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嵐禁試寫】解離症 (二)


 18:07分  
 走在回家的路上,手上拿著超商的袋子,裡面裝有媽媽要用的醬油,
 我是被派出來買醬油的相葉君,因為忘了帶手錶,所以從腦袋裡隨便抓了一條線問了…
 現在幾點了?  
 『晚上六點零七啦,你可不可以不要為了這點小事叫我?我很忙耶!』
 潤君很忙嗎?我怎麼一點都感覺不出來。
 『如果你感覺出來那就遭了…』
 為什麼?
 『我跟一個女人在床上你覺得我不忙嗎?』  
 這個人叫松本潤,在翔之後,第二個聽到的聲音就是他的,
 也讀我們學校,不過是放牛班那種性質的班級,職務是……體育股長。
 他最大的問題,就是克制不住想擁有別人的慾望,佔有慾強到不太正常,但骨子裡是很溫柔的。  
 可是潤你一點都不興奮耶。
 『你又知道我不興奮了………啊,對喔,你讀得到我的內心。』
 是阿,你的想法我都一清二楚,而且你還能在這種時候分神跟我對話可見一點都不感興趣吧。
 『反正我瞞不過你……你趕快回家啦。』
 就算回家我也能一直吵你的。
 『AM君,你太欠揍了。』  
 笑了笑,我突然想起一個問題。  
 潤君這麼喜歡擁有一個人,那會不會想要擁有我?
 『……………。』  
 沒有斷線的空虛感,但是潤並沒有說話,只是沉默著。  
 就算你想擁有我也是不可能的,因為我們是碰觸不到對方的,潤君一定很不甘心吧。
 『你其實根本沒有詢問我的必要,不是嗎?』
 但我就是想親口聽到你說阿。
 『是,沒錯,很不甘心…』
 所以為了彌補你,我可以答應潤君的一個願望喔。
 『好阿,那你創作一首歌給我聽吧。』
 創作?要自己寫的那種嗎?
 『對,獨一無二的,除了我別人沒有,創作的時候也只能想著我!』  
 我聽得到潤的內心,他說"這樣至少算是勝利吧"
 潤君根本不是因為愛所以想要擁有一個人,那只是他毫無理由的佔有慾,
 可能這樣會讓他有優越感吧,比任何人還優秀的成就感,
 相同的,害怕別人討厭自己,一但遇到挫折很容易會自責然後失控。  
 好阿,我答應你。
 『你說到可要做到,下次你叫我的時候我就要聽到。』
 咦?可是那可能要很久。
 『所以你就不會來煩我了。』  
 苦笑著。
 潤君真是聰明呢,下次去他教室看看他吧。  
 『這是我們的約定喔。』  
 約定的感覺好沉重,如此美好的事情變成約定,
 就像掉入陷阱裡拼命想逃脫的兔子,要掙開的話一定會受傷的。  
 嗯,約定好了。  
 承諾完以後,潤就消失了,身體裡的深處本來被塞滿的空間一下子空了,
 本來是不會感到失落的,但漸漸發現,一但心靈某一塊地方被人占去太久,
 那個地方被撐大了,如果消失,就會感到不習慣。  
 原來如此,我已經習慣與他們對話,習慣有他們的存在,
 這種極為不合理的事情,竟也變的非常平常,跟戀愛一樣。
 如果這是戀愛的話,那也太多人了吧。  
 就這樣,我欠了身體裡的聲音一個約定。
 得盡快達成才行,否則搞不好會來不及阻止潤做些什麼不好的事情呢。
 一邊想著一邊走回家,到廚房扔給媽媽醬油,然後走回房間,迷迷糊糊的睡去。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