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嵐禁試寫】解離症 (六)

 我後來才知道兔子跟貓都不會因為寂寞而死掉,牠們只是不甘寂寞而已。 
 天氣很好的下午,美術課今天上的是雕刻,
 通常,這節課是我的心靈沉澱課。
 因為美術老師從來不點名記憶也不怎麼好,
 所以班上就算少了什麼人他也不會發現,
 我會跑到學校人煙稀少到幾乎快廢棄的後花園裡,
 那裡有個被落葉侵占的石椅子跟桌子,
 我是不會去坐的,因為很髒,我只會坐在階梯上看著它們還有它們身邊的大樹,
 如果天氣像現在這麼好,會有陽光照射在它們身上,形成一幅很美麗的畫。 
 以前不會有感覺,但現在發現,心靈不像平常那樣沉靜,
 雖然聽不到什麼人的聲音,但還是會有雜音干擾,就像夏季裡用了很久的電風扇,
 那聲音會讓人覺得煩躁,怎麼也靜不下來,果然還是必須封鎖起來才行呢,
 一邊喊著SORRY SHO CHAN,然後拒絕了所有人的上線,將自己完全封閉住了,
 於是媲美電風扇雜音的聲音消失了,恢復成以往那樣,單獨而安靜。 
 「阿…天氣好好…」 
 靠著階梯角落的牆壁,看著蔚藍的天空開心的微笑,
 這節課平常就是這麼過的,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他可以享受獨自一人的快活,
 其實獨自一個人也是美好的,實在不需要一直跟別人在一起的,
 只是這段單獨的時間不能持續太久,一節課就足夠了,太多會感到空虛,太少會感到無趣。 
 突然,我的視線裡多出了一張可愛的臉龐,二顆圓圓的眼睛正俯瞰著自己,黑色的瞳孔直接倒映出我的臉龐,我嚇了一跳,低頭就想跑,那個人卻說話了。 
 「你跟別人不太一樣。」 
 微微轉過頭,然後很自然的退回到原來的位置望著他,
 他坐在我身邊,看著石椅子跟桌子說… 
 「我覺得,我好像常常聽到你的聲音。」 
 說真的,說不驚慌的話我就不是相葉雅紀了,
 可是明明心裡的我並沒有去理二宮,二宮怎麼會說他常常聽到?
 而且為什麼跟我說這個?難道……被發現了嗎? 
 「我說了也許你會覺得很蠢,事實上我也覺得挺荒謬的,但是有一次,我在心裡突然跟二個人對話了,我完全不認識他們,所以拒絕跟他們談話,在那之後,我就常常聽到那二個人的聲音,不是很清楚所以不知道內容,只是知道他們在對話而已,聽幾天之後發現,其中一個跟你的聲音還滿像的。」 
 我快速的將頭低下。 
 「是……是這樣嗎?好……奇怪啊!」
 真是令人汗顏吶,原來他跟翔聲音都被二宮聽到了嗎?
 不過這是為什麼呢?難道潤跟大野他們也能聽到嗎?
 那為什麼只有我跟翔的聲音能讓二宮聽到呢? 
 說實在的,這個能力的規則從頭至尾就是個謎,
 就連我自己都搞不太懂。 
 「聽到我說這種話,你還覺得我是正常人嗎?」 
 抬眼望著二宮,想起那時候他被我甩開手的落寞表情,
 雖然現在他沒有那種情緒,反而是微笑著的,
 其實二宮不是一個死板版的人,他也有各種表情,
 只是對待我的時候總是那副無奈樣子而已,
 在班上也是受人歡迎的,只是,看著那樣的他,不知為何就是有種不協調感,
 雖然二宮在對某位同學展露笑容,我卻覺得那不是個笑容,一點都不真實。 
 「二宮君當然是個正常人,你會笑會哭,一定是個正常人。」
 「說起來,那本書你看了嗎?」
 「什麼書?」
 「你這傢伙腦容量跟鳥一樣小,就是那本解離症!」
 「阿…是喔,還有那本書呢。」一頁都沒翻。
 「你知道嗎?解離症的患者也是會笑會哭的,可是你能說他是個正常人嗎?」 
 同樣的身體裡住著各種靈魂,一直不停的在變換個性,就跟脫胎換骨一樣,
 無論怎麼看都不正常。
 還好,我的身體裡住的是靈魂的聲音,而不是真正的一個人,如果被取代掉那就太可怕了。 
 「二宮君對這個病很有興趣耶…」
 「那是因為……我也有很多的一面。」 
 二宮微微笑了。
 所謂的,很多的一面是指什麼呢? 
 「吶,你的表情看起來很沒防備耶…」
 「什麼?」 
 我的唇上貼著一個暖暖的東西,水水潤潤的觸感,
 有糖果香香甜甜的味道,隨後一顆牛奶口味的糖落在我嘴裡,
 他的唇離開的時候還不著痕跡的舔了下我的唇角,像是在幫我擦嘴似的,
 用這種令人害羞至極的方式! 
 紅著一張臉,意識到他是在用他的嘴巴餵我糖果,
 也就是說,他們接吻了? 
 「那個……二宮君,雖然我的腦容量跟鳥一樣小,但我不是鳥呀,幹麻要這樣餵我?」
 牛奶糖漸漸在嘴裡溶化,甜蜜的氣息從嘴裡散開,很好吃。
 「我只是很讓你記住我而已,喂,翹課是不好的行為,趕快回去上課啦。」 
 二宮一邊說一邊起身,也沒拉著我就逕自走回教室了。 
 剛剛那個到底算什麼啊?
 為什麼二宮的態度看起來這麼從容不迫的樣子?
 糟糕耶,沒想到電風扇雜音消失了,卻帶來一堆的疑問,
 雖然對二宮存在很多的疑惑,但還是不想強制性的去探究他的內心,
 也許別人我可以帶著幾分惡作劇的心態偷看,但是唯獨二宮君,
 我想親口聽他說。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