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NFINITE‧張東雨生賀】同志公寓 (4)完

 看著手錶走回學校,這麼晚了,大概音樂劇還是什麼展覽園游會的都已經結束了吧?
 因為張東雨的手機在自己這裡,所以張東雨一定也沒能打電話給他,說不定早就在家裡看電視了。
 想著這些的同時,卻聽到前方有喧鬧的聲音,抬起頭,看到的是張東雨對著別人笑的開懷的表情。
 他還穿著那件可愛的浴衣舞台服,接受學弟妹們一個一個的擁抱跟打鬧,在不遠地方的金明洙蹲在階梯上張望著校門口,也正好跟李浩沅四目相對,只是很顯然,他在尋找的人並不是李浩沅,因為他只是略顯疑惑的皺起眉頭沒有任何動作。 
 「啊…浩沅!!」 
 張東雨的聲音大聲又開朗的轉回他的注意力,他能感覺到因為張東雨的叫喚,所有學弟們的焦點都在他身上了,他只是站在原地看著張東雨像小狗看到主人那般朝自己奔來。
 他深吸了一口氣。
 在張東雨喘著氣停下腳步前,他伸手拉住他,扳住他的下顎深深的吻住他的唇。
 因為寒冷而有些乾裂的嘴唇微微在顫抖,但因為李浩沅的嘴裡的溫度跟體溫,那唇辦漸漸的濕潤柔軟了起來,能感覺自己懷裡的那個人,彷彿要溶化了那般。
 只是忽然想奪取他的呼吸,讓他眼裡深刻的只有自己,如此而已。
 雙唇離開之時還牽起了一條銀色絲線,張東雨一張臉紅的大概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有多紅,他只是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人,那雙驚愕的瞳孔裡只照映著李浩沅微微泛起的笑容。 
 「東雨哥,跟我一起搬離那個地方。」
 「咦?怎、怎麼突然───」
 「我喜歡東雨哥,所以,跟我交往吧。」 
 張東雨那雙眼睛似乎忘了怎麼眨眼,看他的表情似乎是嚇得連魂都沒了,
 李浩沅嘆了口氣,再度拉近他。 
 「回答呢?東雨哥?」
 「啊…………」
 張東雨咬咬下唇,偏頭正好瞄到學弟妹們看好戲的期待表情、金明洙似笑非笑的樣子、在金明洙身邊面無表情的南優鉉。
 他回過頭認真的看著李浩沅。 
 「回、……」
 「啊?」
 「回家再說吧!」
 「蛤?」
 「好不好浩沅?現在人這麼多,我、我們回家再說吧,總之,就先這樣,在這裡等我,我去換衣服,馬上就來,等等我!」 
 張東雨說完就一股勁的往視廳教室裡奔,一下子就不見了,只留李浩沅一個人呆站在原地感受夜晚的冷風。
 忽然有人拍了拍他。 
 「無論如何,都得追到,別像我這樣悽涼吧?」
 李浩沅轉頭看著南優鉉失落的表情,他忽然笑了。「欸,優鉉哥…」
 「幹麻?」
 「有看手機嗎?」
 「…………有呢。」
 「那………」  
 李浩沅甩開了南優鉉搭在肩上的手,轉身狠狠的往他的鼻樑揍了一拳。
 南優鉉跌坐在地上,鼻血滴到了地板和南優鉉的手上。 
 「不管是金聖圭還是張東雨的事情,讓我揍你一拳吧,優鉉哥?」
 南優鉉看著手上的血跡,笑了。「你這不是已經揍了嗎?還好我完全原廠,否則鼻子不就被你打掉了。」
 「我會的優鉉哥………不管他再怎麼逃離,我都會緊緊的抓牢的。」
 南優鉉站起身笑了笑,嘲諷的那種笑。「我也知道阿……不過……」
 他再度將手搭上李浩沅的肩膀,在李浩沅轉頭時,一陣痛意朝著鼻子襲來,很自然的鼻血也滴在地板上了。
 南優鉉也狠狠的往他的鼻子揍了一拳。
 「還給你的,可要記住你說過的話,啊,對了………你的鼻子是原廠的吧?」
 李浩沅擦掉鼻子上的血,跟南優鉉同樣狼狽的模樣對望,幾乎是同時,他們扯住彼此的衣領狠狠的揍著對方,一拳又一拳。 
 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會發洩在那些拳頭上,對自己的感情、受到的委屈、無力挽回的愛情、無法確定的不安,那一切的一切,通通都會在今晚結束吧。 
 「你們在幹麻呢?不要打架阿!!」
 「就是阿,不要打架啦!」
 「我們沒有打架!」
 「哇都這樣了還不叫打架,放手阿,別打了,明洙學長幫幫忙阿!」 
 在遠方看著學弟妹們慌張的樣子,金明洙搖搖頭。 
 「………他們沒在打架。」
 「哇,明洙學長怎麼連你也這樣講,東雨學長在裡面幹麻阿,快出來啦!」
 「別管他們。」
 「怎麼這樣!」 
 金明洙聳聳肩,斜眼望向坐在自己身邊,靠著自己垂著頭的人。
 「李成烈,你失落完了嗎?」
 「東雨哥會答應嗎?我一直以為東雨哥只會一直被優鉉哥拒絕,然後一輩子就只喜歡我跟優鉉哥二個人,剛剛看到那種場景…………我們東雨哥要變成別人的了嗎?」
 我們東雨哥要變成別人的了嗎?………………
 就是會有這種人吧,既不想擁有也不想讓他變成別人的,而他們二個,剛剛好就是這一種人。
 「成烈,也許我們也應該去被揍一揍呢。」
 「啊?為什麼?」
 金明洙一笑,低下頭安撫似的吻住李成烈的唇。 
 這不是很簡單嗎?
 因為,他們是在跟自己打架吧。 
‧leave 
 看著眼前被張東雨小心翼翼搬進房子裡的那幅畫。
 畫裡有一個男孩,他笑的十分的燦爛,而男孩身後的背景有黑白線條,還有色彩繽紛的各種食物、日常用品跟一個對著男孩微笑的渺小男孩。
 像是童話故事書裡的那種插畫,色彩使用很和諧,格子線條的黑白也襯托了那些顏色的艷麗,的確很像張東雨的作品。 
 張東雨從房間裡拿出醫藥箱,坐在他身邊。
 「你知道這幅畫的故事是什麼嗎?」
 「什……」當李浩沅要開口時,張東雨拿著棉花往李浩沅的臉上抹。「嘶……痛…你輕點!」
 「誰讓你要打架………還是跟優鉉……」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往他臉上傷口抹碘酒的力道就輕多了,李浩沅看著張東雨近距離的臉龐。
 「我們不是打架。」
 「但是你們都受傷了,優鉉肯定也很痛吧。」
 「你心疼他?」
 張東雨一愣低下頭。
 「老實說,我當然心疼啦,他是我喜歡過很久很久的人,這是不會改變的。」
 李浩沅突然又有一種想把南優鉉抓來揍一揍的衝動,張東雨看著李浩沅冷下來的表情,再度小心翼翼的擦拭他臉上的傷口。
 「這幅畫,是早在你來之前就決定要畫的作品,畫裡的那個笑的很燦爛的男孩就是優鉉,而我就是他身後那些物品裡,最渺小的一個人類。」
 「就算他可能看不到我,但我只希望我能像這些日常用品一樣,不要有負擔的,存在他的生命裡。」
 「因為一直以來那個渺小的男孩,沒有別人了,只是一直一直看著他而已。」 
 所以那幅畫才透著溫柔跟一些些的惆悵吧?即使是有著那麼繽紛的色彩。
 看著那幅畫想來想去,果然是只能放棄嗎?無論他再怎麼努力,張東雨還是無法喜歡上他,這就是他的答案嗎?
 李浩沅嘆了口氣,一把握住張東雨替他療傷時總會撫過臉頰的手。 
 「我決定要搬出去住了。」
 「嗯?」
 「既然哥你只望著畫裡那個男孩,那我就沒有留下來的意義了。」
 幸好,走之前他有狠狠的揍南優鉉一頓,雖然搞得自己也很狼狽,可是那也夠了。
 在他耳邊響起的是張東雨的輕笑聲,他瞪了他一眼,張東雨倒是伸出手捧住李浩沅的臉頰,小心翼翼的在他唇上印下一個吻。
 接觸到張東雨的唇瓣,原本想推開的,但那親暱的距離還是讓李浩沅擁抱住他,吻得更加的深入。
 當張東雨跌在自己身下,無法從那個吻上移開,甚至本能的想要拉起張東雨身上的衣服,冰冷的手撫過他熱燙的肌膚,在他頸肩、鎖骨處落下自己存在過的痕跡,深深的大口的吸吮他身體的每一處,來到最敏感的地帶,察覺張東雨沒有任何的反抗,只是紅著臉顫抖著身子,忽然眼淚就這麼流下來了。
 不曉得為什麼會流淚,大腦跟眼睛都沒有對他做出什麼提示,只是眼淚就是落下了,滴在張東雨的身體上。
 「東雨哥,為什麼不反抗?…………這是你的同情嗎?」
 李浩沅很討厭失敗,只是覺得,這樣好像輸得更加的徹底了。
 張東雨勾住李浩沅的頸子,吻掉李浩沅的眼淚。
 「浩沅,我好像……沒說過要讓你一個人走吧?」
 「啊?」
 「雖然我不可能完全忘掉過去,但是,我會為了你而努力忘記的。」
 李浩沅彷彿還是不能輕易相信的表情。
 「這些日子,是你一直陪在我身邊看著我的,我想我一定可以相信你,繼續走下去,如果你對我有一絲的懷疑,那我也沒辦法了。」
 李浩沅看著張東雨在自己身下的笑容,大大的,深深的,牽起一個笑容,
 他無力的將臉埋進張東雨肩上,但因為身體太過貼近彼此,生理反應不停的提醒他一件事情。
 「東雨哥,意思是我可以繼續吧?」
 「我………」 
 我本來就沒有反抗啊。
 張東雨紅著臉想講的這句話最後也被李浩沅的吻接收了。  
 嗶──您有一通留言───  
 東雨,我是聖圭哥。
 對不起阿,我很自私吧,就這樣丟下你們。
 但是,我想我是放你們自由,不是嗎?
 你現在一定最清楚你自己心裡的答案吧?
 這個號碼以後也會再也打不通了,不用擔心我,我是哥,我會照顧自己。
 我相信有浩沅照顧你一定也沒有問題,況且,我知道的,你其實一個人也會過的很好吧?
 至於優鉉,你如果拿給他聽也無所謂的。
 如果你把接下來的日子用來找我,我一輩子也不會原諒你。 
 對了,還有。
 其實,吃了藥之後,我跟你的事情…………我記得的。
 謝謝你了,東雨。    
 嗶──── 
 搬家其實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
 尤其是當房東太太抱著自己哭的唏哩嘩啦的時候,更是備感辛苦。
 房東太太不停的拭淚,盡情的抱著他回憶剛搬來的時候那個乖巧的男孩。 
 「浩…浩沅,救救我阿…」 
 李浩沅看著張東雨那臉困擾的樣子只是聳聳肩。 
 「不錯麻,這樣什麼事情都不用做了,這樣也好,你那些東西我都可以幫你扔了吧?」
 「啊啊……不要……房東太太,我知道了,我以後會多回來看看妳,拜託妳,回去吧!」
 房東太太聽到張東雨願意回來看自己,立馬笑開懷的站起身。
 「啊,對了,如果當初知道你會把東雨帶走我才不讓你住進來呢,東雨,要是他欺負你,你就回來這裡,不用怕的,知道嗎?」
 看著房東太太,張東雨只好拼命點頭。
 「知、知道的,房東太太,這些日子謝謝妳的照顧,請務必保重身體。」
 「嗯,好,好,乖孩子,那我就走啦。」 
 目送房東太太像一陣風般的消失在房門口,張東雨鬆了口氣,卻也低頭溫暖的笑起來,一個聲音卻在耳邊響起。  
 「這東西看起來像是可以扔的樣子阿……」  
 李浩沅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的是他最寶貝的那隻熊娃娃,張東雨立馬衝上去想搶過,李浩沅卻一把將娃娃放一邊,伸手將他抱進懷裡。
 「喂,如果我欺負你,你真的會回來這裡?有優鉉哥在的這棟公寓?是嗎?」
 張東雨感覺李浩沅的語氣有滿滿的威脅,他縮了會。
 「沒…沒有,那是敷衍房東太太的麻。」
 「不對喔,你看起來很感動的樣子。」
 「這、這個麻…………」 
 「看樣子,你們要整理完可能要花很久的時候喔?」  
 當張東雨看到南優鉉盤著胸站在門口時,才發現剛剛自己忘記把門關上了,
 他想掙脫出李浩沅的懷裡,李浩沅卻相反的緊緊的抱住他,張東雨抬頭看到的是李浩沅對自己笑著的表情,啊啊,完蛋了,不是他在說,李浩沅的佔有慾真的很重阿。 
 「所以你是來幫忙的嗎?優鉉哥?」
 「才沒有,我有那種時間不如睡覺呢,我只是剛下廣播,看到門沒關就習慣性的走進來而已。」
 是啊,因為以前聖圭哥來的時候,他家的門也常常忘記關上的。
 張東雨眼神暗了暗,看著南優鉉觀望著四週的表情。  
 「優鉉你………不走嗎?」
 在學校裡的時候,優鉉還說,不是他搬走的話,就是要跟聖圭哥一起走的,現在他真的搬走了,卻只剩下他一個人。
 「不走,為什麼要走?」
 張東雨想開口,說話的卻是李浩沅。
 「為什麼不走?給東雨哥的留言你也聽到了吧?他都這樣做了,你為什麼還要留戀在這裡───」
 「不論他在哪裡,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會聽廣播的,因為一直以來他都改不了這個習慣,也許該說是我培養他的習慣,只有這一點我有自信…………我會繼續在廣播裡編織我們的故事,不過你們放心,我會繼續快樂過著我的生活,不會有任何影響的,我只是不想離開,難道不行?」 
 南優鉉的表情有一種覺悟。至少看在張東雨眼裡是這樣的,他掙脫出李浩沅的懷抱,也許該說是李浩沅也放開他了吧,他走到南優鉉面前,從口袋裡掏出一個OK蹦,往他臉上的傷口貼上。  
 「那個……我唸過浩沅了,他不該揍你的,總之,臉上的傷要記得換藥。」
 南優鉉撫摸著臉上的OK蹦,一笑。「沒事,這樣揍一揍爽快多了,是吧?」
 接觸到南優鉉的眼神,李浩沅也笑了。「嗯,優鉉哥你……保重阿。」
 「會的,不過………」
 南優鉉突然拉住近在眼前張東雨,撫身在他唇上親了一記。
 「二位,你們也保重阿,再見了。」  
 門”碰”一聲的就關上了。
 張東雨呆愣在原地看著那扇緊閉的大門,手撫上自己的唇瓣。
 嗚哇,這真是……………南優鉉………你想害死我也不是這樣吧……
 …………完蛋了,李浩沅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比起被親的震驚跟害羞,張東雨發現自己更在意的是身後那個人的反應。 
 「東雨哥……」
 「啊?」
 「轉過來。」
 張東雨乖巧的轉過身面對李浩沅,發現李浩沅抓著那隻熊娃娃笑的十分無害。
 「果然這東西還是該扔阿……」
 「啊……浩沅,不是那樣,是優鉉自己親我的,我又沒有───」
 「你說什麼?我聽不到。」
 「啊……浩沅,我真的沒有──」
 「那你過來吻我。」
 「什麼?」
 「就是那個意思。」
 張東雨深吸一口氣,隨即一想,他們現在是戀人不是嗎?
 既然這樣有什麼好害羞的呢?
 對,沒錯,就是那樣,那很正常,根本不需要害羞的。
 張東雨緩緩的接近李浩沅,他黑色的眸子正專注的盯著自己,將手搭在他肩上,直視那嚇人的視線,開啟嘴唇,才發現自己連呼吸都快忘記了。
 輕輕的靠上去,緊緊的閉上眼睛,在快要接近的時候,張東雨聽到一個輕笑,睜開眼睛,是李浩沅笑的得意的表情,一種羞愧的感覺湧上來。
 「喂……你───」
 李浩沅的手環上他的腰,「這麼緊張的,哥真的得多練習一下怎麼吻我才行阿。」
 「啊………不是,那是自然反應麻。」
 「那我示範給你看吧。」  
 將對方拉近自己懷裡,想用盡全力卻只是一個足以溶化的溫柔擁抱,然後深深的給予一個沒有空隙的吻。
 看樣子南優鉉說對了,他們要整理完還需要很久的時間吧。  
END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神話】1106-DONG WAN日記:晚餐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