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嵐禁】搖搖晃晃與跌跌撞撞 (2)

 潤發現自己根本不是讀書的料。
 也許這個發現其實早了然於心,但看著段考日子逼近,
 做什麼事情都百分百完美,從來沒有輸過的潤實在不甘心輸給這種東西,
 所以他將臉頰貼在桌上,經濟學課本站立著遮掩住他快要睡著的臉龐,
 就算沒在看也要做做樣子,至少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吧。
 這麼想就覺得自己很有格調,潤縮在課本底下的臉微微露出笑意。 
 他就是這樣的人阿,就算再討厭的事情,如果有必要他一定會全力以赴,
 把自己逼到死角不讓自己有任何退路,所以翔才會常常看著他說『你這樣不會得病嗎?』
 『得什麼病?』,翔微微笑了,那笑容十分討人厭…『心病啊!』 
 他才有病吧!
 記得翔畢業典禮那天,他沒有去學校,他翹課跑去打工,
 反正畢業典禮這普天同慶的日子,沒有人會為了一個無名小卒而破壞開心的氣氛,
 雖然知道翔為了這場典禮的致詞緊張的要死,連睡夢中都還在迷迷糊糊的練習致詞,
 他這個當了四年室友的人好歹也應該去參與並給予祝福,但是那個人是櫻井翔耶,
 就算沒有收到他的祝福也不會死的啦,他照樣會很認真而且完美的把演講結束,
 然後收到一堆美眉送的粉紅花束,他笑的合不攏嘴的樣子潤都想像的出來,
 沒有自己也無所謂吧,潤是那麼想的。 
 但當天晚上回宿舍,看到翔已經把行李都打包好堆在一旁,
 他只是愣了那麼一下然後跟平常一樣把背心脫掉換上新的… 
 「煙味好重!」
 潤停頓了一會,「喔…可能是把球具拿回休息室的時候有人在裡面抽煙的關係吧!」
 他的打工就是去高爾夫球場當有錢人家身邊拿球具的小小竿弟。
 「欸,潤…」
 翔一邊喚著他的名字一邊躺下,潤坐在床緣邊盯著他看。  
 「怎樣?」 
 「今晚是我跟你的最後一個晚上耶。」
 「是喔。」
 「你會不會───」
 「我才不會捨不得你呢,你就不要自作多情想太多了!」 
 晚上,房間裡的回音很大,這件事情翔跟潤也是今天才發現的,
 因為他們從來不在晚上交談,晚上的翔不是潤的朋友,他是潤的抱枕,
 一個安靜卻有體溫的抱枕;只是如此而已吧。 
 耳邊傳來翔低低的笑聲,「你笑什麼?」 
 「潤阿,捨不得什麼的我可是都沒有說喔!」 
 他知道阿。
 其實自己心底對於翔的離去還是有那麼點失落吧?
 否則他也不會想早點回宿舍來,就怕錯過門禁時間會連離別都來不及說。
 就在這時候身旁的人移動了,不像每個晚上都是他抱他那樣,翔主動抱了上來。 
 「吶,跟我一起走好不好?」
 「你在跟誰說話?」
 「潤,跟我一起走好不好?」
 「…………好吧。」 
 於是很唐突的,放在門邊的一份行李變成二份,
 他們一起搬出去狹小的學校宿舍,找了現在那棟其實可以塞下五個人的房子住了下來。
 『房子這麼大不會太寂寞嗎?』潤這麼問翔,翔好不容易從一大堆原文書裡探出頭…
 『只要跟潤在一起應該就不會了吧?』 
 那是令他安心的原因呢。 
 伸伸懶腰,潤步出圖書館時已經是下午六點多,
 剛剛那名圖書館值日生好像也是他們學校的,是叫做安田章大的樣子,
 他很好心的拍拍他睡死的背,露出"太好了終於醒了"的臉跟他說
 『不好意思打擾你,但圖書館要關了,你已經睡十個小時了耶!』
 撐著頭微微啟口…『然後呢?』,
 安田漾出笑容道…『你是我繼大倉之後第二個找到在圖書館裡睡的最安穩的人耶,好厲害唷!』 
 嘖,他最討厭天真的傢伙了,還有那個叫大倉的到底是誰阿,
 從"第二個"這三個字聽來感覺上就是他輸了,真是令人不爽! 
 踢著路上的小石子,潤開始認真的考慮是不是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還是找翔補習比較好。 
* 
 好安靜唷。
 二宮和也看著值班的警察先生坐在位置上很悠哉的在寫資料,
 靠在他肩上的相葉雅紀已經在迷迷糊糊之中睡死了,
 他手上還緊抓著那台破爛數位相機,看看時間…已經六點多了耶! 
 其實前幾個小時前他們還迷了路,問了好幾個路人卻還是走錯,
 隨著二宮額上的斜線跟青筋越來越多,他們終於看到警察局的身影,
 就位在圖書館前的小小警察局在那裡發著光。 
 二宮可以肯定,那個叫小翔的就算長的再怎麼對他的眼,他絕對會討厭他到底,
 都是那個傢伙害他必須陪這個笨蛋做這種苦差事! 
 「年輕人,你們是想要見到失物的主人嗎?」
 警察先生並沒有抬頭,二宮卻知道他是在跟他說話,雖然是那個靠在他肩上睡的一踏糊塗的人想見的,他還是簡單的點頭道…
 「嗯。」
 警察先生將菸熄掉,抬頭看著外頭的天空笑了下。
 「好像要下雨了唷。」
 二宮隨著那視線看去,天越來越暗,烏雲也不知不覺越積越多,
 用鼻子嗅了嗅空氣,糟糕,有下大雨的預感!
 此時警察先生說了。 
 「其實只要知道那個人的名字就可以查到他家的地址了。」
 「嘎?」 
 看著警察先生的慈祥笑臉,二宮的臉歪了。
 拜託,這種話怎麼不早點說?
 他就說天然這種個性會傳染,難道他們家鄉的人都這樣嗎?
 真是被打敗了! 
 「那警察先生,可以請您給我他家的地址嗎?」
 「阿,我查查……對了,名字呢?」
 「小………」翔?不對阿,這只是暱稱吧?叫翔的人如此之多是要查到平成幾年阿!
 於是二宮動了動肩膀,相葉睡著的臉也動了下,但摩蹭了下二宮的衣服就又睡下去。
 居然沒醒?二宮瞇起眼,真是的,這是你逼我的喔相葉雅紀! 
 他握起了拳頭,往相葉那顆堅硬的腦袋敲了下去。 
 「哇~好痛好痛…好痛喔……發生什麼事了?小和?」
 相葉一醒就是撫著頭,四處張望著尋找二宮,當對上二宮鋒利的眼神時愣了下。 
 「阿……小和,剛剛地震了嗎?」
 「才不是,你自己看現在幾點了!」 
 相葉想了下,下意識的抓起二宮的手,望著他手上戴著的錶。 
 「喂~你是不會自己去買錶啊?」總是這樣,相葉從來不戴錶,每次想知道時間就拉他的手看,真不知道有一天如果他不在他身邊,他該怎麼辦?
 「哇,小和,快七點了耶!」 
 七點?這二個字讓二宮回過神,是喔?他們約定的時間是七點,所以也沒必要告訴他其實只要知道名字就能知道地址這件事情了吧?他笑了笑拉起相葉向警察先生鞠躬道 
 「不好意思打擾您了,這台相機就交給您,我們先走了!」
 二宮拉著相葉就要往外走,相葉盯著放在桌上的相機,將二宮反拉住。
 「小和…等一下啦!」 
 「幹麻?不是說好了七點一到無論如何都要走人?」
 相葉看了下二宮,頭低低的道…「再…再一下下吧?好不好?」
 二宮看著相葉瞪圓了眼可憐兮兮的表情,最終還是敗陣下來了,沒好氣的道…
 「就五分鐘而已喔!」
 「哇~小和謝謝你!」 
 抵擋住相葉要撲來的臉,二宮無奈的想,如果現在就拉他走,他肯定一路上都會悶悶不樂,
 五分鐘就能夠讓他徹底死心的話那也算值得! 
 「那個阿,二位年輕人,你們不是想知道失主的名字嗎?」
 二宮愣了下,看到相葉大大的點頭,想摀住他的嘴巴但已經來不及了。
 相葉大聲的喊著─
 「他叫櫻井翔喔!」 
 糟糕,真是失算了! 
 警察先生聞言想了下。
 「櫻井?…他不是跟松本住在一起的那個小夥子嗎?」
 相葉把眼睛睜大,眼神中透著閃閃發亮叫做希望的物質,
 二宮也把眼睛睜大,但眼裡只有哀怨。 
 「水島先生,你可不可借我躲一下──雨?──這裡怎麼這麼多人?」
 潤拍拍身上的水珠,他擠進小小的警察局,空間一下子變的狹小不少,
 他看了眼正發著愣看著自己的二宮跟相葉。 
 「喔,松本你來圖書館嗎?不錯喔,最近跑的很勤阿。」警察先生笑言。
 「沒有啦,考試要到了沒辦法,我又不想依靠翔!」潤整整自己亂掉的頭髮。
 「是阿,櫻井那孩子很會讀書呢。」
 「翔他只是空有腦袋而已啦!」 
 疑點一,他姓松本,剛剛警察先生口中也說出過的姓氏。
 疑點二,他們一直在討論一個叫做翔的人,而相葉想找的那個人好死不死叫做"小翔"。 
 毫無預警的,相葉雅紀扯住松本潤的衣服。 
 「吶,你跟小翔是什麼關係?」  
 二宮本想攔住相葉,但轉念一想,他幹麻要把自己搞的這麼緊張呢?
 隨便他了啦,他就在一旁看著吧。 
* 
 潤看著拉住自己衣服的少年,跟他對視的是一雙清澈可愛的大眼,
 氣氛就這麼僵在那裡,對於他那句『你跟小翔是什麼關係?』
 他只是轉頭望著水島先生道… 
 「他是誰啊?」 
 警察水島先生微微笑了。
 「他們二個說是要找這台相機的主人,松本你不是跟櫻井住一起嗎?你們擠在我這裡不是辦法阿,氣象報告說這梅雨會下到明天早上,這裡有把雨傘,潤你就帶著他們回去找櫻井吧!」 
 …………什麼?!
 二宮和也跟松本潤的腦袋裡同時爆出這二個字,只有相葉一個人開心的笑道
 「真的嗎?所以我可以見到小翔了嗎?可以去小翔家耶…我迫不及待了,吶吶~我們快走啊!」 
 「你給我等一下!」 
 二宮跟潤轉頭互看著,對於這不約而同的默契大喊有些吃驚。
 看來這個人跟他一樣不是個簡單角色。
 二宮跟潤二個人在眼神交會中莫名的有了共識。 
 「相葉你不要造成人家的困擾啊!」
 「就是阿,你不要造成我的困擾嘛!」 
 相葉望著他們一搭一唱,垂下眼不解的道…
 「我只是想念好久不見的小翔而已,為什麼你們會說這是困擾呢?」 
 可能是外面在下滂沱大雨的關係,除了雨聲特別的寧靜,
 造就這句話聽起來十分的真誠而且可憐,
 也是啦…想想相葉至少有十餘年沒有回來過他原本的家鄉了,
 對於這裡的人事物他有很深的感情存在,二宮咬咬唇嘆了口氣。 
 「松本先生,雖然很抱歉,但就麻煩你…帶我們去見他吧!」 
 潤愣了下,唉唷…這種氣氛下他怎麼忍心回絕麻,
 而且連那個看起來跟他很有共識的少年都這麼說了,他只好道… 
 「你們的名字是?」
 「我是二宮和也,他是相葉雅紀!」
 「我是松本潤,好吧,請跟我走。」 
 相葉見他們都答應了,臉上漾出一個好燦爛好漂亮的笑容。
 二宮跟松本就這樣看著他的笑容,然後同時嘆了口氣。 
* 
 不見了!
 相機不見了阿,小大,怎麼辦啊?怎麼辦?  
 「一定是你匆匆忙忙忘在噴水池那裡了。」 
 大野這麼做出結論,對於翔慌張的大吼大叫,他連看都沒看一眼,
 平靜如昔的臉望著窗外的大雨。 
 他們所在地點在翔跟潤的家,他偶爾會來作客,但待一下就走了,
 因為這個家的東西就是那麼剛剛好的只有二份,
 他們大概也不想給客人喝水吧,所以連個多出來的杯子都沒有,
 大野總會偷用潤的,反正……他不知道就算了麻! 
 「那…那怎麼辦?」只會說著怎麼辦的翔,大野望著他道。
 「雖然你口上這麼說,但你也知道那台相機不是被檢去警察局不然就是被人檢走不然就是被雨水弄濕壞掉,也就這幾種可能而已吧…」 
 被發現自己只是隨口叫叫,翔有些失落的低下頭。
 「那台相機雖然很不聽話,但是…我還是很喜歡它,我可憐的相機阿…」 
 都是要等到失去後才懂得珍惜,翔不是這樣的人,大野看的出來,
 翔對什麼都充滿了感情,他很惜福,就算嘴上不說也會默默守護,
 對那台相機他平常也很珍惜。 
 「翔,你有沒有討厭的東西?」
 對於大野突然的提問,翔疑惑的道
 「類似什麼?」
 「人?」
 「嗯……不算討厭啦,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跟他相處,這樣算嗎?」
 「算阿。」
 「那就只有他了吧。」
 「誰?」 
 咖喳。門把被轉開了。 
 翔跟大野同時轉頭望著大門口開啟,翔都還沒看清來人就喊道… 
 「潤你回來啦?外面下大雨你────」沒淋濕吧? 
 翔跟大野望著門口愣住了。
 過了許久,大野才低聲說著…「哇靠,你也太濕了吧?」 
 潤全身濕搭搭的站在玄關,頭髮還滴著雨水,地板都被他淹了一個小小的積水,
 濕到連眼睫毛都溼透了吧,他打顫著身子走進屋裡,對著後頭人喊著… 
 「你們二個該死的別愣著,趕快進來阿,不行了,快冷死我了!」
 潤說著就跑進浴室,翔跟大野的目光隨著浴室門的關閉再度轉回大門口。 
 那裡有二個少年,跟潤同樣的下場,全身都溼透了。
 「小和,好冷喔。」
 「誰叫你這個白痴堅持三個人都要淋濕,最後還把雨傘弄到掉進河裡啊!」
 「可是雨傘那麼小只適合二個人,又只有一把,我跟小和,或是小和跟潤,或是潤跟我,我都不要!」
 「…………我總有一天一定要把你的腦袋挖出來看看裡面到底裝什麼!」 
 聽著門口二個少年的鬥嘴,翔把嘴巴張大,連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大野只是有趣的看著翔,幫他把下巴闔上,然後一個人笑了起來。 
 「啊……小……翔?是小翔嗎?是小翔吧?」 
 突然,其中那個比較高的少年興高采烈的衝上來,狠狠的抱住了呆滯狀態的翔。
 「小翔,我好想念你耶,你有沒有想我啊?我是相葉阿…相葉雅紀!」 
 櫻井翔只覺得…抱著他的這個人的體溫好燙而且好濕,然後…… 
 「大野智,你笑什麼啊?還不趕快救我阿!」
 說完在相葉的懷裡掙扎,好濕阿…他真的濕到連他的衣服都要濕了,
 他抱的太緊了,而且……他身上怎麼有種香香的味道? 
 大野一味的笑著遙遙頭…「跟小時後的誹聞對象相見不是挺好的嗎?」 
 「我………」 
 終於在一片混亂之中,相葉被身後一雙手拉住,然後拖離翔的身邊,
 二宮對一臉"得救了"的翔道… 
 「我不管現在到底是要敘舊還是怎樣,先給我們二條毛巾好嗎?」 
 那鋒利的眼神跟無奈的語氣,讓大野跟翔開始動作,
 翔趕緊敲著浴室的門央求潤給他二條乾毛巾,
 大野拿了翔跟潤的杯子倒了二杯熱茶,然後將他們二位請上暖桌遞上茶。 
 當二宮看著翔一臉哭相的敲著浴室門,還有大野很緩慢的倒茶動作,
 對,差點忘了還有被他拎住直喊冷的相葉雅紀,他真的覺得…
 跟相葉這個笨蛋一起回家鄉的不智決定,真的是他二宮和也這輩子最大的失算!  
* 
 沁言"
   呀,好快阿好快啊!(望)
   有愛果然會打的很快!
   這一篇的每個場井都用非常緩慢的筆法在寫,寫的很詳細,
   有別於我以前短篇的匆促感,NINO啦潤啦小亮啦他們這類的個性都是我擅長寫的角色,
   還把小安跟大倉扯進來了(但只會出現這麼一小段,後面估計是沒有了)
   天氣真的好冷,但這個故事是夏季的故事呢,所以打的時候藉此想像了一下夏季炎熱的樣子。
   還是前陣子那種不冷不熱的天氣比較好! 
 2009.01.10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