,
 只是他一動也沒動過,直到……… 
 我將最後的碎片吞下後,轉頭吻了他。
 他並沒有醒來,我都覺得自己吻的其實是個有體溫的人偶,
 在大螢幕上看到這一幕,我突然感到有些害怕…
 對於昨晚的自己,感到害怕極了…
 雖然我都記得自己做了什麼,但……已經忘記動機是為何了…
 好像身體不是我的。 
 「你真的很有勇氣。」 
 突然,他不知道何時發現我的,
 等我回神時,他已經站在我面前了,
 我抬頭向上看,他的眼睛被頭髮蓋住,
 有些陰沉。 
 下一秒,他將我拉起,大力的甩上床,
 我腦袋一片空白,他的身子立即覆上,
 他正吻著我的脖子,我伸出手碰觸到他的胸膛,
 微微使力想推開他,他感覺到我的反抗,大力的咬了我一口。 
 好痛……皺緊眉頭,我懷疑自己的脖子已經被他咬流血了,
 這個懷疑馬上就證實,因為他突然愣住不動…
 我趁這個機會推開他。  
 撫著脖子上的傷口,…手指上有血。
 他的嘴唇也留著我的血。 
 分明受到驚嚇的應該是我才對,但他看起來比我還恐慌,
 看著他眼神飄忽不定,那不安的模樣讓我泛起憐憫,
 伸出手,我碰觸到他的嘴唇,試圖將他嘴唇上的血擦掉,
 他卻在這時候開口了,那聲音微弱,卻好像能透過手指傳達到我心裡。 
『原諒我。』  
 他是這樣說的吧? 
* 
 我的脖子包著一小塊紗布。
 還有一些小紅點,那是他吻過的痕跡,
 我回想起自己將美知留的照片吞下肚的事情。 
 搞不好,美知留也有被這樣對待過吧?
 有什麼…是只有我手越祐也能做到的事呢? 
 「我喜歡你。」 
 踏出裕室,我大聲的對在廚房切菜的他喊道 
 他的背影愣了下,接著他拿著菜刀轉過身。 
 「證據呢?你愛我的…證據。」 
 證據?
 愛一個人居然也要跟辦案一樣,需要證據?
 我笑了下。 
 「我愛上你的動機…是因為我是美知留的替身,我愛上你的證據……因為我是美知留的替身阿。」 
 對,通通都是。
 我是美知留的替身,所以我應該要愛他,
 是他這樣定義美知留的替身的,就算真正的美知留根本不愛他。 
 「你騙我…」 
 「不,我沒有騙你,我真的愛上你了。」 
 「你只是想離開我,所以虛偽愛上我,那不是證據…那只會顯得你更討厭我而已。」 
 我握緊拳頭,不懂…他為什麼如此不信任別人,
 更不信任自己,深吸一口氣我緩緩閉上眼。 
 「沒錯…我是騙你。」 
 睜開眼,我看到他漸漸堆積恨意的眼神。 
 「我騙你…因為我不是美知留的替身,我是手越祐也,我是為了你變的不像我自己的手越祐也…我是愛上你的手越祐也……」 
 跌坐在地上,我的眼淚一滴滴落在地板上。 
 「………你走吧。」 
 驚愕的將頭抬起頭,他眼眶泛紅,看著天花板說… 
 「你不是美知留的替身……那就沒有意義了。」 
 在他眼中,如果我是手越祐也,就一點價值也沒有,
 是阿…一直都是這樣的。 
 「你不怕…我出去後,我會報警?」 
 他對著天花板扯出一笑…「我不怕,因為你是愛著我的手越祐也。」 
 搞到最後,連美知留的替身都不喜歡他呢。
 他卻這麼執著在美知留三個字上,為什麼呢?
 簡直……像個蠢蛋。 
 我低下頭,「謝謝你,記得我叫做手越祐也。」 
 轉身,踏出這間屋子之後,我就是真正的手越祐也了,
 沒有人會逼迫我留在這裡,沒有人會逼我看我不喜歡的節目,
 沒有人會管我用什麼樣的杯子,沒有人會規定我幾點洗澡幾點睡覺,
 沒有人………會在他身邊了。 
 我將門關上,邁步走出那棟大樓。 
* 
        我們的愛,是被日期框住的線…
      那樣的限制,將像線一樣將我們牢牢綁住…
          你曉得掙脫限制的痛苦嗎? 
 離我失蹤的時效期還有一天。
 那天離開公寓以後,我回到家…
 才知道爸媽幫我報警了,我失魂落魄的模樣讓他們心疼的紅了眼眶,
 說我一定受了很大的委屈,我沒有跟他們說明原委,
 我只跟警察說,我失憶了…突然忘記怎麼回家,也忘記是怎麼回來的。 
 他們問我脖子上傷口的事情,我按住紗布道
 「我也不知道。」 
 我臉上的恐慌的表情讓警察有些弧疑的望著我,
 最終也只是讓我離開警察局,並囑咐了一句 
 「在還沒結案之前你都可以再來修改筆錄的。」 
 「結案?是什麼時候?」 
 「下個禮拜之前。」 
 眼神暗了下…「我知道了,謝謝你。」 
 不能讓宗祐被查出…
 沒錯,還不行。 
* 
 離我失蹤的時效只剩下今天晚上。
 今天晚上如果我就這樣讓他結案的話,
 這件事情就從綁架案件變成一宗單純的走失案件。 
 咬著筆的尾巴,我對著空白的信紙笑了笑。 
* 
離開這裡吧。  
 就在宗祐要下班的時候,
 同事遞給他一封匿名的信,
 打開裡面只簡短的寫著這句話。 
 宗祐皺緊眉頭,離開這裡的意思是……
 這個寄信的人…是誰? 
 「你是及川宗祐嗎?」 
 抬頭,他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因為問他這句話的人正亮著他的警察證件。 
 「請你跟我們回警局一趟。」 
 他想,他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 
* 
 「這是手越祐也,你認得他嗎?」 
 警察遞出一張照片,燈光強烈打在照片上,
 照片中的他笑的無比燦爛。 
 「見過。」 
 「你是什麼時候見過他的?」 
 在我被美知留拋棄的那個禮拜天。
 「在路上。」 
 警察將一個牛皮紙袋遞到他眼前。 
 「這是手越祐也脖子上的傷口照片,他本人指證歷歷,方便的話可否去醫院做個檢驗?」 
 當聽到手越祐也四個字時,宗祐眼神危險的瞇起,
 他嘴角勾起一笑。 
 「好阿。」 
 好阿,真是太好了呢。 
* 
 我下了車,看著醫院的招牌。
 警察的車子已經停在那裡了,可見應該已經到了。 
 我走進警察局,是的,來得只有我一個人,
 爸媽原本很緊張想要跟著來,但我嚴正的拒絕,
 況且他們還有工作,也就沒那麼堅持了。 
 踏進醫院,我很快就找到檢驗的地點,
 轉一個彎,我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
 他正坐在醫院前的椅子上低頭失神的盯著自己的鞋子,
 所以他並沒有發現我,看到他的那瞬間,我竟有種想逃開的感覺,
 我總是那麼認為的,他會對我失望透頂吧。 
 當我再度回過神,我看到他在看我,
 面無表情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 
 「你們二位請進吧…」 
 警察說完,就領著我們要進去檢驗室,
 我在他後頭,看著他的背影,不了解…為何他看起來並不憎恨我,
 我明明…欺騙了他。 
 突然,一個力量將我抵上牆壁,警察吃了一驚,就再他想上前阻止時,
 他大吼 
 「再過來我就掐死他!」 
 就這樣,警察不敢再有所動作,我只能困在他雙臂下,連眨眼都忘記了…
 很認真,很膽怯的望著他。 
 我看到他對著我笑了,那笑容充滿著邪惡的意味…
 他扯開我胸前的襯衫,在我心臟的位置大力的咬了一口,
 疼痛讓我開始掙扎,忽然…疼痛感消失了,
 他被警察狠狠的扣住,眼眶雖泛著淚,卻還是能看清楚他的表情,
 好可憐的表情。 
 「吶…美知留她還好嗎?」 
 顫抖的握住拳頭,我的眼淚終於不受控制的滑落,
 我發現,那比傷口還要疼,還要痛。 
 「祐也……」
 「祐也,你沒事吧?啊?沒事吧…」 
 從遠方奔來的爸媽著急的查看我的傷口,
 爸爸隨即轉身對著他大罵… 
 「你這小子根本就是瘋了…你這個綁架犯,準備關一輩子吧!」 
 關一輩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瘋狂的笑了起來,那笑聲悽涼的使我害怕。  
 「我不在乎,手越祐也…你聽著,我根本不在乎你!」 
 閉上眼,夠了…已經夠了。
 不要再傷害我了! 
 「媽…我可以回家了嗎?我好累…」 
 媽媽扶著我,就這樣慢慢的走出醫院。
 上車時,我從窗戶裡看到警察將他銬住上了警車,
 他的表情看來十分悲傷。 
「吶,我給你一個禮拜的時間,如果你愛上我,我就讓你出去。」  
 及川宗祐,我真的愛上你了。
 可是結局不是我自由,而是你再也出不來了。  
 我對你的愛,和你對美知留的愛會一起,
 沒有期限的被關上一輩子吧?
 撫上胸口的齒痕,我笑了。  
        -END- 
 沁言:這個故事是宗祐X手越。
    個人覺得是非常有趣的配對XD
    這個故事,想營造一點懸疑的氣氛吧,
    完全是用這種心情寫出來的呢。 
    很喜歡描寫亮醬的個性跟他所飾演的角色,
    真的非常有趣! 
    指定題-1,多回覆嘍ˇ  
    2008.11.30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BTS-VHOPE】安慰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