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嵐禁】搖搖晃晃與跌跌撞撞 (7)

吶,你想贖罪吧? 
 晚上又開始下著大雨了,翔換上睡衣懶洋洋縮在角落裡聽戴著耳機聽音樂,
 大野最近不知道在忙些什麼,很少來找他們,就算來也是匆匆的就又走了,
 他連一句話都來不及跟他說,在忙什麼呢?下次遇見時問問他吧。 
 其實反常的也不只是大野,相葉跟潤今晚居然不到八點就雙雙躺上床睡覺了,
 隔音效果不太好的房間不斷傳來細語聲,聽不清楚內容但很明顯那二個人很熱絡的在聊天,
 因為太過在意害他看了二十分鐘的偶像劇還搞不懂他到底在演什麼。 
 二宮總是很晚才肯按下暫停鍵去洗澡,看起來好像還很捨不得放下1P遙控似的,
 不過也是因為他去洗澡他才能偷看一下電視,本來想看新聞的卻發現這個時段沒有,
 而且還證實了自己真的沒有看偶像劇的天份,所以他切過二宮原本按暫停的電玩畫面,
 畫面裡的那個勇者正露出可愛的臉對噴火龍揮劍,二宮為什麼這麼喜歡電玩呢?
 這個問題就像問他為什麼明明很疼相葉卻裝做豪不在乎是一樣的道理,無解,
 就算有得解,二宮肯定也不會認真回答,反而還會招來一頓冷朝熱諷。 
 他放棄看電視決定戴起耳機聽音樂,聽的是跟這個下雨的寧靜夜晚不太相稱的搖滾樂,
 其實自己不是一個會發呆的人,就算外表看起來什麼也沒想,但他的腦袋就像設定好的放映機,  
 只要一有空閒就會開始播映他櫻井翔這一生中大大小小的畫面,可能是今天發生的事也可能是很久以前的,又或者是根本沒發生過只是想像的未來………他突然頓悟到,其實發呆也講求天份的。 
 忽然,有人扯掉了他左耳的耳機,讓他從音樂迷幻中回到現實,翔疑惑的轉過頭,卻正好對上二宮清澈且鋒利的眼睛,他微微一愣。 
 「怎、怎麼了?」
 二宮沒有說話只是向前淒近他,他的臉離他更近了,翔不由得往後退了些,直到後腦杓撞上牆壁才認清自己無處可逃,其實自己根本沒必要逃,只是從二宮身上散發出來的壓迫氣息有些可怕,
 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好像連呼吸的氣息都能感受到,翔死死的貼在牆上大力的閉起眼睛,
 這是怎麼回事?潤給他的打擊已經夠大了,不要連二宮也…… 
 「你該不會以為我要親你吧?」
 「啊?」
 翔微微睜開眼,二宮笑了下。
 「我怎麼可能這麼想不開想對你怎麼樣阿…」
 「那……那你不要離我這麼近麻…」唉,他最近怎麼老當這種角色?明明二宮才是一臉該被壓的樣子阿!
 「吶,你想贖罪吧?」
 贖罪?翔對上二宮的眼。「我不懂你的意思。」
 「就是…讓相葉原諒你的意思。」
 翔看著二宮的眼,他的眼神總是這樣呢,雖然清澈卻也深不見底難以看清,他垂下眼。
 「那你說我該怎麼做?」
 二宮望著他好一會,他笑了,那是一個很溫柔的笑容。
 是翔從來沒見過的笑容,卻帶點……哀愁? 
 「陪他…一起回櫻井家吧。」 
 咦…?
 櫻井家……「櫻井家不就是我家嗎?」 
 「不錯麻,你還知道你姓櫻井?」 
 「我…我當然知道我姓什麼,只是……你怎麼突然───」 
 翔禁聲了,只因為二宮濕潤的眼底透出的強烈寂寞,讓他只能傻愣的看著他。 
 「小時後,我想要得到一樣東西,使出任何手段我也會得到,如果玩具被搶走就算會被揍我也會拼死拼活搶回來…但是,只有相葉雅紀,我不能這麼做……」 
 雨聲中和著二宮漸漸低落的聲音,翔張著一雙大眼望著二宮,二宮低下頭,嘆了口氣,抬眼。 
「先說好,我可不是什麼好人,我只是不想相葉跟我回去以後還哭哭啼啼的,他會很煩很吵,所以……如果你不珍惜他我不會放過你的,聽清楚了嗎?」 
 翔依舊張著那雙大眼盯著二宮臉上的表情,喉間有什麼東西哽住了,然後他說… 
 「二宮………你會難過吧?」 
 明明,就是那麼不捨。 
 「少說廢話了,快回答我,你到底要不要陪他回去?」 
 其實他早料想得到會這樣的。
 雖然已經好幾年沒有回家過,但母子再怎麼說都是連心的,
 當聽到媽媽要邀他們去家裡做客時,他就知道這只是媽媽想讓他回家的計畫,
 只是……事情的發展還是出乎人意料之外。 
 他沒想過他和相葉會因為潤吵架,潤會說他愛他,冷靜的二宮會用這麼悲傷的逞強表情要他珍惜相葉,這世界是怎麼了?明明還沒遇著相葉跟二宮的前幾個禮拜他還每天跟大野出去亂晃,
跟潤二個人待在這個寬敞的家閒話家常,每晚被潤當作抱枕睡著…一切平靜如昔。 
 是平靜嗎?還是我們不願多想而已。 
 該怎麼面對突然說愛他的松本潤,
 該怎麼面對對他不理不踩的相葉雅紀,
 該怎麼面對此刻的二宮和也,
 他忽然好想好想逃。 
 「我答應你。」 
 不給自己遲疑的機會他轉身進了浴室,將水開關扭開,看著水不斷的流往小小的洞口,
 為什麼感情一定要有取有捨,為什麼一定要傷害人才能得到愛?
 他喜歡潤,喜歡大野,喜歡二宮,更希望能夠保護好相葉,不讓他哭泣,
 是擁有很多份愛的自己錯了?還是……………將水關掉,他怎麼也理不清了。 
* 
 相葉盯著手中的字條,轉頭望著電視機,
 沒有。
 旁邊沒有遊戲機台,沒有。
 他再轉頭看看自己手上的字條。
 沒有。
 上頭除了二宮和也四個字沒有其他隻字片語。
 為什麼會沒有? 
 「小和好過分喔,要走…為什麼不帶我走,為什麼不告訴我原因?小和大笨蛋!」 
 現在是早晨七點左右,相葉的大吼將房間裡的潤給吵醒了,
 他一頭亂髮走往客廳,坐到他身邊道… 
 「早安。」溫溫的語氣,難得一點怒氣也沒有。
 「潤…小和走了,他回去了,他拋下我了……」
 相葉眼中閃爍著類似怒意卻又像失落的東西,潤只看了他一眼。
 「我說你阿……想纏著他多久?」
 「嘎?」
 相葉有些吃驚的轉頭看著潤,潤平淡無奇的伸伸懶腰。
 「你說他拋下你,但他有什麼義務要一直陪著你?你不覺得這太奇怪了嗎?」
 「我…………是、是喔,說的也是阿。」然後對著潤傻傻的笑著,有幾分的僵硬跟不真誠。
 潤決定不再理會他,他起身走到浴室對客廳裡還僵著笑容不知道在想什麼的相葉喊… 
 「你今天不是要去翔家嗎?你趕快把西裝換了吧……真是的,又不是我要去作客,為什麼我要這麼累啊!」 
 然後浴室門啪一聲關上,相葉看著手中只寫著二宮和也四個字的紙條,
 其實潤說的沒錯阿,關於這一點自己也只是一直在裝傻罷了,
 因為小和就算再怎麼不情願也從來沒有想離開他身邊過,
 他們一直一直都在一起的,也許離開翔以後,是小和填補了翔的位置,
 他也才能暫時忘掉那些回憶,放心的真誠的去笑去鬧。 
 「小和…」 
 沒想到,那個永遠居然會這麼短暫。 
* 
 一席簡單的襯衫牛仔褲,翔站在玄關拉住盛裝打扮還提著禮物的相葉,
 一整個早上都沒見到翔的身影,本以為他出去了原來是關在書房裡,
 相葉張著一雙不安的大眼望著他,他其實差點大叫出聲,他又沒有欠翔錢,他幹麻看起來一副決心要赴死的樣子?而且他抓著他的手…好痛吶! 
 「……還是我陪你去吧。」
 「咦?可是…小翔你不是不想回家的嗎?」
 「因為你一個人我實在不放心!」 
 不給相葉說話的機會,他穿上球鞋抓著他朝自家出發。 
* 
 清爽的早晨夾帶著鳥鳴聲,大野舒服的翻了個身,緩緩的把眼睛睜開。
 印入眼簾的是一個小小的跟他家鄰居養的柴犬相似的臉龐,真的好像小型犬,好可愛阿……… 
 咦? 
 大野揉揉眼睛,是幻覺嗎?他怎麼覺得他看到二宮了?
 不可能阿,二宮現在應該是在翔家,不管他會在哪裡就是不可能會出現在他家的麻…
 更何況是跟他躺在同一張床上臉對著臉睡覺呢?
 腦袋迅速的開始跑過一長串的腦內對白,應該是看錯了吧,他想著睜開眼。 
 大野將眉頭皺緊,因為在他的幻覺非旦沒有消失,還越加清楚,
 他伸出手摸摸那張白淨的臉,軟軟的…好可愛阿…… 
 「啊啊啊阿…痛、痛…二宮,你幹麻咬人啊!」
 大野將還留有齒痕的手指捧著跳下床,看著躺在床上撐著頭一臉悠哉的二宮。
 「誰叫你要趁人之危。」
 大野連忙搖頭。「我不過就是摸摸看而已。」
 「摸摸看?那你打算付我多少錢?」
 「錢?」
 「對阿,我是不會給人白摸的。」
 「咦?」這傢伙可愛的只有那張臉,誰會一早醒來就這麼會算計的麻!
 「那不然這樣好了,你不用付我錢,但你家借我躲一下。」
 「躲?」
 「是阿,然後這件事要對櫻井跟相葉保密!」
 「只有他們二個?那潤呢?」
 「他只是小咖無所謂啦。」 
 好可憐的潤…居然被說成是小咖?
 如果他在場不知作何感想。
 不過…… 
 「為什麼你要躲著他們啊?」 
 二宮套上衣服表情平穩語氣平淡,他道 
 「因為他們害我失戀了。」 
 失戀?
 看著二宮隨性的從一個大塑膠袋裡搬出遊戲機,逕自對他家那台電視機插遊戲線,
 大野真是越來越不明白了。 
* 
 沁曰" 
  呀,我也越來越不明白了呀(笑)
  前幾天,循著誰來我家我按到一個教導人寫作技巧的BLOG,
  看了之後,我真的覺得我太不專業了,
  但是我就是沒辦法擬出什麼大綱來,
  而且通常,我擬過大綱的故事絕對不會有完結,
  就是太沒有期待感,所以才缺乏新鮮吧? 
  我喜歡突然跑出的故事情節,就連自己都沒有料想到的情節,
  不是我自己在寫故事,而是故事讓我去寫他,我喜歡這種感覺ˇ
  不過這的確是很容易發生斷頭文的啦,可是叫我擬大綱我還真寫不出來XD 
  還有三篇完結ˇ
  今天是學測的日子喔?考生們都加油吧ˇ 
  2009.01.21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心情】不舒服.....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