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嵐禁】搖搖晃晃與跌跌撞撞 (4)

 MR=P(1-1/E)
 需求彈性Ed= -(dQ/dP)(P/Q)
 這個公式是在說邊際收益MR可表示為價格P和需求彈性Ed的關係式。
 可以用來判斷── 
 MR > 0時,對應的Ed > 1, 為需求曲線中點以上的部份。
 MR < 0時,對應的Ed < 1, 為需求曲線中點以下的部份。
 MR = 0時,對應的Ed = 1,此時總收益TR最大,為需求曲線中點。 
 也可以用來證明獨佔廠商採取第三級差別取價時,定價的高低將和需求彈性的大小呈反比。 
 櫻井教授闔上嘴,瞄了一眼剛剛還很興奮直說他很厲害要聽他上課的四名學生,
 他將書本放下嘆了口氣。 
 「我說啊……你們沒有要認真聽我講解的話,一開始就不要這麼熱情麻…」
 害他像個笨蛋一樣一個人講了足足十五分鐘,抬眼才發現,不是一臉呆滯就是早已經睡死。 
 「我哪有不認真阿…」潤掏掏耳朵,一臉的不耐。「只是你根本就是照課本念麻,我才不要聽這個!」 
 這個人真的很難伺候耶,翔無奈的想。
 還不是被他的笑容給騙了,每次當潤露出那種超級善意的笑容時,
 就是有助於他的時候,只是出現的次數不多,他們相處的這五年來潤鮮少開口尋求他的幫助,
 所以只要他露出那樣的笑容,無論是什麼事情,翔一定二話不說幫到底。 
 「潤,我看我們休息一下好了。」講了十五分鐘他是該休息了。
 潤轉著筆點頭,看了下一旁倒在自己大腿上睡去的相葉雅紀,
 二宮跟大野早在MR大於零小於零的時候就相邀跑去買零食了。
 潤將視線落在翔身上。 
「聽說你的初吻對象是這個傢伙啊?」 
 翔才剛把茶給含進嘴裡,因為那句話猛地一吞,狠狠的嗆到了。
 潤只是平靜的看著他猛咳嗽。 
 「你…你怎麼知道的?」
 難不成他周圍的人全部都那麼不幸的讀山風小學嗎?
 果然是個擺脫不了的曾經啊。 
 「大野跟我說的,所以你剛剛的心情是什麼?」
 「什麼?」
 「少跟我裝傻,當相葉一醒來就抱著我說喜歡我的時候你是怎麼想的?」
 「什、什麼怎麼想阿…」
 「你很在意吧?」 
 似乎想遮掩什麼似的翔低下頭,他才不是在意,他只是……有點吃驚!
 當潤跟大野扭打在一起的時候,相葉冷不妨的拉住潤,很認真的對他說『我喜歡你。』
 四個人十分有默契的同時發出『咦?』的單音。 
 之後,相葉像個孩子似的跟在潤的身邊,潤似乎也覺得有趣居然沒有拒絕,
 翔跟二宮同時對看了一眼,二宮聳聳肩,他似乎不怎麼想管這件事情,
 也對啦,他又不是相葉的奶媽,相葉要喜歡誰他二宮和也根本管不著。 
 只是,他在意的不是相葉喜歡潤這件事情,
 而是相葉從頭到尾一直在閃躲他的眼神,為什麼? 
 「啊…對了,我等會還有個打工。」
 「你還要去打工?」
 「幫人家代班啦…還好這傢伙已經睡死了,不然被他纏著肯定麻煩!」
 翔拍拍他的肩…「你就知道我當時有多辛苦了。」 
 潤快速的把桌上的書掃進袋子裡,然後很緩慢的起身,將相葉那顆小小的頭安置在柔軟的枕頭上,轉身道 
 「那我先走了。」潤走到玄關穿上鞋。
 「翔。」
 「什麼?」
 「我覺得那個傢伙……他不是認真的。」 
 "啪喳"門關上了。 
 屋子裡又恢復以往的寧靜。
 翔看著相葉睡的好不安穩的臉,他走上前小心翼翼的湊近他,
 伸手摸摸他的髮,他沒有醒來,所以翔更大膽的摸摸他軟嫩的小臉,
 這傢伙除了身高變了以外,其他的根本和以前一模一樣,還是那樣軟軟綿綿的,
 翔微微的笑了笑。 
 就像當時相葉吻他那樣,他也輕輕的吻住了他。 
* 
 唇上感覺到溫溫熱熱的觸感,如果朝思慕想會變成現實的話,
 那可不可以停止我喜歡你的想法。 
 相葉微微的推開了身上的那個人。
 跟翔的眼神對視,他的眼神中寫滿裡了歉意,
 相葉遙遙頭。 
 「小翔你不可以這樣子。」
 「為什麼?」
 「因為我是討厭小翔的阿。」 
 嗯,我是討厭小翔的。
 討厭抱緊他時,他身上殘留的氣味,
 很淺很淺的煙味,跟潤身上一樣的味道。 
 不一樣了呢,小翔…
 身高、長相、穿著、味道,還有他看著我的眼神。 
 「小翔從來不會對我感到抱歉的…絕對不會。」 
 以前,他做了很多任性的事情,像是拉著小翔陪他去山裡奔跑,
 明知道小翔是運動苦手的人,他還是硬拉著他去,結果隔天他因為全身酸痛沒來上學,
 趴在小翔的床邊,他不停的哭,哭到小翔只得無奈的拍拍他的肩讓他不要哭了,
 明明該哭的人應該是小翔才對阿。 
 還有阿,手不巧的小翔被他逼著玩勞作遊戲,結果刀片割傷了他,
 看著暖暖的血從小翔的手指頭流下,他嚇得臉色蒼白,慌張的說要打119,
 小翔帶著"被你打敗"的表情用衛生紙擦拭道,
 『我沒事,你可不准哭阿,我真的沒事啦…』
 但那一次他沒有哭喔,他只是一臉蒼白的投進小翔懷裡緊緊的抱住他而已。 
 小翔還陪他熬夜做過暑假作業唷,每次暑假的最後一天他才想起有暑假作業這種事情,
 當他腦袋一片混亂的時候,小翔出現了,他看著他頭上綁的"加油"布條笑了出來,
 『真拿你沒辦法。』,然後陪著他一本一本的寫完暑假作業。 
 「你既然討厭我,那為什麼還要來找我?」
 乾脆就不要出現了吧,勾起那無謂的記憶根本就沒有用阿,
 畢竟,那已經是曾經…是過去式了。 
 "啪"…玄關出現的聲響讓翔跟相葉同時一愣,
 接著門口出現了二宮,他提著超商大袋子站在那裡看著他們。
 他們此刻一上一下的姿勢肯定會引起天大的誤會吧? 
 關於這一點,看後來進入客廳的大野就知道了。
 他把嘴巴張開輕輕的『啊』了一聲,內心的驚訝毫不遮掩的全寫在臉上。 
 那邊的二宮依舊維持著一貫的冷靜。 
* 
 「我們不在你們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翔跟相葉同時搖頭。
 「如果我們晚點回來你們該不會私奔了吧?」
 翔跟相葉一起瘋狂的搖頭。 
 二宮撐著頭坐在那裡,他們盤著腿低著頭活像是做錯事情的小孩一樣,
 可是他們並沒有做錯什麼,二個青梅竹馬之間要怎麼樣到底關他什麼事?
 認真說起來,做錯事情的還是他跟大野,沒事那麼早回來打斷他們的好事做什麼。
 唉,算了! 
 「我們買了午餐,吃吧!」
 二宮將二份涼麵推向他們,大野從廚房走出來,手裡拿著二罐奶茶交到他們手上。
 「喝吧。」 
 翔握著手中的罐裝飲料,對於這種感覺他是不習慣的,不習慣被照顧、不習慣被疼愛。
 他在書上看過,一個人的生活是由親情、友情、愛情建構而成的,他擁有很多的友情,
 但是關於親情他早已經不奢望,搬出來住的這五年間他從沒有回家過,
 他不想依靠背景顯赫的爸媽,考上鎮上有名的大學也全是靠自己的努力,
 但是只要住在那個家,他所有的付出跟努力都會在一瞬間化為烏有,
 外人只會看到成功的結果,然後很自然的把那個結果歸功於他的家世背景,
 他們都說他真好命,有個穩固的靠山。 
 至於人生中最不可或缺的愛情…… 
 「相葉。」二宮平緩的聲音傳來。
 「嗯?」相葉發出不經意的疑惑單音。
 「吃完後……我們回家吧。」 
 很討厭呢,這樣的心情。
 拌著麵,翔大口大口的吃著,他聽到相葉用微弱的聲音說… 
 「好啊。」 
 那一瞬間,他才想起,其實自己也有女朋友的。 
* 
 櫻井翔,品學兼優,在學校是班長,有很多朋友。
 相葉雅紀,運動股長,在運動會上出盡風頭,個性開朗好親近,也有一票的朋友。
 他們之間有一種默契,只要二個人在一起就絕對不會讓第三個人存在。  
 松本潤結束一整天辛苦的工作。
 他扭扭脖子,走出高爾夫球場的時候已經天黑了。
 將自己的衣襟拉起,白色襯衫上沾染上口紅印子,
 嘖,有錢人家的夫人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事實證明,的確是可以。 
 其實很討厭這樣的自己吧?為了工作為了錢為了各式各樣的理由將自己的夢想拋開,
 然後墮落的捧著其實少的可憐的錢度過餘生,只是這樣就滿足了嗎?
 可是就算不滿足又如何?夢想已經拋開想要撿起,談何容易。 
 含著煙,在轉一個彎角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個女人留著長長的黑髮,就跟相葉那個鬼故事裡形容的差不多,
 只是他現在不是掐著一個男人的脖子,而是吻著一個男人的唇。 
 那是櫻井翔的現任女友,麻子。  
 麻子的眼神跟他對視,她的眼神流露出一些悲傷的情緒,
 她退開那個男人身邊,向他走去。 
 潤沒有想到那個女人會走向自己,只是站在那裡盯著她的一舉一動,
 女人來到他跟前,笑的很端莊。 
 「翔他…還不知道吧?」
 「嗯。」
 「謝謝你替我隱瞞一切。」
 「我沒有在幫任何人。」
 「是嗎?………我真的很抱歉。」
 「別跟我道歉,不關我的事。」 
 潤漸漸的感到煩躁,他閃過麻子踏步離開。
 他沒有要幫任何人,他是在幫他自己,不忍心看到翔傷心難過的樣子,
 不想讓翔一個人縮在暖桌邊哭泣,因為自己絕對無法忍受他強忍著悲傷的模樣,
 他明明就這麼反對她們在一起,卻只能笑笑的隱忍著一切。 
 翔對於每段感情的認真跟深情,他看在眼底,就是看的太深刻了才如此不甘心吧。 
 將家門打開,看到鞋櫃前一雙鞋子也沒有才想起,他們家的客人應該都走光了吧。
 他走向客廳,才一拉開門一個物體迅速的鑽入他的懷裡。 
 「………這是怎樣?」
 在他懷中的是那個一臉純真,擁有爛漫笑容的相葉雅紀。
 「歡迎回家!」
 「我才想問你們怎麼不回家!」 
 他知道問相葉沒有用,於是他把眼神射向一旁忙著把遊戲機的線頭插在電視孔的二宮和也。
 「喔…我們接到伯母的電話,說是櫻井太太找我們去作客。」
 二宮一邊說著話一邊將最後一個線插好,然後對著遊戲機微微笑了下。
 「所以潤,我們這兩個月都要一直住在這裡,請多多指教!」
 相葉從他的懷裡探出頭,笑的好閃亮。
 潤瞇起眼睛。 
 「櫻井翔,這是真的嗎?那為什麼外面一雙鞋子都沒有?」
 害他剛剛進門的時候有那麼一瞬間感到寂寞,雖然只有一瞬間但還是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翔看著報紙,虛弱的點點頭。
 「是真的,其實我也花了好一段時間才面對現實,因為他們要長住我就把他們的鞋子收進去了。」 
 真是最惡劣的結果,潤無奈的低咒了,隨即想起一個問題。
 「那睡覺呢?床就這麼一張,我們四個怎麼睡?」
 「沒問題的,除了小翔大家都很瘦…擠一下就好了啦。」相葉開朗的大聲說。
 「什麼叫做『除了小翔』阿…好麻,我睡桌邊行了嗎?」
 畢竟是自己體積比較龐大這也沒辦法,可是明眼人都看的出來吧,是那三個人過度變態的瘦。
 「你不必那麼委屈,我睡桌邊…」
 二宮說,其實他只是不想跟二個大男人睡同一張床而已,而且他肯定會被比他長的那二個人夾擊,他才不要。
 「不要啦小和…我想跟你睡。」於是相葉又爬回二宮身邊,但隨即被二宮一腳踢開。
 潤望著他們爭著睡桌邊,不禁開口了…
 「你們二個既然要去翔家作客,為什麼不乾脆在那裡睡?」 
 翔的身子明顯抖了一下,好像剛剛天上有什麼沉重的東西掉在他肩上,
 二宮開始玩起遊戲,伴隨著敲到寶物的叮咚聲,相葉轉身望著潤道 
 「你忘記了嗎?我說過我喜歡你的啊!」 
 對,他真的忘記了。
 而且他還很希望能把這一切忘的一乾二淨。 
* 
 沁曰"
   複雜,依舊很複雜。(笑)
   前面那個經濟學公式我曾經也學過呢,雖然比會計好懂,但是也是一門討人厭的科目。
   翔喜歡經濟學真是讓我覺得不可思議。如果我是傑尼斯後輩應該也會崇拜他吧(就因為這一點XD)  
2009.01.13 ‧夜澄沁‧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