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自創】ERROR  雨流X優 》 下。

 
 對於雨流來說,歌舞伎町和他的店很重要,
 因為那是他生活的全部,也是用來忘記所有事情的支撐點,
 這十年,他是靠著這些活過來的,任何人都不能破壞他。 
 所以當警方到店裡來找他時,他不悅到了極點,
 因為他們把他的客人嚇壞了。 
 結果,他只是被請去警局做了個筆錄,
 當他聽到月崎圭吾這個名字時,心理自然知道是關於什麼事情了,
 一定是小時候的那件事吧? 
 「他是我小時後的玩伴,但是……很久沒連絡了,都過了二十年才說我殺人,真是莫名其妙,你們不覺得他瘋了嗎?」 
 警方大概也跟雨流一樣,覺得圭吾瘋了,
 所以這件事情也就這樣不了了之,
 但是,那天警方的人嚇到了他的客人,
 好一陣子他的店冷清了不少。 
 早知道應該也把圭吾殺掉,現在也輪不到他殺人了…
 雨流望著杯子裡紅酒的倒影,那是自己的影子,紅色的…
 他才發現他是踏著許多屍體成長的。 
 要說為什麼會這樣,雨流諷刺的牽起一笑,
 最初,他只是很喜歡一個男孩,忌妒著另一個和他長的一模一樣的男生,
 從愛上疾風優那刻起,他的靈魂就不斷在墮落,
 現在呢?那傢伙還是不在我身邊,他選擇離開我,
 如果再度見到他,我會如何?我不知道。 
 「吶…你聽說了嗎?」
 「什麼?」
 「有一家新開的店,裡面有一個叫做優的…好像很受歡迎。」
 「嘖,這只是一開始新鮮而已,又沒什麼。」 
 優?  
 「那個叫優的全名是什麼?」 
 「阿,是雨流阿,你不知道嗎?他叫疾風優啊!」 
 聽到這個名字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開心?難過?錯愕? 
 最後,我嘴角牽起一笑。 
* 
 煙霧瀰漫。
 疾風優離開了那個地方。 
 他到陽台抽煙,一邊抽一邊想起現在會在這裡,並且穿著男公關制服的原因。 
 是圭吾,他的一句話點醒了他,
 『如果你不阻止雨流,他會繼續墮落下去。』
 是阿,他殺過這麼多人,如果以後…他又愛上另一個人,
 又害死了在他身邊的人怎麼辦?我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因為我深刻的知道那種痛苦。 
 不過都過了十年,雨流說不定早已改邪歸正?
 但……不知道呢,等我有意識時,我就已經待在這裡了。 
 搞不好,我還是渴望想見雨流一面的。 
 我笑了笑,熄掉了煙。
 不會的,我只是想阻止他…繼續墮落而已。 
* 
 雨流並沒有馬上去見那位叫做疾風優的人,他在等待,
 等待優的動作。 
 他會來這裡,肯定不是想當男公關,是為了他吧?
 不過為什麼沒有來找我呢?是不敢?還是不想打草驚蛇?  
 「雨流,你今晚好像有心事?」 
 雨流看著身旁的女人,那是他的大金主,
 他點點頭,露出難過的表情。 
 「因為我很寂寞阿。」 
 女人聽了,備感心疼的抱住了雨流。 
 「怎麼會,雨流還有我阿。」 
 感受到女人貼近的體溫,雨流緊緊的將她擁住。 
 「謝謝妳。」 
 女人在她懷裡搖頭,雨流的眼神變的明亮了許多。 
 騙人這種事情,他已經做的很習慣了,
 但每次心頭都會竄出深深的孤寂感,
 好像全世界只剩下我一個人,沒有別人會真心關心我,
 所以……所以,他才會不斷重蹈覆轍。 
* 
 男公關這個工作,優也做了二個禮拜,
 他什麼花言巧語都不會,但是來這裡的女人似乎很喜歡他老實的樣子,
 她們說,這裡的男人都很壞,很少有像他這樣傻氣的傢伙。 
 優也發現這裡的競爭很大,要在這種環境生活需要非常高超的手段跟技巧,
 像他這種看起來就很好欺負的人就注定會被惡整,
 像是現在,他發現他的包包不見了,
 最後他在離店裡不遠前的一個垃圾桶裡看到他的包包,
 裡頭的東西全都翻倒在垃圾桶裡,他盯著這一幕然後默默的轉過頭,
 一轉頭,他就看到三個男人正站在那裡看著他,看起來就是來找碴的樣子。 
 「看樣子,那就是你們做的吧?」 
 三個男人互看了一眼,笑了起來,笑聲很刺耳。 
 「你不要太囂張了!」 
 看著他們,我想這就是忌妒的人的臉孔吧?
 十分的扭曲醜陋。 
 我什麼也沒說就想走掉,他們卻擋住了我的去路,
 望著他們,我冷靜的說… 
 「你們要打我嗎?還是乾脆一點把我殺掉?」 
 其中一個男人笑了笑,「我們都知道喔,你跟雨流之間的事情,你居然是個同性戀,真噁心。」 
 瞇起眼,我握緊了拳頭。 
 「你們────」 
 忽然,三個男人都倒了下來。
 我愣愣的看著他們倒下,然後看著豎立在他們身後,穿著黑西裝的男人,
 是雨流。 
 他拿著手上染著血的小刀,連眨都沒眨一眼就這樣將他們三個殺了?
 我凝起眉,他望著我。 
 「我可沒殺他們,只是讓他們受點傷而已。」 
 他拿起刀子,看著我的眼神很輕浮,
 我移開視線。 
 「你……我………」 
 該說什麼?十年不見,他們之間還能說什麼?
 當初離開,連離別的話都沒說,現在究竟還可以說什麼? 
 「沒關係,接下來我們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說,不介意到我的住處吧?」 
 他的眼神擺明了,就算我說"不",他也會強行把我帶走,
 那是一雙強勢而且鋒利的眼神。  
 事情都過這麼久了,解釋這些有什麼用?
 所以我不打算向他解釋,我只想告訴他…
 別再過這樣的生活了。 
 別再製造出更多像我哥哥這樣的屍體了。 
* 
 事隔多年,再度看到這棟公寓有種懼怕感。
 雨流居然在這個小房間過了十年? 
 「我本來以為如果我都在這裡沒走,有一天會不會看到你來看我,但…沒想到我是在歌舞伎町見到你的。」 
 望著地板,我們爬上了樓梯。
 我的心懸著,怎麼樣也放不下。 
 開啟房間的門,這裡依舊沒有改變,
 我愣愣的望著眼前熟悉的一切,
 還有地板上厚厚的灰塵。 
 「我已經有一個半月沒回家了。」 
 他說著,豪不在乎的往地板上坐,我能坐的地方只剩下那張床,
 但我發現我有些抗拒,原因?大概是對那張床還有些記憶存在的關係。 
 「怎麼了?這裡會喚起你不好的回憶嗎?其實我也是這麼覺得的。」 
 看著雨流,一種類似生氣的感覺讓我坐了上去,
 不好的回憶?我可從來沒有這樣想過。 
 「吶,你來歌舞伎町的目的是什麼?」 
 我盯著床單,「你不也待在歌舞伎町嗎?那為什麼我不行?」 
 「你會來這裡是為了我吧?」 
 還是還以前一樣,無論任何事情他都能輕易的看穿。 
 「是,我就是為了你才會來到這裡。」 
 雨流望著我的視線變的有些灼熱,
 我無法形容那種感覺,有些心慌又有些安心,
 充滿矛盾。 
 「都已經經過十年了,你還來找我做什麼?」 
 「雨流,別再墮落了,你的人生……不該這樣下去。」 
 忽然,他笑了,「你說什麼?墮落?」 
 「所以你是來這裡試圖拯救我的?你不恨我?」 
 恨你?
 我對上他的眼神,毫無畏懼的道。 
 「我的確恨你,現在也一樣,我不是想拯救你,而是想拯救那些被你傷害的人。」 
 他的眼神十分的複雜,我相信我的眼神也同樣複雜。 
 「優,在你心裡,我只是個殺人犯嗎?」 
 殺人犯……沒錯,你只是個殺了我二個哥哥的殺人犯,
 是這樣的沒錯,我點頭。 
 「是嗎?我知道了。」 
 他起身將房間的門打開,
 「歌舞伎町不適合你,如果你真的要待就來我的店裡,否則,就離開這裡。」 
 我知道我該走了,我起身,豪不猶豫的走出房間,
 就在我要消失在樓梯口時,好像聽到他若有似無的話語。  
 「背叛我的人都會死在我手上。」 
 我希望,這只是我的幻覺。 
* 
 今天,那三個被雨流刺殺的男人沒有來店裡,
 打聽之下,我才知道他們死了,
 死因各有不同,不過好像沒什麼人在意他們消失了這件事,
 他們早已經被家人給遺棄,如今死了就只是死了而已。 
 我不得不說這個地方很危險,就算在這裡發生個萬一,
 好像也會因為他們複雜的身分而遮蓋掉這一切的不尋常,
 我很清楚知道那三個男人是被雨流殺掉的,
 經過十年,雨流非旦沒有變的更好,還變本加厲了,
 不過也對,在這種環境想要變好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雨流必須離開這裡。 
 「喂~你是疾風優?」 
 我抬頭,看到一個猶如傑尼斯成員般的帥氣男孩,
 臉上帶著輕浮的笑意,看起來不像來找碴的。 
 「我是。」 
 「你跟雨流劍兒是什麼關係?那傢伙是不會隨便動手的呢。」 
 動手?
 我望著他,看來他是雨流身邊的人。 
 「我們是什麼關係有必要跟你說嗎?」 
 老實說,我也答不出來,
 我們的關係微妙的讓人嘆息。 
 「當然有必要阿,你跟雨流之間的事情,我們私底下傳的可精采了,而且我實在很想知道,你有什麼魅力,能讓雨流為你殺人,他從不為別人動手的。」 
 不為別人動手………
 這句話讓我回想起,雨流之所以開啟他的墮落生涯,
 是因為我,是呢,我差點忘記了…他是因為我才變成現在這樣的,
 可是,我卻恨著他,不能拋棄這些恨意愛他,
 同時,卻也感到一絲的心疼。 
 「其實,我也知道雨流以前的一些事情,聽說你恨他?」 
 我不知道他究竟了解多少,但就"我恨他"這一點他已經了解的夠清楚了。 
 「沒錯,那又如何?」 
 他嘆了口氣,搖搖頭。「真是的,雨流可是一個好人,你卻這樣誤會他。」 
 「好人?你有沒有搞錯?」 
 他殺了我二個哥哥,他破壞了我的童年,
 他欺騙我讓我這麼痛苦的愛上他,他……… 
 「你就老實說吧,你離開他難道不是害怕總有一天他會殺掉你嗎?」
 「正常人如果知道另一半曾經殺過人,一定會感到害怕,你應該也是這樣的吧?」
 「你說你恨他,所以離開他,你可曾從雨流口中聽到他承認過?」
 「還是……你說你恨他只是逃避的藉口,你根本就是害怕他會殺掉你。」
 「你覺得雨流欺騙你,你不也是背叛他的人嗎?」
 「你以為雨流是為了誰才會變的如此墮落的?」
 「是你阿…可是到最後你卻背叛他、甚至還害怕他,他是如此愛你,你卻這樣對待他。」
 「疾風優…真正殘忍的那個人,是你吧?」 
 ────""─── 
 顫抖著的手已經紅腫,但那樣的艷紅卻比不上他臉頰上的掌印來的紅,
 我只是想讓他住口。 
 「才不是…才不是這樣,我………」 
 淚水落下了,為什麼而哭?
 可能是我現在才發現,為什麼過了十年,我心裡的痛不減反增,
 那是因為,他說的那些都是事實,
 沒錯,我害怕雨流,我怕我會死在他手上,
 所以我像逃命似的離開他,背叛他…
 把自己定位成被害人的角色,但打從小時候開始……我才是傷雨流最深的人。 
 淚水決堤了,崩潰的我全身都在顫抖,
 冷意不斷的襲上,我想起他擁抱我的時候,
 那溫度不是騙人的,為什麼?為什麼我們注定要這樣互相傷害?
 不該是這樣的…不該。 
 「吶,如果你還想為雨流做點什麼的話,就設法讓他離開這裡吧,這件事情也只有你辦得到了。」 
 看著那個男人,淚水使他的臉龐看起來很扭曲…很模糊。 
 「但是…要怎麼做?」 
 男人輕笑,「…只要你死在他的店裡,他絕對會離開這裡的。」 
 死?
 眨著眼,淚水順著眼睫毛的眨動而滑落,像珍珠似的。 
 「如果你死在他的店裡,他的店就沒人敢上門,一定會倒閉,更何況他這麼愛你,絕對無法待在你死去的地方繼續生活的。」 
 是呢,是呢。
 只有我死了…雨流才能真正獲得重生…
 沒錯,只要我死了……… 
 「對了,我還沒介紹過我自己…」 
 好吧,這是我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情,
 在那之後,你就好好生活吧。 
 「一条蘭,請多多指教。」 
 他笑著,我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 
 ERROR [N] 錯誤,失誤,差錯
           犯錯誤,出錯
           過失,罪過,不正行為
           誤差  
 雨流,要說我們的愛是以上這個名詞的解釋,也不為過了吧?
 ERROR。 
 可是,你要記住,我愛你。 
               疾風優  
 圭吾曾經說過,『不要走上我這條路』
 我想告訴他,我不會走上你這條路,
 因為我不會殺他,我只會殺了我自己,
 搞不好這才是愛真正的表現吧? 
 我在書桌上放了二封信,
 一封是一個名詞的解釋,是一封絕對寄不出去的信,
 另一封,是要給我最愛的人的…遺書。 
 裡面的內容盡是些欺騙他的話,表達著濃濃的恨意,
 結果到最後,我還是要欺騙你。 
 我來到雨流的店,走進去,卻沒見到他的蹤影,
 我縮在角落,懷裡的小刀閃著鋒利的光芒,
 這把刀今晚將會是最美麗的主角。 
 突然,我看到雨流了,他正吻著一個穿著火辣的女人,
 這一幕實在太過突然,我忽然覺得心好痛,
 完全受不了,恨意…忌妒…全都竄上心頭。 
 「……不是和你說過了,離開這裡的嗎?」 
 很緩慢的,我抬起頭…
 雨流就坐在我身邊,看起來似乎在生氣,
 他抽著煙,我則伸手將他的煙奪去,
 大力的吸了一口。 
 「優,你怎麼了?」 
 吐出煙霧,「我看得出來有什麼嗎?」 
 「………你來這裡做什麼?」 
 我轉頭,很仔細的看著他的臉龐,
 想著再幾個鐘頭後,我就完全看不到這張臉了,
 我的心情不自覺的低落,但是我不能讓他看出端倪,
 我是那個…恨著他,不愛他的疾風優。 
 "啪"一聲,我將小刀抽出,抵上他的頸子,
 旁邊的女客人跟男公關還沉溺在自己的世界,
 完全沒發現他們的不對勁。 
 雨流挑眉,「…你是來這裡殺我的?」 
 「我不是…來殺你的。」 
 「那你這是做什麼?」 
 直視著他的眼睛,我努力裝做生氣的樣子。 
 「如果,我死在你的店裡,你的店一定會倒閉,到時候你就會生存不下去了吧?」 
 此話一出,雨流馬上驚覺我要做什麼,
 但他的反應終究沒有我快,我將刀子狠狠的插進我的腹部。 
 頓時,血染紅了衣服跟沙發,還間接沾染到地板跟雨流的褲子,
 感覺到雨流抱緊了我,那擁抱還是那麼溫暖…
 接著我聽到他大喊。 
 「媽的,疾風優,不准死在這裡!」 
 阿阿…那好像是我第一次聽到雨流罵髒話,
 第一次聽到雨流大喊,第一次感受到雨流的恐慌。 
 我希望,這也是最後一次。 
* 
>────… 你是不是走了 變成了別人的新歡 
>────… 我要找個地方將自己吊死
>────… 而不是用你的絞繩 
 雨流守在他的床邊。
 聽著窗戶外頭的雷聲陣陣,
 那好像是另一個世紀的事情,
 可惜他記憶力太好,所以無法忘記。 
 嘆了口氣,他站起身。
 望著桌上的信,那是疾風優特地寫給他的……遺書,
 上頭淡然的寫著對他的恨意。 
 明明很淡,卻讓人承受不了。
 不過,很明顯優是被挑撥的,
 因為他所認識的優是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人,
 一条蘭,他想毀了我的店,所以他利用了優。 
 哼,這還真是有趣阿。 
 「喂~不餓嗎?」 
 我知道他是醒的,從我沉思開始,他就是醒著的,
 對上他瞪視著我的眼。 
 「阿…對不起,我忘記你不能說話了。」 
 拿開他口中的布,我特意靠近他幾分,看著他狼狽的閃躲,
 我笑了。 
 「你以前很喜歡讓我碰你的吧?」 
 「為什麼…為什麼不讓我死?」 
>───… 多麼讓人痛心的一句問話,那是從他最愛的人的口中說出口的。 
 雨流冷冷的一笑,「讓你死在我的店裡?我不會讓你玷汙我的店。」 
 從單純,一直到複雜,唯一改變的是優對雨流的感情,
>───… 如今,是誰更愛誰一些? 
 「可是,想死在你店裡的人,可是你小時後的玩伴呢!」 
 聞言,雨流淡淡一笑,那笑容多了些許惋惜… 
 「是呢,所以…我更不可能讓你死在我面前。」 
 「說的真好聽,你還記得你當時對我說過的話嗎?」 
 「背叛我的人都會死在我手上,我是那麼說的沒錯。」 
 優低下頭,「對,所以…我想死在你面前,你不應該阻止我!」 
>───…你不該阻止我,這樣你才能活得更好。 
「可是你該死的想用這種方式毀了我的店,我是不會讓你再一次背叛我的!」 
 「你─────」 
 「夠了!」雨流站起身,他有些累了。「沒經過我的同意,不許再傷害自己,聽到沒有?」 
 聽到沒有?他居然命令他?
 優扯出一笑。 
 「你不是我的什麼人,別想命令我,更何況……這是我的人生!」 
>───…我的人生毀了你的人生。 
 雨流回頭看著他倔強的眼眸,輕輕的嘆了口氣…
 他輕輕的在他額頭上深情的吻了下,優被這突如其來的親暱舉動嚇的全身僵硬,
 直到他聽到雨流在他耳邊的話才有了知覺…… 
 「優,為了我…活下去吧。」 
 話落,繩子被解開了,他再度得到自由,
 但等優回神時,雨流已經消失了。 
 為了你…活下去?
 知道嗎?我就是為了你…才想死的阿。 
>───…我該如何才能讓你從這種生活裡逃脫?
>───…而我又該如何才能不這麼傷心?
>───…為了你活下去,對不起…這是我無法給予你的承諾。 
* 
 雨滂沱的下著。
 那天,拖著傷口,我在外頭淋著雨,
 看著腹部的傷口被雨水打濕,暈染成一片火紅。 
 我豪不在意,如果能這樣失血過多而死,那就好了。 
 雨流,為了我…可不可以讓我死呢? 
* 
>────… 你給我了我所沒有的
>────… 但是 沒用的
>────… 我太懦弱 無法讓步
>────… 我太堅強 無法失去 
 過沒幾天,我聽到一条蘭消失在歌舞伎町的消息,
 不是死了而是消失,在哪裡誰會知道呢?
 又一個人因為我消失了。 
 那天午後,我去找雨流,
 但他們告訴我,雨流辭掉歌舞伎町的工作,
 而且把店轉讓給別人了。 
 我有些吃驚,因為歌舞伎町對雨流來說應該很重要才對,
 於是我想起那支一直存在我手機上的號碼,
 雨流留給我唯一的東西,現在終於派上用場了,
 我按了下去,那是花費了好久的時間才決定的事情。 
 『喂~』 
 手機那頭,傳來雨流的聲音,
 安心的感覺使我放鬆了不少。 
 「雨…雨流,你在哪裡?」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 
 「如果我不在你身邊,你會放下仇恨好好生活嗎?」 
 「你……你離開這裡,是為了我?」 
 「是,你不是也想讓我離開的嗎?我以後也不會再傷害人了,你可以放心過你的餘生了。」 
 該如何形容我此刻的感覺?
 情況又變的不一樣了,我沒有死,雨流就自願離開,
 而且答應我他不再傷害人,他展開他的新生活,
 這一切看起來是多麼完美,可是…… 
 「雨流,我想知道你在哪裡。」 
 我放不下他。 
 「優,已經不重要了,把這支號碼刪掉吧,不過你要答應我,絕對要好好活著。」 
 「雨────」 
 "咖喳"──電話掛了。 
 突然,我懂這是什麼感覺了,
 是一種,我將永遠失去他的感覺,
 因為在這之後的雨流劍兒將會變成另一個我不認識的人,
 搞不好他又會拋棄現在的名字,好好的過著積極向上的生活,
 這樣不是很好嗎?  
 這樣不是很好嗎? 
 沒錯,讓一切歸零,
 就當做,我從來沒有認識過你。 
 拜拜,雨流劍兒。 
* 
 一条蘭死了。
 看著新聞報導,是在河邊發現他的屍體的,
 那是雨流最後一次為我殺的人吧?
 意外的,我覺得這則報導還滿浪漫的。 
 吃著手中的水果,翻閱著簡訊。 
 「圭………吾?」 
 我納悶的望著簡訊的寄送者名稱。
 咦?圭吾?他不是還在監獄裡嗎?
 打開簡訊,我著實愣住了。 
 『優…我逃獄了,有件事情我一定得跟你說,明天下午二點,我在宇都宮的咖啡廳等你。』 
 二點?
 抬頭看看時鐘,已經三點鐘了。
 糟糕。 
 二話不說,我立即出了門。 
* 
 宇都宮市的歷史公園正好在更換遊樂設施,
 我看著工人工作,想起十年起的自己曾經在這裡被雨流親吻,
 我笑著轉過轉角,然後進入咖啡廳。 
 我左右看了看,這時簡訊來了。 
 『你遲到了,我在角落裡。』 
 我也知道我遲到了呀。
 我嘆了口氣望向角落,
 那裡有一個看起來很成熟而且乾淨的男人,
 那是圭吾,非但沒有從監獄裡逃出來髒亂的感覺,
 反而乾淨清爽,而且很有魅力。 
 我走了上去。 
 「你怎麼會這麼做?」 
 圭吾看著我,語氣依舊跟十年前一樣雲淡風清的。 
 「我再過幾天就要被判死刑了,如果不和你說,我死後可能真的會下地獄吧。」 
 「老實說,就算你現在說了什麼很驚人的話,我大概也沒有任何感覺了。」 
 我的心比麻木還慘,就像死了一般毫無感覺。 
 「是嗎?不過我還是要告訴你,甚至為了這個不惜逃獄。」 
 我只是盯著他,他看著我笑了笑。 
 「我……當初並沒有告訴你事情的全部…」
 「事實上,你那個雙胞胎哥哥並不是什麼好人…」
 「他是一個極度心機的孩子,他看出崎……雨流很喜歡你,
 所以他利用這一點一直在背地裡欺負他,他身體差,還故意叫他當他爬樹的墊背,
 有的時候他會叫崎……雨流去做一些殘害小動物的事情,如果他不照做你哥哥就會傷害你,
 他每次都是這樣威脅他的,他也每次都會乖乖聽話,只為了……不讓你受傷。」 
 我大大的嘆了一口氣…
 我緊緊的咬著唇,藉此忍耐著,不讓情緒崩潰,
 直到嘴唇流血了,產生痛覺我的眼淚才款款落下。 
 「圭吾你好殘忍,為什麼已經是最後了還要告訴我這些?」 
 打從一開始,我就完完全全的誤會了雨流,
 他不是殺人犯,他只是想盡全力的保護我,
 所以他選擇讓自己的手沾染上血腥,
 雖然我不知道我雙胞胎哥哥是怎麼樣的人,
 但看我已經去世的大哥也應該知道,
 他們一定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可是我卻對這些視而不見,始終只看到表面的東西,
 而你也溫柔的不讓我知道這些事情的真相,
 可能是怕我會像現在這樣哭泣吧?
 真是差勁…你跟我都差勁透了。 
 「如果我不告訴你,那就對我自己太殘忍了,好了,該說的全都說完了,剩下的是你們自己的事情,我這個準死人也該回去我該待的地方了。」 
 圭吾說完,豪不遲疑的離開了。 
 望著他離去空著的位置,我的眼淚怎麼也止不住,
 圭吾過幾天就要死了,這人世間的情仇,他什麼也不在乎了,
 可是被留下來的人呢?卻是無止盡的心碎跟痛苦。 
 我該怎麼做?怎麼辦?
 雨流劍兒…我該怎麼辦?
 我想緊緊的擁抱你…可是現在…你人在哪裡? 
* 
 雨流將電話號碼換掉了,無論我播出多少次都是空號,
 於是我走到了他的租屋處,門口貼著"租出"的字條,
 看來已經搬走了吧… 
 步出雨流家,我抬頭看著藍天白雲,
 以前我也曾像雨流這樣消失,
 原來被丟棄的感覺是這樣的,
 為什麼我不曾想過雨流的感受呢? 
 現在想這麼多也沒用了,如果雨流真的想躲我,
 就算我花一輩子的時間也找不到他了,
 其實,就算找到了又如何?
 跟他說我已經知道全部的事情,
 然後呢? 
 我們所受到的傷害還是存在著。 
 也許,保持距離才是我們之間最好的結局吧。 
* 
 圭吾槍斃那天,我就在刑場外,
 聽著槍擊聲,我知道他已經毫無遺憾的離開了,
 閉上眼睛,我感受著這靜謐的午後。 
 「優……」 
 睜開眼,我張望了下四周…
 沒有人,可是我卻覺得有人在叫我? 
 是你嗎?雨流…
 你也和以前一樣,默默的在某個時間看望我,
 無時無刻跟隨著我。 
 忽然,我發現這也是一種幸福,
 能被雨流以這種方式關心,已經足夠了。 
* 
 可是某一天,我發現一直跟隨我的視線消失了,
 第一天,我感到非常不習慣,
 第二天,我感到有些不安,
 第三天,我終於受不了想嘗試去尋找,
 但我發現我找不到。 
 為什麼呢?雨流你不再關心我了嗎? 
 抱著這些疑惑,直到我收到一封邀請函。 
 那是一封喪禮的邀請函,發起人是雨流的媽媽,
 正確來說,也是我身分證上登記的媽媽,
 而這場喪禮的主角,就是雨流劍兒。 
 原來,他死了。 
 我意識到這件事情,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一向看著別人死亡的他,沒想到自己也踏上了死亡的旅途,
 這就是視線消失的原因嗎? 
 還好,你並沒有遺棄我。 
* 
 雨流的喪禮來的人很少,
 因為雨流一向獨來獨往,沒什麼深交的朋友,
 在喪禮上我看到了雨流的媽媽,
 她看起來蒼老了不少,對親生兒子的死顯得有些淡然。 
 我很想問她,對妳來說,雨流曾經帶給妳什麼回憶?
 他自從十四歲就離開妳了,搞不好…我所擁有的回憶比妳還要多吧。 
 我並沒有看到傳說中的叔叔,透過隔壁鄰居的八卦消息,
 說是叔叔早就死了,只是阿姨一直以為叔叔還活著,
 還有一些人直接了當的說『她根本就是瘋了』,
 看著麻木的阿姨,我相信了鄰居的說詞,
 阿姨的心早在十幾年前就隨著叔叔死了,
 也難怪雨流得不到任何的愛。 
 雨流的親情、愛情、友情…都是這麼悲哀。
 上香時,跪在他的靈堂前,我一點想哭的感覺都沒有,
 整場葬禮上,沒有啜泣聲,無盡的死寂顯得有些冷漠。  
 你是怎麼死的?自殺?車禍?
 老實說,我也沒有興趣知道了,
 對我來說,你已經死了,只要知道這個事實就夠了。  
 「……以前,我給他算過命,算命師說他的命極好,會過著幸福美好的生活,但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呢?」 
 阿姨不知何時站在我身邊的,聽著她喃喃自語的話,
 我的罪惡感又更深了。 
 「對不起。」 
 我只能這麼回應了。 
 我將口袋裡那封寄不出去的信投進了火堆裡,
 我將這封信以這種形式寄給了你,
 那本來是我的遺書,但死去的卻是你。 
 但其實,我少寫了那麼一句……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ERROR,錯誤的…就像我們的愛情一樣,是錯誤的。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 
 過沒幾天,我漸漸接受了雨流劍兒已經死掉的事實,
 我依舊吃吃喝喝,找了一份正當的工作,
 過著一般人過的生活,平淡的幾乎要忘掉之前的痛苦。 
 可是就在今天,我感覺到了…
 你的視線又再度跟隨著我。 
 那熟悉的感覺我不會認錯,是你沒錯…
 可是明明,你已經死了阿…
 想著"搞不好明天就消失了",
 但接下來的幾個月,那視線一直都沒有消失…
 就像你還在某個角落,遠遠的望著我。 
>────… ERROR   
 優,在你心裡,我只是個殺人犯嗎?
 是嗎?我知道了。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END 
 沁言: 
   先慶祝一下這篇沒有成為斷頭文XDDD 
   呀………這個故事真的好長阿。(嘆望)
   將近三萬字的故事。 
   是說,後面的結局一直在修改,
   沒有一句是比較順的,
   其實結局我想傳達的是,
   優對雨流的歉意,
   不過其實一直到雨流去世,優還是很怕雨流的,
   就像他們第一次在監護所相見時一樣,
   我想過,如果我愛上的是這樣的人,
   應該也會害怕的,就算他會變成這樣是我害的也一樣,
   這是人的本性吧?
   所以終究,人還是自私的。 
   雨流其實是文中最悲慘的角色,
   他的親情、愛情、友情都很悲慘,
   這種悲慘還延續到他整個人的個性,
   要說他人生中最光亮的事情,就是喜歡上優這件事,
   只不過這件事情也是他悲慘的開始阿。 
   圭吾是整個文的轉折點,
   整篇文章我覺得最惡劣的應該就是他了,
   他對任何事情都豪不在乎,這種人最差勁了XD
   (雖然現實中的他不是這樣的啦(笑))ˇ 
   一条蘭,只是個配角,
   但他對我來說,象徵著優惡劣的那一面,
   好啦,其實也沒寫的多認真XD 
   我盡量將筆法弄淡,因為中間一度太過悲傷,
   我不想到最後都還是那麼激烈的感覺,
   所以一切轉淡。 
   其實本來不想讓雨流死的,一開始設定是雨流就這樣消失在這世界上,
   沒有人找得到他,就像不存在一樣,而優繼續過著他平淡的日子,
   可是這樣寫又缺乏爆點跟張力,好像太過平淡了,
   所以才又改成現在這樣,不過這樣好像又有一點老套了?
   不過要說雨流死了,其實也不盡然唷(笑)  
   有一點捨不得結束這個故事,其實還可以打下去,
   但是本來就沒打算打這麼長的,更何況我還有指定題,
   今年開好多坑,有時候又沒體力打,
   不過能打完我還是很開心的。(笑) 
   敬祝看文愉快,掰啦ˇ 
    ‧夜澄沁‧   2008/5/26  晚上9:29分。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神話】M CON上 KISS DD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