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嵐禁試寫】解離症 (七)

 找大野君練唱的過程其實挺糟糕的。
 如果大野君不要教唱歌教到一半就睡著的話,我應該能更快跟潤聯繫的。
 但是不能對大野君生氣,因為這也不是他願意的,重點是…他唱歌真的好好聽,
 如果有台錄音機能把心裡的聲音錄下來那就好了。  
 說起來,跟翔告白至今已經過了一天了,有整整一天都沒有跟翔取得聯繫,
 因為只有翔的雜音是微弱的,所以就算翔真的有在線上也會一點感覺也沒有吧,
 但就是這樣才奇怪,根本搞不清楚他到底是不是存在心中的,
 像潤大野他們至少還有吵人的雜音跟耳鳴伴隨,那種不適反而變成存在感的證明了。
 等到意識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整整一天,最近忙著做自我沉澱跟找大野斷斷續續的練歌,
 加上現實生活還有考試跟社團,還有二宮君的事情,跟二宮君也差不多有一天沒有講話了,
 雖然眼神常常無意中撞到,但誰也沒說什麼就把眼神別開了,很微妙的氣氛吧?
 就像現在外頭下著大雨,我卻沒帶傘一樣的……微妙。 
 這時候該怎麼辦呢?會像偶像劇那樣,有人適時的站在你身邊跟你搭話,然後說要不要一起回家。四處張望了下,忙碌回家的各位果然沒有一個人注意到我的窘境,等到放學時間尖峰期一過,就會空無一人了吧,而我還是會被困在這裡看著滂沱大雨。 
 乾脆淋雨吧,其實要不是這雨下的實在太像有人在你頭上用水桶潑水的地步,我絕對會選擇淋雨回家,反正洗個澡把衣服晾乾就可以了,下的太大會感覺到疼痛吧,我最受不了疼痛的感覺了。 
 『這個人我好像在哪裡看過?』 
 一個微弱的聲音從心裡傳來,這時候走廊裡已經沒剩下多少人,我回過頭正好跟一名少年互望,
 我對他眨眼,他也對我眨眼,我順勢看著他手裡的雨傘,他也低頭看了下自己手中的傘,然後抬頭道… 
 「我們一起回家吧。」 
* 
 走在大野君身邊,他雖然不多話,但是卻很體貼,因為他把傘拿得很偏向我這邊,他自己另一邊的衣服已經被雨水淋濕了,但他好像沒任何感覺似的沒有任何反應,更有趣的是,身高明顯比他高的我站在他身邊,他就必須要伸長手才能不讓我的頭卡到傘頂,看他如此辛苦的樣子我笑了笑。 
 「讓我來拿不是比較好嗎?」
 「不,你就讓我拿吧。」
 「為什麼?」
 「因為………算了,跟你說也沒什麼用。」 
 『因為我會睡著的。』 
 聽到大野君心裡的聲音讓我笑了出來,他一臉疑惑的瞄了我一眼。 
 「我果然在哪裡有見過你對吧?」
 「嗯?有嗎?…」大野君真是有趣阿。
 「嗯,一定有,你的聲音我好像在哪也聽過。」
 「你這樣說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你!」 
 在心裡聽過的聲音果然不容易遺忘,大野是這樣二宮也是,他們都是聽到我的聲音就覺得很耳熟,說起來,現在跟我有密切聯繫的四個人裡,只有翔是完全沒有見過我的人。 
 「啊,我家到了。」 
 大野停下步伐說,我笑了笑。 
 「那接下去的路我就淋雨吧,沒問題的!」
 「拿去!」 
 他扳開我的手掌,將傘遞到我手中。 
 「嗯?可是這樣你進屋的時候會淋到的。」
 「沒關係,因為………算了,說了你也不知道。」 
 『因為你的聲音像AM君。』
 我隱隱笑了下。
 看樣子昨天一天纏著大野君的效果開始顯現了。 
 「那就謝謝你了大野君,我會去你班級還你的。」 
 我說完就走掉了。 
 『那個人怎麼知道我是大野君?還有他怎麼知道我幾班?好奇怪阿……』 
 聽到大野心裡的納悶,我有些緊張的察覺到我的錯誤,在他們的認知裡,他們心裏的那個人還比第一次見面的我來得熟悉吧,畢竟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如果他們看到相葉雅記這個名字時大概也不會有任何反應,真說不上來是喜歡還是討厭,明明就是同一個我,但是在他們心中卻是截然不同的二個人,這樣真的好嗎? 
 我也不知道。 
* 
沁曰”
   請追這篇的各位要有點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我會慢慢打一點一點貼。
   會完結嗎?就不要逼我了,這個故事我想享受寫的過程,
   希望成為一偏就算沒有結局還是能受人喜歡的文XD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