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BLEACH‧一露】互補品

  
  今天,我會出現在這裏的理由非常的簡單。
  兩個字;想念。  
  因為忽然在這個雨天想起你,所以獨自走到了這個地方,
  但實際上,我現在是在書桌上寫著這封要給你的信,
  我哪理都沒有去,那個地方…目前我只能用想像的,
  那裏離現在的我還很遙遠,相比之下,這房間的主人的氣息卻清晰的掩蓋過你。
  可我,不會忘記你。  
  我希望讓你知道的,是我的想念和……追念。
  追念,顧名思義你已不在我身邊,那天也是像這樣的天氣,
  很潮濕,握在手中的劍穿過你的身子,血不停的打濕我的手,分不出究竟是雨還是血。   
  現在,悲傷已經遠離了我,但在特定時間我總是會如此想起你,
  可能是因為這房間的主人太過像你,眉宇之間…都快跟你重疊。
  不坦率、粗魯,卻善良不善表達…但是卻有一點跟你不一樣,
  是什麼,我現在還不能說…絕對不能說。  
 停下筆,露琪亞滿意的盯著可愛的兔子信紙笑著。
 縱然,那封信的內容不怎麼有趣,但她依舊維持在好心情的狀態。  
>> 「……囉唆,死老爸…我不吃晚飯了啦!」  
 忽然,門被人踹開,然後關上,書包也跟著甩上無辜的房門,
 露琪亞好整以暇的看著眼前的橘髮少年,然後緩緩的站起身,頗不客氣的踹了他一腳,
 讓他連人帶書包吻上可愛的房門。  
 「阿…痛──」
 雖然很痛,但一護卻感覺到無比的熟悉,這種痛法好像似曾相似。  
 「一護,進門不先說:我回來了嗎?」  
 「什麼?」一護鎮定的抬頭看著眼前人,這身影也熟悉的恐怖…
 「露琪亞?!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露琪亞坐回書桌前。  
 一護起了身,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塵道…  
 「妳怎麼會在這裡?妳不是執意要留在屍魂界嗎?」
 當初她不回來,一護沒有多留她半句,雖然很明白…心理是遺憾的。  
 露琪亞有一瞬間的征愣,不過很快就消失了。
 「笨蛋,這種事情需要為什麼嗎?」  
 「什麼時候來的?」一護撿起書包,將它放置到屬於它的位置。  
 「早上。」  
 一護瞧了書桌一眼,「寫信?妳什麼時候這麼多愁善感了?」這讓他想起那封有許多〝狸〞字的信,看上面密密麻麻的…應該不會是那種故作聰明的信了,不過…給誰的?  
 露琪亞似乎發現一護的疑問,笑了笑…  
 「沒什麼,一個老朋友。」  
 「老朋友?」雖然知道怪怪的,但是一護什麼也沒問了,他一股腦的躺上床。  
 「魂呢?」  
 「嘎?」盯著天花板,有片刻的停頓。「…對喔,他呢?」  
 經露琪亞的提醒,一護才想起這個生物體的存在,難怪總覺得最近特別安靜,
 沒有人會在耳邊狂喊:露琪亞大姐、露琪亞大姐的,煩都煩死了。  
 「一護…你到底在過什麼樣日子啊?」怎麼會連〝同居人〞消失都不知道?!
 不過,就連近在咫尺的魂都可以忘記,那麼…他是不是早已不在乎我了呢?
 阿~露琪亞,妳是瘋了還是怎麼樣?他幹麻要在意妳呢?  
 「幹麻?瞧妳一臉失落的!」  
 「失落?」露琪亞皺起眉,一護似乎是嫌麻煩的閉上眼…  
 「算了,當我沒說。」我可不想一開始就跟她吵架,況且我現在累得很,不想花力氣動嘴。  
 「你睡吧,不到二個小時不准睜開眼睛!」  
 二個小時?一護投以一個詫異的眼光。  
 「這會不會也睡太久了?」我還沒吃晚餐,也沒吃宵夜耶,早知道就不要跟老爸賭氣!  
 「那好吧,我去別的地───」  
 手被人拉住了…露琪亞背著他,嘴角微揚。  
 「算了,當我沒說!」  
 一護閉上眼,不再開口說任何一句話。
 露琪亞看著他的臉龐,眼神卻忽然朦朧了起來。  
「為什麼…我才會在這種時候想起你。」  
 今天的月亮好亮,亮得…特別刺眼。  
 x          x          x  
 〝你跟井上還好嗎?〞
 〝恩~不錯!〞  
 這是我在心底模擬出的答案,可悲的是…模擬出來之後的結果,讓我一瞬間失去了重心。
 於是我再度提起筆。  
  外面依然下著大雨,我依然想著你。
  不知道為什麼,我特別在乎的事情不再是你。
  失去了你的關懷,還想要抓住些什麼,不過就連有機會抓住的那個人,
  也即將離我遠去,那麼…我所剩下的會是什麼?
  內心有個空洞,怎麼填也填不滿,我是怎麼了呢?  
 「喂,二個小時到了沒啊?」  
 低頭沉思之後,她轉頭,「不,還沒。」  
 「怎麼這麼久啊?」  
 聽的出來語氣很抱怨,不過露琪亞並不在意這個,她低嘆了一聲。  
 「一護…我問你……」  
 「什麼?」  
 「你…你跟井上,還好嗎?」  
 「井上?老樣子阿…怎麼了?」  
 「不,沒什麼…只是她是個很可愛的女生。」  
 「是阿,的確是…不像某人只會使喚別人。」  
 無疑的,露琪亞賞了他一記拳頭,看著失控的手,她低下頭。  
 「那麼…讓她在你身邊…好嗎?」  
 一護沒有動作,可能是被她打了一下,害他無法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誰在我身邊不是都一樣嗎?」  
 露琪亞垂下眼簾,牽起一笑「這樣,恩…對阿,就是說阿…」  
  所以說,我將會被替代,那也沒關係…女主角不是我,也沒有關係。
  但,為何我會這麼悶呢?  
 寫下最後一筆劃,淚也跟著沾濕了信紙,藍色的字體暈開來,呈現悲傷的擴散。  
 「……露琪亞?」  
 抬起頭,對上的是一護詫異的眼神。
 那種感覺就像是自己赤裸裸的站在他面前一樣──非常的羞怒。  
 「你……還沒二個小時,怎麼可以睜開眼睛?!」  
 也許現在的我,只能用憤怒來掩蓋我的慌亂…。  
 「妳白痴啊?那已經不是重點了!」  
 一護皺起眉。
 實在是太少看到她哭泣了,頓時他的內心起了很大的漣漪。  
 「我…我沒怎麼樣!」  
  我好害怕,現在會失去些什麼。
  正如我失去你一樣,那樣的悲傷我無法再承受。  
 「一護,其實我───」  
 「我總算找到妳了!」  
 忽然,這個世界變的很安靜,連呼吸都很清楚。  
 出現在窗邊的男子跳進房間,蹲在書桌上看著露琪亞。
 露琪亞看著眼前放大版的戀次,只能征愣。  
 「露琪亞,妳為什麼還要來這裡?」  
 面對戀次的問題,露琪亞眼神飄然,她退後了一些。  
 「我…我只是來尋找回憶。」  
 「尋找…回憶?」  
 當戀次說到〝回憶〞二字時,瞄了一旁的一護一眼,爾後牽起一抹諷刺的笑,
 他走到了一護面前…  
 「露琪亞,這一點也不公平!」  
 不公平?這小子在說什麼?
 一護看得一頭霧水,露琪亞跟戀次在說什麼,他搞不清楚。  
 「喂,戀──」  
 「一護,如果是你,你一定不會甘心。」  
 甘心?…甘心什麼?
 一護疑惑的轉頭看著露琪亞,露琪亞頭低低的,頭髮蓋住了她的面孔。  
 「算了,我只是來傳話的。」戀次轉過身面對露琪亞。  
 「露琪亞,一定要記得回來。」  
 戀次說完就走掉了,只留下一屋子的寂靜。  
 一護恍然了,他轉頭看著露琪亞…  
 「戀次他到底───」  
 「抱歉,一護…你可以什麼都不要問嗎?」  
 看著透明的淚珠,一護征愣了很久很久…。  
 她為了什麼而哭泣,他越來越不明白了。  
 x          x         x  
  該怎麼將悲傷化為文字?這種方式太抽象,我表達不出來。
  可是偏偏…你卻看不到,我只能這樣寄送我所有的情感。  
 「喂喂──拜託,不要哭了好不好?」  
 本來一開始是慌張,不過時間久了,剩下的就只有無奈。  
 「喂──理我一下阿,嘖…床單都髒了!」  
 一護看著趴在床上哭的抽氣的露琪亞。
 露琪亞只能在心底默默罵著他的不識趣。  
 這個傢伙一點都不溫柔,是絕對的不溫柔。  
 「我可以用你的枕頭擦鼻涕嗎?」  
 此話一出,一護連忙送上了好幾盒衛生紙,他第一次覺得枕頭是個有價值的東西。  
 擦完了眼淚,露琪亞重新坐起面對他,心情看來平復許多。  
 「好吧…」一護露出了壯士斷腕的表情,「妳發生了什麼事?」  
 露琪亞紅著眼,沒有開口…一護也耐心的等著答案。
 隨著時間慢慢流逝,一護開始覺得自己是個笨蛋…
 他一把拉住露琪亞,逼她看著自己…。  
 「我換個方式問,妳為什麼要回來?」  
 露琪亞的表情複雜,她扯開他的手,道  
 「只是想回來…就回來了。」  
 「那那封信呢?給誰的?戀次?」  
 給誰?…這個問題,問的真好!
 有那麼一瞬間,我感覺到虛脫般的悲傷。  
 「露琪亞?」  
 「………他收不到了…。」  
 「什麼?」  
 「他…已經死了。」  
 是阿,他永遠…都無法收到我給他的信了,永遠…都無法。  
 外面下著大雨…像極了那天的那個時候。  
 搭配著眼前的人,感觸特別多──這也算是我卑鄙的地方吧?  
 「他…究竟是誰?」  
 〝嘩啦…〞──雨勢增強了…。  
 「志波…海燕…。」  
 有多久了呢?沒有再喚過你的名字了?
 不過,卻有意想不到的安心。  
 「他是我的副隊長,也是我憧憬的人,他……」露琪亞微微抬頭看著一護的眼…  
 「他…像極了你。」  
 我想將這個秘密埋藏在心裡,永遠不去觸碰,
 看著一護的眼神,這個想法也跟著越來越強烈,感到有些後悔有些疲累…
 情緒也複雜的無法去釐清。  
 「………這樣…很好阿。」  
 在這冗長的沉默中,你低著頭說,帶著你往常的語氣,卻不太真實,  
 「你不問嗎?」  
 「問什麼?」  
 「我回來的原因。」  
 一護沉默了半晌,才緩緩的開口  
 「不想。」  
 「一護,你生氣了?」  
 「我沒有。」  
 「你生氣了。」  
 「我說沒有!」  
 「我知道,你已經生氣了。」  
 一護煩悶的低咒了一聲,打開房門就離開了,露琪亞看著關上的房門,
 眼神有些黯然,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會這個樣子,可是……  
 抱歉,我真的…只有抱歉了。  
 x              x               x  
 「哈哈哈~這個好好笑唷!」  
 「對阿,妳看──好可愛啊!」  
 「嗯嗯!」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護謎著眼看著客廳裡對著電視哈哈大笑的二個人,
 一個人是他的妹妹遊子,而另一個人則是他現在最感到頭疼的人-朽木露琪亞。  
 「喔~哥,你回來了,等等唷…我去做飯!」  
 遊子興高采烈的跳出了故事框框跑去做晚餐,留給了男女主角最好也最尷尬的獨處時間,
 露琪亞微微轉頭看著一護。  
 「阿…一護,不好意思…不小心就跟你妹妹混熟了,你放心我說是你的朋友,不會有問題的。」  
 比了個大拇指,一護對著露琪亞大大嘆了口氣。  
 「我說妳阿……是為了紀念什麼才回來這個家的吧?」  
 看著一護踏上樓的背影,露琪亞的拇指漸漸握成了拳頭然後落下,
 她承認她的確思念著他,畢竟……已經快到了呢…  
 志波海燕的忌日,就在明天。  
*  
 對於妳,我有好多事情不知道也不了解,但是妳不知道的事情更多,
 不要擅自認定我的思想,好嗎?露琪亞。  
 今天的露琪亞有點奇怪。
 比前幾天的她還要奇怪千倍,她常常會看著天空嘆氣,然後又抬頭看天空,
 就這樣嘆了一整個下午,我煩悶的滔滔耳朵終於忍不住上前道  
 「妳到底要嘆到什麼時候?」  
 露琪亞看著我,然後又嘆了口氣。  
 「一護,我要回屍魂界了。」  
 一護的眼神閃爍,隨即又恢復了正常,他轉身道  
 「那不是很好嗎?」  
 低下頭,露琪亞捏著自己的手指頭,一個字一個字的慢慢說,
 她想讓一護明白的不單單只是字之間的意思而已。  
 「為了海燕隊長我願意放棄我的一切,但請你…無論如何活下去。」  
 決定不了誰的死亡,誰也不知道誰什麼時候將會離開這個世界,
 但是,只要還活著就不要顧慮這麼多,還活著…就好。  
 「混帳…這是我要對妳說的話。」  
 你背對著我,我感受不到任何情緒,
 那也可能是我對你的愧疚感使然。  
 「一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把你當成海燕隊長的替代品,我只是───」  
 你轉過身,僅管那笑容在你臉上顯得十分僵硬,我卻沒來由的覺得溫暖。  
 「誰說我在乎這個了?趕快……回去吧。」  
 微微的,輕輕的,我笑了…  
 「再見,一護。」  
 吶,海燕隊長,我對你的崇拜比天高,比海深…
 要我為你奉獻一切我也無所謂,就算你已經離我遠去也一樣,
 可是,我相信這個男人他不會讓我孤獨的死去,
 就像你說的,千萬不要孤獨的死去一樣,
 他跟你很像,跟你不同的是  
 ……他不會丟下我,一個人走掉。  
            海燕隊長,請你,走好。  
             END  
 沁言:  
  =口=,喔喔,這麼久沒打死神文的我,遽然打了!
  看著這篇我簡直不敢相信,一露文阿,真是個讓人懷念的東西,
  這篇的設定是在很久以前,露琪亞女王沒跟著一護回現世的時候,
  至於主題是,志波海燕,這個對露琪亞來說萬分重要的男人。  
  我覺得久保大神應該是一露派的吧,否則海燕怎麼會跟一護長的這麼像而不是跟戀次呢?
  好吧,這是我的私心啦XDD  
  話說,我最近迷上一個新的死神配對,是烏織,
  喔喔喔喔喔…烏織因為那一巴掌整個很有看頭啊!(XD)  
 另外BL部分,應該是銀烏跟葛烏吧(哈哈XD)
 變成以小烏為主了,是說…小烏的名字真的無敵難記阿,
 要是他們一開始就是死神的主角,這部漫畫肯定不會紅,
 連主角名字都記不太起來(全名也太長了一點XD)= =  
 2008.2.26 ‧夜澄沁‧ 下午4:36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