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NFINITE‧南圭】 腎虧

  
 當金聖圭在廁所被攔截的時候他一點也不意外,從不斷飄來的熱切注視還有牢牢鎖定的視線中他都能知道對方到底有多麼哀怨不滿,要說欲求不滿其實也是可以。
 上一次在房間裡不是給了二次嗎?
 哥,那是上上禮拜的事情阿。況且二次根本就太少,我是個健康的少年我正值思春期耶。
 去死啦。  
 用眼神就能交流那一向是他們的默契,但這默契有時候也給金聖圭很大的困擾,他有時候還希望可以乾脆裝傻不懂他眼裡的意思就算了,可是當他被一雙手牢牢的圈住腰際時,他深刻明白不予理會的下場似乎會更麻煩。  
 「哥,你怎麼可以忽略我。」
 帶有一絲的苦澀與怨氣,他吐出的氣息噴撒在金聖圭的頸間,身後是洗手槽他無處可逃,只能縮了縮身子,用手稍微的隔住他與自己的距離。
 「優鉉,不可以等回家之後再說麻?」擺出有些無辜的模樣歪著頭,那不過就是緩兵之策罷了。
 「上上回是說頭痛,上回是說腰痛,這回又要是哪裡痛了?」
 嘴巴動著手也沒閒著,那雙不安分的手已經竄入金聖圭的襯衫裡來回撫摸,手指頭極其挑逗的逗弄著他胸前的敏感,一陣酥麻讓金聖圭身子一軟,南優鉉將他抱上了洗手檯,讓他倚靠在鏡子前。
 當自己的背脊敲上鏡面,金聖圭真有些慌了,他不斷搖頭。
 「你瘋了嗎?隨時都會有人進來的……而且……這套白色打歌服很容易髒阿…優鉉你別……」
 隔著薄薄的襯衫,唇舌鹹濕的舔弄著剛剛被自己挑起早已挺立的粉紅,那在自己嘴巴裡綻放的感覺總讓南優鉉感到愉悅,領帶釦子也在那當中被輕鬆的解開,金聖圭白皙的胸膛印入眼簾,南優鉉欣賞了一會,有些不滿了起來。
 「哥,你知道我才是肌肉擔當吧?」
 南優鉉忽然牽起金聖圭的手,帶著他的手往自己那大V摸去,金聖圭緊咬著下唇,雖然很想對南優鉉吼,但接觸到南優鉉的眼神他又什麼都沒法說了。
 他是不是又瘦了點?……反正事以致此,金聖圭倒也認真的感受著手上的觸感,軟中帶硬的胸膛,比起前陣子似乎是縮水了,這也難怪阿,他們很快又打了後續曲,又不能好好吃飯,光是練習就很讓人吃不消,抱著他睡在自己身邊時,連睡夢中都練著不朽的曲目。
 一絲的疼在金聖圭的心裡蔓延開來。
 「優鉉阿,我真的很累。」
 南優鉉沒看漏了金聖圭眼底的訊息,他輕輕一笑。
 「是心疼我了吧?但是……」南優鉉傾身靠近金聖圭,因為他忽然的接近,金聖圭的眼神飄移著,南優鉉身上的溫度跟氣息包圍著他,勾住金聖圭的下顎,當雙唇要印上時,南優鉉才緩緩開口。
 「我如果不能當肌肉擔當,哥你要負一半的責任的。」
 「嗯?」
 金聖圭根本不敢多加開口,他們近到只要他張嘴就會親到地步,所以他只是用眼神表示他的疑惑。
 這樣子的金聖圭單純的很可愛,南優鉉幾乎都要忍不住自己的衝動。
 「因為你最近總找任何藉口拒絕我,我的肌肉都是哥你練出來的不是嗎?」
 南優鉉在他唇邊的低語總有一種讓金聖圭快要窒息的魔力,他才想閃躲說他不懂,南優鉉就掠奪住他的唇,在他溫熱的口腔裡用舌頭搗弄翻攪,盡情的吸吮他嘴裡的甜蜜。
 金聖圭被這個吻弄得暈頭轉向的,連原本隔在他胸膛上的手都軟了下來,南優鉉的手在這時緩緩的探入他的褲子裡,輕輕的勾劃著那身型。
 下身的敏感地帶被觸摸金聖圭微微皺眉,與他的唇分開時牽起一條銀絲線,金聖圭羞紅了臉,打了南優鉉的胸膛一下。
 「呀,都說了不要……」
 南優鉉露出好無辜好可憐的無賴笑容。「哥你真的忍心拒絕我嗎?」
 不過他手上的小東西隨著他的動作似乎有了反應,看起來並不是他嘴裡那回事呢,為了加強金聖圭的意願南優鉉低身以口代手。
 身子怎麼說也是誠實的,南優鉉這舉動讓金聖圭完全不能招架,從身體裡竄出的熱讓金聖圭難耐的看著南優鉉舔吻著自己時的樣子。
 「啊…優……別…停下來。」
 在這樣下去他會受不了的,那就意味著褲子會髒。
可惡別讓我被CODY姊姊罵呀。
 「呵呵……」
 像是聽到金聖圭的心聲,南優鉉在他快要承受不住時退開來,很熟悉對方的身體所以知道他的臨界點在哪裡。
 金聖圭看著南優鉉邪氣的笑容。
 「放心吧,我不會讓哥上不了台。」
 原來一開始是想讓他上不了台嗎?
 金聖圭那一瞬間有些許的驚恐,但是南優鉉再度欺壓上來的唇讓他又忘了揍他。
 這次的這個吻帶著南優鉉滿滿的溫柔與愛意,一分都不保留的從這個吻裡傳達給他,心裡也湧上了甜蜜跟暖意,於是抓緊他一點一點的回應他。
 什麼拒絕的理由全部都拋在腦後了。
 南優鉉舔著金聖圭的唇角,對著他迷茫的表情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我愛你,圭哥。」
 這句告白金聖圭想自己什麼時候能夠聽膩,那應該是很難的一件事情吧。
 「所以……看在我這麼愛你的份上,一次就好吧?」
 「啊?」
 「好不好麻,一次就好!」
 南優鉉用只是想買一支冰淇淋的撒嬌語氣說著,還抱著他拼命的蹭阿蹭,金聖圭無奈的舔舔唇。
 「在、在這裡嗎?」
 「我等不到回家。」
 他是真的等不到,因為他的手又開始不安分的在他身體各處游走。
 「你阿……唉,都不知道我是為了你好。」
 「為了我好?」
 在他鎖骨處綿密的吻搭配著南優鉉只剩氣音的問句,金聖圭點頭。
 「我實在……怕你太累呀,如果累到腎虧怎麼辦?」
 「腎虧?」
 完美的在金聖圭胸前印下點點草莓,南優鉉滿意的笑了。
 「哥你怎麼這麼可愛?」
 他應該只會忍到腎虧而已吧。
 南優鉉的稱讚在他耳裡聽起來只像是在嘲笑,金聖圭拍開圈在自己腰上的手,閃躲著南優鉉的吻。
 「你這傢伙…你最好離我遠點。」
 看著金聖圭扁起嘴的賭氣樣,南優鉉再度牢牢的黏上去。
 「啊~哥怎麼了?別這樣麻……你這樣根本是一種慢性虐待呀TTTT」
 「居然還說我虐待你……我這是體貼你,你以為只有你想要嗎?看到你這麼累我也不忍心,我只是擔心───」
 「哥謝謝你。」
 一句簡單的道謝就把金聖圭滔滔不絕的抱怨給打住了,南優鉉聞著金聖圭身上好聞的氣味笑了。
 「可是你不讓我碰你我只會更難受而已耶,好幾次分神都是因為我好想要你。」
 南優鉉講話一向很露骨,金聖圭紅著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見金聖圭不講話南優鉉就當是妥協了,低下身或吸或舔或摳的勾起金聖圭好不容易退去的熱度,金聖圭索性咬緊下唇,閉上眼睛隱忍自己的聲音。
 南優鉉瞇起一雙眼睛,他最討厭的就是金聖圭這個樣子,總是默默的隱忍著不懂得放鬆自己,不管是在纏綿的時候還是在任何事情上都是一樣的。
 那只會讓南優鉉更想努力的在自己的眼前揭穿他。
 他撫身親吻他,手指試探般的探入。
 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金聖圭的身體還是很緊,南優鉉溫柔的只是探入半指然後停留在他體內,但這舉動反而讓金聖圭更加難耐。
 「優、優鉉………」勾住南優鉉的的頸子,金聖圭主動湊上自己的唇吻他。
 那無疑是一種鼓勵,南優鉉動了動手指探入的更深。
 或重或輕的手指律動讓金聖圭慢慢的無法忍耐自己的聲音。
 他忍的越辛苦南優鉉只是越加故意。
 他低身吮咬金聖圭胸前被冷落許久的粉紅,搭配著更加快速的手指律動,雙重的刺激讓金聖圭好聽悅耳的呻吟終於忍不住溢出嘴邊。
 「……鉉…優鉉……我……」
 感覺到金聖圭下身的放鬆,南優鉉也快要忍不住自己的慾望,金聖圭的香氣、聲音、表情、每一吋肌膚都讓他心動的無法壓抑。
 「哥不可以忍耐,因為我真的很喜歡哥的聲音……」
 從第一次在練習室聽到這個男孩開口唱歌,第一首他們一起練習的歌,唱歌時的對視,南優鉉想自己打從聽到金聖圭的聲音開始,就迷戀上他了吧。
 「啊……優鉉,…時間……他、他們會…嗯啊…懷疑……」連講個話都變得支離破碎的,金聖圭羞得根本就不敢看南優鉉的眼睛。
 的確是,他們上廁所也上太久了。
 南優鉉苦笑了下,將手指抽出之後他咬了咬金聖圭的髖骨,當作是一種預告,金聖圭的手覆上他的肩膀,他挺身進入他,結合到最深處。
 金聖圭抱住他將自己完全的交付給他。
 「啊…哥的身體…果然好棒呢…」
 金聖圭真希望南優鉉可以不要這麼誠實的在他耳邊說這種讓他想鑽地的話,懲罰般的金聖圭在他肩膀上大力的咬了下。
 南優鉉輕輕的笑了,穩住金聖圭的身體,緩緩的給予慾望跟刺激。
 與剛剛用手指那種有些空虛的感覺不同,南優鉉的溫度整個人充滿了他,金聖圭的緊度也讓南優鉉額上冒出了汗水,他放縱了自己對他的渴望,瘋狂的在他體內衝刺,一遍又一遍的頂撞讓金聖圭的聲音在廁所那個小空間裡引起回音,與南優鉉的喘息聲相疊迴響著。
 當二個人一起達到頂端時,金聖圭不住的喘著氣,眼眶泛紅都快哭了。
 他可能真的會被CODY姊姊殺死吧。
 「南優鉉………我真是討厭死你了……」
 南優鉉隨手拉了衛生紙擦拭著自己跟金聖圭腿間,真是失策,一不小心又留在他體內。
 「可是我最喜歡哥了。」
 金聖圭只是無力的遙遙頭,南優鉉將剛剛他扒掉的衣服熟練的替金聖圭穿回去,金聖圭確認了下自己身上的衣裝是否乾淨,幸好並沒有髒掉,只是褲襠那裡有點濕,金聖圭瞪了南優鉉有些尷尬的臉一眼。
 「你才不是喜歡我,你只是個自私鬼而已。」
 「哎呀,哥怎麼這麼說,我也濕了呀……沒關係的,就說洗手不小心弄到的就好了,說不定我們走回去的路上就乾了?」
 「那留在我體內的呢?不知道不能洗掉很難受嗎?」
 南優鉉睜大眼睛看著金聖圭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這句話。
 「哇哥也被我訓練到會坦率的對我抱怨這種事情了。」
 他還以為金聖圭只會小聲的自己糾結碎念而已。
 金聖圭一個勁的推開他,跳下洗手台他對著鏡子整理了一番,然後看也不看南優鉉一眼慢慢的走了出去,南優鉉則連忙踩著他的步伐跟在他身後。  
 「欸…圭哥,別這樣啦,等等我麻………」
 「不要。」
 真是氣死他了這傢伙……早知道會這樣他就不要做那種無謂的拒絕了,以後在家裡滿足他也總比在外面這麼尷尬好。
 南優鉉的手牽住了他,那溫熱的手讓金聖圭瞪著他卻也沒甩開,南優鉉可憐兮兮的表情讓他直想笑。
 「我又不是故意的……是來不及麻,別生氣啦?」
 「你還說!」
 「不過,就算是這樣,你還是不能不愛我對吧?」
 看著身旁的南優鉉笑的如此自信的樣子,金聖圭奴奴嘴。是不是讓他太得意了?
 但是看到南優鉉這麼開心的樣子,他不禁也跟著隱隱的笑起來。  
 「我愛你。」
 「嗯?哥你剛剛有說什麼?」
 「我說你一個月不准碰我。」
 「啊?一個月我會死耶TTTTTTTT」
 「誰理你。」  
 所以金聖圭學到教訓了,以後他不會不理會南優鉉的眼神,以後他會盡量在家裡滿足他,以後他會更愛更愛他。  
----------------  
在噗浪聊一聊就變這樣了。
就是說南優鉉很明顯的瘦了,胸膛都平了,金聖圭分一點給他吧
一定就是金聖圭怕他太累會腎虧沒訓練的關係所以才縮水了.......(請自己附上刪除線謝謝(真劍))
這篇對我來說很治癒寫的好快(煙)
厚~我好想寫神之手李成鍾跟可愛睡衣李浩沅(誰知道你在說啥)TTTTTTTTT
以上。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