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神話】詠懷詩 (1)

 在我們國家,男子跟男子的相戀是一種禁忌,
 他是污穢的,是罪惡的,是不堪的…
 沒有人能夠接受這樣的異類,人民鄙視他們,
 視他們為不幸,甚至會擅自將他們處死,
 在這國家裡,法律不適用在他們身上,
 只要人民們拿出『他是同性戀』的證據,那他們就免除殺人的罪刑。 
 銀樺,是這個國家的國花,也是這個國家最高權力者的代稱,
 權力者的名字是不能隨便說出口的,那是對銀樺的不敬,
 只有父母親才能這麼喚他的本名,但銀樺的父母早在他十四歲時就相繼去世了,
 於是他的名字成了封印,沒有被誰再喚起過。 
 但其實,他從來沒忘記過自己的名字,而且…
 從有意識以來,他都知道自己喜歡男人,
 這件事情在他親眼看到一對同性戀者被活活燒死之後,
 他就決定要將這件事永遠藏在心底。 
 在父親去世那一天,他在床榻邊握著父親的手,
 告訴父親,他真正的性向,還記得父親淡淡的笑了,他說 
 『父親也曾認真的愛過一名男子,他俊美溫柔,卻也免於被處死的命運…
 他到死都堅持不說出我的名字,我就這樣看著他被燒死了,人民的力量不是我可以抵抗的,
 就算我是那麼高高在上也一樣。』 
 當時,父親看著遠方的表情好像不在這個地方了,在這人生的盡頭…
 他一定也思念著那名男子吧。 
 『玟雨…你日後將會被稱為銀樺,但你要答應父親,找一個真正愛你的人記住你的名字,
 還有…要拼死保護你所愛的那個人,就算兩敗俱傷也別讓他成為遺憾…好嗎?』 
 我聽得出父親語氣中的惋惜和感傷,默默的…我流下眼淚點點頭。
 父親帶著笑就這麼辭世了,在那一天我也成了銀樺,
 過了十年沒有本名,沒有自己的生活。 
* 
 燭火燃燒著。
 玟雨呆然的看著窗戶外頭的黑夜,這寧靜的夜使他快要窒息了,
 他好想逃離這個地方,只要不在這個國家,不管到哪裡都好,
 大家視他為神明般的存在,他擁有很多的權力,
 他可以看不順眼就將一個人殺掉,或是將人民的一切變成自己的,
 他們不會有怨言,還會覺得這一切是忠誠的奉獻,
 可是,還是有他李玟雨絕對無法改變的事情,那就是讓同性戀情能夠得到祝福…  
 他真的無法改變那些人民打從好幾代就延續下來的觀念,
 他們臉上的痛恨是沒有原因的,只因為老一輩的人都是那麼看待那些人,
 所以他們沒有理由的排斥他們,
 但就是沒有理由所以才無法解決,那觀念太根深蒂固,任誰都無法拔除。  
 每次看那些人被處死,玟雨的心都覺得好痛,
 好像正在被唾棄的人就是自己,那是一種精神折磨,
 常常痛苦的讓他關在房裡抱頭痛哭,他多希望他是個正常的男人,
 他能接受女人的投懷送抱,他嘗試過…可是在她們身上他找不到怦然心動的感覺,
 更不用說能得什麼幸福,他非常清楚…這不是愛情。 
 燭火一閃一滅,窗戶吹進來的風越來越強烈,
 提醒他現在該是就寢的時間,他起身要將窗戶關上,
 突然,一雙手伸出來擋住了即將要關上的窗戶,
 玟雨愣了下,不是因為太過突然,而是白色的紗窗上出現了一道血痕…
 血痕來自擋住窗戶的那雙手,常識告訴他,那個人受傷了。 
 「你………」 
 忽然,那個人一躍跳進了屋內,
 他按住了我,用沾上血液的手捂住了我的嘴巴,使我無法動彈,
 他比我高了些,困在他懷中,能聽到他猛烈跳動的心跳聲,
 他的手在顫抖,感覺起來非常害怕。 
 「銀樺陛下,不好意思冒犯您了,您的房間先暫時借我躲躲吧,一分鐘…不,三十秒就好。」 
 說著這段話的時候,他的心跳更混亂了,因緊張而呼吸凌亂的他,
 胸口不斷起伏著,鼻間只聞到屬於男人的獨特氣味還有些許血腥味,
 他很緊張,是非常。 
 玟雨並不討厭這樣跟他貼近著,他甚至不想離開這溫暖的胸膛,
 可能也是因為這樣他並沒有掙扎,只是靜靜的聽著他急促的呼吸聲慢慢轉為平緩,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他的呼吸跟心跳終於沉穩了下來,
 也許是玟雨太過安靜,原本牽制著他的手顯得放鬆了不少,
 就在他完全鬆懈的時候,他一把推開他,反將他抵在牆壁上捂住他的嘴巴。 
 情勢互換,兩人四目相對,四周因為夜晚安靜的有些沉重,
 玟雨看著那雙眼睛,他有那雙炯炯有神的明亮雙眸,才一眼對上就無法移開視線,
 他微微開口… 
 「你是什麼人?」 
 那個人眼神轉暗,玟雨才想起自己這樣按住他,他根本不能說話,
 他放開他,反正他手臂受了傷也不可能傷得了他。 
 那個男人蹲下身握住自己流著血的手臂,似乎是想止血,
 玟雨瞇起眼,重新打量了他。 
 他衣衫破爛,腳跟手都受了傷,應該是被什麼人追殺了吧?
 他臉上的表情很是痛苦,額際上都滲出汗水了,看他這樣玟雨也有些不忍心,
 他從前學過點穴,知道怎麼樣才能止住血,他蹲下身用力按住他的手臂,
 會痛,所以那個男人肌肉緊繃了起來,發出了輕微的悶哼…
 玟雨微微抬頭望著他,發現他也正好瞧著自己,他看出他眼中的疑惑,
 玟雨無奈的笑了笑。 
 「我只是覺得……像你這樣是止不了血的。」 
 那男人的肌肉放鬆了一些,疼痛很快被他習慣,
 從他反應看來,他應該常常受傷,而且玟雨看到了,
 他腹部有一道很長的舊傷疤,看起來怵目驚心。 
 就在玟雨對那疤痕發愣時,一雙溫熱的手撫上他的臉頰…
 他嚇了一跳下意識想出拳,卻在看到他的眼神時停下,
 他也愣了下,但隨即小心翼翼的用他另一隻乾淨的手擦拭著他的臉頰… 
 「剛剛太緊急沒發現我的手沾上血,害您俊美的臉都髒了…抱歉。」 
 拳頭在他的溫柔撫摸下鬆開了,玟雨發現那男人的臉色雖然蒼白,
 但是好看極了,那眉那眼都有自己獨特的魅力。 
 「你知道…我是銀樺吧?」 
 他收回手,笑了笑…
 「我知道您是銀樺陛下,這樣闖進來觸犯到您可能會死,可是…我別無選擇了。」 
 「別無選擇?果然有人要追殺你嗎?」 
 「嗯…」他低頭望著自己手臂上的傷口,已經停止流血了…
 「在他們眼中我是個不幸的人,我認了。」 
 心跳倏地慢了一拍,他說……他是不幸的人?
 意思是說,他是同性戀?
 所以他才會被這樣追殺嗎? 
 「那你的愛人呢?他在哪裡?」 
 他看我激動的表情出現了不解的表情,回道…「他前幾天就被處死了,是我沒有能力保護他!」 
 「對,你真是差勁透了…你根本不該逃的,你應該跟他一起死!」 
 說著說著,玟雨激動起來了,
 可能是父親的關係,他一直覺得…要不就是拼死保護愛人,不然就是同歸餘燼,絕對不能苟活,
 那太奸詐了… 
 「我不能死。」他緩慢的吐出這四個字…語氣顯得很無力。「那是我跟他的約定。」 
 握緊拳頭,指甲掐進肉裡,悲傷襲上心頭,
 他受夠了,為什麼總是這樣?這是第幾對戀人被拆散了?
 為什麼他們要執著古老的觀念而不正視現在?
 他們相愛有什麼錯? 
 玟雨咬著下唇,因為太過氣憤而咬出血來了,
 他真的好生氣,好生氣。 
 「銀樺陛下…您為什麼要這麼生氣呢?」 
 玟雨愣了下,他對上他的眼睛,他充滿疑惑的表情使他回過神,
 是阿…沒有人知道他也是個同性戀,因為他隱藏了這件事情,
 他能理解的,同性愛之間的無奈,可是他無法說出口,
 不能坦率的跟他們站在同一陣線,因為…他是銀樺阿,
 這麼神聖的人不應該跟他們眼中的不幸扯上關係。 
 「莫非……銀樺陛下您也───」 
 「不,不是這樣…」
 玟雨起身走到了桌前的椅子上,背對著他,
 他想他此刻的表情肯定很慌張,他不想被看出破綻。 
 忽然,一個溫暖的擁抱從背後襲來,
 他從後頭圈抱住了自己,當看到那雙沾染著乾枯血液的手臂時,
 玟雨發現自己無法推開他。 
 「銀樺陛下…您也很痛苦吧?」 
 耳邊若有似無的氣息讓玟雨難受的想哭,
 他不想被當成不幸的人,
 他害怕自己會從高高在上的神變成罪惡至極的犯人,
 他很矛盾,想反抗那群人卻也希望能被他們尊重跟接受,
 他身上背負了太多的期待,所以無法坦率的承認更無法逃跑。 
 一直以來他都被這些東西束縛著,不敢放手去愛。
 可是這樣真的好痛苦,如果有個人可以理解自己並守護這個秘密那就好了。 
 忽然,那個擁抱離開了他,玟雨立即轉身,
 他站在窗戶邊,轉身對玟雨露出一個笑容… 
 「陛下,謝謝您替我止血,這件事情…我會當成秘密守護住的,請您放心吧。」 
 他要走了!
 玟雨看著那燦爛的笑容,不自覺的…他從後頭緊緊的抱住他的腰,
 臉貼上他的背,眼淚終於流下了。 
 「不要走……請你…不要走…。」 
 那樣的心情已經無法隱藏了,需要被理解被接受…
 但這是多麼奢侈的事情,他不該這樣抱這這個男人的,
 他不該叫他不要走,因為最終…他還是會走的。 
 「銀樺陛下…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但我會活著回來看你的。」 
 聽著他的話,玟雨鬆開了手,
 真是丟臉呢…他可是銀樺,這個國家最有權力的象徵,
 他卻像個女人似的抱著他哭,要是那些大臣看到了會怎麼想? 
 「對了…」 
 忽然,他轉過身認真的看著玟雨,玟雨愣愣的望著他,
 就在這時候,他一把將他拉住,準確的吻上他的唇。 
 唇上的熱度讓玟雨嚇了好大一跳,
 他離開他的唇時還對他的臉笑了笑,並輕輕吻掉他眼角上的淚水…
 接著他露出一抹苦笑… 
 「銀樺陛下…雖然您的吻很甜美,但您知道我現在對您做這種事情可是多麼害怕呢!」 
 聞言,玟雨回過神,他眨眨眼望著他的笑容,
 接著,他閉上眼將他抵在牆上回吻了他,感覺到他全身僵硬,
 似乎是被這個吻嚇著了,玟雨退開對他茫然的臉笑了笑… 
 「我不是銀樺,我叫李玟雨,那……才是我的名字。」 
 他有些慌張了…「陛下,您這樣告訴我名字好嗎?我───」 
 「沒關係的,我准許你叫我的名字,准許你不對我使用敬語,可是…你說要回來看我的承諾可要實現喔!」 
 他依舊愣著。
 看他無法回神,玟雨微微笑了,
 他看玟雨笑這才抱住他點點頭。 
 「我一定會回來見你的…玟、玟…玟……」 
 玟雨看他彆扭的樣子,在他懷中笑得開心極了…「是玟雨,連喊個名字都不會呢。」 
 其實是他太苛責了,要知道…這名字已經有至少有十年沒人喊過了,
 全國的人都知道,陛下的名字是不能隨便喊的,
 現在要他打破這個傳統太過突然了吧。 
 「那…我走了。」 
 他轉身要跳下窗口,玟雨還有些不捨…
 雖然是今晚才見到他,可是他真的好希望他能陪在自己身邊,
 他轉頭快速的輕啄了下玟雨的唇,就在玟雨愣著時,
 他摸摸他的頭道… 
 「別露出這麼悲傷的表情麻,如果我還活著的話,我一定會來見你的…」 
 說完,他隱身於黑夜之中。
 玟雨眨著眼摸著他剛剛摸過自己的頭,
 唇上還有他留下的餘溫,那麼清晰…那麼甜蜜,
 直到現在他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他告訴他自己的名字了。
 記得父親臨終前告訴他,『找一個愛你的人記住你的名字』
 我可以這樣盼望你嗎?陌生人。 
* 
 沁言:
    這個坑挖的很深(XD)
    一看就知道是個會很長的文,
    這種需要寫很久的文,我都有點害怕,
    我怕過不久我就會對他失去興趣,
    J家文已經有很多案例了(XD) 
    這篇文我有很深的感觸,
    無意中看到皇帝們的同性史,
    他們除了佳麗還有男寵,
    而且在那個時代皇帝有男寵是很正常的,
    甚至那是上級社會才有的行為,
    只是那時他們不稱做同性戀。 
    漢哀帝對董賢的愛就讓我深深感動,
    他的癡情,讓我想寫一個類似這樣的故事,
    不過基本上我覺得皇帝們根本就瘋了,
    三千佳麗玩不夠,連男的都不放過,
    而且他們玩那些小太監的時候,可有問過他們的意思?
    嘖嘖嘖,誰說以前的時代保守?
    我看比現在更亂吧! 
    會選擇用銀樺當作上位者的代稱,是因為他的花語,
    在之後的文章會提起,個人很喜歡銀樺這個植物的名稱,很華麗很美! 
    其實沒有預定要打什麼樣的配對,
    只是玟雨很適合當領導者的角色,
    而那個被我設定出來的攻方,依照角色的個性,也很自然的有了人選,
    我果然淺意識對那個配對有愛XD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