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黑系】紅色樹幹

 
>────終於,紅紅的樹不再喘息了 。 
女孩吹著冷冷的風,銀色的長髮隨風落到肩上…
呵…真無趣。 
嘴角勾起一抹笑,她想起那個好笑的男人。 
他的要求她不是做不到,只是如果她真照他的要求去做
那就太無趣了。 
她以這副身軀回來這裡的目的可還沒達成呢。 
        要死,也要找個伴阿。 
* 
秋葉原……桃小小的身軀陷在沙發裡,她正拿著手上的放大鏡看著報紙裡的字,
邵看著她興趣盎然的模樣微微皺眉。 
「這篇報導有值得妳研究的地方?」 
桃甩著她桃紅色的髮,眼睛閃閃發亮…「邵才不懂呢,我是在看自己的傑作留下的痕跡唷。」 
對桃而言,這篇指責殺人的報導簡直就是就是在誇獎她。 
 「邵…你看你看,那顆櫻花樹好漂亮。」 
 放大鏡上印出一個模糊的櫻花樹,那棵數在那篇報導裡其實只佔了版面的一小塊,
 真正的主角是滴在地板上的一大攤血… 
 「這棵樹現在在哪裡呢?」 
 桃對著報紙樣出一個好甜好甜的燦爛笑容。 
* 
銀色的長髮想要不引入注目是不可能的。
但女孩討厭那些望著她的人們,
帶著驚訝跟嘆息。 
所以她一點都不想帶那些討厭的人走。
有時候,不去傷害的人,不代表就是喜歡唷。 
* 
>──── 紅色樹幹,它不再是紅色的了。 
銀髮少女坐在櫻花樹下,到最後她發現只有這個位置最適合她,
那棵樹已經凋零了,明明前幾天還盛開的那麼淒美,
少女偷偷的對著洞口看,她遲遲聽不到那棵樹的回應,
所以她只好用看的,結果裡面漆黑一片,她什麼也看不到。 
於是她去拿了手電筒,澄黃的燈光照入洞口…
銀髮少女迷戀的望著洞口的景象。 
是一具已經發臭的屍身,還有蒼蠅跟蛆在她身上悠哉的爬著,
對牠們這二種生物來說,人類的死亡有益無害,就像我們把牠們當作害蟲是一樣的道理,
活著的時候拼命驅趕牠們,死的時候他們的子孫就會諾無其事的吃掉你。 
阿…好美的生物鏈。 
少女看得癡迷,手一鬆手電筒就落到洞裡了。
少女冷靜的望著手電筒,忽然她笑了。 
喔,這裡面就有一個伴在等我了麻。 
* 
少女總算將視線移回他身上,他依舊漾著那個無害的笑容… 
『把妳自己也裝進那棵樹裡吧♥』 
>───── 紅色樹幹,是暗紅色的。 
         ;沾染著二人份的血跟屍臭,照耀著一朵嬌嫩的小花。 
          她手裡還握著發光的手電筒。  
END 
沁言:
   是個完美的END。
   忽然發現其實不搭配挑剔看也無所謂的。XD
   只是看了才會知道那其中的奧妙之處
   我又完結了一個自創角的生命呢(樂轉(?))ˇ 
   這篇如果不打黑系的話,看得出是黑系文嗎?(愣) 
   (*這篇文章要好好感謝咩才行呢(笑))ˇ 
  2008.7.3  下午5:04分。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