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嵐禁試寫】解離症(九)

 潤君,去頂樓吧,我們相遇的地方。 
 我最近被一個問題給困擾著。
 例如,如果上學快要遲到的時候,發現路邊有個老人暈倒在路邊,你會怎麼辦?
 那時間發生在人煙稀少但還是有人的早晨,那老人不是離自己最近的,
 他身邊還有幾名少女少年,但他們都只是錯愕的看著他,誰也不敢動一下,
 滾到我腳邊的是老人棕色的包包,再不走會遲到的。 
 「所以你就把老人帶到學校保健室了?」
 「沒錯,這樣我不會遲到也比醫院近麻。」
 「但如果,保健室的簡陋器材沒有辦法救他,反而延遲了拯救他的時間,怎麼辦?」
 「什麼?」
 「我是在說……」 
       如果因為你的決定他死了怎麼辦? 
 二宮心裡的話冷不妨的傳到我身體裡,他並沒有說出口,只是頓了好一會,然後笑了笑。 
 「反正結論是,你真的很多管閒事。」 
 我看著二宮笑了笑。
 也許就是因為我的多管閒事,上天才會賦予我這種能力,可以好好的治癒你們的心靈,
 雖然我能力明顯不足,搞不好沒有拯救到你們,反而讓你們更煩了,
 例如最近困擾我的另外一件事情。 
 我不敢去碰聯繫著翔君跟我的那條線了。 
 雖然有想過要好好跟他道歉,但是另一個調皮的聲音總是不停在我耳邊環繞,
 那聲相葉前輩實在太過刺激了,我除了胃痛失眠還喉嚨痛呢。 
 很認真的去查過了。
 手越祐也,櫻井翔的直系學弟,不時會出現在翔君身邊的人,
 人見人愛,每個人對他的評價都極高,跟翔君一樣,屬於好青年的典型,
 那些人的認知顯然跟我不太一樣,我怎麼聽都不覺得那個叫手越的人是好青年,
 明明就是那麼邪惡的語調。 
 現在呢,翔君會不會已經知道其實樓下三年三班的相葉雅紀就是AM君了?
 如果被發現那以後翔君還會願意對我毫不保留的敞開心胸嗎?
 他之前說過的『反正我也不認識他就算被知道也無所謂』,反過來說,知道是誰就有所謂了吧? 
 『喂~你就只跟我說這樣的話嗎?』 
 突然,潤的聲音一下子出現在我心裡,我嚇了一跳回過神。 
 潤君你怎麼會突然出現的……
 『還說呢,錄音帶是什麼東西?我要你親自唱給我聽!』 
 其實比起潤的要求,我比較在意的是他的出現,我記得我只對翔君一個人敞開心扉,
 照理來說,潤君如果想跟我說話,應該要先徵求我的同意而不是突然就出現了,
 這感覺讓我想起手越祐也,他也是同樣的情形,只是潤君出現時的雜音比較沒有那麼尖銳,
 最近……是怎麼了呢?怎麼大家都可以隨意進入我的內心,我卻不敢跟他們攀談,在退縮了呢… 
 『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喔…有,有啦,潤君…現在在上課,你等放學後再說吧!
 『最好你有這麼認真…』 
 潤君說完就賭氣的離開了。
 我望著站在講堂上講課的禿頭老師,心裡擁上一陣強烈的不甘,
 他怎麼就這樣被打敗了呢?這樣子還敢大言不慚的說要拯救他們嗎?
 我一定要想個辦法封住手越祐也的嘴。 
* 
 沁曰"
    沒空的時候一集的字數就大概是這樣了。
    嗯,前面那個老人的事件,我有碰到過,
    當然沒那麼戲劇化,那個老人被其他人救了,所以我就去上班了,
    只是心裡還是覺得,怪怪的。 
    接下來的故事也許會讓人覺得步調很緩慢,但我很享受這一點一點改變的過程ˇ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