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黑系】永咒

   那是在一個永晝的國家,在那個國家沒有人見過太陽,
   對他們來說,太陽只是教科書上的一個名詞,
   潮濕、黑暗、悲觀攏罩在整個國度裡,難以喘息的…詭異。 
  「呵呵…呵呵。」 
  黑暗的小角落,傳來了少女的低笑,那笑聲嗜血卻也天真,
  對他來說,那是一個遊戲,也是一個課程。 
  「善也,你在這嗎?」 
  不久後,黑暗的巷弄前站了一個面貌清秀的少年,看起來跟少女的年紀很相近,
  名叫善也的女孩抬起頭,他的身上沾滿了血跡,手上佈滿了黑色的髮絲,那是
  女人的頭髮,善也看到少年,立即起身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奕,你在找我?」 
  奕瞄了眼地板,嘴角扯出一笑。 
  「因為老師沒來上課,所以來看看的。」 
  「這麼說…你不是來找我的嘍?」善也低下頭,玩弄著他身上那套佈滿血跡的羅莉裝。 
  「的確不是阿…」奕蹲下身,摸著地板上稜亂不堪的黑髮,露出了一種近似殘酷的笑…
  「還不錯麻。」 
  善也聞言,低笑「我哪一次沒有把奕交代的事情辦的好好的呢?」
  他的眼神泛著淡淡的紅光,照映著那一地的艷紅,一瞬間,他的眼神改變了。 
  「還記得嗎?我是個優等生。」 
  奕沒有看他一眼,立即走出了巷弄…只淡淡的拋下一句話
  「別把自己扮成女生,很噁心。」 
  討厭?…善也看著奕逐漸遠離的身影,諷刺的一笑… 
  「討厭?…是嗎?」 
  只怕…你討厭的不是我,而是…倒映在我眼中的…真實的你。 
 X            X          X 
  瀧澤善也,名副其實的美少年,他的美是很難用文字去形容的,
  說他是天使有些太過火,但說他是惡魔卻也不盡然,也許…
  介於兩者之間的角色更適合他吧? 
  盯著鏡中的自己,善也忽然笑了,不是為了他狡好的臉蛋,而是另有原因。  
  「真奇怪…」喃喃自語著,善也輕摸著自己的臉龐。 
  「什麼東西奇怪?」 
  鏡中出現了另一個男人,他有一頭的黑髮,率性的十分自然,雙眸深邃有些憂鬱。 
  善也看著鏡子中的他,勾住他的手道… 
  「奕,你為什麼不喜歡我?我可是個優等生耶!」 
  「我對你…」奕那雙深邃的眼對上了善也,他扯出一笑…「我對你不帶有任何期許。」 
  說完,巧妙的掙脫了他的手,善也看著奕,微微笑了。 
  「所以我才這麼喜歡你阿。」 
  所有人都對我抱有期待,他們喜歡我展現出來虛偽的那一部分,
  卻沒有人過問我內心的空洞,只有奕,他不帶興趣的看待我這個人,
  像在看一具冰冷的屍體一般,或許對奕來說,我只是個會行走的空殼吧? 
  「我是知道的喔,奕有興趣的東西只有一個…也是你來到這個國家的原因。」 
  奕笑著,卻有些寒冷。「別開玩笑了,我憎恨著這些。」 
  奕說完就消失了,善也看著他的背影,
  這個國家阿……差不多沒有人類了吧? 
  有心的人,只怕沒幾個了。 
* 
 看著櫥窗裡的布偶娃娃,善也露出的笑容十分溫暖,
 忽然,身後一個陰影籠罩了他,他微微轉頭,
 關奕一臉陰霾的站在那裡。 
 「你這是什麼意思?」 
 善也沒有被他的怒氣嚇著,輕鬆應對…「我只是想讓你開心。」 
 奕皺起眉頭,「你認為這樣我會開心?」視線轉到了櫥窗裡的布偶娃娃。 
 裡面並排著五尊與人等身的布偶娃娃,她們的黑色直髮貼順的落在地板上,
 地板都被黑色給佔滿了,她們臉色白皙,表情木然,缺少了布偶應該有的活力,
 栩栩如生的彷彿下一秒就會動起來。 
     她們身上穿著不同顏色的和服,腳著木屐,儼然是五尊日本布偶娃娃。 
 奕危險的瞇起眼睛,他再度瞪像一旁持著微笑的善也。 
 「不喜歡嗎?…還是說,你一直被這些東西壓制著呢?」 
 善也是知道的,有關奕的故事,
 奕一家人都被一隻布偶娃娃詛咒了,只有他一個人還獨活著,
 直到現在,那隻布偶娃娃還時常跟在他的身後,
 只有奕看得到她,旁人只能看到透明的空氣罷了,
 於是他照著他對那隻娃娃的想像,製造了這五尊娃娃。 
   看樣子,他想像的還挺標準的。 
 「真無聊。」 
 奕轉身就要走,善也快速的抓住他的手。 
 「……就算是一種詛咒,但你不是孤獨的阿…」 
 奕睜著眼望著他,善也鬆開了牽制住他的手…
 奕再度將目光轉回櫥窗裡的娃娃。 
 事實上,他什麼都看不到。
 在這沒有陽光的國家,沒有燈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
 但他就是知道那裡頭的娃娃長什麼模樣,
 也知道善也站在什麼位置,以什麼眼光看著自己,
 同樣…善也也了解他所想的一切。 
 這個國家、包括人都被詛咒了,就跟奕一樣被永遠的束縛住,
 善也是自由的,他沒有受到任何詛咒,卻也孤獨的得不到幸福,
 所謂的幸福,應該是在什麼樣的地方? 
       他們從來沒見過。 
 「我們…該離開了。」  
 善也點點頭,他也真有些想念…
 想念在陽光下看著那些痛苦的人活著的表情。 
 他們走了,隔著他們之間的距離依然存在,
 只有奕看得到的布偶在他們身後微微抬起頭,
 櫥窗上那五個流著血的女人還在那裡面,
 黑色的直髮還滴著未乾的血液,
 腳上的木屐浸泡在她們彼此的血水裡,
 臉色依然木然。 
 布娃娃輕踩著愉快的步伐跟上他們,
 木屐發出的聲音只有奕聽得到,
 他感覺的出來,那詛咒又跟隨著他到天明了。  
          END 
 沁言:這個作品是看了新聞之後覺得,大家都被詛咒了,
    經濟不景氣,動盪的人心,就算是充滿陽光的國家,
    看起來也會像黑夜一樣吧?
    就像是詛咒一樣。 
    打這類的文章我總感到很愉快,跟同人文不一樣,
    他們是我內心的一部分,可以自由發揮沒有限制,
    打起來沒有顧慮很舒服,善也跟奕的故事我短篇也有寫,
    就是偽善跟世界論,是我滿喜歡的二個角色,
    他們有點曖昧?(笑) 
   2008.10.15  01:13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