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NFINITE。南圭】責任

 修長指頭在手機的確定扭上按下,手裡的手機震動著,顯示了完全刪除的那一刻南優鉉打從心底湧上了滿滿的慌張。
 他將手機好好的放回原位,轉頭對上一雙明亮的眼睛。
 漆黑的像極了玻璃珠的眸子裡閃著一些嘲笑的意味,就算他並沒有笑,南優鉉也覺得有些不自在,正想開口說些什麼,那個人倒是先出聲了。 
 「感到愧疚了嗎?其實你不需要愧疚的。」
 南優鉉直勾勾的視線看進金明洙眼底,金明洙舔舔下唇。
 「因為,這實在很像你會做的事情。」
 南優鉉轉移視線,咳了幾聲。
 「你怎麼知道我在做什麼?」
 「不就是刪掉聖圭哥的約會簡訊嗎?」
 南優鉉身子僵了僵,隨即面不改色的對著金明洙露出往常的笑容。
 「原來聖圭哥有那種簡訊嗎?我都不知道呢。」
 「真是會裝傻阿……算了,你不承認就算了。」 
 金明洙拿起桌上的馬克杯,走過他身邊時,南優鉉一把拉住他的外套下擺,用只有他聽得到的音調說話。
 「可不可以……什麼都不要說?」
 金明洙背對著南優鉉,緊緊的將馬克杯握住。
 「你求我阿,求我,我就什麼都不對聖圭哥說。」
 南優鉉手一使力,金明洙就被扯回他眼前,跟金明洙平淡的表情對望,南優鉉深深的嘆了口氣。
 「你要我怎麼做?」
 金明洙張大眼睛欣賞著南優鉉有些泛苦的表情,這種表情很難得能在南優鉉臉上看到的,他通常都是一臉嘻笑,不帶一絲嚴肅正經的態度面對任何事情,事實證明他這樣漫不經心的也能把每件事情處理得很妥當。
 就金明洙看來,那只是他的表面而已,背地裡做了多少努力,付出了多少,別人根本就看不到。
 現在他卻為了金聖圭在央求他呢,這不是很有趣嗎? 
 「對聖圭哥說喜歡我試試?」
 「什麼?」
 「需要我再說一遍嗎?」 
 金明洙給了南優鉉一個極為燦爛堪稱為溫暖的笑容,南優鉉卻覺得背脊一陣涼意,他瘋狂的搖頭。 
 「你現在是想幹麻?玩我?」
 「我才不是想玩你。」金明洙頓了頓。「我是想玩聖圭哥。」  
 南優鉉啞口無言的看著金明洙。
 打從金明洙踏入這個家,他就覺得這傢伙實在無法理解,突然做出的一些舉動也是匪夷所思極了,所以他很少跟他有所互動的,但是他知道,金明洙是重視他們的,否則他不會去問養父母有關他們的身世背景,如果不是因為重視的話,根本也不會想了解吧。
 還有他擁抱李成烈的那一天,他就知道他其實是個有情有義的人吧。 
 「難道你不想看看聖圭哥聽到這件事情的反應嗎?」
 金明洙從廚房回來時,已經替自己泡了杯溫熱的牛奶,一臉幸福的喝著。
 「一定會很有趣的。」
 金明洙嘴邊的笑容十分可愛,看在南優鉉眼裡只感到有些惡劣。
 雖然如此,但是這提議的確是挺有趣的。
 也許,他們都是半斤八兩吧。 
 金聖圭心情不好,他虛弱的靠在牆壁上發呆。
 實在是感到有些鬱悶,因為就在剛剛不久前,他被大學裡的學長叫去臭罵了一頓。
 說他怎麼樣也不能放人家女孩子鴿子,不接受人家的約會或者告白明講就好,那樣毫無音訊的到底算什麼,人家學妹還在大雨天等你等了二個小時,還因為太受打擊請了病假,都是你做的好事吧。
 金聖圭被罵的莫名其妙,他根本什麼也不知道阿,什麼約會?什麼簡訊?他連個影都沒看到。
 是不是有哪裡誤會了?
 學長根本也不聽他的解釋,罵完開心了就走了,徒留他滿臉的疑惑。 
 「哥,你來啦!」
 金聖圭抬眼看著背著後背包走進來的南優鉉,「今天這麼早?」
 「嗯。」南優鉉將背包放下,然後坐到金聖圭身邊,輕輕的抱了上去。
 家裡很安靜,靜到只有時鐘滴答滴答在跑的聲音。
 「不先去洗澡嗎?」
 其實很習慣了,習慣南優鉉突然抱上來的一些舉動,根本就不用過問動機跟原因,大概就是他想找個人抱抱而已吧。
 「哥……」
 南優鉉悶悶的聲音讓金聖圭低下頭看著他。
 「怎麼了?在學校發生什麼事嗎?」
 南優鉉遙遙頭。
 「那是怎麼了?」
 「………哥,我戀愛了。」
 金聖圭點點頭。「你不是每天都跟不同的女生戀愛嗎?」
 南優鉉抬起頭堅定的看著金聖圭。
 「這次,我是認真的。」
 眼神倒是真有那麼一回事,看來真遇上一個好對象了?
 不過這種事情何必對他說呢?他充其量也就是他們的家教兼保母,談不談戀愛他一點也不想過問。
 「只要不妨礙學業,不每天往外跑到讓我找不到,不讓我被罵,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南優鉉眼神暗了暗。
 他的聖圭哥居然這樣說,真是令人沒勁阿。
 「哥,這次不一樣,跟我交往的人………是明洙。」
 金聖圭對著南優鉉眨著眼睛,驚訝的情緒硬是被自己給壓抑下來,他抿了抿唇。
 「你們是兄弟,怎麼可以交往,不說這個的話……你們都是男的。」
 南優鉉皺起眉頭看著金聖圭。「都是男的就不行嗎?」
 金聖圭被那有些責難的眼神看的有些氣惱。「不是不行,只是………優鉉,你……確定那是喜歡嗎?」
 「什麼意思?」
 「我是說……你們會不會把親情誤以為那是愛情?」
 「誤會?」
 「嗯,那只是你們對親情的一種渴望罷了,就像我對你們,我再怎麼照顧你們,也不會喜歡上你們的。」  
 金聖圭的一席話成功的讓南優鉉心裡某一塊地方開始感到疼痛,也許這就是心靈受傷的感覺吧。
 對於金聖圭而言,他照顧他們只是一種責任,因為他領了薪水所以才會在這裡,他隨時都是會離開的。
 是阿,本來就是這樣,否則他一個大學生,何必浪費時間跟青春在他們身上。
 南優鉉對自己出奇低蕩的情緒感到有些無措起來,但同時,他了解為什麼金明洙要這麼做了。
 金聖圭根本就是間接拒絕了他,他嘴角勾起一笑。
 金明洙那傢伙果然還是在玩他而已。
 有些無力的,南優鉉再度牢牢的抱住了金聖圭,感受到他溫熱的體溫,南優鉉呼了口氣。  
 「優鉉?」
 「哥,我是開玩笑的,明洙跟我沒有在交往。」
 「啊?」
 金聖圭想推開南優鉉問詳細時,只聽到南優鉉在他耳邊輕輕的說…
 「我阿,只喜歡你而已。」
 金聖圭瞪大眼睛,下一秒他伸出手大力的推開南優鉉。
 「你………」
 「嘻嘻,看來哥你真的很好騙阿。」
 定睛,看到南優鉉露出得意的如同以往的笑容,金聖圭忍不住大力的往他的手臂上揍了一拳。
 「好痛……哥你怎麼可以行使暴力?」南優鉉撫著手臂煞有其事的哭囔著。
 「因為你欠揍。」
 金聖圭瞪著他,接著又是一拳,揍往他的胸口。
 這次這拳沒有打到,倒是被南優鉉快速的用手檔了下來,握住金聖圭的手,南優鉉臉上的表情變得極其溫柔。
 「我們……能一直這樣就好了。」
 看著眼前的南優鉉,金聖圭心跳忽然亂了拍,混著無法解釋的慌亂,他將手收了回來,起身道。
 「別玩了,快去洗澡吧。」 
 像逃走似的,金聖圭將南優鉉的房門關上,蹲在房門內他甩了甩手。
 揍的好像太大力了………不過,那是他活該。
 怎麼可以這樣欺騙他呢? 
 看著金聖圭走掉,握緊了手掌上的餘溫,南優鉉轉過頭,看著大門的角落。
 「……這就是你想看到的?」
 金明洙慢慢的脫了鞋,看也沒看南優鉉一眼逕自晃進他跟東雨的房間。
 「喜歡他只是浪費時間而已,對他來說,我們都只是責任。」
 南優鉉笑了。
 「你也是在對你自己說吧?」
 「……優鉉哥,如果有一天我們都被拋下了,不如真的喜歡我吧?」
 一點也沒想聽到回應,金明洙"啪"一聲把門給關上。 
 哼那小子……
 滴咕著,南優鉉一股腦的呈現大字型躺在地板上。
 要不是刪簡訊的事情被金明洙看到的話,他才不會任他這樣亂來。
 將手撫上剛剛被金聖圭揍過的手臂,酸酸痛痛的。
 不管怎麼說,還真的有些難受阿。 
------------------------- 
 又是忽然跑出來的一篇。XD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