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嵐禁試寫】解離症 (三十八)

 就當作是我的自私吧,請你們不要一起拋下我。 
 大倉忠義經過公園的時候看到了相葉雅紀。
 他坐在公園的盪鞦韆上,手上拎著二個書包,一個很明顯是二宮君的…
 而那時已經是半夜一點了。 
 "相葉君,你現在在哪裡?"
 淺入相葉君心底與他說話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躲在暗處的我只是看著相葉君發愣的表情,然後心底竄出了屬於相葉君的鼻音,
 聽起來悶悶的聲音。 
 "在家裡唷…那個…大倉君,櫻井君他……回家了嗎?"
 "嗯,很平安的到家了。"
 "那麼…二宮君呢?" 
 看著那樣無助的相葉大倉無語的將視線轉往黑壓壓的一片天空,
 內心裡傳來另一個聲音,錦戶說那孩子是自作自受,他打從一開始就不該接觸我們這些有問題的人,大倉笑了下。
 小亮,你也不該一直待在我身邊的,不是嗎?
 錦戶生氣的吼,我不一樣,我沒有辦法拒絕存在於你體內,但是他明明可以拒絕的…
 大倉遙遙頭。
 那如果可以選擇你會離開我嗎? 
 換來的果然還是沉默,身體裡的空曠氣息告訴我,錦戶生氣了,而且是非常。
 將視線重新落在公園時相葉君已經不見了,只剩下被風吹的搖搖晃晃的盪鞦韆。 
 「相葉君回家了。」 
 對著手機簡短的報告,聽到對方輕緩的嗯了一聲,
 掛掉手機,持續聽著從小小的洞口傳來規律的嘟嘟聲,
 那麼…束縛跟被束縛到底哪一種比較幸福呢?
 大倉帶著一語不發的錦戶離開了公園。 
*  
 甜品店裡總是會傳來陣陣甜膩膩的的香氣。
 推開店門的時候那濃郁的牛奶香灌入鼻腔,腦部會很自然的發出愉悅的指令並分泌出想吃的慾望,如果理智敵不過本能,那麼你就會乖乖掏出錢包。
 不過以上的前提是你得先喜歡吃甜食。 
 相葉看著對面的大倉點了五塊蛋糕、一個楓糖鬆餅、一杯水果茶,
 吃的津津有味的模樣活像在拍廣告似的,惹得相葉瞪著圓眼吞了下口水。
 這間店他常來,普通等級的不難吃,他們還有個特點就是特別貴。 
 要說到為什麼現在會和大倉一起坐在咖啡廳裡悠哉的吃甜點,
 只是因為早上出門的時候大倉騎著腳踏車在我面前停下,
 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左右望了望,確定左右都沒有人才抬頭看著他道 
 『…你找我嗎?』
 『櫻井前輩……他說他很擔心你。』
 『喔?是嗎?』 
 從自己嘴巴裡吐出的冷淡其實也出乎我意料之外,體內有種怒意不斷竄升上來,
 ……那是同情吧?是同情吧?  
 『那麼相葉君,你知道哪裡有好吃的甜品店嗎?』
 抬頭對上大倉閃亮的眼睛,咬咬下唇,默然的坐上腳踏車後座。
 『就在前面喔。』 
 「嗯…這裡的蛋糕真的很好吃呢。」大倉舔著下唇,吸了一口水果茶,臉上的表情是我從沒看過的幸福樣。
 「呐…大倉,你覺得自己幸福嗎?」
 大倉抬起頭看著我,抿嘴。「這種事情光問我一個人是不準的。」
 我疑惑的望著他嘴角的蛋糕屑。「不準?」
 「是啊…你忘記了嗎?我體內還有亮,如果他不快樂我也不會快樂的,因為我們互相影響著彼此,就像你…聽得到我們內心裡的話,如果我們給你的都是些負面的東西,你會快樂嗎?不會吧?除非你根本不在乎我們。」
 「所以我是太過在乎他們了吧………」 
 冰塊在淡淡的紅色裡溶化,搖搖吸管。
 我就像深陷在這紅茶裡的吸管吧,拔出來的話就毫無功用,除非能找到另外一杯飲料,
 但是在找不到之前就只能陷在那裡,吸光他吧…讓他們消失吧…
 唯有那樣才能逃脫,亦或是,垃圾桶才是吸管的歸屬,他才是應該消失的人。
 消失吧、消失吧、消失吧…
 手越輕輕淡淡卻不斷重複著的話語又開始在我腦袋裡播放,滔滔不絕…… 
 「相葉君,昨天…你選擇回了自己家嗎?」  
 不知何時大倉已經讓人收走了蛋糕盤子,沒了甜食,他的眼神有了些微的變化。 
 「……嗯。」 
 帶著二宮君的書包,滿臉疲憊的用備鑰打開了家門,家裡很安靜,沒有熟悉的喧鬧聲與燈光,
 那時已經半夜三點多了…裕太從房間打開門,揉著眼睛說哥哥你……比了個禁聲的手勢,看著弟弟疑惑的目光,突然不曉得自己在做什麼了…明明說了要住在同學家,下禮拜才會回來,那現在我應該是在二宮君家的…… 
 將二宮君的書包丟到房間的角落,縮抱在床上,半晌後起身將它拖回自己的書包旁,拍拍二宮君書包上的灰塵,眼淚不停的掉落……事實證明,他相葉雅紀無法不在意他們,無法很豁達很瀟灑。 
 相葉對著大倉笑了下。 
 「我清楚的知道,我無法給他們幸福,因為他們要的根本不是我,但是他們卻會令我難受…」
 「被影響了對吧?被狠狠的影響到了,對吧?」
 「嗯。」 
 大倉對我燦爛的笑了,他伸手摸摸我的頭頂。 
 「很好,承認你會難受會在意就好……不像大倉,他根本不願意正視這些。」
 看著眼前那個有著燦爛笑容的大倉,我拉住他的手。
 「呐,小亮…不痛苦嗎?無法走出那個身體裡面,不能成為實體,沒有任何可能…這樣很痛苦吧?我也好想知道斗真他們的心情…就算不是爲了二宮君,我也想讓他們快樂一些。」 
 斗真他們就像是另一杯不會令我動心的飲料,也許平淡但也不會有過分在意的執著。
 那樣比較好,因為他們傷害不了我,也不會有任何事情會使我動搖讓他們快樂的想法。 
 他將手抽回。 
 「你在說什麼阿?」 
 皺眉,臉上毫無笑意。 
 「你又知道我一點都不快樂了?我樂於待在他體內使他困擾迷惑難道不可以嗎?
 「沒有人知道下一步會不會更好,有實體有可能那又如何?總有一天都會被忘記的……
 「但只要待在這裡,就不會了…一輩子都不會。」
 他頬了一會,望著我,冷笑。
 「大倉的櫻井前輩其實很著急的,因為他沒想過會無法接近你,接下來他肯定會積極的來找你,不要被他迷惑了,告訴你…他不是個什麼好東西,他其實卑鄙的可以,他想霸佔所有人,所以你───」 
 夠了!才不是這樣!你不要這樣說翔!
 內心的反射性大喊也許傳進裡大倉心裡,所以亮禁言,只是張著一雙詫異的眼眸與我對望,
 大力的咬著下唇,我瞪向他。 
 「我相信斗真他們一定跟你不一樣,他們一定想離開二宮君的身體裡獨立,因為他們不像你那般自私,翔君也是…他只不過是不需要我而已,他不過是比較需要二宮君而已,我不能因為這樣就討厭他,沒錯…我不可以討厭他……。」 
 就像在對自己說的一樣。 
 看到大倉疲累的攤在沙發上,甜品店再度安靜下來時,
 我們也不再說話了。 
* 
 沁曰"
    打著嵐禁試寫四個字,阿~當初是抱著試著寫寫看的心態在寫的,
    沒想到能寫這麼久,這麼多,目前累積字數七萬九千三百七十四。
    如果能破十萬的話,那真的是我有史以來寫過最長而且始終沒有放棄的文了。 
    那是一種奇蹟的說(揍) 
    090920ˇ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心情】我只是想說兔子好可愛Q口Q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