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指定題】004.喧嘩 【赤西仁X龜梨和也 * 小龜生日賀文】

 
 站在喧嘩的大街上,龜梨微微上揚了他唯美的臉龐望著一棟豪華的建築。
 那是一間夜店,據說是赤西仁那傢伙秘密出資開的,
 幕後始作傭者其實是一個叫做山下智久的傢伙。 
 我為什麼會知道的原因是,上次山下約我們出席了一個派對,
 是他朋友的生日宴會,我跟赤西打從媒體大驚小怪的說我們不合開始就沒再說話了,
 天曉得那不是不合,而是長期的冷戰外加沉澱,我氣他做任何事情都不先過我這關的習慣,
 就拿派對這件事情來說,他沒告訴我當天他也會出席,只是走過來打破我們一貫的沉默說 
 「山下朋友有個派對,他要你去。」
 「是喔…你也會去?」
 「喔…不會,我很忙。」 
 如此這般,我根本也懶的過問他所謂的很忙到底在忙什麼?
 我只怕有一天新聞上會看到他在夜店脫光光被人拍了裸照的畫面,
 我知道他的私生活非常精采,跟公司幫他營造的形象百分百吻合,
 但也總比我的畫地自限好。 
 然後到了場,我發現那是一場騙局,
 山下笑嘻嘻的走過來,後頭跟著類似赤西臉孔的人,
 那時候我就深感不對,但是山下喚住了我。 
 「龜梨,你跟仁也很久沒聊聊了吧?別這樣麻,大家都是一個團體的,傷了和氣不好。」 
 找山下來做公親?還騙我說他不會到場,
 這是一場計畫是吧?該不會這場計畫還命名為赤西龜梨合好大作戰?
 我生氣的瞪著赤西的有些心虛的臉龐,礙於四週都是人我才沒有憤然離去。 
 「要聊什麼?你就管好你自己就好了吧?」 
 口氣很差,赤西被我的語氣微微激怒了,他用稍微大聲了點的音量說 
 「你到底要氣到什麼時候才肯罷休啊?一輩子嗎?」 
 一輩子?我挑起眉。
 「大概不會這麼久,一直到我們解散為止吧!」 
 「龜梨和也,你───!」 
 「夠了,不要這麼大聲的叫我的名字,我要回去了。」 
 龜梨說完轉身就走了,只留下赤西一個人跟他的背影大眼瞪小眼,
 最後山下拍拍他的肩,頗為無奈的說 
 「不好意思喔,都是我出的餿主意。」 
 赤西遙遙頭,「龜梨他……大概已經放棄我了吧。」 
 「你們變成這樣的原因,你有好好想過嗎?」 
 山下的話讓赤西想了想,其實他心裡大概有個底,
 但他只能落寞的遙遙頭。 
 「我不知道。」 
* 
 龜梨終於看到夜店門口出現了熟人,那是草野的身影,
 應該是應赤西的邀前來的吧,他看起來有些不安的樣子,
 赤西也真是害人不淺,明明知道草野這孩子之前就是因為夜店這件事情被冷凍的,
 好歹草野也是KFC的隊長,我走上前搭上他的肩。 
 「草野,你在這裡幹麻?」 
 雖然是明知故問,但草野嚇一跳的樣子讓我有種惡作劇般的成就感,
 最後他用閃閃發亮的眼神看著我說。 
 「阿…龜梨君耶…好棒,阿…不是,你是赤西邀來參加開幕儀式的嗎?」 
 「喔…不是,我只是……散步…」 
 笑嘻嘻的擺擺手,雖然身上穿的顯然不是運動服也要硬裝的很像,
 草野沒想太多,他跟龜梨君真是太久沒見面了,於是說 
 「那要不要進去?」 
 「什麼?我還沒散步完呢,對了…我只是散步經過這裡,遇到我的事情可別跟任何人說喔!」 
 我煞有其事的囑咐著草野,像慈祥的老奶奶般跟他揮揮手再以熱血少年的姿態跑掉,
 這時候的龜梨只是突然想起,如果赤西知道自己有來過他開的夜店,
 肯定又會自做多情的以為我關心他的生活,
 哼,別笑死人了,像那種突然跑去國外又突然跑回來,
 而且一陣風似的主演了一部日劇的任性男人憑什麼要我關心? 
 他有沒有想過,我獨自留在日本所遭受的種種壓力,那會是多麼多麼寂寞的心情,
 他,那個豬頭,從來就沒有想過。 
* 
 草野看著龜梨一陣風似的走掉,一邊訝異他這麼忙天氣又這麼冷,
 他居然還有半夜散步的習慣,現在可不是艷陽高照的大白天而是風吹來會刺骨的凌晨二點,
 還真是有毅力呢…所以說,我會崇拜龜梨也不是沒有理由的啦! 
 「嗨,草野…好久不見,在想什麼呀?」 
 赤西迎面走了上來,手裡端著一杯酒,天曉得夜店這種地方自從第一次去被拍到之後就沒有再來過了,我就是如此衰的人不然還能怎麼樣呢?看著他手上的酒,就算現在的年紀已經可以正大光明喝酒了,我也敬謝不敏的退開了,赤西似乎感覺到我的異樣,看看自己手中的酒然後恍然大悟的說。 
 「怎麼了?對酒有陰影啊?」
 「嗯…算是吧。」
 「都已經過了這麼久了……你其實也很努力了啊!」 
 赤西的這番話讓我的心忽然跳了起來,卻不是因為喜歡他,
 而是因為我終於覺得赤西像個大人了,之前的他愛玩又沒有定性,
 像是這種鼓勵別人的話他是壓根也不會說出口的,
 別人的努力他就算看到了也不會說些什麼,卻極力要求別人讚美他,
 經過這幾年的洗禮,也許赤西並不是完全沒有改變。 
 「對了,我剛剛看到龜梨君了。」 
 赤西聽到龜梨的名字整個人顯得有些不太一樣,
 他焦急的四處張望然後極其疑惑的問 
 「在哪裡?我怎麼沒看到?」  
 「赤西…龜梨君是散步剛好經過啦,阿……對喔,他說不能跟別人說的…」 
 赤西望著草野,然後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小龜會散步?而且這麼剛好的散步到這裡來?打死我都不相信,
 看這個樣子,小龜嘴巴上說的絕情,其實心裡頭還是廷關心我的吧? 
 「草野,謝謝你告訴我!」
 「咦?我不是要告訴你,我只是一時忘記不能說…」
 「艾唷,現在怎樣都好啦!」 
 哼,小龜阿小龜…你想跟我玩冷戰遊戲,
 看樣子你的道行還不夠,其實我這招叫拋磚引玉,
 做了一堆不讓你知道的事情,目的是要引起你對我的關心,
 事實證明,你還是放不下我的嘛! 
* 
 絲毫不知道其實赤西早知道他去過夜店的龜梨還在繼續他冷戰的裝傻生活,
 甚至中丸這個笨蛋無意識的問龜梨知不知道赤西夜店地址時,
 他也傻傻的說 
 「什麼?赤西開夜店啦?」 
 赤西剛好走進休息室,嘴角隱隱帶點笑容,故做生氣的將包包大力甩向化妝台上,
 然後就做勢要衝到龜梨面前,中丸趕緊隔在二個人中間。 
 「龜梨和也,你還配做我的團員嗎?連我開夜店都不知道。」 
 中丸冒著冷汗,總覺得赤西的瞳孔都快要炸出火了,
 「喂喂~不是這樣說的吧?你是秘密出資阿,你沒說的話根本沒人知道。」
 像是他,正是那個漏看簡訊所以也沒去參加開幕儀式的人。 
 龜梨始終低著頭,令人出乎意料的是,他突然抬起頭驚訝的發現他臉上佈滿了眼淚。 
 「你從來……都不讓我知道你的決定,不是一直都是這樣嗎?我們真的沒話可說了。」 
 龜梨說完,就拋下中丸跟赤西兩個人走出了休息室,休息室出現了很冷很冷的寧靜,
 中丸打了赤西的頭一下。 
 「喂~你到底是怎麼搞的?」 
 赤西沒有理中丸,而是一個人晃到了沙發上坐著,喃喃自語著。 
 「光是說我……你不是也從來沒有開口關心過我……」 
 看著赤西,中丸發現了他們二個人各自的問題所在,
 龜梨生氣赤西不和他說他所做的決定,而赤西氣龜梨不主動去關心他,
 二個人都將自己的慾望悶在心裡,誰也不肯退讓一步,
 這二個人的個性一但硬碰硬起來就沒完沒了。 
 再這樣下去,
 這二個人大概會是KAT-TUN最大的招牌,也是最大的危機。 
* 
 赤西踢著腳邊的石子,不甘心的想著龜梨居然在他面前哭了,
 這讓他開始心軟想對他妥協了,真是…… 
 「仁…你這個笨蛋還喜歡我嗎?」 
 奇怪?怎麼會聽到幻覺了?那是小龜的聲音嗎?  
 「吶~你說阿…你還像以前一樣喜歡我嗎?」 
 一直低頭盯著腳邊的石子,赤西居然覺得一陣心疼,
 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抬頭,因為他知道他的小龜此刻肯定是個淚人兒,
 而且馬路旁的機車聲太過大聲,讓他聽不太清楚小龜的聲音。 
 「吶…赤西仁,你總是什麼也不說,總是如此任性…我們……真的就要這樣子了嗎?」 
 赤西閉上眼,下一秒他忽然抬起頭將他狠狠的抱進懷理。 
 「可惡…你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清楚,所以……對著我胸膛喊吧,把你所有不滿都喊給我聽,不要再悶在心裡了,你總是……太過壓抑了!」 
 龜梨躺在赤西的胸膛裡,包圍他的是熟悉的氣味還有滿滿的心痛,
 他不知道愛一個人原來是這麼辛苦的事情,兩個人就算能互相喜歡也不一定能夠在一起,
 相愛簡單相處難是這個樣子嗎? 
 我們,為什麼一定要這樣? 
 忽然,龜梨咬了赤西的手臂,赤西痛的微微退後,但又馬上湊進讓他咬的盡興,
 如果這就是你所要的發洩方式,如果……你會因此而原諒我的話,
 那就讓你咬吧! 
 「仁,我好恨你。」 
 「我知道。」 
 「仁,我好愛你。」 
 「我知道。」 
 龜梨的哭泣聲抵過了馬路旁的喧嘩聲,
 在我手臂上的傷口隱隱作痛著,
 對不起,你愛上的就是隨心所欲的我,
 但是……我不管在哪裡,在做些什麼…心裡最掛念的只會是你啊! 
 「小龜…我們不要冷戰了好不好?」 
 龜梨垂下眼眸,好一段時間沒有說話,
 直到赤西再也忍無可忍的拉開彼此距離望著他的眼誠懇的說 
 「我們合好吧!」 
 又不是要結婚,只是合好而已,有必要露出那種深情的眼神嗎?
 龜梨忍不住低頭笑了笑。 
 「不好。」 
 「為什麼?」 
 「因為這裡太喧嘩,太吵…我聽不清楚你在說什麼。」 
 對麻,所以說為什麼小龜要挑我走在馬路上的時候來找我?
 如果選在我家房間那張舒適的床上那該有多好?
 這裡這麼喧嘩……所以說───我什麼也不想說了── 
 赤西給了龜梨一個吻,這個吻激烈又深情,
 像是想補償之前所有的空白期一般,
 在這個喧嘩的馬路旁……我想一直到我們解散之前 
 我們應該是分不開了。 
                  =END= 
沁曰: 
 題目牽的很爛,
 哈哈,算了…(攤手)  
 這篇是龜梨的生日賀文,
 出來了出來了,跟上一年的龜梨賀文相比真是短的可以,
 正港的赤龜文好久沒寫了,之前都混雜著的多配對,
 總之…就這樣啦ˇ 
 小龜223生日快樂ˇ 
 2008.2.22 下午7點03分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心情】我想當電線桿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