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嵐禁試寫】解離症(十五)

 看完魔術表演以後,二宮君的心情顯然非常好,
 步出武道館的時候他居然轉頭笑的比頂上太陽還燦爛,
 我張著大眼怎麼樣也不想錯過二宮的笑容。
 『跟你出來也不賴麻!』他說著然後摸摸我的頭主動將我拉住繼續向前走。  
 原來二宮心情好的時候反差會這麼大啊?真是開眼界了。
 不過這樣熱情的二宮很好,雖然那個冷靜的二宮我也喜歡,不過這個更像人一點。
 也許我也應該去學魔術取悅他? 
 「想學?看到一半就睡著的人是沒資格這麼說的!」
 「沒辦法麻,因為很暗我就想睡。」
 「你是夜行性動物不成?」
 二宮氣乎乎的模樣讓我笑了,我遙遙頭。「我是人類啦!」
 「那麻煩你做點像人類的事情來!」
 「唉,果然還是剛剛的二宮君比較可愛。」
 「你說什麼?」 
 我想能夠這樣帶著笑跟二宮君吵吵鬧鬧是我目前能獲得的最大的幸福,
 如果這世界上就只有我們二個人,我什麼人的內心也聽不到,
 不必管別人的死活,那該多好? 
 但是我又清楚的知道,已經放不下了。 
 「那接下來我們要回學校了嗎?」
 二宮頓了下,轉了個眼神道…「既然都出來了,再陪我去個地方吧。」
 「什麼地方?」
 「秋葉原。」
 「咦?去那裡做什麼?」
 二宮只是一味的衝著我笑。 
 坐上電車,現在是下班時間人潮洶湧,體型較小的二宮差點被壓著了,
 我索性雙手往他後頭的版子一撐,用自己的背部阻擋了大叔們的攻擊,
 二宮被鎖在我雙臂之中,眼睛始終盯著地板顯得有些不自在,我對他笑了。 
 「二宮君,我想我很喜歡你的。」 
 二宮唰的一聲抬頭,臉上驚愕的表情一點都藏不住。  
 「不知道為什麼,只要跟你在一起就能忘記那些人的事情。」
 「哪些人?」
 「嗯,一些…朋友。」
 「朋友?」 
 電車裡充斥著學生們的戲鬧聲,我沒有回應這個問號,二宮也就只是這樣沉默著。  
* 
 去秋葉原的路上我們經過了一家賣手飾的店,店門口掛著許多中國風的吊飾,
 手繩上頭還有各種顏色的珠子,我停下腳步時女店員剛好走出來,也許看到了我的視線,
 所以她笑著對我們道 
 「這珠子分別有不同的意義,兩位想要什麼顏色的呢?」 
 二宮拉著我就想走,嘴裡滴咕著不要浪費時間之類的話,
 我卻硬拉著他來到攤子前,笑著對女店員道『我想要紅色的。』 
 女店員笑了笑,將紅色的手繩套在我手腕上。「紅色守護的是健康。」
 我低頭看著紅色的珠子,再度抬頭道。「這多少錢?」
 女店員望著我們倆,笑。「這個買一送一唷,你們要不要一起分攤呢?」 
 二宮手盤著胸不感興趣的佇立在攤子前,我望了他一眼。
 「這個我出錢唷,所以二宮君也挑一個顏色吧。」
 二宮瞄了我一眼。「你是要送我的意思?」
 我點頭,他才把視線轉到那些手繩上。「黑色吧。」
 女店員看著二宮,她並沒有替他戴上,反而用了一個包裝袋替他包好遞給了他。
 「黑色有防小人的作用唷,祝你們一切順心。」 
 付了錢,我們離開了那裡。
 二宮一邊走著一邊低頭看著那只袋子,遲遲沒有打開。 
 「我來替二宮君戴上吧?」 
 於是袋子就落到我手中,他伸出手讓我替他戴上。 
 「為什麼想買這個?」
 「嗯?因為很漂亮啊!」
 「你還真是單純。」
 看著他手腕上跟自己如同一對的手繩,我笑了笑。「二宮君總是說我單純還是蠢的,其實我沒有吧?」
 他抽回手,無情的搖搖頭。「你還是早點認清現實比較好!」 
 看著二宮君往前走去的身影,他在一間電玩店停下,跟老闆很熟稔的打招呼,閒聊中也默默的掃了一兩片的遊戲入口袋,完全忘記我就在他身後了吧?如果我不這樣跟著他,他會不會一個人走掉? 
 其實比起守護我的健康,我更希望這條手繩能替我好好的守護二宮君。 
* 
 回家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日落將天空暈染成一片黃澄澄的,我深吸了一口氣。 
 「心情真好呢,二宮君!」
 二宮看著遊戲背面的簡介點頭。「是啊!」 
 此時我們已經走到了學校附近,本來是想各自回家的,這才發現他們的書包都還留在學校,
 二宮君有些生氣的說『都是因為你急著走才會忘記帶的!』『對不起啦!』
 如果不趁著你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把你拉走你怎麼可能會乖乖的跟我出來嘛!
 其實還是會覺得有點委屈的。 
 『相葉前輩,你去救救潤君怎麼樣?』 
 就在要踏入學校時,我聽到一個久違的聲音。
 那是手越祐也,我將腳步停下。 
 救潤君?什麼意思?
 『呵呵,我想就算潤君很會打架,要對付這麼多人也不可能吧?』
 你到底在說什麼?
 『去體育館吧,相葉前輩。』 
 體育館?
 一陣冷意從我脊背上竄過,難道潤君…… 
 「二宮君我先去個地方,你不用等我就先回去吧,明天見!」
 我說完快速的跑離二宮身邊。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奔跑的關係,心臟跳的很快,我”啪”一聲將體育館的門打開。 
 「……………。」 
 要說震驚的話其實不太恰當。
 但那一瞬間我的心臟有被急速凍結的感覺,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只能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這是怎麼回事?」 
 身後熟悉的聲音使我驚愕的轉過頭,二宮睜大眼睛看著體育館裡的人,
 我咬住下唇,疼痛跟鮮血的味道使我有了想法,我朝著潤君那裡奔去,丟下還在征愣的二宮。 
 潤君一絲不掛的躺在那裡,他身旁散落著的制服跟領帶被一塊一塊撕的碎爛,
 渾身遍佈著施暴過後留下的傷口,鮮血從他大大小小的傷口上暖暖的流出。 
 我想比起跟二宮解釋我跟潤君的關係,還是先救人要緊。 
* 
 我們將潤君送到了醫院。
 不出幾小時這件事情也被校方知道了,他們通知潤君的家人,
 當我看到潤君媽媽慌張的來到病床前對著還沒清醒的潤君哭泣時,
 我握緊了拳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手越要這樣對待潤君?
 而且為什麼是體育館?這麼剛好跟翔君遇害的時候是同一個地方? 
 坐在醫院走廊的椅子上,我不斷的在想這種事情的所有關聯性,
 想到頭腦都要打結了,翔君潤君手越三人的臉不斷的浮在我腦海裡,
 似乎聽得到他們的笑聲還有他們交錯的細語聲,一陣強烈的頭痛使我不停的發抖,
 直到有人拍了我的肩膀。  
 「你還好嗎?」 
 印入我眼簾的是二宮手腕上的那條手繩。
 慢慢的,感覺頭不那麼疼了。 
 「我沒事。」眼淚卻不受控制的落下。
 二宮望著我,他坐在我身邊伸手將我纜住。 
 他什麼也沒問也什麼都沒說,我很感激這樣體貼的他,
 只是越來越感到不安了。 
* 
 沁曰"
    我發現嵐禁的混合文裡只要是相二的部分我都會寫的很順,
    其實這對竹馬配對我也很喜歡的!
    難得因為相二變的比較輕鬆一點,但很抱歉這篇文就是要拿來虐的,
    虐人虐心是這故事的大綱這樣(才不是) 
    雖然粗暴的流血鏡頭我很想多加描述,但一想起他們的臉就寫不下去,
    這是好事吧XD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神話】神话组合李珉雨承认正与Amy谈恋爱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