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嵐禁】搖搖晃晃與跌跌撞撞 (6)

 一張大床。
 白色床單。
 上面躺著裸著上身的松本潤。
 還有被潤抱著睡到不省人事的櫻井翔。 
 二宮穿著原本是潤的黑色超誇張豪華睡衣,轉頭望著盤著腿縮在窗邊看著窗外某一點的相葉。
 已經有好久不曾這樣過了吧?
 相葉無憂無慮的,睡不著的理由永遠只有一個,『太興奮了所以我睡不著』本人是這麼說的。
 動不動身體裡就會湧出滿滿的能量,吵死人永遠不知道節制。
 雖然不願意,但二宮還是感覺到了。
 那傢伙現在的情緒非常低落。 
 這種情況只會發生在,他被責罵的時候或者是……他將要失去某些東西的時候,
 最近的一次是相葉的姊姊結婚時,還記得他穿著藍色小花睡衣哭著跑到他家敲門一邊哭一邊說『姊姊不要我了』………萬分的害怕寂寞呢。 
 打開冰箱,裡面有五、六罐啤酒,是櫻井那傢伙買的,
 相葉會這樣莫名低落,絕對不是他沒事找事做,
 不用膝蓋想都知道肯定是櫻井翔害的,那麼讓他貢獻出五、六罐啤酒應該也不算太過分吧,
 他將啤酒拿著走到相葉身邊,朝他扔了幾瓶,相葉微微回過神,接過。 
 「小和?」
 看著相葉那雙迷濛明顯哭過的眼睛,二宮不耐的道…「喝就對了!」
 自己也打開喝了一大口。 
 相葉看著二宮因為酒精的刺激而微微皺眉的表情,他也打開了啤酒一口灌光。
 放下手上的酒,相葉的臉立即紅了起來,二宮微微笑了下…
 「笨蛋,我有叫你一次喝光嗎?」  
 相葉苦笑著遙遙頭…「小和,我……我可以問你嗎?」
 「我說不可以你就不問了嗎?」
 「小和……我是不是很煩人?」
 「何止煩人,是煩死人了。」
 「……那麼,小和一定也和小翔一樣討厭我吧。」 
 二宮望著相葉,「你這小子怎麼回事?眼睛哭的那麼腫…醜死了。」
 相葉低下頭,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力量,他將頭靠上二宮的肩上。
 「………如果你能喜歡我,那就好了。」
 肩上的重量其實二宮早已經習慣,他喝著啤酒嘆了口氣。
 『說你是笨蛋你就真的是笨蛋了嗎?』
 原本這是屬於二宮的標準回答,但他只是遙遙頭笑著輕輕的抱住他,
 讓他臉可以埋進自己懷裡,不用管別人的目光,盡情悲傷盡情流淚。 
 「這個暑假過完,一切都結束了。」 
 二個月…就可以把幾十年的歲月痕跡都消除掉嗎?那些回憶……
 可以嗎?櫻井翔…可以嗎?
 其實就連相葉雅紀自己都不知道。 
 「小和…」
 「嗯?」
 「永遠……留在我身邊好不好?」  
 永遠?「這世界上根本沒有永遠這種東西。」
 「那……留在我身邊吧,就算不是永遠。」 
 二宮沒有答話,只是將他抱的更緊。
 更緊。 
* 
 相葉瞧著境中的自己,除了一夜沒睡果然跑出來見人的黑眼圈外,
 穿西裝打領帶的他看起來還是那麼帥氣逼人。
 他踏出廁所,看到的一幕是潤幫二宮橋領帶的畫面,
 他只愣了一下,隨即衝上去隔開他們二個人。 
 潤跟二宮同時疑惑的望著相葉,二人臉上的表情都像在說『這麻煩的傢伙又怎麼了?』,
 相葉看到了,所以他不服的道… 
 「我才不是麻煩的傢伙。」
 「你不是嗎?那你幹麻反應那麼激動?」潤說完伸手將相葉拉過,幫他把領帶調正。
 這二個人呀,一個是百分百宅男連領帶都不知道要怎麼打,另一個雖然對服裝搭配有著天份,但是個性迷糊又衝動,還不知道這條領帶能不能安然無恙的一直待在他脖子上! 
 相葉低下頭吶吶的道…
 「因為……你們靠的太近了麻…」
 二宮再度握住電玩遙控,「你是在吃誰的醋啊?」
 「都有,小和跟潤我都喜歡阿。」 
 潤看著相葉離自己很近的水靈大眼,忽然覺得這個傢伙真是奸詐,
 雖然沒有刻意去營造人見人愛的形象,
 但是不知不覺中就會自然散發出讓人想疼愛的費落蒙,
 讓人不把他捧到手掌心上疼愛把玩一番都覺得可惜,
 很難想像如果有一天被這個小傢伙討厭那會是什麼感覺… 
 關於這個問題,就要來問問現在正縮在角落表面上是在閱讀報紙,
 但報紙底下的那雙眼睛卻始終瞪大哀怨的望著他們三人一片和樂的櫻井翔。
 他正是那個被人見人愛連外星人都想疼的相葉雅紀討厭的人物。
 全世界大概只找得到這麼一枚。 
 這幾天,他們為了要去見櫻井父母的事情忙著買禮物,潤也莫名其妙的變成必須幫他們四處跟朋友借西裝的人,借了老半天,大野溫溫的一句『我有啊』,讓潤一邊掐著他的脖子一邊拎著他回去拿西裝,現在就穿在身高跟體型和大野相似度高達百分之九十的二宮身上,至於相葉那套則是他自己的,相葉比他高了一些,褲管雖然有點短但也不至於差太多。 
 至於櫻井翔那個廢物至始至終都是張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看著他們忙來忙去,
 不是他不想插手,畢竟他們會這麼忙也是他媽一句『來我家玩玩阿』造成的,
 只是很奇怪的,只要他一開口屋子裡的氣氛就會突然驟降,
 原本就不是很喜歡翔的二宮面無表情可以理解,
 但潤從來沒看過相葉這麼冷靜過,能讓他一瞬間冷靜下來的大概也只有櫻井翔辦得到了。 
 「這也是一種另類的成就感吧?」潤拍拍翔的肩膀笑了笑,帶著十足的興災樂禍。
 翔跟個老人似的垂著頭喝著茶,哀怨的連潤都看得到他身旁眾多的黑色線條。
 相葉跟二宮相偕大野去買鞋了,所以他們才能這樣促膝長談。
 其實這個家原本就只有潤跟翔二個人而已,但現在少了另外三個,就好像36色的顏料少了一色一樣,非常不完整。 
 「我真的徹底被討厭了嗎?」
 潤看著翔失魂落魄的樣子,雖然很想毒他但又覺得還是算了,要是他因此想不開那他要一個人繳房租耶,得不償失。
 「你會被討厭一定是你做了什麼事吧?」
 「我……」不過就是吻了他然後他說他喜歡潤,所以他不爽這樣而已麻。
 「對了,你有多久沒跟麻子聯絡了?」 
 麻………子?
 櫻井翔把嘴巴張到最大,跟電視裡的卡通人物一樣誇張,就是驚訝到不行的臉,
 潤無奈的道。「你該不會……把那個女人完全忘記了吧?」 
 沒錯,他真的忘記了。
 這幾天滿腦子的相葉雅紀,除了相葉哭著笑著打哈欠睡覺嘟嘴的各種表情以外他真的什麼也想不到了,
 不過……翔快速的翻出手機,將手機螢幕反轉給潤看。
 潤望了一會,淡淡的說出評語。 
 「桌布上的女優是滿漂亮的阿。」
 「不是,我才不是要你看這個,是一通來電也沒有啦,麻子搞不好也忘記我了吧?」
 現在八成是在被某個男人包養中吧。潤沒有多說只是點燃了香菸。
 「忘記有什麼關係,反正只要你打一通電話給她,她還是會乖乖的回到你身邊阿。」 
 是沒錯。
 其實他跟麻子的關係十分奇妙,比一般的情侶更加親密,但也更加疏遠,
 他們相見的日子不多,麻子除了接服裝設計的案子還在接受主播的受訓課程,
 每天忙的不可開交,好像連話都沒時間講,跟她比起來現在閒著沒事的男友櫻井翔根本毫無用處,
 這也讓他時常在想,自己對於麻子而言真的是必要存在的嗎?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每次當自己想乾脆放棄這段感情的時候,
 麻子總會在他要提出分手的前一天晚上打電話給他,用甜美的軟嫩語氣好不可憐的說著『我好想見翔君』,而最終他也會答應她的請求,飛奔到她身邊,吻著她抱著她,讓她感到安心跟滿足,
 但其實對於這段像走在鋼索般不輕不重隨便一碰就會墜落的愛情,他感到非常的不安。 
 也許就是因為不安,所以才會在早晨回到家打開家門時,看到裸著上半身嘴裡還刁著牙刷一臉不耐跟他道早安的潤,他的心才像吃了顆安定劑一般平穩下來。
 如果沒有潤,他可能連愛一個人的勇氣都沒有吧? 
 翔抬起頭專注的望著正在吞雲吐霧的潤,發現翔異樣的視線潤也不甘示弱的回望回去。 
 「幹麻一直看著我?」
 「不…只是,你不是問我,我做錯了什麼嗎?」
 潤沒有回答只是望著他。
 「相葉說……他喜歡你。」
 「我知道阿,這句話他每天都要在我耳邊重複個二十幾遍,我都聽膩了。」
 「不是你想的那樣…」翔低下頭。「他…是哭著和我說的,潤,他真的喜歡你。」 
 潤找了煙灰鋼熄掉了手上的香煙,煙霧瀰漫在整個客廳,潤看著煙霧緩緩上升然後消失才緩緩的道… 
 「所以你們為了我,吵架了?」
 「嗯。」
 「真蠢!」
 「潤……」
 「怎樣?」
 「你……喜歡相葉嗎?」  
 喜歡相葉雅紀嗎?望著翔極度不安的飄忽眼神,潤嘴角勾起一笑。  
 「喜歡又怎麼樣,他跟二宮不會一輩子都待在這裡,對於二個月就會消失的人能存有什麼期待?我說你也醒醒吧!」 
 翔垂下眼。「難道……只因為這樣所以你無法喜歡相葉?那如果他跟你告白呢?你會和他在一起?還是───」 
 "啪"一聲,潤一把推倒了翔,就在翔搞不清楚想開口時他低下身堵住他即將開啟的唇。
 一點也不溫柔的吻讓翔震驚的忘了掙扎,濃郁的煙味還有他舌尖上苦澀的味道讓翔皺起眉頭,
 這個吻帶著許多的情緒,但就是太多太複雜才讓翔看不清,他覺得自己快窒息了才使出所有力氣推開他。 
 這缺氧的長吻讓二人喘著氣,潤咬著唇眼睛緊閉著,翔看著上方的潤,
 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對於潤為什麼要吻他這個問題,
 從潤緊咬著唇一副懊悔的表情看來已經不需要多問了。
 想了想,他只是開口吐出二個字… 
 「……說阿…」 
 潤愣了下,他睜著眼皺眉道…
 「說什麼?」 
 翔微微笑了下,那笑容不帶任何愉悅的成分。
 「你會喜歡上他嗎?喜歡上……我所愛的人。」 
 櫻井翔珍惜與每個人的每一段感情,唯獨陪在他身邊一直被他視為可有可無的相葉,
 他並沒有珍惜他,甚至想盡辦法逃開他,可是他知道的,最終他還是離不開這樣的可有可無,
 因為太若即若離所以不安,麻子是這樣,相葉也是,只是這樣的錯誤他知道的太晚,也太慢了,
 想要挽回的時候才發現,他們的眼中還映著別人的身影。  
 「其實我知道的,你一直幫著麻子…欺騙我。」
 潤怔了下…「我沒有欺騙你。」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麻子其實還有另一個男人,我只是她用來取暖的工具?」
 潤再度咬住破裂的下嘴唇,嚐到血腥味他挫敗的道…「那只是因為……」
 櫻井翔,我從沒告訴過你,我什麼也不告訴你… 
 「那只是因為我愛你。」 
* 
沁曰" 
 ...........嗯,有點沉重(XD)
  我的靈感偏愛這種類型我也沒辦法(搖頭)
 這篇應該算是二相/潤翔吧?
 潤總算說出口了吶,但他.......好可憐呀(虐這個S我會有報應的XD) 
 預計十篇完結ˇ 
2009.01.17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